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一章

作者:陈青云

万籁皆寂,狂风怒吼,刮落了无数的枯叶,漫天飞舞……

太行山千灵岩下,蓦地,一个黑影在蠕蠕移动……

那是什么?是飞禽?抑是走兽?都不是,那是一个人。

他的口角上,血迹斑斑,苍白的脸上泛起痛苦的神情,但依然掩饰不了坚毅之

色,他的表情是那么冷漠、傲然……

他用小树干支撑着身子,勉强地移动着脚步,他从鼻里哼了一声,口角上,泛

着傲然的微笑,心里忖道:“阴阳剑客并没有死,终有一天,第二个阴阳剑客会再

找你们这些人算算这笔帐……”

千灵岩上,集聚了大江南北的十一位武林黑白两道顶尖人物,他们的脸上,泛

着不同表情,这种表情里包含了忧虑与不安

他们都在想:“他大概不会来了吧?”虽然,这十一个人都这么想,但他们相

信,这个人一定会依约而来。

从他们的忧虑与不安的神情看来,对方必定是个不寻常的人物,显然地,如果

对方不是一个不寻常的人物,那么,这十一个武林高手也不会同时聚在一块儿。

蓦地,远处一条人影,急速如风,几个纵落之间,已经飘落在千灵岩上。

隐在千灵岩附近的十一位高手,霍然齐惊,同时忖道:“果然来了。”

来人约五十岁年纪,他向四野环视了一眼,冷笑一声,脸上泛着傲慢、轻蔑的

神情,心忖:“难道你们就能奈何我?”

虽然,他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但心里也未免暗暗吃惊,他知道,怒山二怪、

点苍三剑、钱塘书圣、关东乞侠、梅山庄主、绿面神魔、天阳掌、地阴掌等十一个

人,无不是正、邪两道出类拔萃人物。

他从鼻里重重哼了一声,不屑的道:

“各位既然约李某人前来,何故学那鼠辈行为,躲躲藏藏,李某人倒要为你们

这些大快感到羞愧了。”

这些人一听,脸上泛起尴尬神情,同时飘身在来人周围。

这个人好像根本没有事一样,脸上还是那么傲然与冷漠……

绿面神魔勉强哈哈一笑道:

“阴阳剑客,你不要自鸣得意,你的行为,不见得比我们好到哪里呀!”

阴阳剑客狂然一笑,向绿面神魔道:

“毛宗泰,想不到为着李某一个人,就出动了你们这些大江南北的十一位高手,

李某人倒是幸会了。”

绿面神魔在江湖上辈分极高,武功为邪派之首,阴阳剑客这一激,他并没有发

怒,他心里有数,阴阳剑客的武功,要比他高出不少。

就在绿面神魔沉忖之际,关东乞侠打着哈哈道:

“阴阳剑客,对于你这个卑鄙的人,我们也不必用什么光明磊落的手段。”

阴阳剑客冷冷地斜视了关东乞侠一眼,微笑道:

“哦!原来是萧堂,对,李某人是卑鄙的,那你萧堂倒是正派人物,但在我眼

里,你萧堂连下三流的人还不如。”

钱塘书圣摆了摆手中铁扇,冷笑道:

“阴阳剑客,请问你一声,舍弟金刀太岁与阁下有何仇恨,你竟对他下了毒手?”

阴阳剑客道:

“令弟金刀太岁伊冲,以正派人物自居,暗里做出伤天害理之事,理该惩戒。”

阴阳剑客把自己的过失,用话掩饰了过去,他认为:他所要做的事都是对的,

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人低过头,于是,他任性、骄纵、傲慢、冷漠,没有一点感

情。

他不属于正派或邪派,他做事全凭个人高兴怎样便怎样,是以,他得罪了无数

的武林人物,也做了很多错事。

“百剑尊阴阳”,阴阳剑客的阴阳剑法领袖武林,不知会过多少高手,也不知

有多少成名人物丧在他的阴阳剑之下。

他自傲与刚愎,做事更是任性。

是以武林黑白两道人物,很早就想翦除这个武林魔头,但阴阳剑客的武功高不

可测,深恐一击不成,反留后患,直到今天,才纠合了各派人物,准备一击而成。

阴阳剑客何尝不明白他处在危险的地位,但他那分骄傲的心,并没因处在危险

的地位之下,减少分毫,他认为这些人的武功都微不足道。

点苍三剑的春雨一字剑董立俊朗声道:

“阴阳剑客,敝派跟你有何过节,你竟大闹敝香堂?”

阴阳剑客冷冷道:

“点苍派欺弱怕强,行如盗贼,我只不过给你们一点教训,叫你们点苍派知道

利害,速改过错罢了。”

怒山二怪邱东喝道:

“阴阳剑客,记得当初你跟咱们兄弟的一段过节么?”

阴阳剑客狂笑道:

“怒山二怪,当初李某饶你们不死,想不到你们恩将仇报,李某人也要替你们

两位感到羞愧了。”

天阳掌武剑生道:

“阴阳剑客,舍妹与你何辜?你竟使出始乱终弃的手段?”

阴阳剑客傲然笑道:

“你妹妹是自己愿意跟我走,而你们强要她离开我,这能怪李某人吗?”

阴阳剑客一件一件地辩论,他还是认为自己没有错。

其实,阴阳剑客以往所为是否有错?有,他做了很多错事,不过他自己不明白

罢了。

千灵岩上依然是狂风怒吼,卷着枯叶漫天飞舞……

这十二个武林顶尖人物,在此刻,便要展开一场生死决斗。

阴阳剑客情态安逸、镇静,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似的。

这十一个武林高手,却有点紧张,每一个都暗中提气,蓄势待发,好像阴阳剑

客就会在刹那间向自己出手。

这里,只有梅山庄主石乾元沉思不语,他认为阴阳剑客不管过去的行为如何,

他那身武功,普天下恐怕无人能出其右,如果丧命于此,总是可惜的。

虽然阴阳剑客以往所作所为是卑鄙与无耻的,但十一个人联合对付一个人,也

是有欠光明行为,有违武林正义。

阴阳剑客是处在正、邪两派之间,他木管你正派邪派,凡有人犯在他手里,十

个人有九个人没有命在,她不怕任何人向他寻仇,甚至今天,他也不在乎。

他脸上露着不屑的神情,冷冷道:

“各位既然约李某人而来,有事不妨明言,李某洗耳恭听。”

绿面神魔道:

“阴阳剑客,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我们这些武林小卒想讨教你几招阴阳剑法的

绝学。”

绿面神魔这句话无疑指明自己来意,阴阳剑客傲然一阵狂笑,声震青云,百谷

回鸣,随即把脸一正道:

“你们既然看得起李某人,当使各位如愿以偿。”

绿面神魔道:

“那是最好不过。”

阴阳剑客瞄视了绿面神魔一眼,冷笑道:

“各位要如何比法,不妨说明,是一起上呢?还是车轮战?”

阴阳剑客也是聪明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在他周围的十一位,都是武林

响当当的人物,如果这些人不守武林规矩,同时出手,自己纵然阴阳剑法出神入化,

是否能敌得过这些人的围攻,还是一个问题。

是以,他先拿话制人,以防这些人围攻或车轮战。

点苍三剑的老二洒花一字剑冯文扬,人最暴躁,听阴阳剑客这么一说,再也忍

不住怒火,大喝道:

“姓李的,我先领教你几招阴阳剑法。”

阴阳剑客脸泛不屑之色,冷笑道:

“冯文扬,你忘了我是百剑之首吗?我看还是点苍三剑一起上算了,否则你冯

文扬自信能在我手下走过两招吗?”

阴阳剑客这句话说得轻狂至极,周围十一位高手,同时脸色微变,但他们明白,

以冯文扬的武功,决非阴阳剑客的对手。

点苍三剑的“奔雷一字剑”荣雁,看了董立俊与冯文扬一眼,勉强忍住怒火,

哈哈一声长笑,道:

“好,阴阳剑客既然看得起咱们兄弟,咱们也不必客气。”

荣雁这一说,点苍三剑长剑同时出鞘,缓缓向阴阳剑客欺近,六只眼睛直盯在

阴阳剑客的脸上,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深恐在一眨眼之间,阴阳剑客就会出手向他

们任何一个人攻来,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

董立俊、冯文扬、荣雁三个人,称为点苍三剑,以剑上功夫饮誉武林,董立俊

的春雨一字剑疾如春雨,捷快无比,冯文扬的酒花一字剑施展起来,有如漫天酒花,

疾如游龙,荣雁的奔雷一字剑疾如奔雷,每一挥出,带有清吟之声。

点苍三剑的剑法,自成一派,跟武林其他门派的剑法不同,“春雨”、“酒花”、

“奔雷”三剑,聚点苍派剑术精华,三剑的用法各自不同,威力自是不同凡响。

点苍三剑一抖手中剑,齐喝道:

“阴阳剑客,请亮家伙吧!”

阴阳剑客怒视着三人,缓缓的将阴阳剑抽出剑鞘。

周围十一位武林高手,心里霍然泛起一阵惊悸!

阴阳剑,真是名符其实,剑身半红半黑,红黑两道寒光,闪闪迫人,在剑柄上

镀有三朵梅花。

阴阳剑客抖了抖阴阳剑,不屑道:

“点苍三剑,发招吧!”

剩下的怒山二怪、绿面神魔、钱塘书圣、关东乞侠、天阳掌、地阴掌与梅山庄

主,衡量情势,也有同时向阴阳剑客攻去的可能……

空气显得非常紧张,北风,依然在狂吼……

阴阳剑客又环视了这八个人一眼,这眼光带有无上威力似的,每一个人的心里,

又同样是一愣!

点苍三剑喝道:

“好,请接招吧!”

吧字未毕,三人长剑猛递,分向阴阳剑客身上要穴袭至。

点苍三剑出招奇快,只见三支长剑如同三条游龙,招式各自不同,威力也各有

异,如换常人,绝无法闪得了。

但阴阳剑客阴阳剑一抖,脚步一滑,身形一晃,也没有看清他用什么身法,点

苍三剑的长剑全告袭空。

点苍三剑心里一惊,暗道:“果然名不虚传!”就在他们心忖间,阴阳剑客阴

阳剑一招“阴阳相克”,直指董立俊当胸“中庭”穴。

阴阳剑这一招“阴阳相克”是阴阳剑法精奥招式,招式怪,出手更是奇快绝伦

董立俊大吃一惊,就在刹那间,他自知已无法避招,猛一咬牙,手中长剑猛抖,

“飞钹朝海”反点阴阳剑客“璇玑”穴。

董立俊这一招是拼命的打法,如果阴阳剑客不收回阴阳剑,也非教董立俊点上

不可。

阴阳剑客冷笑一声,阴阳剑一沉,身子微曲,又向董立俊横腰挥扫一剑。

董立俊封剑接招,已存心拼命,阴阳剑客这一招更是出乎董立俊意料之外,他

想不到阴阳剑客使出这个怪招,就在他吃惊当儿,只听“嘶”的一声。已被阴阳剑

客划了两寸多长的裂口。

这一下,不但董立俊吃惊,就是场外八个高手,也惊得脸无血色,他们想不到

以点苍派的剑法,竟无法在阴阳剑客手里走出两招,便告败落。

洒花一字剑与奔雷一字剑更是惊得在心里打了个冷颤。

冯文扬与荣雁就在董立俊受伤之际,长剑猛向阴阳剑客点至,分取阴阳剑客前

后“气海”与“灵台”两大死穴。

阴阳剑客抹步滑身,阴阳剑一抖,以招接招,反向冯文扬与荣雁要穴点至。

冯文扬与荣雁已知阴阳剑客厉害,不敢冒接,同时施展“酒花’与“奔雷”两

剑精奥招式,向阴阳剑客点到。

点苍三剑以剑上功夫称霸武林,但与阴阳剑客一交上手,便相形见细,迫得只

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而阴阳剑客闪招避招非常自如,一点不显得吃力。

场外八个高手,心里各自吃惊,明白点苍三剑决无法在阴阳剑客手下走过十招,

必告再次落败。

这八个高手蓄势待发,准备在点苍三剑不支之际,出手向阴阳剑客围攻过去。

阴阳剑客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些人的动作看在眼里。

蓦闻阴阳剑客一声长啸,阴阳剑一招“阴风狂扫”,冯文扬与荣雁的长剑竟被

打落,两人同时退后了数步。

阴阳剑客横剑而立,泛起做漠的神情,不屑的道:“点苍三剑的武功不过尔尔,

我倒以为有什么能耐,原来是徒负虚名而已,各位大侠还有什么本领使出来让李某

见识见识,否则,李某可没有这个闲功夫在这里陪各位了。”

点苍三剑这一败下,每位高手均已吃惊,被阴阳剑客这一激,再也忍耐不住,

大吼一声,齐向阴阳剑客攻去。

阴阳剑客冷笑一声,道:

“想不到各位也会使出这下三流的手段,李某倒要见识见识大江南北的武林高

手,有什么出色本领。”

余音未息,身子飘然而起,右手阴阳剑疾挥,又是一招“阴风狂扫”,只闻无

数“锵啷”之声,已有五个人退了三四步。

阴阳剑客迫开数人之后,身子在空中一翻,使个“荣燕奔林”式,向场外飘落,

横剑而立,神态安逸!

阴阳剑客这两手配合得只不过刹那之间,在场的每个人,无不心惊胆战。

须知名家动手,以快捷为主,阴阳剑客在出手之际,能以丹田之气,用轻功最

高修为,在空中翻身,全凭他这身武功已是匪夷所思的了。

阴阳剑客双眉一挑道:

“各位是否还要接几招试试?”

绿面神魔强作笑容道:

“百剑之首果然名不虚传,咱们已领教过绝学,但掌上功夫毛某还要领教一番,

你阴阳剑客大概肯赏这个脸。”

阴阳剑客脸色一沉,冷笑道:

“不到黄河心不死,姓毛的你既然有这个雅兴,李某倒还可以陪你走几招,免

得叫你姓毛的,输得不服气。”

话落,还剑入鞘,静待绿面神魔的动作。

绿面神魔心忖阴阳剑客以剑法独步武林,掌上功夫自己相信不会比他差到哪里,

如果能斗他到体力不继时,其余十位高手也可以一击而成。

阴阳剑客聪明绝顶,就在绿面神魔沉忖之间,已看出他在想什么,心有所悟,

冷笑一声,傲然道:

“毛宗泰,你不必打其它念头,要么,一齐上算了。”

绿面神魔脸色微红,怒喝道:

“姓李的,你放心。我们动手,根本不要旁人插手。”

阴阳剑客冷笑道:

“希望你姓毛的说话算话。”停了一下,又道:“好吧,你是要比拳上功夫呢?

还是内力修为?”

绿面神魔道:“随你尊便。”

阴阳剑客道:“好,那么请发招吧!”

绿面神魔也不再客气,翻腕错掌,右掌急吐,一招“金豹探爪”,猛向阴阳剑

客下盘抓来。

阴阳剑容低喝“来得好”,右掌疾吐,反扣绿面神魔右腕。

绿面神魔出招奇快,阴阳剑客出手比他更快。

绿面神魔这一招原是诱敌之招,就在阴阳剑客吐掌之际,右掌急撤,左掌一推,

猛向阴阳剑客推出一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