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圣君》

第八十六章 会盟大典

作者:陈青云

斐剑一愣神,道:

“前辈您呢?”

“无后老人”似乎在刹那这间衰败了,象一个普通的风烛老人,怆然道:

“老夫的戏收场了,不拟在江湖现世。她是老夫结发之妻,玩火自焚,她回头

已晚,但,她以死赎罪,老夫仍原谅了她,这里,也就是老夫埋骨之所,同穴长眠,

算是夫妻一场的情份!”

斐剑也感到无比枪然,十分同情这老人的遭遇,幽声道:

“往者已矣,前辈……”

“老夫之意已决,不必多言了!”

“前辈曾教训晚辈以天下武林为重,目前卫道之战……”

“老夫无能,摇旗呐喊而已,一切自有“赎罪人’策计安排,一切看你的了,

数日之后,便是“金月盟”大会群雄,结盟之期,你与尹一凡立即改扮‘武林真君’

师徒模样,前往‘金月盟’应聘,作为内应,老大预祝道长魔消。”

斐剑这才明白“无后老人”要尹一凡制面具带衣物的用意。

“前辈已决定留在这里了?”

“是的!”一顿之后,又道:“至于你心中的谜团,‘赎罪人’会有交代,你

与尹一凡此去,切记一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切不可意气用事,成败系于你一身,

以后的行动,会有人与你连络,还有,关于‘凤头金钗’杀害令堂的凶手……”

斐剑全身一颤,脱口打断对方的话道:

“是谁?”

“赎罪人会告诉你!”

“他知道?”

“不错!”

斐剑内心知道,再劝说也是枉然,凄然道:

前辈等我完成任务,事后当再来拜渴。”

斐剑想到“双绝天女”曾赠‘血艾’为自己解毒内,心沉痛地走出山外。

尹一凡一见马上现身,立即迎上前来,道:

“结果如何?”

斐剑沉痛的把经过说了一遍,听得尹一凡也为之唏嘘感叹不已。

两人沉默了片刻,尹一凡道:

“大哥,我们改扮起来吧!”

斐剑略作思索之后,道;

“凡弟,依身材你只合改扮‘武林真君’,我扮那高大奇丑的哑巴徒弟……”

“这岂不委屈了大哥?”

“废话,倒是你得注意言行举止,别露出破绽!”

“大哥的神剑如何处置?”

“用布缠起来吧!”

通往武陵山的道上,各形各色的武林人,络绎载途,但都奔朝同一方向。

人流之中,有两个特别瞩目的人物,一个是瘦小干精的白发老人,另一个是奇

丑无比的彪形中年大汉,大汉身负长形布包,看来是刀剑一类的兵刃。

他俩,正是易容改扮“武林真君’师徒的斐剑与尹一凡。

“武林真君”隐遁已数十年,是以一路之上,没有人看出他的来历。

今天,是“金月盟”会盟盟典之期,来者都是各门各派的代表,和各方霸主。

武陵山中峰东麓,在人山口的地方,扎了一座硕大无朋的彩坊,高悬着“天下

一家”四个径丈大小的金字,上方居中,耸立着一个新月形的标志。

彩坊之外,两旁临时搭出了八座大敞棚,供与会者歇息用餐。

无数黑衣人,衣履鲜明,剑穗飘肩,雄纠纠,气昂昂,沿途布岗。

所有抵达的各门派代表,均被接待入棚盟洗用餐,然后入山。

斐剑与尹一凡大摇大摆的来到接待处所……

一名黑衣人疾趋近前,一抱拳道:

“阁下是那一个门派的代表?”

尹一凡一翻眼,道:

“老夫无门无派,代表老夫自己!”

黑衣汉子面一变,强装出一个笑脸,道:

“诸阁下示知尊号,并出示请帖?”

尹一凡怪声怪气的道:

“看来老夫师徒只好回头了!”

黑衣汉子面孔一沉,道;

“阁下既然来了,好歹得有个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

“来路!”

“老夫不耐这些俗套,告诉你们盟主,我老人家回头了!”

说完,车转身便走。

四名黑衣人同时弹身截阻,仍是那接待的黑衣汉子发话道:

“阁下慢走!”

“咦!难道要强贸老夫不成?”

“有这可能!”

“你们找死么?”

四人面色同时一变,上涌了杀机。

斐剑向前一跨步,出手如电,抓起一个黑衣人,劈空抛了出去,另三个黑衣人

各各掣出长剑……

许多赴会的代表,纷纷围了上来。

蓦地——

一声震耳的断喝倏告传来;

“不得对孙前辈无礼!”

一个装束诡异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眼前。

斐剑一看来的是“四海浪荡客机少青”,目中登时露出煞光,因为戴的是人皮

面具,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祝少青先向围上来的代表们一抱拳道:

“各位请回歇息处所,没有事!”

然后兜头向尹一凡一揖,道:

“区区‘金月盟’总护法视少青,奉盟主之命恭迎阁下,并请恕敝盟主不克分

身亲迎之罪!”

尹一凡大刺刺的道:

“好说!好说!”

那被抛出去的黑衣人,灰头土脸的憋了回来,那三个准备出手的黑衣人,看情

况不妙,垂首躬身,连大气都不敢出。

“四海浪荡客机少青”恭谨的道:

“请尊驾即刻移玉总坛!”

话声中,用手一抬,两名黑衣大汉,抬着一乘登山小轿,如飞而至。

“请上轿!”

尹一凡“嗯!”了一声,毫不谦逊的上了轿。

祝少青瞪了四名接待的黑衣人一眼,严厉的道:

尔等职司何事,竟敢开罪盟主贵宾?”

四黑衣人身躯已起了抖索,颤栗的齐声道:

“请总护法恕罪!”

一旁仍未散去的代表,一个个面露惊容,猜不透这老儿的来路。

“走!”

两壮汉扛起山轿,迈步奔去,斐剑与“四海浪荡客祝少青”紧随轿后。

一路之上,引起了无数人的惊奇。

入山约十里之后,前在现出一道峻峰夹峙。天然形成的石门,门口,分立着十

八名带剑武士,见了“四海浪荡客”,齐刘扶剑为礼。

斐剑心中暗骂,好大的臭排场。

石门之内,是一条五十丈左右的弄道,出了弄道,眼界大宽,绝壁围环之中,

一块数亩大的广场,广场的另一端,房屋鳞次栉比,广场上,令坛高耸,人头攒动,

至少已聚集了数百人。

山轿穿越广场,直达一座宏伟的巨厦前才放落下来。

大厦之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但,这些在斐剑眼中,的确不值一顾。

尹一凡落轿之后,轿子立刻移走。

数十人影,出现阶前,当先的赫然是“金月盟主”,他业已不戴面巾,以真面

目出现,他身畔是穿的美得令人目眩的东方霏雯,身后,僧、道、俗、尼、丐、老

少男女俱全,看来是被征服之后,屈身为“黄旗令主”的各门派掌门和盟中有地位

的人物。

由“金月盟主”亲率出迎,说来该是一种殊荣,但在尹一凡与斐剑心中的感受,

却全不是那回事。

当然,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个是冒牌假货。

斐剑一见东方霏雯之间,几乎按捺不住云涌的杀机与切骨的恨毒,但,他不得

不忍耐,唯一的办法,是不看她,他紧随尹一凡身后,直着眼瞪住群雄。

“金月盟主”哈哈一笑,拱手道:

“孙兄,别来无恙,能请得孙兄出山捧场,本座受宠若惊!”

尹一凡嘿嘿一声乾笑道:

“东方兄,太夸奖小老儿了,不敢!不敢!”

“这位是……”

“哦!是拙徒,有口不能言,但耳朵还管用!”

“请进!”

说完,侧身肃客,他身后的群豪,纷纷向两侧闪让。

尹一凡心中可有些打鼓,略一逊让之后,举步入厅,斐剑如影附形的站在他身

边,待大家落座,“金月盟主”才正式介绍这冒牌的“武林真君”。

当然,这名头是惊人的,能获得不可一世的“金月盟主”另眼,武林中恐怕已

找不出第二人了。

“武林真君”本已瘦小干枯得可怜,这一坐在巨型的太师椅中,与并排的“金

月盟主”目无霸似的身形对照之下,更加显得猥琐,可是人的名,树的影,谁也不

敢存轻视之心。

他左手侧方首位坐的是东方霏雯,斐剑站在他身后,与她仅咫尺之隔,香泽微

闻,那滋味极不好受,几乎刺激得使斐剑发狂。隐恨,在心头翻搅,血管似乎要爆

裂。

尹一凡模仿着发出一阵刺耳怪笑,道:

“敬贺盟主一统天下,开武林未有的先河!”

“金月盟主”宏声道:

“岂敢,本座只是鉴于武林门派分立,杀代无已,不自德量力,为实现武林一

家,共谋武学之宏扬,以造福武林,端赖各位同道共参盛会,至于这盟主一位吗?……

本座将让贤于孙兄……”

这话不论真假,的确震惊了在场的群豪。

尹一凡把手连摇道:

“盟主这么一说,区区只好告辞了。”

“孙兄以为本座出语不诚么?”

“不敢,孙一浩何德何能,这话使我汗颜无地了,此番盟主请召,感恩知遇,

来凑个热闹,事毕回山,不拟作任何出山之想了!”

这话,正合“金月盟主”心意,由衷地发出一阵宏笑,道:

“惜重!惜重!”

东方霏雯莺声沥沥地开了口:

“阻挠这武林大计的以‘宇宙一尊’与‘紫衣人’师徒为首,而其中最难对付

的,却是一个后生小辈,叫‘掘墓人斐剑’……”

所有的目光,集中向了这不世尤物,她的美,使所有的目光无法移开。

斐剑暗自挫牙,但从她的话中,知道了“宇宙一尊”是“紫衣人”的师父,这

倒真是他所意料不到的事。

尹一凡装模作样的道:

“盟主,这是令千金?”

“正是小女!”

“好人材,好品貌!”

“孙兄谬赞了!”

“方才所说的什么‘掘墓人’是何来路?”

“五帝的传人!”

“以盟主的齐天功力,难道……”

“金月盟主”颇为尴尬的一哂道:

“孙兄的‘向心玄功’,也许可以制得了他!”

“向心玄功”,斐剑立时想到“武林真君孙一浩”所施的那气旋邪功,的确,

若非自己福至心灵的来上那一手,可真的被毁了。

座中人,全慑于“金月盟主”之威,没有人开口说话,只附和地点头或摇头。

斐剑大为感慨,中原武林之所以遭致这末日的厄运,并非偶然,所谓的名门大

派,都式微了,有名而无实,人才凋落,后继无人,才会有今日的局面。

这时,远处传来三声悠越的钟声。

“金月盟主”起身道:

“会盟吉时将届,等盛典完成之后,再与各位痛饮,现在请赴会场!”

就在此刻——

一名绛衣女子,来到东方霏雯身后,悄语数声,东方霏雯粉腮陡地涌起一片杀

机,疾步向她父亲身侧移去,匆匆数语,“金月盟主”冷笑了一声,略作思索之后,

道:

“本盟各令主及贵宾请先赴会场,本座有件急事待理,随后就到,祝总护法请

暂时留此!”

座中人纷纷施扎出厅。

尹一凡白眉轩,道:

“盟主有何急事处理?”

“金月盟主”冷森的道:

“孙兄无妨留下!”

“金月盟主”重新落座,厅中,只剩下他本人,东方霏雯,冒牌的“武林真君”

师徒,与“四海浪荡客视少青”。

“祝总护法?”

“卑座在!”

尹一凡悄悄伸手向后,拉了斐剑一把,斐剑可不明白他的用意,只是预感到其

中必有蹊跷。

“金月盟主”嘿嘿一笑道:

“本座自负眼力不差,想不到却走了眼,祝少青,你好大的胆子,敢来卧底?”

斐剑心中一动,意识到尹一凡拉他这一把的用意可能是要自己相机行事,本来

他第一次在“三元帮”总舵见到“四海浪荡客”时,印象不恶,后来,祝少青见义

忘利,投靠“金月盟”,先则疑,继而恨,现在,却有所悟,卧底?莫不成这一代

怪杰是早有成算而如此作为?……

祝少青栗声道:

“盟主这话从何说起,卑座不明?”

东方霏雯冷哼一声,接口道:

“祝总护法,有人发现你杀害秘闸警戒弟子,私开闸门……”

“谁?”

“太上护法!”

斐剑心头又是一震,所谓太上护法,定指“貅魔”无疑,“天竺八魔之中”,

四魔受聘为太上护法,其余三魔业已先后伏诛,剩下的,仅“貌魔”一人了。

祝少青目光一瞟斐剑与尹一凡,然后哈哈一笑道:

“不错,本人承认有这回事!”

“金月盟主”陡地起立,以掌声桌道:

“姓祝的,你意在何为?”

祝少青毫不畏缩的道:

“天皇阁下,你君临天下的梦该醒了!”

“本座劈了你!”

尹一凡一抬手,道:

“且慢!”

“金月盟主”凌厉的目芒一转,道:

“孙兄有何高见?”

尹一凡阴冷而缓慢的道:

“他既已承认暗开密闭通路,显然已有敌人潜入此间,该问明白到底多少敌人

潜人,是些什么脚色,才好作应变之计,否则搅扰了盛典,岂非贻笑武林!”

“金月盟主”一拍手掌,总坛掌令禹其购应声而人,躬身道:

“卑座参见盟主!”

“免,传本座金令,大典稍延,总坛弟子各归本属,待命行动,外坛代表分别

集中,有名有号的来宾,暂请人宾馆,由你指挥调配,立即分头展开搜索,凡来历

不明的人,一概格杀勿论!”

“遵谕令!”

尹一凡回顾斐剑道:

“去,把守厅门,擅自出人者格杀勿论?”

这句话,“金月盟主”等竟听不出其中的语病,这等于下令封锁令厅了。

斐剑一弹身,横在厅门栏外。

总坛掌令禹其昀正在此时奉令出厅。

“哇!”

声栗人的惨号起理,禹其昀被斐剑一掌劈死当场。

“金月盟主”暴喝一声道:

“孙一浩,怎么回事?”

尹一凡所行无事的道:

“误伤!误伤!小徒误会老夫的话了,老夫是命令他外人“出人格杀勿论!”

东方霏雯凄哼一声,扑向厅门……

斐剑早已无法容忍,苦于时机未至,现在,已经到放手的时候了,双掌一抢,

挟以毕生功力,迎着东方霏雯挟来的轿躯猛劈。

闷哼声中,东方霏雯倒撞而回。

尹一凡弹身射起,与祝少青并肩而立。

“金月盟主”咬了咬牙,道:

“原来你们是一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皇圣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