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见中年书生又飘然而来,心里旧怒复发,这个中年书生每每跟踪自己,

他就不知对方在搞什么名堂。

赵亦秋大喝道:

“你跟踪在下,是何用意,如果你再不讲。我可不客气了。”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道:

“路谁都可以走,未必我就是在跟踪你,如果你说要对我不客气,你不见得比

我强到哪里,我们已经比划过几次了。”

赵亦秋正待发话,那中年书生又冷冷道:

“伊人已来,我也不再打扰了。”

赵亦秋转脸望去,梅花岭下,果然一个人姗姗而来,那正是石小黛。

赵亦秋心里一震,石小黛又上梅花岭找自己,他明白石小黛的确深爱自己,于

是他不觉深深叹了一口气!

中年书生奇怪地看了赵亦秋一眼,问道:

“年纪轻轻叹什么气,是不是你不喜欢她?”

赵亦秋大喝道:

“你管我叹什么气,你再不把来意说明,可别怪我……”

中年书生冷笑截断了他的话道:

“阁下,我已经说过,你的功夫并不比我强到哪里,何况你我素无大仇大恨,

何必斗个你死我活?这对于你也许不大划得来吧?”

赵亦秋被对方这一说,自觉有理,心里的怒气也不好发作,瞪了那中年书生一

眼,恨恨道:

“那你跟踪在下到梅山庄,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书生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想照护你。”

赵亦秋冷笑道:

“照护我?笑话,我几时受过你照护?”

中年书生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我现在虽然没有照护你,不过时日也快到了。”

赵亦秋微微一震,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年书生也不回答赵亦秋所问,淡淡问道:

“你喜欢石姑娘吗?”

赵亦秋喝道:

“我喜欢与不喜欢,根本没有你的事,你不必多问。”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道:

“石姑娘心地纯洁,她已把一颗心系在你的身上,如果你不喜欢她,你知道后

果会如何?”

赵亦秋沉默了,中年书生这句话正是对症下葯,赵亦秋何尝不明白石小黛对自

己跟中年书生所说的一样。

但是他又该如何?于是他决定离开石小黛,让她忘记自己,面前这个中年书生

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冰冷的语气中,好像非常关心自己,而且中年书生好像也知道

自己对小黛的一切似的,赵亦秋变得非常软弱地道:

“不过,我就要离开梅山庄了。”

中年书生又问道:

“你在逃避石姑娘?”

赵亦秋沉思不语,中年书生又道:

“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叫王燕萍的姑娘,所以你不喜欢石姑娘?”

赵亦秋下意识地点点头道:

“如果我不离开梅山庄,我们都会痛苦。”

中年书生微微一笑,说道:

“你不能过分对石小黛冷淡,她的心地很好,虽然你不十分喜欢她,但不要使

她痛苦呀,不过,这一点我相信你懂,也许有一天,我会见到王姑娘,看她到底是

不是比石姑娘好。”

中年书生这些话说得非常亲切,赵亦秋先前对这中年书生的憎恶,不觉被他的

语气,化为乌有。

而且这中年书生对自己说的话,不无道理,他叫自己不能对石小黛过分冷淡,

这也是实情,否则,石小黛可能一时想不开,造成可怕的后果。

中年书生见赵亦秋沉默不语,又道:

“好好对待石姑娘吧,她已经到了,我也要走了,改天我们再谈吧。”余音未

息,人已纵起,直向林内奔去。

赵亦秋也猛地一纵身,截住中年书生前路,说道:

“前辈慢走,能否见告尊讳?”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道:

“阁下要知道我的名字根本没有用呀。”

赵亦秋道:

“前辈屡屡跟踪在下,如不把尊讳赐告,未免太……”

中年书生笑着接道:

“如果你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孤影侠就是我的外号。”

这时,石小黛已经飘身到他们两人身侧,一见赵亦秋跟那中年书生在一起,瞪

了赵亦秋一眼,沙哑地喊了声:“赵哥哥……”

她又看了那中年书生一眼,道:

“前辈,你是不是又在跟我赵哥哥打架了?”

中年书生淡淡一笑道:

“石姑娘,没有呀,我正在跟你赵哥哥谈话,他说他非常喜欢你呢!”

石小黛幽幽一叹道:

“赵哥哥根本不喜欢我……”

说到这里,两颗豆大泪珠,已滚下面颊……

中年书生也一叹道:

“石姑娘,你怎么知道你赵哥哥不喜欢你?”

石小黛说道:

“假如他喜欢我,他为什么不上擂台去呀?”

中年书生纵声一笑,脑中念头一动,说道:

“石姑娘,未必见得你赵哥哥不上擂台就不喜欢你,何况,你知道你赵哥哥功

夫不行,假如他上擂台不幸受伤了,你会不会难过?”

石小黛忽然向赵亦秋问道:

“赵哥哥,你是有了王燕萍姊姊,就不喜欢我了?”

说完,那对含着泪水的眸子,凝视着赵亦秋,好像赵亦秋一句话之间,便会决

定她往后的命运似的。

赵亦秋见她楚楚可怜,黯然一叹道:

“我也喜欢你。”

石小黛展眉一笑,这一笑有如百合夜开,但刹那间,一敛笑容,又幽幽说道:

“王姊姊会不会喜欢我呢!她大概不会喜欢我吧?”

中年书生见石小黛胸无城府,是多愁善感的人,心里暗暗一叹,瞪了赵亦秋一

眼,思忖道:

“赵亦秋,你害人不浅也!”接着,向石小黛道:

“石姑娘,你心地很好,我相信你赵哥哥的王姑娘,也一定会喜欢你,你放心

好了。”

石小黛又向赵亦秋问道:

“赵哥哥,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王姊姊呀?”

石小黛这天真的一问,赵亦秋不知怎么回答,还是中年书生接道:

“石姑娘,你现在不要急呀,你赵哥哥还有很多事没有办完,等事办完之后,

他一定会带你去呀。”

石小黛点了点头,把眼光又放在赵亦秋的脸上。

中年书生沉思了片刻,又说道:

“赵少侠,我要告辞了,后会有期,不过,别忘了我最后告诉你的那些话呀!”

赵亦秋下意识地点点头,中年书生又看了石小黛一眼道:

“石姑娘,好好跟你赵哥哥在一起,他会喜欢你的……”的字说到一半,只见

他在几个纵跃之间,已去得老远。

刹那之间,赵亦秋对这中年书生起了一种新的观念,但他说不出这观念是什么

他转脸望了石小黛一眼,只见石小黛的眼光里,依然充满着渴求与期待,他的

感情又要被柔情融化了。

石小黛突然问道:

“赵哥哥,你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赵亦秋淡淡说道:

“从擂台下走出来的时候。”

石小黛又问道:

“赵哥哥,你不喜欢我吗?”

赵亦秋苦笑地点点头,说道:

“我喜欢你,不过我答应你的时间已经到了,明天我就要走了。”说到这里,

他故意又问道:

“擂台的事怎么样了”

赵亦秋这句话又刺伤石小黛的心,十天前,她要求赵亦秋再陪她十天,十天过

后,她便让赵亦秋走。

时间,过去了,而且过去得那么快,如今,赵亦秋又在她面前提起要走的事,

怎不令她心酸难过?

她含着泪水的晶莹眸子,凝视了赵亦秋片刻,幽幽问道:

“赵哥哥,你真的要走吗?永远要离开我吗?”

他从石小黛充满期待神情的脸上,移开了视线,说道:

“是的,我要走,是不是永远离开你,我也无法知道,不过,小黛,你为什么

一定要喜欢我,比我好的人不知还有多少,你为什么不去爱他们呢?你应该去爱他

们。”

石小黛再也忍不住,热泪有如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下。

她喃喃地念着:“我真的无法走完这段距离嘛?不,我要走完它,希望,有时

是会实现的……”

倏然间,她伏在赵亦秋的怀里,哭泣起来。

她的哭声,是那么哀怨慾绝,骤然间,赵亦秋不觉也掉下两行泪水,他搂紧她

的娇躯,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小黛,你又使我难过了,你知道我是不喜欢看别人哭的。”

石小黛突然遏止了哭声,又说道:

“赵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好吗?否则,我一定……”

赵亦秋咬着牙,说道:

“小黛,我知道你待我好,不过,我又没有办法不走,你知道吗?我还有很多

事情要办呀。”

石小黛痛苦地低下了头,凄然问道:

“赵哥哥你爱我吗?”

赵亦秋被她突然一问,不觉沉默了片刻,才答道:

“我已经说过我喜欢你。”

石小黛似有所悟,说道:

“我爹说喜欢与爱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喜欢的终点才是爱,我爹说,我们无

法走完这段距离。”

石小黛的话,使赵亦秋痛苦,他沉默了,他应该狠心告诉石小黛自己不能爱她,

矛盾的心理,使他无法启口。

一张纯洁的白纸,他不忍心为她滴上墨水,但他又不敢想象他如果告诉她不爱

她的时候的后果,终于他开口说道:

“小黛,对的,喜欢与爱也许有一段距离,不过,如果我们走到终点之后,我

们得到的一定是个苦的果子。”

石小黛不懂地问道:

“赵哥哥,我不懂你的话。”

赵亦秋苦笑地说道:

“你最好还是不要懂,否则你会烦恼的。”

石小黛又问道:

“那你肯跟我走完这条喜欢与爱的距离吗?”

赵亦秋道:

“也许我愿意跟你走,不过,我现在却没有时间走,小黛,我们以后再谈这个

问题好吗?”

石小黛不懂地点了点头,赵亦秋又说道:

“那么,我们回家吧。”

他们并肩而行,缓缓地向梅花岭下走去……

两个人,带着不同的心情,石小黛的心里,好象突然预感到她与赵亦秋之间又

拉长了距离。

赵亦秋要走了,以后她要去哪儿找他呢?如果他再不到梅山庄,她怎么办呢?

两个开始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石小黛突然又问道:

“赵哥哥,你走了之后,会再来看我吗?”

赵亦秋答道:

“会的,我会来看你,不过,要在我事情办完之后。”

石小黛展眉一笑,说道:

“等你回来看我的时候,我们好好在一起好嘛?”

赵亦秋岔开了话题说道:

“小黛,擂台的事怎么样了?”

石小黛侧过头望了望赵亦秋,说道:

“那个姓王的人赢了……”

赵亦秋故意接着道:

“那你应该喜欢他呀。”

石小黛急道:

“我还没有说完呀,那个姓王的赢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上台,我就要上去,

突然,阴阳剑客来了。”

石小黛回忆了一下情形,又道:

“阴阳剑客出现后,每一个人都吓得不得了,那个姓王的一听是阴阳剑客,也

跑了,阴阳剑客还说,我跟他有夫妻缘分,随时要来把我带走。”

赵亦秋笑了笑,说道:

“那不好吗?”

石小黛娇嗔道:

“你坏死了,谁会爱那个老头子,我才不喜欢他呢?”

赵亦秋哈哈一笑,说道:

“那你不喜欢老头子,就应该喜欢那个姓王的呀。”

石小黛说道:

“我也不喜欢他,你知道我喜欢谁吗?”

赵亦秋心里又是一震,他急忙改口道:

“阴阳剑客来了之后,你爹他们没有找他算帐吗?”

石小黛笑笑说道:

“根本没有人敢上去的,他的武功太厉害呀,后来他就走了。”

赵亦秋傲然一笑,心里感到非常舒适。

他们慢慢地走着!在他们背后的原来地方,却又出现了那个中年书生,他的脸

上依然罩着一层寒霜,但在罩着寒霜的脸上,却显露了一层忧郁、孤独………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向林内再度走去……

石乾元看见赵亦秋跟石小黛从梅花岭缓步而来,心里暗暗一叹,思忖道:“情,

情使年轻的人迷恋了……”

石小黛深爱赵亦秋,他已看得出来,但是赵亦秋对他女儿又如何?

擂台的事,被阴阳剑客这一闹,也成了不了之局,对他女儿这门婚事,他一直

便伤着脑筋。

赵亦秋的出现,的确使事情有些变化,最低限度,石小黛已经离不开赵亦秋。

但赵亦秋是否喜欢小黛呢?这是一个问题。

就在他思忖间,赵亦秋与石小黛已经来到他的身侧。

石小黛笑着问道:

“爹!你在想什么呀?”

石乾元笑着答道:

“我在想,希望与现实之间,到底还有多远。”说到这里,看了赵亦秋与石小

黛一眼,又道:

“你们是从梅花岭下来么?”

赵亦秋与石小黛点了点头,石乾元又道:

“梅花未开,山上并没有什么可玩,不过,快了,也许快开了。”

石乾元这话有很深的意思,赵亦秋与石小黛没有听懂,然而,赵亦秋似有所悟,

问道:

“石老前辈,不知道江湖上有没有一个叫孤影侠的人?”

石乾元对于江湖各派人物,了如指掌,想了片刻,说道:

“没有听过有这号人物。”

赵亦秋又奇怪了,中年书生明明白白告诉自己他叫孤影侠,那为什么江湖上没

有这号人物?结论是:中年书生又向自己撒了一个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