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三章

作者:陈青云

石小黛看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我哥哥告诉我,因为赵哥哥打不过我哥哥嘛。”

中年书生听后纵声大笑,这一笑,倒把石小黛弄得莫名奇妙,不觉问道:

“你为什么笑嘛?”

那中年书生也不回答石小黛所问,冷冷又看了赵亦秋一眼,道:

“打扰了阁下很多宝贵时间,深为抱歉,我也不再让你讨厌,我要走了,你们

好好谈吧。”

余音未息,身形展起,直向林内跃去。

赵亦秋也在中年书生跃起之际,身形比他更快,截在他的前路,喝道:

“如果你不把来意讲明,我就不叫你离开梅花岭半步。”

那中年书生冷笑道:

“阁下好大的口气,你想留住我,大概还做不到吧。”

石小黛已飘身在赵亦秋的身侧,拉了拉赵亦秋的衣角道:

“赵哥哥,你就让他走吧,他也没有欺负我们。”

石小黛深怕赵亦秋不是中年书生的敌手,中年书生能跟阴阳剑客打个平手,赵

亦秋怎能打得过中年书生?

石小黛自然想不到,他身边的赵亦秋,正是阴阳剑客。

赵亦秋轻轻推开了石小黛,说道:

“石姑娘,你不要管,我要问问他跟我到梅山庄是为什么,否则,我就不让他

离开梅花岭。”

石小黛就怕赵亦秋不是对方敌手,如果真动起手来,怎么办?她心里一急,向

赵亦秋道:

“赵哥哥,他不是坏人啊,我们跟阴阳剑客交手时,就是他救了点苍三剑老前

辈呀,你就让他走吧。”

赵亦秋一听他救点苍三剑,又勾起了满腔怒火,怒道:

“不管他是好人坏人,我就不让他走。”

中年书生纵声一阵冰冷长笑道:

“石姑娘说的不错,要不看在石姑娘的面上,就凭阁下这副德行,我非教训你

不可。”

赵亦秋暴喝一声,右手一扬,迎面向中年书生劈出一掌。口中喝道:“那你就

先接我一掌试试。”

中年书生见他骤然出手,脸色微变,右手一吐,硬把赵亦秋排山倒海的一掌,

接了过来。

赵亦秋见对方硬接自己一掌,长啸一声,身子一跃,直向中年书生猛扑过去,

双腕齐翻,“仙人指路”,指点中年书生当胸“璇玑”重穴。

中年书生心里微吃一惊,身子一沉,右掌骈指如戟反点赵亦秋“丹田”穴。

但赵亦秋这一招可虚可实,身子突地一旋,左掌疾吐,掌力势若雷奔,已向中

年书生狂卷而至。

赵亦秋这两招配合得快逾电光石火,中年书生先机被克,微落下风,就在他撤

掌之际,赵亦秋的掌力已经卷到。’但他也非弱手,身子一个“鲤鱼倒穿波”往后

窜开八尺,双掌一吐,忙推出一股掌力,又硬接了赵亦秋的一击。

两股潜力相互顶撞,发出轰的一声,折技四溅,那中年书生微微往后退了半步,

赵亦秋却安立不动。

中年书生见掌力逊赵亦秋一筹,长啸一声,翻腕错步,猛向赵亦秋扑到,连续

抢攻三掌。

这三掌是中年书生挟怒而发,功夫的确不同凡响,只见掌风过后,二丈以内的

小树,吧吧应声而折。

他们俩人一交上手,把石小黛急得不得了,忙向中年书生道:

“你不要跟赵哥哥交手吧,他打不过你的。”

那中年书生说道:

“石姑娘,你放心,你赵哥哥功夫很好呀。”

石小黛又道:

“你不要跟他打吧。”

中年书生又道:

“是你赵哥哥要通我打的嘛,不过你放心,我打倒他就是。”

石小黛一听,突然她觉得奇怪,他哥哥石岳说赵亦秋的武功不行,怎么现在却

跟这个中年书生打个平手?

而且她见赵亦秋有时候还把那中年书生追得节节后退。

现在她才知道赵亦秋的武功很好,只是不炫露出来就是了,她心里一喜,不觉

怔怔地望着他们两个人动手。

片刻间,赵亦秋与那中年书生已互攻了十招左右,依然无法打出胜负。

赵亦秋暴喝之下,又向那中年书生劈击两掌。

中年书生冷笑声中,让过两掌之后,乘隙也向赵亦秋抢攻两掌。

于是,他们两个人,各展所学,点击对方要害。

赵亦秋存心把对方毁在掌下,所以一出手,便一连猛攻,出手快、准、辣,那

中年书生拚命攻出三掌,迫出赵亦秋猛攻之后,身形横里闪开三尺,冷冷说道:

“阁下果然好俊的功夫,不过我可没有闲功夫陪你了,他日有缘,再重领教益

吧。”

赵亦秋大喝道:

“如果你想闯出梅花岭,可没有那么容易。”

那中年书生冷笑道:

“那就试试看。”

看字未落,人形一展,直向林内奔去。

赵亦秋双足齐点,人影闪处,又向那中年书生截去。

中年书生倏一旋身,右掌一扬,猛向赵亦秋劈出一掌。

赵亦秋一惊往后退了数步,那中年书生就在赵亦秋后退之际,拔出银笛,一招

“横扫八方”又自扫到。

中年书生这两手奇快绝伦,赵亦秋身形还未站稳,中年书生第二招“横扫八方”

又自横击而至。

赵亦秋吃惊之下,使个“鲤跃龙门”闪开一丈来远,避过一招。

但中年书生就在赵亦秋闪身刹那,人影闪处,已去得老远。

赵亦秋又想追去,但他明白无法追上对方,只气得怒视着中年书生远去的背影

他心里狠狠忖道:“假如我以后再碰到你,非叫你丧生在我阴阳剑下不可。”

他思忖间,石小黛已缓步移到他的身侧。

石小黛看了赵亦秋发怒的脸色,战战兢兢说道:

“赵哥哥,你不要生气吧,他又不是坏人。”

赵亦秋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石小黛忽然问道:

“赵哥哥,你的功夫很好嘛,怎么我哥哥说你功夫不行?”

赵亦秋心里一惊,知道自己刚才跟中年书生交手时,已露出武功,他恨得咬了

咬牙,口里说道:

“我根本没有什么功夫,怎么你说我功夫好呢?”

石小黛说道:

“你骗我,刚才我已经看见了。”

赵亦秋强辩道:

“那是我在拚命,那中年书生不敢硬接,所以打个平手,如果真正打,我决打

不过他,何况他看你的面上,不敢向我下起辣手,你大概没有看出来吧?”

石小黛被赵亦秋这么一说,深信不疑,含情脉脉地注视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赵哥哥,我们要回家了吗?”

赵亦秋点头道:“好吧,我们回去,你父亲大概又在找你了。”

他们并肩而行,缓缓向岭下走去……

走了一程,赵亦秋似有所悟,问道:

“石姑娘,听说你们家里有一把梅花剑是吗?”

石小黛点头道:

“是呀,这是我父亲在三年前向一个樵夫手里买来的,听说梅花剑专克阴阳剑,

适合于女子使用,在剑鞘之内,附有一张招式图解,我父亲便交给我,但是我跟阴

阳剑客一交上手,还是败在他的阴阳剑之下。”

赵亦秋冷冷地应了一声“哦!”

石小黛从背后抽出梅花剑,递给赵亦秋。说道:

“这就是梅花剑,你看看吧。”

赵亦秋的手有些发抖,他勉强接过梅花剑,只见剑身白光闪闪,寒如春水,剑

柄果然半红半黑。

赵亦秋看了一阵,心里忖道:“果然奇珍,如非我再学得双客剑法,阴阳剑法

真要被它所制了!”

他伸手把梅花剑递还给石小黛,说道:

“果然是一把宝剑。”

石小黛突然又道:

“听我父亲说,阴阳剑与梅花剑是对雌雄剑,如果一起出现,两个人就要结成

夫妻。”

赵亦秋反问道:

“那么现在你要跟阴阳剑客结成夫妻了?”

石小黛脸上一红,哼了一声道:

“我才不会爱阴阳剑客呢。”

赵亦秋笑着问道:“为什么?”

石小黛天真地说道:

“他那么老了,谁会爱他,何况阴阳剑客又是一个坏人。”

这话像针一样地刺伤了赵亦秋的心,他怔了一怔,反问道:

“你怎么晓得阴阳剑客是坏人?”

石小黛道:

“他怎么不是坏人,他杀了好多人,而且又跟点苍三剑、关东乞侠、我父亲等

结仇,他还跑到梅山庄来寻仇。”

赵亦秋觉得必须向石小黛解释清楚,他不愿在石小黛纯洁的心灵中,为阴阳剑

客埋下阴影。

他这个意念,不是希望石小黛爱上自己,而是他有为他师父辩白的义务,要让

石小黛明白阴阳剑客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坏。

他看了石小黛一眼,说道:

“石姑娘,假如你被人打得快死的时候,突然有人把你救了,你医好了伤之后,

是不是会再找那个打你的人算帐?”

石小黛说道:

“当然我要报仇的。”

赵亦秋笑着道:

“阴阳剑客当年也是被人围攻,他们把他打下二十几丈的高崖下,如今他没有

死,你说他不该找他们报仇?”

石小黛想了一想,说道:

“就算他是好人,我一样不喜欢他。”

赵亦秋笑而不答,倏然,山上又传来那缕笛声,跟刚才一样的凄婉,直如杜鹃

啼血,如泣如诉……

石小黛不觉又被感染,两行泪珠,又夺眶而出……

赵亦秋也几乎掉泪,直到那笛声慢慢远去……散去……

时间过得太快了,眨眼间,中秋节已经到了。

梅山庄自从阴阳剑客出现之后,除了严加戒备之外,石乾元就在忙于他女儿招

亲的事。

这一段时间,赵亦秋自然免不了跟石小黛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情

话绵绵。

赵亦秋已决定在这十天之间,陪石小黛度过,他不愿过分刺伤她的心。

擂台设在梅山庄的广场,此刻不少风度翩翩的年轻高手,都相继而来。

石乾元都一一接见,但他却暗地里注意那位中年书生是否如约到来。

直到中午时分,梅山庄已集聚了大江南北七八十位年轻高手,但那中年书生却

不见到来。

萧堂奇怪地问道:

“大概不会来吧?”

石乾元摇头道:

“不知道,大概不会来了。”

蓦地里,门口又走进了两个人来,这两个年轻人长得真是一表人材,风度翩翩,

英俊潇洒,犹如人中之龙。

石乾元突然见两人其中一个,腰际系着一根银笛,心里不觉一震,但心里一想,

不会是那中年书生。

石乾元接见之后,系银笛的叫王虚凰,背一把长剑的叫武怀民,这两个人向石

乾元说了几句客气话,便走向左边的茅棚坐了下来。

眼看开擂的时间到了,中年书生依然不见到来。

在擂台的对面左座茅棚,坐满各派年轻高手,石乾元首先上台,报告这次比擂

的目的,而且在比擂中不得使用暗器,点到为止,以免彼此间伤了和气。

台下一片掌声过后,石乾元飘身下台,走向右边的茅棚,右边茅棚所坐均是老

一辈的高手,如点苍三剑、关东乞侠以及江湖成名人物,不下五十人。

蓦地里,眼前红影闪处,石小黛已飘身在右边茅棚,跟石乾元坐在一起。

这些年轻高手不觉回顾一望,几百只眼睛同时聚在石小黛的身上,心里称赞石

小黛果然天生佳丽。

石小黛柳眉深锁,把头放得低低的,眼睛痴痴地望着地上,她没有勇气再回顾

旁边的赵亦秋一眼。

台上已开始比武,石小黛也没有勇气把眼光放在擂台上,她的心,觉得在慢慢

往下沉……

她渴望赵亦秋会上擂台,不管他胜负如何,她已心满意足了,往后,她也不敢

再祈求些什么。

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早跟赵亦秋相识,如果她早一点跟他相识的话,就不会弄出

设擂招亲的事来了。

十多天来,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赵亦秋,但是,她明白,她与赵亦秋之

间,只不过是在她往后的生活中,留下美丽的回忆而已。

然而赵亦秋何尝不是与石小黛怀着同样的心情,他明白石小黛在深爱自己,但

是他又不敢在此刻炫露自己的武功。

他想:“让她永远恨我吧……”

蓦地,一阵掌声把他惊醒过来,放眼望去,擂台上已经站着那个叫武怀民的年

轻人。

武怀民一上擂台,就在石小黛与赵亦秋沉思间,已从台上打下八个年轻高手,

引起台下一片如雷掌声。

武怀民站在擂台上,神态安逸,台下年轻高手慑于他一身武功,已没有人敢再

上擂台。

武怀民在台上向台下的人,躬身一揖道:

“在下武怀民,恭请各位兄台上台赐教。”

话声过后,台下鸦雀无声,依然没有人敢上台较量。

眼看一场比擂就要结束,蓦然,人影闪处,又有一个人纵上擂台,台下又响起

一片掌声。

来人,正是那个腰系银笛的王虚凰,他上擂台之后,向武怀民一揖道:

“在下王虚凰,特来领教兄台几招绝掌,尚祈手下留情。”

武怀民忙一揖道:

“兄台不必客气,请发招吧!”

王虚凰道声“好”,出手一招“童子拜观音”猛劈对方前胸。

武怀民见对方起招以“童子拜观音”,心中觉得对方真是礼貌周全,笑声之下,

让过对方一招。

王虚凰见对方让过自己一招之后,挪步滑身,右腕急吐,第二招“笑指天南”,

袭击对方“天突”穴。

武怀民见对方出招奇快,暗吃一惊,身子一沉,急吐右腕,双指骄进如朝,直

向王虚凰右腕扣去。

这一招奇快绝伦,王虚凰暗付:“果然好手。”思忖间,右手急撤,左腕一翻,

“叶里偷桃”,猛点武怀民“关元”穴。

武怀民暗吃一惊,他估不到来人身手如此矫捷,吃惊之下,往后退开数尺,避

过王虚凰一招急攻。

王虚凰就在武怀民后退之际,又抢攻三招。

武怀民这两招是拚命打出,其势如狂,掌风奇猛,王虚凰也不敢贸然一接,往

后退了数步——

武怀民也在王虚凰后退之际,乘隙劈击三掌。

这两个人一交上手,眨眼间,已各自抢攻八招以上,看得台下的年轻高手咋舌

不已!

他们两个人心里有数,要分出胜负,决不是在几十招之内便能了结,除非要在

百招以上不可。

赵亦秋也不觉被两个人的武功所动,久久才收回视线,当他回头之际,一双带

着渴求的眸子,正跟他眼光互相接触。那就是石小黛,她渴望赵亦秋能上擂台,赵

亦秋不觉心里一震,痛苦地低下了头。

这刹那之间,他好像觉得自己在安排着石小黛往后的命运,石小黛的痛苦与幸

福,也好像完全操在他的手里似的。

他痛苦地咬了咬牙,他想:“我绝不应该再违背我师父的谕旨了。”想到这里,

他宁愿石小黛恨他一辈子。

他再度回头望了石小黛一眼,在石小黛的眼光里,依然包含了一分渴求……期

待……痛苦等极端复杂的神情。

赵亦秋迅速地收回视线,他没有勇气再凝视着石小黛,他缓缓地闭上眼睛,他

需要清静一下头脑。

然而,当他闭上眼睛之后,石小黛跟他在梅花岭的情景,又在他的脑海里清晰

地浮现……

他痛苦地咬着牙,摇了摇脑袋,才缓缓睁开眼睛,突然,他的心头好像被什么

东西压住,使他喘不过气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