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石乾元叹了一声,说道:

“希望你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别想得太多。”

石小黛脸上一红,把头低了下来,石乾元笑着说道:

“我很喜欢赵少侠,你喜欢他吗?”

石小黛脸上更红,沉思了片刻,问道:

“爹!赵少快好像非常孤独是吗?”

石乾元点了点头,说道:

“赵少侠的身世可能是极为不幸,但我一再相问,他只是闭口不谈,这不知为

什么?”

石乾元回头发现赵亦秋缓步走来,忙叫了一声:

“赵少侠。”

赵亦秋走到石乾元的身侧,望了望石小黛,石乾元问道:

“赵少侠,未悉你在老夫处住得习惯否?”

赵亦秋躬身一揖道:

“谢谢老前辈关心,晚辈住得非常好。”

石乾元点了点头,说道:

“小黛,你陪赵少侠一会,我马上就来。”说完,匆匆走了。

赵亦秋本来想把自己要离开梅山庄的事,告诉石乾元,但,当石小黛那祈求的

眼光在看着他时,他又说不出口。

他心里充满了矛盾,他不敢再看石小黛一眼,他缓缓移开脚步,向前走去……

石小黛忙也跟着走来,问道:

“赵少侠,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赵亦秋淡淡应了一声:“没有。”

石小黛又问道:

“你为什么不喜欢说话呢?”

赵亦秋苦笑道:

“你要我说什么?石姑娘,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石小黛脱口问道:

“你要走了?为什么?”

赵亦秋道:

“不为什么,我还有很多事要办。”

石小黛心里实感一酸,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沙哑地问道:

“你走了之后,还会再到我家里来么?”

在刹那之间,赵亦秋突然改变了以前的傲然个性,变成一个非常软弱的人,他

看着石小黛发红的眼眶,心知再不能刺伤她的心。石小黛叹了一声,说道:

“中秋节那天,你肯来么?”

赵亦秋心里一震,石小黛这句话在告诉他什么,他已经听得出来,他摇了摇头,

说道:

“不一定,也许我不能来。”

突然间,石小黛心里一阵刺伤,眼泪竟籁籁而下。

赵亦秋不敢再回顾石小黛,他明白,在这一看之间,便会在他往后的日子里,

埋下一颗痛苦的种子。

他们并肩而行,向梅花岭而去,梅花岭高梅山庄不远,除有少数的松林之外,

整山都是梅树。

秋天,梅花未开,这里非常萧条,枯叶在秋风吹拂下,片片飘落……

赵亦秋与石小黛走到这里,放缓了脚步,石小黛又问道:

“赵少侠,八月中秋你为什么不肯来呢?”

赵亦秋黯然道:

“也许我会很忙,而且我来也没有用。”

石小黛道:

“我却希望你会来。”

赵亦秋不语,抬头望着天上飘飘白云……

蓦地,他突然感到一个柔软的身子,向他靠近过来,阵阵幽香,送进他的鼻中,

他开始感到迷惑,爱恋……

石小黛含着泪水的眸子,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此刻,赵亦秋再也无法克制自

己的感情,双腕一紧,把石小黛的娇躯抱得紧紧的……

石小黛依偎在赵亦秋的怀里,这刹那之间,她祈求的东西好像在赵亦秋一抱之

间得到了满足。

她含着眼泪的眸子,一动也不动,嘴上,泛着痛苦的微笑,她明白,往后,赵

亦秋就要离她而去了。

她要在赵亦秋的身上得到片刻的温存,以后,她便无所苛求与希望了。

倏然,她感到赵亦秋烘热的chún瓣,凑到自己的chún边,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

接受赵亦秋热情的一吻……

石小黛的心里满足了,她所要的东西,在这一吻之间,全部带来了,她闭上眼

睛,然而,幸福花朵却在她闭上眼睛之后,浮现了……

他们依偎地拥抱着……宇宙间,也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

突然,赵亦秋推开了石小黛,难过地说道:

“石姑娘,我对不起你……”

石小黛又靠近赵亦秋的身边,悠然问道:

“你……喜欢我吗?”

赵亦秋悠悠说道:

“是的,我喜欢你,但是我们以后会感到痛苦的……”

石小黛痛苦地说道:

“我明白,我们以后会痛苦的,但是你愿陪我度过这十天么?十天过后,你再

离开我吧……”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了,伏在赵亦秋的怀里,轻轻哭泣起来……

她的哭泣之声,是那么悱恻缠绵,赵亦秋的心,被她的哭声溶化了,对于这个

深爱自己的人,他能拒她于千里之外吗?终于,他点点头,说道:

“那好吧,我答应你。”

石小黛苦笑地看了赵亦秋一眼,兴奋问道:

“真的吗,你肯陪我十天吗?”

赵亦秋点点头。

倏然,赵亦秋猛地推开了石小黛,转身右手一扬,迎面劈出一掌,口里喝道:

“何方朋友,鬼鬼祟祟?”

“轰!”的一声,右侧一棵大树应声而折,赵亦秋也在轰的一声过后,身形一

跃而起,直向林内追去。

一条人影急速如风,在赵亦秋前面不远的林内消失……

石小黛也在赵亦秋纵身之际,娇足轻点,直向赵亦秋的背后追来,赵亦秋见无

法追那人,不觉把脚步停下。

石小黛奇怪问道:

“赵哥哥,你看见什么吗?”

赵亦秋道:

“一个人。”

石小黛道:

“什么人?你看见了吗?”

赵亦秋点点头,他在想:“这个中年书生为什么又突然在这里出现?这个人明

明在跟踪我……”

就在赵亦秋思忖未毕之际,蓦闻一缕忧怨、凄凉的笛声,破空传来,这笛声好

像是一个人在发泄心里的幽怨。

笛声越来越凄凉,如泣如诉,有如断肠的曲子,这根本不是在吹笛,而似把心

里的痛苦,借笛发泄出来……

赵亦秋也不觉被这笛声深深感动,约半个时辰后,笛声才停了,然而在天空里,

仍飘荡着那凄凉的音韵……

赵亦秋一回头,发现石小黛也被那笛声感动得泣不成声,只见她两眉还微微抽

动,赵亦秋走了过去,问道:

“石姑娘,你是听到那笛声而难过吗?”

石小黛说道:

“是呀,不知是谁在吹着这么悲伤的笛子。”

赵亦秋一想:“我何不去看看是谁?”心念慾动,双足一点,直往那笛声发处,

扑追过去。

石小黛也一提轻功,在赵亦秋的背后追来。

赵亦秋突然发现刚才那个中年书生,手中拿着银笛,交臂而立,抬头望着天上,

脸上显露着冷漠与凄凉……

赵亦秋已和对方交过手,知道他武功很高,但对方跟踪自己是为什么?如果点

苍三剑不是他出面相救,我不就替我师父报了仇,想到这里,他不觉把对方恨之入

骨,口里喝道:

“你是什么人?跟踪在下到梅山庄意慾何为?”

那中年书生好似充耳不闻,眼光冷冷地瞪了赵亦秋一眼,问道:

“是不是我的笛声,惊破了阁下的好梦?”

赵亦秋冷笑。声,说道:

“你的笛声果然很妙,但我却问你跟踪我到梅山庄是为什么?”

那人纵声一笑,说道:

“这个你不配管。”

石小黛这时也已经赶到,一见是中年书生,不觉一愣!

中年书生看了石小黛一眼,冷冷说道:

“长得果然俊丽,难怪阁下着迷……”

赵亦秋接着喝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冷笑道:

“哪有什么意思,我跑过大江南北,见过不少美女,但像石姑娘这种天生佳丽,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阁下艳福不浅。”

那中年书生说话轻狂到了极点,也冰冷到了极点,赵亦秋气得剑眉一挑,喝道

“你说话还是小心点好……”

那中年书生接道:

“有什么要小心的,石姑娘虽然长得闭月羞花之貌,但我并没有把她看在眼里

。”停了一下,又道:“何况她又是阁下的爱人,我要也不敢抢呀。”

中年书生这话轻薄到了极点,但细听起来,他的音韵里带着无限的酸气。

赵亦秋慑于对方的武功,心里虽然气到极点,但石小黛站在自己的身侧,自己

又不能在她面前露出自己的武功,否则到时候又要闹出麻烦。

赵亦秋瞪了对方一眼,喝道:

“你得放明白些,我可不是好慧的。”

中年书生纵声冷笑,道:

“当然,我明白你不是好惹的,不过,现在你又不敢拔出背后的长剑跟我交手

呀。”

这一句话听得赵亦秋一愣,中年书生这话明明告诉自己,他已经知道自己是什

么人。

显然,石小黛在身边,他怎能抽出阴阳剑?

赵亦秋越想越奇怪,这中年书生到底是谁,倏然,他的脑中又闪过两个人——

千面独行客与王燕萍?

他想:“莫非这中年书生就是千面独行客与王燕萍的化装?”念头一转,口里

问道:

“莫非你是千面独行客老前辈与王燕萍姑娘?”

那中年书生冷冷道: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千面独行客与王燕萍。”停了一停,又接道:“阁下在你

女朋友面前,又提到什么王燕萍姑娘,难道你不怕石姑娘吃醋吗?”

赵亦秋被对方在嘴上耍弄个够,他就是弄不清这个中年书生是什么来历,但是

对方言吐之间,却又明明知道自己来历。

石小黛站在一侧,忽然开口向那中年书生说道:

“前辈,你为什么要跟我赵哥哥斗嘴呢?”

中年书生冷笑道:

“这是他要跟我说的呀,石姑娘你能怪我不好吗?”

石小黛说道:

“你不要气他吗,他会生气的。”

中年书生向石小黛一笑,问道:

“石姑娘,你很喜欢他是吗?”

石小黛被他这一问,脸上一阵绯红,不觉把头低了下来。

中年书生又问道:

“石姑娘,刚才你赵哥哥说到一位王燕萍的姑娘,你不生气吗?”

石小黛展眉向中年书生一笑,说道:

“不,我不会生气的,只要赵哥哥喜欢的人,我都喜欢。”说到这里,脸上露

出幽怨之色,叹了一声道,“何况赵哥哥过十天后,就要离开我了,他再也不会来

看我……”

石小黛说到这里,泪水滚滚而下,脸上露着痛苦的神情,突然,中年书生眼眶

一红,几乎被石小黛所感染,但他把要掉下的眼泪又吞回到肚子里去,他苦笑一下,

又问道:

“他为什么要离开你呢?他不喜欢你吗?”

石小黛幽幽说道:

“不,他说他喜欢我,不过赵哥哥还有很多事要办,所以他要离开我。”石小

黛说到这里,似有所语,问道:“您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问我这些话呢?”

那中年书生心里一震,笑着道:

“现在你不必问我是谁,以后你自然会知道,我再问你一句,如果你赵哥哥走

了之后,你想念他吗?”

石小黛的脸上,倏然泛起一阵红霞,点点头道:

“我会想念他的,我父亲说赵哥哥是个不幸的人,他很好。”

那中年书生苦笑了一下,沉默不语,石小黛摸不清对方是什么人,但对方好像

没有恶意,在冷峭语气之中,带着丝丝温柔。

他们俩人这一搭一唱,倒把满腔怒火的赵亦秋冷落在一旁,他心里满腔怒火,

却没有地方发泄。

他目前还弄不清这中年书生是什么来路,问石小黛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好像对

石小黛非常关心。

那中年书生又看了赵亦秋一眼,回头向石小黛问道:

“石姑娘,假如你喜欢他,你应该叫他上擂台呀。”

石小黛叹了口气,道:

“赵哥哥不行的,他的功夫不好,打不过别人。”

中年书生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武功不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