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在他的心里,潜伏着一股慾望,这种慾望使他不忍心向石小黛下起毒手

于是,他准备暂时放过点苍三剑、萧堂等人,当他倏然发现石小黛的长剑时,

“梅花剑”三字几乎脱口而出。

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师父所谈的梅花剑,会在梅山庄出现,而且还要跟自己为

敌。

据他师父所谈,梅花剑专克阴阳剑,他想:“梅花剑的威力如何,我何不试试?”

心念一转,他决定要试试梅花剑的威力如何,他遂冷冷地向石小黛说道:

“你这个女娃儿,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么?”

石小黛一听,娇叱一声,梅花剑猛递,振腕一招“雪梅吐蕊”,直向赵亦秋当

胸“华盖”穴点到。

赵亦秋冷笑声中,阴阳剑化作两道红黑光芒,反点石小黛。

石小黛吃惊之下,往后退了数步,赵亦秋乘隙连攻三剑。

这三剑乃阴阳剑法最精奥招式,只见阴阳剑过处,剑光闪闪,清吟之声不绝于

耳,威力的确不同凡响。

石小黛连施梅花剑精妙招式,将这三剑化解过去。

赵亦秋暗吃一惊,思忖道:“我师父之言,果然不虚。”他觉得石小黛所施出

的梅花剑法,静柔,轻巧。

他暴喝之下,身子腾空而起,一招“阳光普照”,猛向石小黛凌空斜击而下。

石小黛猛一旋身,梅花剑一招“阑梅望露”,直向阴阳剑迎去。

赵亦秋见石小黛竟以招接招,阴阳剑急撤,改“阳光普照”为“阴阳交合”。

赵亦秋这两招配合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如换别人必定无法闪避。

但梅花剑法为战国时代一位江湖异人所创,按以柔制刚的道理,专克阴阳剑法

的刚猛。

是以,赵亦秋虽连演阴阳剑法的精奥招式,依然无可奈何。

顾盼间,彼此已攻出七八招,赵亦秋依然无法将石小黛攻下,心里未免暗暗焦

急。

萧堂被赵亦秋劈掉左手三个指头之后,忙吃下止痛的丹葯,这时见石小黛与阴

阳剑客交上手,心里未免暗暗吃惊,他看了石乾元一眼,倏然问道:

“石老弟,黛姑娘恐怕不是阴阳剑客之敌吧?”

石乾元摇头道:

“不一定,梅花剑法的确有意想不到之处,阴阳剑客虽然一连猛攻,小黛全都

化解过去。”

石乾元说完,回顾点苍三剑一眼,说道:

“点苍三友,你们三位看来伤势不轻,依我看还是在小弟处把伤势医好之后,

再回点苍山如何?”

点苍三剑一想有理,颔首点头答应下来。

萧堂又问道:

“点苍三友,阴阳剑客为什么会跟那神秘的中年书生动手?”

董立俊摇了摇头,说道:

“咱们兄弟就要丧命在阴阳剑下时,中年书生突然出现,在我们口中各塞一颗

丹葯,我们醒来一看,他已跟阴阳剑客交上手。”

萧堂沉思了片刻,向石乾元问道:

“石老弟,你认为那书生会不会是阴阳剑客的朋友?”

石乾元道:“以点苍三友说来,可能不是,显然,如果那中年书生是阴阳剑客

的朋友,自然不会跟阴阳剑客交上手,也不会救了点苍三友。”

萧堂又奇怪问道:

“那么,这个中年书生是谁?”

萧堂话犹未毕,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放眼望去,石小黛竟被阴阳剑客的

剑光罩住。

石乾元等大吃一惊,缓缓向场内移去,准备在石小黛不支之际,向阴阳剑客攻

去。

赵亦秋见阴阳剑连攻辣手,均被石小黛化解过去,吃惊与焦急之下,急忙施出

双客剑法。

双客剑法为阴阳剑客生前与干面独行客呕心沥血,所想的精妙招式,以龙剑八

招与阴阳剑的优点,再创造各种不同的招式揉合而成,威力自然有意想不到之处。

石小黛见阴阳剑客剑法一变,漫天剑影,大吃一惊,梅花剑拚命抢攻三招,想

跃出剑幕之外。

但赵亦秋所施展的双客剑法,不但在石小黛拚命抢攻三招之间,没有露出一丝

破绽,而且越施展越凌厉。

石小黛银牙一咬,梅花剑猛地里又排命攻出三剑。

这三剑是石小黛拼命所发,招式由静柔演变到猛攻,这三剑猛点赵亦秋周身要

穴。

赵亦秋在微惊之下,双客剑法又攻出三剑。

石小黛虽然是以梅花剑法专克阴阳剑法,但赵亦秋使出的是双客剑法,石小黛

自是无法化解。

赵亦秋在使出三剑之时,突闻一声惊叫,赵亦秋阴阳剑急撤,飘开数尺,只见

石小黛的玉臂,竟叫自己划破了两寸来长的裂口,鲜血溢了出来。

这刹那之间,赵亦秋心里不觉泛起了一丝愧意,对这个纯洁       

          的少女,自己竟出手伤了她。

她那苍白的粉脸,汗籁籁而下,然而她的眼睛,却在怒视着赵亦秋。

他微然一震,把眼光移开,然而,从他的心里,泛起了人类善良的本性,他想

:“为着你,我决定放过石乾元与点苍三剑,但萧堂我还不能放过他。”

是以,他默默的念着:“师父!原谅我,我违背了您……”

倏然,他放声一阵狂笑,这声音好像在发泄着心中的怨气,声音过后,双足齐

点,起落之间,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赵亦秋竟会突然而去,的确在他们意料之外,石乾元向石小黛走过来,问道:

“小黛,你伤在哪里?”

石小黛把伤口给她父亲看了,石乾元默然一叹说道:

“伤得不重,没有关系,阴阳剑客既然走了,我们也回家医伤去。”他回头向

其他人说声“走”,已向梅山庄奔回。

石小黛站在那里怔了片刻,望着她父亲等远去的人影,悠然发出一声长叹,然

后轻功一展,直往梅山庄奔去。

蓦地里——

远处一条人影,直奔她而来,她心里微感吃惊,不觉把脚步停了下来,心里想

:“会不会阴阳剑客又重新回来?”

她思忖间,那条人影已来到离她二丈以内,放眼望去,这条人影正是跟她撞个

满怀的陌生人——赵亦秋。

她想到这里,脸上又是一红,含情脉脉的样子,盯着赵亦秋,然后,才把头低

了下来。

赵亦秋的眼光再触到石小黛玉臂被自己划破的伤口,傲然的脸色里,包含了无

限歉意的成分。

当石小黛含情脉脉地凝视他时,人类本能的慾望,使他在石小黛含情脉脉的眼

光里,寻找一些什么——

虽然,目前他不敢祈求石小黛给他爱情,但是在他枯竭的心扉里,多么希望石

小黛给他滋润呀。

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女孩子表示自己的爱慕,诚如他对干面独行客的女儿王

燕萍一样,有时,他曾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是以,几个月之间,他的心里便充满

了矛盾。

此刻,王燕萍冷漠的神情……期待的眼光……以及中途示爱,都在他的脑际一

一闪过……

他希望有人跟他在一起,使他的生命活跃与快乐,然而他的人生,却充满了孤

独与傲然。

他喜欢王燕萍,他认为王燕萍的个性跟他非常酷似,他想替阴阳剑客报完仇之

后,便回去找王姑娘。

但是未来与现实差得太远了,石小黛跟他在一瞥之间,他便趁现小黛已对他发

生不寻常的情愫。

在今后的日子,他们见面的机会还要更多,那么,她又会对自己如何?他不敢

再往下想……

石小黛望着赵亦秋怔怔的神情,不觉叫了一声:

“赵少侠……”

赵亦秋报给她一个苦笑,故意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说道:

“石姑娘,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石小黛笑着说道:

“刚才阴阳剑客在这里出现,我父亲他们几位老前辈也都来了,我也被阴阳剑

客伤了,你看看我的伤口。”

说着,缓移脚步,向赵亦秋靠近……

一阵芳香扑鼻,石小黛已站在赵亦秋的身侧,两个人之间距离只不过两寸许,

赵亦秋的心里忽然怦怦跳个不停……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跟女孩子靠得这么近,他随便看了一下石小黛的伤口,说声

:“痛吗?”

石小黛嫣然一笑,说道:

“不痛了,刚才还有些痛,可是……现在不痛了。”

赵亦秋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现在就不痛了呢,你吃了葯吗?”

石小黛脸上一红,说道:

“没有吃葯,不过,我看见你之后,就不觉得痛了。”

赵亦秋心里一震,含笑说道:

“我不相信,怎么会你一见了我之后,伤口就不痛了呢?”

石小黛听赵亦秋没有听清自己的意思,叹了一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里,她的喉中突然好像被一个东西塞住,再

也说不出以下的话。

然而赵亦秋何尝不明白石小黛所说那句话的含意,但是,他只是不作明显的答

复,这也是他不向任何一个人低头的个性。

石小黛以前自负甚高,她认为男人都是平庸无奇的,曾有不少的武林年轻高手

托人向他父亲石乾元说亲,但都被她婉拒了,但如今,赵亦秋却使她着迷……

她喜欢赵亦秋的气质与坚毅,虽然她跟赵亦秋之间只不过仅仅一瞥的刹那,但

她明白她已经对赵亦秋发生了什么。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人类的感情,往往是在无意中产生的,石小黛对赵亦秋

便是“一见钟情”的了。

他们两个人站得那么近,晚风吹着石小黛散乱的秀发,赵亦秋嗅到阵阵芳香,

他的心有些飘飘然……

这刹那之间,他几乎无法再控制自己冲动的感情,他恨不得抱着石小黛……但

他没有这样做,只是缓缓移开脚步……

他的眼光又落在石小黛那期待神情的脸上。说道:

“石姑娘,我们回去吧,天都快亮了。”

石小黛闪动了一下睫毛说道:

“好吧,不过我要慢慢走回去,你愿意陪我慢慢走嘛?”

赵亦秋点点头,道声:“好。”

于是,他们两个人并肩而行,缓缓向梅山庄走去。

黎明前,大地依然一片黑暗,寒意袭人,石小黛不觉打个寒颤,赵亦秋问道:

“石姑娘,你冷吗?”

石小黛点点头道:

“嗯,有一点,不过不太冷就是了。”

赵亦秋道:

“那么,我们赶快回去吧!”

石小黛看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不,我要慢慢地走。”

赵亦秋无奈,只好又跟她走,倏然,他觉得,石小黛又慢慢靠近过来,此刻,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在黑夜里响起……

有节奏的脚步声,代表了他们的言语,他们要说的话,也好像在脚步声里已经

传达出来似的……因为他们脚步是那么沉重……

石小黛在想,八月十五已近,我就要在这十来天的时间里,充实自己的生命,

她希望在这十来天的时间,赵亦秋会给她什么,让她往后会得到生命的真正意义。

她刚才从父亲的口中,已经知道赵亦秋的武功不过尔尔,怎么敌得过大江南北

的高手?

然而,她希望赵亦秋到时会上擂台,不管赵亦秋胜负如何,她都心满意足了,

这也表示赵亦秋在爱着自己。

如果赵亦秋不敌,她往后的生命里,也永远会惦念着这个她生命中第一个所爱

的男人……

赵亦秋却想着往后的问题,他想,我应该在梅山庄继续住下去呢?还是离开梅

山庄?

他明白,留下与离去之间,对他有很大的关键,如果他继续留下的话,石小黛

与自己两人便会陷入情网之中,对于为师报仇,可能会松懈下来,还有一个王燕萍

姑娘,他明白自己也不能负了她。

如果他离开这里,他又应该上哪儿呢?于是,留下与离去之间,他要好好地考

虑一番。

两个人并肩而行,而且又靠那么近,两个人的心情却不同。

慢慢地,他们消失在夜里……在宁静的夜里,只留下他们沉重脚步声的余韵……

石乾元见赵亦秋突然不在,心里暗暗奇怪,此刻忽然又见石小黛和他一起回来,

心里未免大感不解,问道:

“赵少侠,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赵亦秋见石乾元的神情,撒了一个谎,说道:

“刚才我在床上,窗外突然人影一闪,我便追了出去,但那条人影轻功极高,

我始终追不上,在路上便碰到了石姑娘,听说阴阳剑客在梅山庄出现了是吗?”

石乾元听赵亦秋这一说,深信不疑,说道:

“阴阳剑客的确在这里出现,而且我们都跟他交过手,点苍三剑与关东乞快四

位老前辈都挂了彩。”

赵亦秋沉默不语,石乾元看了他一眼,温柔说道:

“赵少侠,你先去睡吧,天都快亮了,你也累了。”

赵亦秋感激地看了石乾元一眼,退回卧室去了。

这一夜,赵亦秋始终无法睡着,他想到很多事情,这些事情一件一件在他脑中

浮现……

终于,他想过几天后,离开梅山庄,流浪江湖,替他师父报仇,至于石小黛,

他也希望那只是个回忆。

不久,天亮了,然而梅山庄并没有在天亮之后,带走了恐怖气氛,反而派了更

多的人把守周围。

石乾元正在忙于为他女儿设擂招亲,点苍三剑与萧堂便暂时住在梅山庄。

从此之后,石乾元发现他女儿跟以前判若两人,她变得沉默、忧郁……对于石

小黛这一切,当然瞒不过石乾元的眼睛。

他明白石小黛暗地里喜欢赵亦秋,但是他又该怎么办呢?他又不能言而无信,

把设擂招亲的事收回,这件事当时也是经过石小黛同意的,何况大江南北都已经知

道这个消息?

他关心地问了一声:

“小黛,你有什么不舒服么?”

石小黛摇摇头,说道:

“没有,爹!我不是很好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