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八十三章 回声之谷

作者:陈青云

王信芳脸色剧变,但强作平的和道:“少侠来有何见教?”

“叫那贱人出来!”

“王牌主人并未到此!”

“是实话么?”

“本座还不致随口发言。”

“一点灵了全是谁主使?”

王信芳竟然回后退了一步,半晌无言。

斐剑一抖手中剑,冷酷至极的道:

“你自决了吧!”

王信芳嘿的一声冷笑道:“掘墓人,你口气不小……”

王信芳身后的三老者,陡地向前一欺,各个手按剑把……

斐剑手中的“天枢神剑”一划而回,快,快得似根本不曾动过,三老者的剑,

各离鞘半尺,其他并无异状。

“砰!砰!砰!”

三老者仰面栽倒,三颗头颅滚出数尺之外,血泉从颈腔切口喷出,登时遍地刺

目鲜红。

所有在场的人,这才发出一阵惊呼,一个个亡魂皆冒。

斐剑国射栗人茶芒,注定王信芳道:“现在轮到你了!”

王信芳早已惊得面无人色,闻言之下,拔剑出鞘,大喝一声道:

“四堂主上!”

四名中年汉子,立即左右各二,挥剑出手,加上王信芳本人,五支长剑,挟以

轰雷骇电之势,铺天盖地的罩向斐剑。

同一时间,尹一凡扑向了身后的人墙。

惊人的大屠杀,揭开了序幕。

斐剑手中剑倒转一竖,施出杀手剑式‘擎天一柱”。

“呛嘟!”连声,五柄长剑变成了五截剑柄,分握在五人手中,而斐剑的神剑,

却大半没人王信芳腹中,五信芳口吐血沫,双眼突出,脸孔扭曲得变了形。

四堂主生平从未经过这等阵仗,早已呆着木鸡。

斐剑缓缓抽剑,王信芳直僵僵地栽倒地面。

四周喊杀之声栗人耳鼓,尹一凡已淹没在人潮之中。

斐剑目光四下一扫,手中剑再度挥出,四堂主连招架问避的余地都没有,便在

修号声中横尸就地,斐剑车转身形,扑入人群。

刹那之间,惨号震天,鲜血遍地,“天枢神剑”挥处,有着风卷残叶。

第五分坛属下弟子,豕突狼奔地四散逃生。

斐剑杀机如狂,东闪西飘,疯狂的卷杀,尹一凡也是如颠如狂,尽情发泄。

待到一切声音静止,武得家前,尸山血海,风腥四散。

侥幸逃脱生命的,十不得一。

尹一凡喘着气,望着浑身溅血的斐剑道:

“大哥,那贱人不在这里,否则她早已出面了!”斐剑冷冷的道:

“未见得,我猜她在没有把握对付我之前,决不露相。”

“我们入祠一搜?”“好!”

两个煞神,扑入词中,连半个鬼影子都不曾发现,显然已逃个精光。

尹一凡怨气冲天的道:

“大哥,看来小弟心有余而力不足,很难亲手代娴姐报仇了……”

蓦地——

一道黑影,斐剑定睛一看,无后老人已来到身旁说道:

“金月盟已派人去游说武林真君孙一浩,你俩还在发什么呆?”

“武林真君孙一浩?很陌生,从未听人提过!”

“老夫说过此君在武林中其名不彰,与‘三皇’是同时期的人物,之许出道更

早些,算来已是百岁的人了!……”

“我们要去拜访他?”“不错!”

“为什么?”

“这非常重要,‘天竺八魔’之四,应聘为‘金月盟’太上护法,但已先后死

了三魔,只剩下‘貅魔’一人,虽然‘金月盟’高手如云,但高手中的高手,却没

有几个人,是以‘金月盟主’派出亲信总坛掌令禹其昀携重宝去游说‘武林真君’,

予以副盟主之位,请他出山……”

“哦!”

“禹其购业已上路前往……”

“那我们去拜访的目的是什么?”

“希望他不为‘金月盟’所用!”

“武林真君孙一浩为人如何?”

“介于正邪之间!”

“身手呢?”

“当年与‘三皇’分庭抗礼,数十年来,修为当更深厚。”

“如果他已经答应了‘金月盟’,我们该如何?”

“无后老人”一挥手掌,作砍劈之状,沉声道:

“杀了他!”

斐剑一震道:

“杀了他?”

“不错!这就是必须要你去的理由!”

如果晚辈的功力不足以杀他呢?”

“那他已无敌手,有他露面,‘金月盟’如虎添翼,这卫道之战,就不必提了,

注定非失败不可!”

斐剑豪情大发,兴奋的道:

“其人现在何处?”

“据说隐居在‘雪峰山’中的‘回声谷’!”

尹一凡突地脱口道:

“雪峰山,那不是……”说了一半,却顿住了。

“无后老人”一翻眼道:

“雪峰山,怎样?”

尹一凡尴尬地注斐剑,开不了口。

“无后老人”大声道:

“小子,别给我老人家来这一套,你有什么换心思快吐出来吧?”

“没有……什么,晚辈曾经去过雪峰山,却不知道‘回声谷’的位置!”

尹一凡的目光,再次瞟向斐剑。

“无后老人”目光何等锐利,一眼已看出此中蹊跷,转回斐剑道:

“斐少快大概知道这小子的心思?”

斐剑大感为难,心中暗怪尹一凡滑露口风,尹一凡慧黯多智,想不到他也有失

风的时候,这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了,“鬼影山”是“雪峰山”的余脉,此去

‘回声谷’,可能会经过或邻近“鬼影山”所以尹一凡才会失口。

尹一凡转述的“双绝大女”的故事,在斐剑脑海里打施,本来,这事暂阿不似

向“无后老人”透露。怕旁生枝节,影响了当前卫道的行动,事既如此,看来只有

坦白的说出来。顺道办完这件事,了却方静娴的遗愿也好。

心念之中,点了点头道:

“晚辈知道!”

尹一凡着急道:

“大哥,以后再谈如何?”

“无后老人”一扬手道:

“小子,闭上你的嘴!”

尹一凡后悔不迭,一付啼笑皆非之态。

斐剑沉声道:

“前辈,你知道‘鬼影山’‘魔王洞’这所在吗?”

“无后老人”愣了一愣,道:

“听说过,但不清楚!”

“魔王洞主希望与老前辈见上一面……”

“要就老夫见面,为什么?”

“这就不得而知了!”

“对方是何许人物?”

“这一点老前辈见面即可知道,恕晚辈不便事先透露!”

“嗯!上次方静娴姑娘为你求‘血艾’,这消息应当是她带回来的,可是她何

以不直接告诉老夫呢?”

“敝师姐有某种顾虑,希望迟些时日再奉告,现在,她已遭了不幸,这事件只

有由晚辈接上来,老前辈不必问为什么,此去“回声谷’,赴‘鬼影山’是顺道,

晚辈请求先办完‘武林真君’这档子事,再谈‘鬼影山’!”

“无后老人”白眉皱了数下,无可奈何的道:

“好吧!”

“是否此刻就上跳?”

“当然,并且还得急赶,最好能在‘金月盟”所派使者之前赶到!”

“三人同行?”

“不错,我们抄小路走,以免别生枝节,耽误了时间!”

“我们的目的是阻止‘武林真君’为‘金月盟’所利用?”

“最好是能说服此老参加我们的卫道行动,不过,恐怕办不到,此老料正亦邪,

行事怪僻……”

“金月盟要说服他恐怕也不容易?”

“很难说,第一,‘金月盟’目的在君临天下,他如果应聘为副盟主,将是一

人之下,第二,他与‘人皇’之间,曾有过节,可能乘机清算。第三,‘金月盟主’

此番打他的主意,可能另有诡谋笼络他,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

“老前辈说必要时毁了他?”

“是的,杀一人而拯救万人,不算酷虐。”

“我们上路吧!”

雪峰山,绵亘千里,重峰叠谷,在中脉一带,两天来,有三条人影不时出没,

他们正是斐剑、尹一凡和“无后老人”。

这时,三人停身在一个林莽密布的谷口,‘无后老人’沉重的道,“这是后一

个没有搜寻的峡谷,如果依然徒劳,我们转移地方查探了!”

斐剑蹙眉道:

“看来我们已落在‘金月盟’所派使者之后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两日来我们已去遍百里内的大小山谷照原来所得的消息显

示,该不出这范围才对……”

“我们入谷查查吧!”

三人披荆破棘,向这原始的谷道淌人,奔了约莫里许,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岩

峰插天,壁立千刃,形成了一个奇大无比的甬道,峰壁与谷底,全是苍岩,浑如一

体,除了苦鲜之外,寸草不生,令人油然而生阴森恐怖之感。

三人互望了一眼,继续前行,甫一踏上岩谷,一阵杂踏的步声,震耳传来,三

人不期然的止住,脚步停止,那声音也告止息,却不见有人现身。

尹一凡惑然道:

“谷中有人!”

立即,谷道中响起了数声同样的话:

“谷中有人!谷中有人!……”

“无后老人”双手一抬,示意禁声,然后轻轻倒纵回到林地,斐剑与尹一凡也

倏有所悟,双双退到“无后老人”身边。

斐剑沉声道:

“方才是回声?”

“无后老人”一颔首,道:

“不错,这是‘回声谷’,无疑了,的确是天生奇地!”

“我们如何行动?”

“照此情形而论,我们同时进谷,不须走上几步,立时便会被对方发觉,如果

‘金月盟’所派的人,正在谷中,打草惊蛇,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故,依老夫

之见,斐少侠的身法已臻上乘,如浮踏苔鲜而进,不触及岩石,当不致发出回声,

进谷之后,相机行事,老夫与尹一凡稍缓片刻再跟进。”

斐剑相了相地形,道:

“晚辈遵命!”

“你必须记住原则,能用则用,不能为我用则杀之!”

“晚辈记得!”

“还有,如发现‘金用盟’的人业已在此,切忌惊动,也不许出手!”

“为什么?”

“其中自有道理,现在你试行走走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