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八十四章 武林真君

作者:陈青云

斐剑提聚真力,猛一弹身,凌空划了一道半弧,如一片羽毛般回声谷飘去,浮

点青苔,节节滑进,他所施展的,正是冠绝武林的“天枢神法”“步虚蹈幻”。

“无后老人”望着他幽灵似的背影,点头赞叹道:

“的确是天生奇村,这种身手,可叹谓观止了!”

尹一凡无言地点了点头。

且说,斐剑极端小心地回声谷内飘去,不使发出半丝声响,转过三道弯之后,

眼前现出一片苦竹林,林中隐约露出一间形似土丘般的怪屋。

斐剑十分小心的从侧方绕近。

怪屋是用巨石砌成,正面一道门,仅容一人出入,两侧各开了一个小洞,那可

是窗,全屋布满青苔,看上去毛茸茸一堆。

斐剑蹑近侧方窗洞,向内一望,只见屋中陈设十分简陋,一张竹榻,一方石桌,

几个石墩,一共有三个人,竹榻上踞坐的,是一个白发纷披的矮瘦老人,迎面石墩

上一个是半百老者,神态十分猛鹫,另一个站着的是三十来岁的中年黑衣汉子。

斐剑猜想,那踞坐榻上的矮瘦老人,必是“武林真君”无疑,那猛鹫老者当是

“金月盟”总坛掌令禹其昀,那汉子是随行弟子。

桌上,一个朱红木匣,和一柄连鞘剑。

只见禹其昀欠了欠身道:

“孙老前辈的尊意如何?”

“武林真君”声如豺号也似的道:

“老夫不拟再过问武林是非!”

“敝盟主此番遣区区专诚奉谒,衷心希望老前辈俯允出山.共享武林霸业,同

时惜重大力,对付‘人皇’那匹夫!”

“人皇!你说人皇?”

“是的,他已出了家,法号‘觉非’!”

“武林真君”目中陡射厉芒,象是自语般的道:

“想不到他还在人世,当年那一剑之仇,老夫倒是要索讨的,可是……哈哈哈

哈!他如今在老夫手下,恐怕走不出三招!”

禹其匣用手一指石桌上的木匣道:

“这匣内是一株‘烈阳芝’,请笑纳!”

一烈阳芝?哈哈哈哈,老夫年已近百,想不到还有这机缘……哈哈哈哈……”

斐剑可不知“烈阳芝”是什么东西,但从“武林真君”狂喜的神情看来,定是

稀世奇珍。

禹其购又遭:

“请前辈一观这剑!”

“剑!什么值值得老夫观赏?”

话声中,拿起桌上的剑,审视了一下剑鞘,然后拔了出来……

斐剑几乎脱口而呼,激奇不已,“金月盟主”竟然把随身宝刃,拿来作见面礼

“武林真君”颇为激动的道:

“金月神剑,上古仙兵!”

禹其陶又一欠身道:

“老前辈法眼不虚,这是敝盟主随身之物,用以证信!”

“武林真君”抚摸了一下剑身,突地讶然道;

“可惜!”

“什么可惜?”

“宝剑有假!”

“老前辈是指剑锋上的三个缺口?”

“嗯!看来所谓神剑,只是虚有其名。”

“不!此剑削铁如泥,并非虚有其名,只是碰上了克星……”

“什么克星?”

“近日武林中出了一个后生小辈,得到了一柄奇兵,叫‘天枢神剑’,这剑便

是损在那剑之下……”

“真有这样的事?”

“老前辈出山之后,立即可见事实!”

“天枢神剑!”

“武林真君”眼望屋顶,口里喃喃的念着,忽地大声道:

“天皇故友要你携这柄剑来是什么意思?”

“敝盟主知道老前辈对奇兵有偏爱,是以特来报信!”

“嗯!有意思,要老夫自己去抢?”

“那持剑的小辈功力相当惊人,敝盟主也忌之三分!”

“何人门下?”

“武林五常的传人,叫‘掘墓人斐剑’!”

“好!好!为了这‘烈阳芝’,为了那‘天枢神剑’,值得老夫出山一次,不

过那什么副盟主之位,老夫却毫无兴趣!”

“是!是!老前辈何时动身?”

“你先走,老夫三日内准到!”

“如此区区告辞了!”

说完,取回“金月神剑”施礼告辞。

斐剑一问到了屋后,心想.闻其音而知其人,“武林真君”,出声如豺,毅然

是个邪门人物,见“烈阳芝”而动心,闻“天枢神剑”而起贪念,与他谈行道岂非

与虎谋皮,他又想到,如果此际夺下禹其昀的“金月剑”,等于削了“金月盟主”

的一条手臂,对正邪之战,将大有俾益。

心念之中,听到远远传来奔行的回声,禹其购与那手下,已出谷了彦

突地——

身后一个阴冷的声音,道:

“小子,你胆子不小,竟敢闯了进来。”

斐剑心头一震,已知行迹早已落入对方眼中,由此看来,“武林真君”的确不

是等闲之辈,当下缓缓回身,只见“武林真君”站在距自己不及两丈的地方,身高

不满五尺,枯瘦乾精,一颗毛茸茸的白头须发不分,倒是目光锐利如刃,十分伯人

“阁下就是‘武林真君’?”

“娃儿,你多此一问,人谷不传声,看来你还真有一手,报上名来。”

“在下‘掘墓人’!”

“什么?你……就是方才提及的‘掘墓人’?”

“正是!”

“武林真君”的目光,瞟向了斐剑身负的“天枢神剑。”

斐剑冷冷的道:

“在下身负的便是‘天枢神剑’!”

“哦!小子,你此来何为?”

“奉劝阁下一句!”

“什么一句话?”

“不要出山!”          

“为什么?”

“金月盟茶毒武林,人神共愤,覆亡只是旦夕之事,阁下年登耋耄,犯不着为

虎作怅,去淌这场混水!”

“武林真君”目光仍不离开枢神剑,口里发出一阵狂笑道:

“娃儿,你来就是为了这句话?”

“不错!”

“你以什么立场说这句话?”

“武林公义的立场!”

“老夫一生不懂什么公义私义,要老夫打消原意可以,有条件!”

斐剑已料一了几分,故作不解道:

“什么条件?”

“很简单,把剑留下!”

“阁下认为办得到吗?”

“哈哈哈哈,你胎毛未退,rǔ臭未干,竟敢以这种态度对我老人家说话,真是

不知天高地厚。”

斐剑面上冷得象冰块,毫无表情的道:

“如果在下说不呢?”

“武林真君”狼号似的一哼道:

“你还不配在我老人家面前说不!”

“未见得吧!”

“我老人家懒得与你绕舌?”

话声中,举手一抬,一条人影电闪而至,赫然是一个奇丑无比的中年汉子,目

灼灼地一扫斐剑,然后看着“武林真君”。

“武林真君”阴恻恻的道:

“小子,想好没有,交剑,绕你不死,滚出谷外?”

斐剑眼中煞芒一闪,道:

“想好了,办不到!”

“你没有机会了?”

“在下也郑重的奉劝阁下一句,生死存于一念之间,请考虑在下方才的忠告!”

“嘿嘿嘿嘿,初生之犊!”

“阁下不考虑了?”

“我老人家考虑用什么方法收拾你!”

“好,那是阁下自抬,别怪在下心狠了!”

“你也配!”

喝话声中,手掌一挥,那奇丑无比的中年汉子如猛虎般扑回斐剑,双手电闪扑

出,奇诡厉辣,也无其匹。

斐剑不期然的弹退三步,粟米之差,便被抓中。

“呀!呀!”

那汉子口里咆哮着再度出手,从那声音,听出他原来是个哑吧!

这出手之势,较前一手更见骇人。

“哇!”

斐剑一掌封出,把对方震退了三四步。

就在此刻,各道方向步履声大作,三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射向竹林之外,只见

两条人影,如飞而至,斐剑业已看出来的正是“无后老人”与尹一凡。

“原来找死的不止你小子一人!”

“无后老人”一拱手,道:

“阁下幸会!”

“小老儿报名?”

“区区‘无后老人’!”

“三人一伙来的?”

“正是。”

“选这地方葬身,的确不错!”

“无后老人”目注斐剑,似在询问情况。

斐剑冷酷的道:

“前辈,说一句话都是多余!”

言中之意,不问可知。

那哑吧丑汉两扑不中,额上青筋暴露,双止熠熠的光,口里“唔呀!”了一声,

第三次出手向斐剑猛扑。

“啊!”

栗耳怪吼声中,那大汉身形连幌,仆地栽倒,鲜血如泉涌流。

“武林真君”登时须发蓬立,目中射出骇人凶焰,喉头咕咕有声……

斐剑手中的“天枢神剑”徐徐回复了准备出掌之击,剑尖上还滴着鲜血,拨剑,

出手,快得简直无法形容。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不期然的后退了数尺,下一步是什么,不言可喻了。

“武林真君”开始挪动脚步,缓慢,沉重。

场面充满了恐怖的杀机。

斐剑冷凝得像一尊石像,手中剑微微有些震颤,那是功力提至极限的象征。

一旁的无后老人与尹一凡,连呼吸都感到有些迫促。

“武林真君”喉间发出一声低沉闷吼,身形一欺,闪电出手。

斐剑一振臂,“满天星斗”如铁拈上的火花般迸爆而出……

“武林真君”的确非比等闲,他这看来凌厉至极的一击,却是虚招,招至半途,

与斐剑出手几乎是同时,徒地电掣般弹射而起,时间,火候,拿捏得恰够份寸。看

起来惊险万状的刚好避开了斐剑惊世骇俗的一击。

斐剑招式发出,“武林真君”凌空的身形一族双掌下击。

剑芒在排山下泻的掌劲下突地收敛,“武林真君”身形不落,如巨鸟盘空,一

旋,再次猛然下击。

斐剑心头一凛,剑化“擎天一柱”,由下向上反击。

“擎天一柱”是“天枢剑法”三招之中最玄奥,也是最凌厉的一记杀手,守,

使对方无隙可乘,攻,威力可及任何角度部位。

“武林真君”倒翻落地,斐剑这一招再告落空。

这情景,看得“无后老人”与尹一凡心惊肉跳,论身手,“武林真君”不输于

“金月盟主”除了“金月盟主”与“武林真君”之外,是否还有人能不损毫发的闪

避斐剑全力的两击,有攻有守,不得而知。

斐剑自然也意识到对方是自己功成之后,所遇的第二个强劲对手。

而“武林真君”,却更震惊于自己以为无敌的身手,较一个后生小子逊色。

斐剑又回了预备出手姿势,剑尖斜斜下垂,这种姿势,是武学所罕见的。

“武林真君”身躯陡地一矮,本已瘦小的身形,更加矮小得像一个三尺童子。

可是斐剑不敢大意,这是施展某种独门功力的前奏。

果然,事实正是如此,“武林真君”双堂一圈。又一圈……

旋动的劲气,像怒海惊波般层层卷出,威力大得骇人。

斐剑挥动神剑,想以剑气抵拒那滔天狂浪,然而,旋转的劲气,自然的有一种

牵制对手的力量,神剑运转失效,发不出应有的威力。

劲波越卷越强,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旋涡内砂飞石舞,盘固强韧的苦竹,被连根拔起。

斐剑的身形,被带科随劲旋移,任何运动,仍稳不住势子。

“无后老人”与尹,凡早已退到三丈之外,内心的焦灼,无以言喻,如果斐剑

不敌,他两人的命运不问可知。

尹一凡惶然道:

“前辈,大哥已完全失去了主动……”

“无后老人”沉凝的道:

“他……不致如此容易失败!”

当然,他说这话是自我宽慰之词,连自己也毫无把握。

“这是什么功力!”

“武学浩瀚如海,不断推陈创新,尤其独门研创的武功,除了本人道及之外,

鲜有被外人所知者,对方隐道数十年,谁知这是什么功夫!”

“如果大哥万一……”

这话使“无后老人”心底泛寒,他想到此行的成败,关系整个大局,岂能听其

自然,如果以斐剑真的败落,可就回天乏术了

心念之中,挫身坐马,双掌挟以毕生功力,朝那气旋猛然劈去。

以“无后老人”的修为,这全力所发的一击,是相当惊人的,然而,事实大谬

不然,掌力劈出,撞上气旋立被引走,消失得一干二净,更令人震骇的是这一击相

反的助长了气旋的威力,只见斐剑的身形,突然加速旋转。

尹一凡看出情况不妙,惶然道:

“前辈停手!”

“无后老人”也觉察,登时怔住做声不得。

斐剑被旋得晕头转向,汗珠滚滚而落,内心的焦急,就不用提了,但他却不能

松劲,必须以本身劲道,抵消一部份族力,否则势非被带得飞转不可,他知道,一

旦真力耗竭,只有束手待毙一途,他苦苦思索破敌之策……

这种情况之下,剑已失去效用,招式根本展布不开。

可是,三人都没有想到,最焦急的是“武林真君”,施展这门功力,真元的损

耗是惊人的,他想不到斐剑能有此耐力,支持了这么久还不能被气旋完全控制,时

间再拖延下去,绝对无力持续,在真元剧损的情况下,焉挡得住对方的反击……

斐剑苦苦思索之下,脑内灵光一现,他必须挺险一搏,生死全系于此了。

他运聚真力,撤销抵拒,身形似风车般顺旋飞转……

“武林真君”狂喜得嘿嘿出声。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同时面色剧变齐声惊呼……

“呀!”

斐剑顺流三旋,陡地拚出全身真力,奋力扭身,顺势滑出气圈之外,以最迅捷

的手法,还剑人鞘,双掌猛扬,“天枢神掌”挟万钧之威,逆流劈去。

“天枢神掌”的妙用,至于遇力反震,阻力愈强,反震之力愈大。

“轰!”然一声巨爆,有如地裂山崩。

劲气迸射,嘶空有声,栗人的场面骤然终止。

“武林真君”口鼻流血,染红了半部白,双目流露出一种怨毒但又悚样的光影,

皱纹堆叠的老脸,罩了一层霾暗之色。

“无后老人”与尹一凡这时才从虚悬的空中,落到实地。

斐剑向“武林真君”身前欺近了数步,冷酷的道:

“念你是个出色的前辈武士,在下不想你的血溅染青锋……”

“无后老人”栗声大叫道:

“杀了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