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此刻,他又变成了一个非常软弱的人,他几乎无法再压制自己冲动的感情,他

几乎要疯狂了……

他无法再坐在这里片刻,他要离开这里,使他不会在看到石小黛渴求、期待与

痛苦的眼光……

他下意识地站起身子,直向屋内走去,自然,他不敢再回顾石小黛一眼,他只

是痛苦地……缓缓地走着……

倏然,他的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他想:“对,我应该这样做。”这个念头一

动,他加快了脚步向屋内走去。

石小黛见赵亦秋突然一走,眼泪竟籁籁而下……

她明白,事情已经完了,赵亦秋一走,自然不会上擂台,她祈求的,希望与期

待的,也在赵亦秋一走之间,全部带走,啊!她痛苦地看着赵亦秋远去的背影……

她的心碎了,眼睛模糊了,她好像觉得自己已在这世界消失……

暴喝之声与掌声又把她惊醒过来,放眼望去,武怀民与王虚凰已打个难分难解,

她明白,这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便是她未来的丈夫。

石乾元突然发现石小黛在哭泣,回头望了她一眼,问道:

“小黛,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石小黛痛苦地摇摇头,答声:“没有。”

石乾元一见石小黛情形,心里已知大半,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转头望去,台上武怀民与王虚凰已攻出四五十招左右,只见两个额角微微出

汗,掌力也没有先前刚猛。

王虚凰见久攻不下,心里暗暗焦急,思忖:“这个人是谁?招式怎么跟他大同

小异?而且看来还比他更为柔密。”思忖间,猛地又抢攻三掌,劈、点兼而有之。

武怀民心里也暗暗佩服王虚凰武功高强,自己连施煞手,依然无法得胜,心里

未免暗暗焦急。

刹那之间,王虚凰的三掌又自攻到,他也拚命攻出三掌,飘开数尺,向王虚凰

一揖道:

“兄台功夫果然不凡,小弟深为佩服……”

王虚凰笑着接道:

“兄台不必客气,我们还未分出胜负呀。”

武怀民道:

“小弟有个意见,在掌上我们暂难分出胜负,不如换个兵器较量,未悉兄台意

思如何?”

王虚凰道:

“听随尊便”

武怀民抽出背后长剑,说道:

“请亮家伙吧!”

王虚凰道声“好!”已从腰际取下银笛,向武怀民道:

“请赐招吧!”

武怀民也不再客气,长剑一抖,振腕一招“长虹贯日”,出手奇快,剑势如啸,

点袭王虚凰“关元”穴。

王虚凰不闪不避,俟长剑递到时,身子飘然而起,银笛一招“天山落雁”,凌

空猛向武怀民斜击而下。

武怀民暗吃一惊,滑开数步,长剑一招“穿云取月”反点在半空中的王虚凰。

王虚凰身子在空中,武怀民一招已经点到,他吃惊之下,使个“云里翻身”,

才飘身落在台上,即是如此,也险被点上。

武怀民见对方能够飘然空中,在空中翻身接招,心里大为佩服,口里说道:

“兄台果然好手,再接这一招试试!”

话犹未了,欺身而上,手中长剑连演三绝招:“推波逐浪”、“分浪斩蚊”、

“金针渡海”,猛向王虚凰狂攻而至。

一霎时,剑光著漫天寒星,令人头晕目眩。王虚凰不觉暗暗吃惊,银笛舞成一

片光幕,才将三剑化解过去。

武怀民不觉一愣,自己三绝招竟被对方轻易闪过,吃惊之下,不觉往后退了半

步——

王虚凰倏然向右棚的人环视一眼,脸上泛起疑惑的神情,但刹那间,脸上却浮

起了淡淡笑容……

蓦闻他暴喝一声,银笛猛递,反向武怀民抢攻三招。

眨眼间,彼此又互攻了十来招左右,看得台下人人惊心动魄,连大气都几乎喘

不过来。

这的确是一场罕见的打斗,只见两人招式怪异,出手奇快,身形也矫捷无比。

萧堂与石乾元看了半天,就始终看不出两人所使出的是什么招式,萧堂不觉叹

了一口气,说道: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出少年,咱们都不行了。”

石乾元颇有同感,说道:

“以这两个人身手看来,你我均非其敌,的确是罕见高手。”

萧堂说道:

“这两个人招式同样怪异,不知是何派门下,如要分出胜负,也非要在百招以

上不可啦。”

石乾元一叹道:

“我看还是不能分出胜负,说不定会弄个两败俱伤呢。”

萧堂笑道:

“那怎么办呢……”

萧堂话犹未毕,暴喝之声传来,转脸望去只见两人额角汗如豆大,滚滚而下。

王虚凰暴喝之下,银笛快途飞鸿,猛点对方要穴。

武怀民也长剑猛递,点袭而至。

于是两个人各展所学,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顾盼间,两个已各出四五十招左右,剑光笛影,在台上翻飞,看得台下每个人

眼花缭乱……

萧堂看了石乾元一眼,说道:

“这两个人真会打个两败俱伤,不过又不能叫他们停手啊。”

石乾元点点头,萧堂突感下部奇涨,非去松松不可,站起来向石乾元道:

“石老弟,我去一下马上就来。”

石乾元奇怪道:

“萧兄要去哪里?”

萧堂只得附在石乾元耳边,讲了几句话,石乾元不觉失声一笑,连嚷:“去吧!

去吧!”

萧堂奔向一片离梅山庄不远竹林,就在那里发泄了……

事完之后,当他回头之际——

蓦地里——

他几乎惊叫起来,阴阳剑客四个字几乎脱口喊出。

阴阳剑客会突然又在这里出现,的确是萧堂意料之外。

他往后退了数步,口中呐呐说道:

“你是……”

阴阳剑客一阵狂笑,接道:

“萧堂,我就是阴阳剑客,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又忘了?”

萧堂纵声一笑,说道:

“老叫化怎敢把阁下忘记?”

阴阳剑客冷冷道:

“前次饶你不死,咱们一点之仇,也该重新算算。”

萧堂虽然心里吃惊,表面依然装作镇静,他的眼睛盯在阴阳剑客的脸上,蓄势

以待,口里说道:

“阴阳剑客,如果你一定要重算当年过节,老叫化自当奉陪。”

阴阳剑客嘿嘿几声冷笑,道:

“好,萧堂,李某人还要再领教你几招独特点穴法。”

话犹未毕,阴阳剑“锵!”的一声,已经出鞘!

萧堂不觉在心里打了个冷颤。

读者当然知道这个阴阳剑客就是赵亦秋啦。

赵亦秋暴喝一声,说道:

“萧堂,先接我一剑。”剑字未落,飘身扑进,阴阳剑振腕一招“阴阳交合”,

化作漫天剑幕,猛向萧堂狂卷而至。

萧堂也在赵亦秋出手之际,右手一扬,迎向阴阳剑客劈出一记劈空掌力。

这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动,劲势奇猛,赵亦秋猛地一吐左掌,也全力向萧堂劈出

一掌,接着阴阳剑已经点到。

赵亦秋发动较快,阴阳剑奇快绝伦,萧堂估不到阴阳剑客出招接招如此快速,

往后暴退五尺来远。

但在萧堂暴退之际,赵亦秋凌厉的剑招又自攻到。

萧堂吃惊不小,猛地里,双掌平胸推出,这一推聚萧堂全身功力而发,其势之

猛,有如山崩海啸。

赵亦秋不敢贸然硬接,双足猛点,拔起七尺来高,让过萧堂排山倒海的一击,

阴阳剑再一抖,“阳光普照”猛向萧堂凌空劈击而下。

赵亦秋这一招快逾闪电,萧堂脚势还未站稳,赵亦秋的阴阳刻又已攻到,来势

奇快,萧堂猛一咬牙,以招接招,双指骈进如戟,反点赵亦秋足下“涌泉”穴。

萧堂这一招以拚命打法,如果赵亦秋不撤回阴阳剑,势必叫萧堂点上不可。

赵亦秋冷笑一声,在空中猛一翻身,左掌疾吐,一道刚猛无比的掌风,直向萧

堂堪堪追去。

须知萧堂硬接硬挡,最为危险,缺架接招,已是本路,而且硬接之人,脚势无

法立即站稳,洪门自然大开。

赵亦秋这一招又快若雷奔,只听“砰!”的一声,掌风过后,萧堂的身子,已

被弹震出一大开外,喷出一口鲜血,人已坐地不起。

赵亦秋一声狂笑,猛向萧堂扑去,口里喝道:

“萧堂,再起来陪李某人走几招呀。”

萧堂受赵亦秋全力一击,内腑受伤不轻,坐在地上,屏息运气。觉得血道阻塞,

提气之间,剧痛如割。

被赵亦秋这一激,大吼一声,喝道:

“阴阳剑客,我跟你拚了……”

话犹未毕,聚起全身余力,猛向赵亦秋推出——

赵亦秋冷笑声中,身形飘开一丈来远,避过萧堂一击。

“砰!”的一声,萧堂这一掌击在地上,激起漫天尘沙,蓦闻萧堂闷哼一声,

鲜血再喷出一丈开外,人便扑倒下去。

赵亦秋阴阳剑猛递,直向萧堂劈去。

但在这刹那间,赵亦秋几乎无法向萧堂下手,他把递出的阴阳剑又收了回来,

怔了一怔。

他无法使这个对自己没有半点仇恨的人,血溅阴阳剑下,丑恶与善良之间,又

开始在他的脑海中交织着……

蓦然间,阴阳剑客受伤回来的情景,又在他的脑际一闪而逝,他咬了咬牙,思

忖道:“我应该报仇。”

他看了萧堂一眼,思忖道:“萧堂,当你在杀别人的时候,你有没有体会到别

人的痛苦呢?”

他脸上杀机隐隐而现,阴阳剑疾挥——

一声恐怖的惨叫!……

接着,一声哈哈的狂笑……

片刻之间,一切又恢复平静……

在梅山庄外,一件惨事已经过去了,但庄内的擂台上,武怀民与王虚凰,正在

打得紧张万分。

石小黛并没有抬头看台上一眼,台上此刻打得如何,她根本不得而知,她的眼

睛含着泪珠,脑中浮现着赵亦秋的人影……

她默默地问着自己:“他说他喜欢我?为什么不上擂台?啊!我明白了,他是

不愿刺伤我的心,而敷衍我……”

想到这里,眼泪又如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她与赵亦秋之间,只是个梦罢了,但是她在梦中所损失的,已是她生命中的全

部了。

她恨赵亦秋,不,她恨造物者,她恨造物者为什么让她跟赵亦秋相逢?而又跟

他相识?

对的,“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句话可以拿来形容石小黛此刻的心情了,否则,

她也不至于造成这许多烦恼呀!

她回心一想:“命运既然如此,我苛求也是枉然呀。”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才感到丝丝的慰藉,赵亦秋那句:我喜欢你的话,又盘旋

在她的脑际……

对于石小黛这种举动,石乾元都全部看在眼里,他不觉也深深叹了一口气,附

在石小黛耳边温柔的说道:

“小黛,把事情看开些,我知道你喜欢赵少侠,不过赵少侠的武功决非这两个

人之敌,他也无能为力。”

石小黛痛苦地点了点头。

石乾元叹了一口气,又道:

“只恨我们与他相识太晚,否则,也不至于造成你的痛苦。”

石乾元沉思了片刻,又道:

“何况,婚姻也是前生注定,大概你们没有缘分吧。”

石小黛突然问道:

“爹!赵哥哥说喜欢我,难道他骗我不成?”

石乾元苦笑道:

“他没有骗你,也许他真的喜欢你,不过喜欢与爱之间,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这段距离决不是在一天两天之间,便可以走完,你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把这段距

离走完。”

石小黛似懂非懂地问: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完呀?”

石乾元慈祥地看了石小黛一眼,苦笑道:

“也许你们永远走不完了。”说完,不觉又深深一叹!

石小黛不懂地说道:

“爹!我与赵哥哥可以走得完的。”

石乾元难过地笑了笑,说道:

“对的,你们都可以走完,不过那要在没有设擂台之前。”

石小黛又问道:

“为什么在设擂台之后就无法走完?”

石乾元苦笑道:

“孩子!你并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你与赵少侠之间,已经不可能在一起,

因为台上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

说到这里,他把话停了下来,看了石小黛一眼。

石小黛当然懂得石乾元的意思,沉默片刻,她又问道:

“爹!赵哥哥如果喜欢我,为什么不上擂台?”

石乾元苦笑道:

“他自知武功不行,上擂台也没有用呀。”

石小黛自言自语道:

“我却希望他会上去。”

石乾元也好像自言自语道:

“希望,希望,但希望与现实也差得太远了,从前我也有过希望,但,那是幻

想,希望即是幻想,幻想即是梦,一切都是空的,不要存有希望之心,人,应该面

对现实……”

石小黛突然又问道:

“爹,难道说希望是永远不会实现了?”

石乾元道:

“不一定,有时,可能会……”

石乾元话还没有说完,暴喝之声传来,转脸望去,武怀民在暴喝之下,长剑环

绕,猛挥王虚凰中盘。

两个人在台上已经打到一百回合左右,只见额角汗下如雨,招式也变得缓慢无

力。

王虚凰见武怀民剑走中盘,银笛反点,直袭对方“丹田”穴。

武怀民撤剑避招,大喝一声,长剑舞成漫天剑幕,“春云乍展”、“穿云取月”、

“毒蟒出洞”三招杀手,连环而出。

这三剑奇快绝伦,分取王虚凰“期门”“璇玑”“中枢”三大重穴。

王虚凰倏觉漫天黑星疾点而至,大吃一惊中,念头突然一动,银笛招式一变,

竟将武怀民三剑荡了开去。

王虚凰笛法一变,武怀民突觉四周全被笛影罩住,而且对方银笛,劈、点、扫

兼而有之,其势奇猛。

武怀民暗佩对方武功,他就看不出对方是什么招式,这等厉害,吃惊之下,拚

命抢攻三剑。

武怀民这三剑拚命所发,威力奇大,但王虚凰的笛法,并没有在武怀民的急攻

下,露出一点破绽,反而越演越急。

武怀民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以为击出三剑之后,一定可以挽回败落的局面,出

乎他意料之外,王虚凰就在自己攻出三剑之后,笛法越绕越紧,反向他周身罩到——

武怀民暴喝之下,又拚命攻出两剑,就想跃出银笛光幕之外

几乎同一刹那之间,只听极轻微“嘶!”的一声,武怀民与王虚凰已双双分开

武怀民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角已被王虚凰划破了一寸长的裂口。

他脸上一红,知道对方手下留情,否则必是丧命于对方笛下……

王虚凰忙一揖道:

“承让,承让,小弟不慎失手,在此谢过。”

这刹那之变,台下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看清,连石乾元、点苍三剑也摸不着

是为什么。

武怀民这一下真是输得心服口服了,忙还礼道:

“兄台武功,使弟开了一次眼界,留情之恩,没齿难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