《三皇圣君》

第八十二章 恨火孽火

作者:陈青云

崔婉珍笑了,笑花,绽开在苍白的面庞上,象幽谷的百合,脱俗,超尘,圣洁,

孤高,但幽雅宜人,斐剑情不自禁地俯身抱住她,给她深长的一吻。

这一吻,把崔婉珍融化了。

“珍妹,我不能照料你的伤,请你……”

“剑哥哥,你放心的走吧,我会照料自己。”

“我担心对方再来……”

“不要紧,我十年来静参。已悟出这阵势的奥妙,我只须稍加变动,便没有人

能进来了!”

“我为什么不早做呢?”

“这是近日才悟透的!”

“哦!珍妹保重,我走了!”

他再一次吻了她,但只是轻轻一吻,象哄小孩似的拍了拍她的娇躯,然后硬起

心肠离开,他暗中自誓,决不让她期待太久。深山孤冢,那日子是不容易打发的,

以前,她受父命护剑,等待剑主人,现在,她等心上人……

斐剑忧心如焚,追,朝什么方向?往那里追?

奔出谷道,突见一条人影,斜倚石壁,定眼一看,不由欢呼道:

“师姐,原来你在这里!”

他象拾获至宝般的一下子扑到方静娴身边。

“哇!”

栗呼声中,眼前一黑,几乎栽了下去。

方静娴死了,胸前血迹殷然,还没有凝结,双目圆睁,虽然无光,仍看得出那

恨毒之情,尸旁、岩壁,有一行鲜血写的字:

“弟弟,这是头一个,我将杀尽与你有关系的人,你恨吧!我一生只知道两件

事,爱与恨,不是爱便是恨,彻底的恨,无保留的恨。”

斐剑象发寒虐似的颤起来,灵魂,象是被活生生地剥离了躯壳。

他双膝跪了下去,泪如泉涌,歇斯底里的道:“师姐,是我杀了你,我是凶手!

我是凶手……?”

凄切断肠语,令人一掬同情之泪。

她死了,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人鬼殊途。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虚脱了的意识又告回复,俊面,回复了甫出道时那种冷

酷之色,也许更浓。

“杀!流尽她与‘金月盟’所有人的血!”

他喃喃地自语着。

又过了顿饭工夫,西方消失了最后一抹残霞,他才动手掘墓,把方静娴安埋了,

再慾拜倒墓前,作无声的仟悔,重申报仇索恨的决心。

恨与杀机,占据了他整个心房,任什么别的东西都不能容留。

如果不是他大意疏神,带方静娴入阵,她不会如此惨死!

如果他不讲究什么武士风度,斩了东方霏雯,她也不会死!

然而,事实已成,永不能更改,后悔嫌迟了。

他,丧魂失魄地向山外奔去……

象一头展翅惊飞的蝙蝠,斐剑在暗中盲目全力飞驰,他似乎要借奔驰来稍抑心

中的悲痛,没有目的地,只是奔!奔!奔!

然而,人有一种本能,无论是在疯狂的状态下,或是麻木的情况下,他会不期

然的奔向印象深刻的地方,基于此,斐剑是奔向回程的路……

日出,日落,又日出。

人的体力是有极限的,疲乏,使他清醒过来,饥、渴,也跟着疲乏而至,于是

他平静了一下情绪,走向一个不知名的镇集打尖。

野店无肴,只有些猎味及牛羊肉等下酒,他一杯接一杯的往口里灌……

这时,天候尚早,座中只有两三酒客,有的在忙着吃饭,谁也不曾注意座中有

这么一个神情异常的少年酒客。

一斤装的洒斟完了最后一壶,“砰!”地一拍桌道:“伙计,酒来!”

一个衣服上可以挤油的毛头小子,懒洋洋的走了过来,道:

“客官还要添酒?”

“你莫不成聋了耳?”

“嘿!小的是怕客官不胜酒力,这地道白干后劲可不小……”

“废话!”

“是!”

伙计添了酒来斐剑眼中尽是双双人影,不由心里嘀咕道:难道真的醉了?但,

他仍继续的喝,一杯,又一杯……。

他是存心借酒浇愁,然而,那铭心刻骨的愁,是无法消解的,成了借酒浇愁愁

更愁,他有一种下意识的冲动,希望看到血,仇人的血。

蓦地——

一个面带愁容的中年文士,一摇二摆的走了进来,目光四下一扫之后,径到斐

剑桌上对面坐了,伙计立刻添上杯筷。

那中年文士拿起酒壶就斟。

斐剑不由火高千丈,冷森森道:“阁下这算什么意思?”

中年文干了一杯酒,道:“小友,吝啬一杯洒吗?”

斐剑瞪口道:

“阁下好端端的,别找死!”

“小友为了一杯酒杀人么?”

“就算是吧,在下现在正想杀人!”

说着,站起身来,忽然感到一阵头重脚轻,天旋地转,身形幌了两幌,又坐了

回去,心里道:“我真醉了。”

中年文士俏声道:

“小友可是‘掘墓人’斐少侠?”

“不错!”

“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区区‘一点灵丁全’,心仪少

侠已久,只恨无缘识荆,适才在外方偶听人言,要对少侠不利,所以不揣冒昧……”

斐剑醉眼凄迷的道:

“谁要对在下不利?”

“此人大有来头!”

“谁?”

“区区先敬少侠一杯,谢冒渎之罪,然后再为奉告……”话声中,拿起酒壶,

替斐剑斟满了,然后双方捧杯,道:

“请!”

斐剑瞟了对方一眼,举杯就口……

“当!”

斐剑手中酒杯被击碎,洒法溅处,冒起一阵轻烟,衣衫上登时穿了许多小洞。

中年文士陡起一单向斐剑欣头劈去,快逾电闪,斐剑酒已被惊醒了一半,但反

应却不如平时的快,这一掌万难闪过……

“哇!”

一声惨哼过处,中年文士仰面栽了下去。

斐剑的酒又醒了三分,一看,只见一只竹筷,直贯中年文士的’‘太阳穴”,

显然是有人暗中救了自己,目光不期然的向各庄头扫去,原来的几个酒客,一个个

目瞪口张,竟惊的呆了,座旁不远,站着那毛头小伙计,面露得色。

莫非是他……

心念动处,迫视着小伙计道:“是你么?”

小伙计傻傻的道:“小的,什么?”

“你杀了他?”

“嘿!客官,小的怎敢杀人,这……这……”突地大叫一声道:

“杀了人啦!出了人命啦!”

那几个惊得失了魂的酒客,这才逃命般的冲出店外,掌店的,掌锅的,还有另

外几个伙计,若无其事的连大眼都不朝这边扫一下。

斐剑可就直了眼,是谁出手击碎酒杯,又用筷子射杀这中年文士。

酒客离开之后,毛头小伙计一招手道:“大哥,里边来!”说着,一头向后面

布帘掩着的门户钻了进去。

斐剑一听那声口,自语道:“原来是他!”也紧跟着钻了进去。

后面,是一方小天井,那毛头小伙计笑嘻嘻地迎着斐剑道:

“大哥,好险,侥幸成功!”

他,赫然是‘阴魂不散’尹一凡。

“到底什么回事?”

“大哥,这‘一点灵丁全’,可是个极难缠的人物,功力比小弟高出甚多,若

非他一心专注在你身上,我那一筷决杀不了他!”

“他是什么路道?”

“金月盟第五分坛的护法!”

“他是畜意要暗算我而来的?”

“谁说不是!”

“你怎的在此当了伙计?”

“这里是‘紫衣人’手下开的连络站!”

“哦!原来如此……”

尹一凡忽地紧张的道:“娴姐不是与大哥同路吗?怎地……”

斐剑的面色变了,僵硬、冷酷,眼中却旋着泪光。

这神态,使尹一凡心头剧震,惶急的道:“大哥,也怎么了?”

“死了!”

这两个字,犹如两桶巨锤,重重地敲击在尹一凡的心上,双目登时发了直,鼻

翼嗡张,身形一连几个踉跄,厉吼道:

“她——死了?”

斐剑双目一闭,泪珠滚落腮边,痛失的道:“是的,死了?”

“怎么死的?”

“是我杀了她!”

尹一凡连退数步,久久才进出声音道:“你,杀了她?”

斐剑睁开了眼,没有答话。

“大哥,你……你……为什么要杀她?”

斐剑沉重地吐了一口气,依然闭口不语,默默忍受着裂心断肠的痛苦。

尹一凡全身在抽搐,目中的恨意愈来愈浓,突地暴喝一声:

“我与你拚了!”

右掌挟以毕生功力,猛然劈向斐剑当胸。

“砰!”挟以一声闷哼,斐剑踉跄退了两步,口角出两缕鲜血,尹一凡反耐愣

住了,他料不到斐剑不回避也不还手,硬生生地承受了他致命的一击。

一愣之后,厉声道:

“还手呀,杀了我,我根本不是你一招之敌,为何不杀我?”

斐剑惨极的一笑道:“凡弟,打得好,虽然我没有下手,但她的死是我造成的……”

“说,她如何死的?”

“她被困石阵之中,我忽略了她不识阵法,只顾崔师姐的生死,幸而,我及时

赶到,崔师姐幸免于死,我不该放了东方罪委,以致方师姐被她所杀!……”

尹一凡咬牙切齿的道:

“她杀了她?”

“是的!”

“尸身呢?”

“掩埋了!”

“我见她最后一面也不可能了!”

尹一凡用力绞扭着自己的头发,泪水沿腮而下,绝望地不断摇头。

斐剑沉痛万分的道:“凡弟,这笔血仇我誓必为她索讨!”

“不,我要亲手杀她……”

“你不是她的对手!”

“死了可以与娴姐泉下相见!”

“凡弟,冷静些,我的悲痛并不比你少,我还有良心上的谴责。”

“大哥,你把我的话……!”

“我已经告诉她了,她只说她不配,但我看得出她是爱你的。”

尹一凡车转身,弹射出了院墙,斐剑电掣似的横截在他身前,栗声道:

“你去那里?”

“杀那婬妇!”

“你疯了?”

“就算是吧!”

“凡弟,你到那里去杀她?”

“该盟第五分坛就在十里外的武家祠,她也许会留在那里,否则不会有‘一点

灵丁全’阴谋毒杀你这件事发生……”

斐剑一点头,道:

“走,你带路!”

奔了一程,尹一凡突地刹住身形道:“大哥,我有话说!”

斐剑也跟着停身,惊诧的道:

“你想到了什么?”

尹一凡激愤的道:

“小弟此去,不杀仇人不休,吉凶难卜,有件事不得不事先交代……”

“别说丧气话,走吧!”

“不!这非常重要,也是娴姐一件未了的事!”

“噢!什么事?”

“娴姐此番到‘鬼影山’‘魔王洞’为大哥求取‘血艾’,曾经答应过‘魔王

洞主’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娴姐答应对方找一个人,叫‘玉面神龙楚宏’……”

“这名号……”

“他就是‘无后老人’……”

“哦!”

“洞主叫‘双绝天女张凤仪’,正是‘无后’前辈从前出走的妻子!”

斐剑激奇的道:“太巧了,‘无后’前辈定必欣喜如狂……”

“不,还不知道!”

“为什么?”

“据娴姐说,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待想好对策之后,再告诉他老人

家,可是,她……已经永远想不出对策了,所以这事请大哥去办,依小弟愚见,最

好大哥随他老人家走一趟‘鬼影山’相机行事!”

“会有什么意外的变故发生呢?”

“无法逆料!”

“详细情形如何?”

“起初娴姐不肯对小弟说,因为事情牵涉到她的师父.‘杀人王尉迟尚’,后

来,她终于还是告诉了小弟!”说着把方静娴听自“双绝大女张凤仪”的奇怪故事,

转述了一遍。

斐剑沉重地一点头道:

“好的,我来办,现在走吧!”

“对方线眼密布,大哥的形貌决逃不过对方的眼……”

“此地距第五分坛多远?”

“一刻光景可到!”

“我们以最快速度间去,他们没有通消息的机会,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行动!”

“好!”

两人再度弹身向前电奔,工夫不大,一片葱绿。林木映入眼帘,尹一凡遥遥一

指道:

“大哥,那林中便是武家祠!”我们再向前十丈,必然暴露身形……”

“嗯!快!”

斐剑身形一紧,朝那片林木疾射过去,快若一缕烟。到了林缘,故意一缓身形

让尹一凡赶上。

“什么人,站住!”

喝话声中,四名黑衣汉子一字截在身前,其中之一目光扫斐剑,惊呼道:

“掘墓人!”

斐剑自离开“剑冢”憋了一肚子怨毒与杀机,现在,发泄的机会来了,“刷!”

地拔出了“天枢神剑”,面上立时笼起恐怖的杀机。

四黑衣汉子,惊悸地齐齐回后一退。

斐剑回顾尹一凡道:“凡弟,现在开始,不留一个活口,杀!”

条杀字声落,惨号随起,四黑衣汉子连念的时候都没有,便横尸剑下。

一条青石铺砌的大道,直通祠门,惨号一起,立即有十余名黑衣人闻声奔了出

来。悲剑飞快的迎上去,也不开口,挥剑便扫。

尹一凡似疯虎般狠下杀手。

惨号之声响成一片,但持续的时间很短暂,不过转眼工夫,通道上多了十多具

尸体,大半被拦腰斩断。

警号之声大作,无数人影,从四周弹射出来,眨眼工夫,便筑起了一圈人墙,

人墙裂处,一个面目阴沉的花白胡须老者,后随三老四中年,直逼圈中。

“阁下……”

“区区,‘掘墓人’报名!”

“本座分坛主王信芳!”那声音是颤栗的。

所有在场的人,一闻“掘墓人”三个字,无不面色惨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