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心里越想越奇怪,对方跟自己根本不会相识,何以跟踪到梅山庄,心想

非问清楚不可,思忖既罢,避开对方猛攻,身形一跃,飘开数尺,横剑而立,喝道

“阁下手下功夫果然不弱,李某人非常佩服,但李某人自忖与阁下素无仇恨,

阁下出手管这件事,不知为何?”

中年书生冷冷长笑,说道:

“就凭你这种行径,每个人都应该管。”

赵亦秋大怒道: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口气,须知我阴阳剑客可不是好惹的。”

那中年书生放声长笑,脸色倏的一沉,说道:

“对,你阴阳剑法虽为百剑之尊,但我却不把你看在眼内。”

赵亦秋被对方一激,大怒道:

“好好,这是我生平见到敢在我面前卖狂的第一个人,不管你把我看在眼里也

好,不看在眼里也好,但李某人与点苍三剑是私人恩怨,你阁下大可不必管。”

中年书生冷冷说道:

“你这种赶尽杀绝的手段,谁都要管。”

赵亦秋怔了一怔,喝道:

“当初李某人几乎丧命在他们手中,你说我不该报仇?”

那中年书生沉忖片刻,又说道:

“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句话你懂么?”

赵亦秋心里又是一震,千面独行客在他要下山时,告诉他那句话:不要枉开杀

戒,以勉激起武林共愤。突然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但突然又被他报仇的意念冲淡,

又向那人喝道:

“李某人是最讲究恩怨分明,有仇不报,枉称大丈夫矣!”

中年书生又道:

“如果你说仇,现在你已经报了,点苍三剑已被你所伤,过去恩怨,也该作个

了断。”

赵亦秋大怒道:

“那你阁下是存心跟李某作对?”说到这里,心里似有所悟,惊问道:“莫非

你是……”他本来想问,莫非你是千面独行客老前辈或者王姑娘?但说到一半,觉

得不对……

因为赵亦秋现在是以阴阳剑客的身份出现,如果这么一问,必定受点苍三剑怀

疑,所以他把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不过,赵亦秋一想也不像,如果是千面独行客或他女儿王燕萍,就根本不会跟

自己为难。

赵亦秋想到这里,连连打着问号:“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跟踪自己到梅山庄来?”

那中年书生好像根本没有看见赵亦秋举动,只是冷笑道:

“我是谁,你不必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停了一停,又道:“你要说我跟你

作对,也可以那么说,如果你不放过点苍三剑的话。”

赵亦秋怒喝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敢在李某人面前卖狂。”

那中年书生冷笑道:

“你是百剑之首,但你别忘记,我的兵器是银笛。”

赵亦秋听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内,阴阳剑疾出,口里喝道:

“那就再接李某人一剑试试!”

试字未毕,振腕挥剑,猛向那中年书生抢攻三剑。

赵亦秋连攻三剑,只不过瞬息之事,对方先机被克,不觉微微往后退了五六步

赵亦秋三剑得势,胆子一壮,阴阳剑又使出两招“阳光普照”、“阴风狂扫”

的杀手,连环急攻而出。

赵亦秋一阵紧攻,连出阴阳剑杀手,那中年书生暗忖:阴阳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思忖间,挪步滑身,不敢硬接。

赵亦秋连攻五招杀手,均告落空,不觉一愣。

中年书生就在赵亦秋停手之际,说:

“那你也接我一招试试。”

话犹未了,银笛猛递,刷刷刷一连还攻三笛。

赵亦秋见对方出招快、准、辣,心里在吃惊之下,不敢贸然一接,往后退了五

六步。

他们两个人一交上手,刹那之间,已互攻了十招,依然打个半斤八两,谁也没

有占到便宜。

赵亦秋虽然满肚怒火,连施杀手,无奈对方怪招迭出,笛法有时竟改为剑法使

用。

顾盼间,两人又对抗了二十几招,两个人心里明白,假如要分出胜负,非要在

百招之上不可。

蓦地里——

远处四条人影,奇快无比,直奔而来,只见人影晃动,已双双飘落在点苍三剑

身侧。

这四个人影正是石乾元、萧堂、石岳与小黛。

石乾元一见点苍三剑身上血痕未干,又见两丈开外,两个人正在动手,只见人

影闪闪,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人。

石乾元不觉奇怪地问道:

“点苍三友不知被何人所伤?”

点苍三剑余悸犹在,战战兢兢地说道:

“阴阳剑客。”

点苍三剑此话一出,四个人同时一惊,齐道:

“什么?阴阳剑客?”

点苍三剑点点头,将经过情形告诉四个人一遍。

萧堂奇怪问道:

“你们说跟阴阳剑客动手的人,就是那个神秘的中年书生?”

点苍三剑点点头,并又把中年书生救自己的事告诉了四个人。

萧堂自言自语道:“不会吧……”

石小黛看了她父亲石乾元一眼,说道:

“爹!让我去会会阴阳剑客,看我的剑法行不行,好么?”

石乾元道:

“女孩子不可妄动,有事自有我出面。”

石小黛被他这一说,嘟着嘴,把头低了下来。

这时,赵亦秋与那中年书生已过了五十招以上,只见两人的额头上都微微出汗

但此刻也不能放手,如果这两个人有一个撒手,对方必定会全力施为,情况十

分危险。

是以,两个人谁也不敢罢手。

赵亦秋一见石乾元等一到,心里暗暗焦急,他这一急,剑法立见凌乱,中年书

生乘隙抢攻四招。

这四招快逾迅雷,赵亦秋竟被逼得险象丛生,而且几乎丧命在那中年书生的银

笛之下。

这一下,赵亦秋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石乾元一见两人动手招式,心里暗暗称好,这也是他自出江湖以来,所见到最

精彩的决斗。

石小黛突然又问道:

“爹!你看阴阳剑客会赢还是会输?”

石乾元道:

“说不定,不过现在阴阳剑客稍落下风,阴阳剑法有些凌乱,那中年书生身手

灵巧已极……”

石小黛接着道:

“那阴阳剑客不是输了吗?”

石乾元摇了摇头道:

“还不一定……”

石乾元话还没有说完,一声长啸之声,破空传来,放眼望去,只见阴阳剑客在

险象环生之下,猛攻三剑。

这三剑以赵亦秋全身功力所为,威力奇大,三剑过后,竟把险象的局面拉了回

来。

赵亦秋这三剑是拚命而为,威力虽然奇大,但,真力消耗甚巨,三剑过后,手

中又开始缓慢下来。

如果赵亦秋不是急于取胜,也不致如此,但是他见石乾元一到,觉得非速战速

决不可,以致弄得先机被克。

那中年书生见赵亦秋一急,冷笑道:

“急什么嘛,我们再玩几招再让你跟他们去玩吧。”

赵亦秋一听对方窥出自己的心意,又气又急,这一气一急,倒把机智给气出来

了。

“人急生智”一点也不假,赵亦秋一急,倒想出了千面独行客传给他的双客剑

法来。

他想:“阴阳剑无法制胜,我何不使出双客剑法试试?”

思忖既罢,暴喝一声,阴阳剑法竟变为双客剑法,猛向对方急攻而出。

赵亦秋剑法一变,漫天剑幕,竟把那中年书生四面八方罩住。

石乾元在旁边看得一惊,他看不出阴阳剑客使出的是什么剑法,心里暗暗赞佩

道:“阴阳剑客的剑法,几年之间,竟又进展得不可思议,江湖浩劫又起矣!”想

到这里,暗叹一声!

石小黛奇怪又问道:

“爹!中年书生赢了么?”

石乾元摇头道:

“不,不出五招,中年书生必定落败!”

片刻之间,赵亦秋已向那中年书生攻出七招双客剑法,那中年书生吃惊之下,

脑中念头一转,银笛拚命又攻出二招,身子一晃,已跃出赵亦秋的剑幕之外,冷笑

道:

“阴阳剑客果然名不虚传,我已经领教绝学,不陪了。”

赵亦秋见对方竟能闯出剑幕之外,又惊又气,大喝道:

“阁下功夫也不弱,再接我一剑。”话犹未毕,又攻出一剑。

那中年书生闪开说道:

“我已经没有这个闲功夫在这里陪你。”停了一停,又道:“天也快亮了……”

余音未息,人形展起,已向来路泻去。

赵亦秋暴喝道——

“往哪里走!”猛向那中年书生扑追过去——

那中年书生轻功极高,几个起落之间,已离赵亦秋一里开外,蓦地,赵亦秋耳

中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

“不要追了,如果你有兴趣,我随时都可以来找你玩玩,但有一句话要重新告

诉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赵亦秋心里大惊,对方竟用至高内力的千里传音法把话送到自己的耳中,就凭

这分内力,已是惊世骇俗的了。

千里传音法为武林至高内力绝学,赵亦秋虽然也会,但自信还没对方之造诣。

赵亦秋在吃惊之下,不觉怔了片刻。

丑恶与善良之念,同在他的脑中一闪而逝,他应该选择哪个?

赵亦秋在中年书生走后的刹那之间,他想到了很多事情,他明白这些人跟他没

有仇,他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他应该放手么?

但阴阳剑客的人影,又在他的脑中浮现……

他想:“如果我不替我师父报仇,我对得起师父于九泉之下?对,我应该报仇,

不管后果如何。”

想到这里,他又往来路奔回,他又要与萧堂、石乾元、点苍三剑等,再一较长

短……

石乾元、萧堂、点苍三剑一见那中年书生也不是阴阳剑客之敌,心里暗暗吃惊

不已。

在他们吃惊当儿,阴阳剑客又飘身而来。

赵亦秋望了他们一眼,放声哈哈长笑,说道:

“石乾元、萧堂,想不到九年不见,你们都还健在,还记得九年前的李某人么?”

石乾元飘身而出,说道:

“阴阳剑客,九年不见,你风采依旧,容光更为焕发了。”

赵亦秋冷笑声中,向萧堂瞪了一眼,说道:

“萧堂,李某人非常感谢你九年前送给我一记独特点穴法,咱们也该算算老账

。”

萧堂喝道:

“阴阳剑客,如果你不怕九年前的教训,老叫化自当奉陪。”

赵亦秋冷笑一声,说道:

“萧堂,你那两手李某人还没有把它放在眼内,依我看,还是一起上算了。”

石小黛在一旁,忍不住喝道:

“阴阳剑客,我先会会你……”

你字说到一半,就要欺身扑进,但石乾元却把她拉回来。

赵亦秋冷冷说道:

“好大胆的女娃儿,你有多大能耐?”

石岳再也忍不住,暴喝一声,长剑一抖,振腕一招“老树盘根”,猛向赵亦秋

中盘劈击过去。

赵亦秋一见石岳出手,心里微然一惊,他怎么能对石岳下起辣手呢?

他思忖之间,石岳的长剑已经递到,大吼一声,又连攻二剑。

赵亦秋与石岳交上手,场外的人凝神注视,蓄势待发。

最不高兴的还是石小黛,想不到她要出场与阴阳剑客较个长短,却被她父亲给

拉回来。

蓦闻一声暴喝,石岳的长剑,已被赵亦秋震落,人已退开数步。

赵亦秋冷冷说道:

“你们不出面,难道叫这个小娃儿来送死不成?”

萧堂喝道:

“阴阳剑客接我一掌。”话落掌到,直劈到赵亦秋面门。

赵亦秋见萧堂出面,脸上杀机突现,他明白关东乞侠是阴阳剑客的最大仇人,

他决不放过萧堂。

他冷笑一声,阴阳剑疾出,直向萧堂劈来。

点苍三剑在萧堂出手之际,不管身负重伤,猛向赵亦秋围攻过来。

赵亦秋与那中年书生交手时,真力消耗不少,出招自是较前缓慢,同时他想必

须速战速决不可,否则天一亮,事情就不好办。

他思忖至此,阴阳剑法改为双客剑法,漫天剑影,分向四人急攻而出。

赵亦秋在出手之际,目标最注重萧堂,阴阳剑均向萧堂要穴狂点而至。

萧堂突觉阴阳剑客均找自己要处下手,吃惊之下,赵亦秋阴阳剑倏挥,指向萧

堂点到。

赵亦秋这一招奇快,乍闻萧堂惨叫一声,一只左手竟被赵亦秋削下三个手指头,

人往后退了十来步。

点苍三剑猛吃一惊,赵亦秋阴阳剑一挥,直劈点苍三剑三人……

蓦地里,一声娇叱,人影闪处,一柄长剑猛向赵亦秋点到。

赵亦秋吃惊之下,微退数步,放眼望去,竟是石小黛。

他怔了一怔,冷笑道:

“好大胆的女娃儿,难道你想死不成?”

石小黛娇喝道:“阴阳剑客,再接我一剑试试。”

试字未毕,手中长剑舞成一道青芒,猛向赵亦秋狂卷而至。

这刹那之间,赵亦秋的脑中,突然闪过石小黛跟他撞个满怀的情形,想到这里,

他心里笑了……

他想:“我怎能对这个纯洁的少女下手呢?”

也在片刻之间,石小黛已向赵亦秋抢攻四剑,赵亦秋只是不还手,他想:“虽

然,我不愿你会真正爱我,但是我为着你,今晚暂时要放过萧堂与点苍三剑。”

想到这里他决定以后再寻报杀师之仇,但突然,他的眼光触到石小黛的剑柄时,

心里大吃一惊,“梅花剑”三个字几乎脱口而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