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石乾元奇怪地问道:

“赵少侠,未悉你问这个是做什么?”

赵亦秋淡淡答道:“没有。”

赵亦秋又开口说道。

“石老前辈,晚辈连日诸多打扰,想向老前辈告辞。”

石乾元奇怪地问道:

“赵少侠,你想离开梅山庄了吗?”

赵亦秋点头道:

“晚辈还有私事未了,不得不向老前辈告辞,诸多叨扰,日后,自当登门叩谢,

祈老前辈见谅。”

石乾元哈哈一笑道:

“赵少侠既然要走,老夫不便强留,连日来因为阴阳剑客一再扰乱,致对你招

待不周,你也不要见怪……”

当石乾元回头之际,忽然他的眼光触到石小黛的脸上,石小黛的眼眶含着泪水,

他不觉深深一叹,说道:

“天下无不散筵席,少侠什么时候走?”

赵亦秋道:

“晚辈明天就想走。”

石乾元道:

“多住几天再走如何?”

赵亦秋坚决道:

“不,晚辈还有很多事未了,不得不走,请老前辈见谅。”

石乾元沉思片刻,说道:

“好吧,有空的时候,常到我这里来玩吧……”

石乾元话犹未毕,蓦地,从竹林的地方,一个人影蹒跚而来,那正是萧堂。

只见他满身血迹未干,一只左臂已经不见,成了独臂之人,石乾元大惊,忙迎

了上去。

石小黛也惊得粉脸色变,忙说道:

“萧伯伯,您怎么了?”

赵亦秋的脸上,泛起傲然与冷漠之色,把眼光移开。

石乾元不知道萧堂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回来,萧堂此刻已是筋疲力尽,摇摇

慾坠,断断续续答道:

“阴……阳……剑……客……”以下,是急促的喘气。

石乾元一听,心知萧堂被阴阳剑客所伤,气得眼睛一黑,几乎晕倒,大叫道:

“阴阳剑客,我跟你有什么仇,你竟在梅山庄为我造了这个杀劫?”

石小黛问道:

“爹,萧伯伯是被阴阳剑客所伤嘛?”

石乾元恨得咬了咬牙,狠狠道:

“对,是被阴阳剑客所伤。”他看了萧堂一眼,说道:“萧兄,你既然是被阴

阳剑客所伤,我无论如何也要替你报仇。”

萧堂痛苦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必……了,恩……怨……相报……何……日能……了……当初……老……

叫化……也有……不是……之……处,以至……弄……成……唉……”

赵亦秋再也不敢看萧堂一眼,他的脸上泛起极端复杂的神情,缓缓地低下头。

他想:“萧堂,此刻,你应知道别人受伤的痛苦了吧。”

石小黛咬着银牙,说道:

“阴阳剑客真坏死了,我以后再碰到他,非叫他丧命在我梅花剑下不可。”

赵亦秋冷冷一笑,思忖:“未必吧?”

石乾元看了萧堂的模样,说道:

“萧兄,我扶你回去吧,把伤疗养好之后,再找阴阳剑客报仇,现在,我们不

惜再以围攻的手段了。”

赵亦秋冷冷一笑,思忖:“看你们能把我如何?”

对于赵亦秋这种神情与动作,谁都没有看到,石乾元扶着萧堂进屋去了。

石小黛走到赵亦秋身侧,说道:

“赵哥哥,你说阴阳剑客坏不坏,他为什么一定要杀人?”

赵亦秋冷问道:

“你认为阴阳剑客是坏人吗?我认为未必,萧老前辈当初几乎使阴阳剑客丧命,

你说他不该报仇?”

石小黛说道:

“那他也不应该到梅山庄来杀人,我父亲对阴阳剑客根本没有仇。”

赵亦秋怔了一怔,他在梅山庄找仇人报仇,的确太对不起石乾元,他对他师父

根本没有仇,何况对自己有恩?刹那间,他又好像责备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他的心

开始不安。

人,都是奇怪的,在愤怒之下,他能做出不可想象的事来,赵亦秋为他师父报

仇,他有错吗?他杀伤了萧堂,如果说过错,应该算在阴阳剑客身上,赵亦秋没有

错,他不能违抗师命,阴阳剑客给他一切,他为阴阳剑客报仇,那不能算什么,何

况江湖恩怨,是非曲直,也非局外人能了解,赵亦秋与萧堂之间,也不过是江湖恩

仇。

他不该在梅山庄杀人,这是真的,石乾元对他不薄,而他竟使石乾元名誉扫地,

这是赵亦秋问心有愧的。

他的心里又开始矛盾了,他决定从此之后,决不在梅山庄范围之内杀他师父的

仇人,如果有天大的事,石乾元在场,他也不跟他冲突。

他认为这样做,已是对得起石乾元了。

石小黛见赵亦秋怔怔出神,问道:

“赵哥哥你在想什么?”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道:

“阴阳剑客的确不应该在梅山庄杀人,不过,他以后会向你父亲道歉的。”

石小黛奇怪地问道:

“你怎么晓得阴阳剑客会向我父亲道歉?你又不是阴阳剑客。”

赵亦秋笑道:

“我不过这样想罢了。”停了一停,忽然问道:“小黛,假如我是阴阳剑客的

话,你要怎么样?”

石小黛不解道:

“为什么你会变成阴阳剑客?”

赵亦秋道:“假如我是呢?”

石小黛想了一下,说道:

“假如你是阴阳剑客,我一样喜欢你。”

赵亦秋笑了一笑,又道:

“你不是要把我杀死在梅花剑下么?”

石小黛道:

“我怎么会杀你呢?”停了一下,忽然问道:“你会真的是阴阳剑客?”

赵亦秋笑了笑,反问道:

“你说我像不像阴阳剑客?”

石小黛说道:

“你不像,阴阳剑客是个老头子呀。”

赵亦秋点头不答,望着这位天真无邪的少女,他有说不出的感情,叹了一口气,

说道:“我们也回去吧。”

石小黛见赵亦秋脸带愁容,心里一惊,问道:

“赵哥哥,我说错了什么没有?”

赵亦秋知她误会自己,忙道:

“你没有说错话,阴阳剑客是个老头子。”

石小黛这才展眉一笑,含情脉脉地注视了赵亦秋一眼。

阴阳剑客在梅山庄连续出现,的确轰动了整个江湖。

石乾元在江湖上声誉极高,让阴阳剑客在梅山庄惹事,的确把石乾元闹得发火,

他决定重约旧人,重新对付阴阳剑客。

点苍三剑吃过阴阳剑客的亏,自然满口答应,代为筹划,石乾元对于阴阳剑客

要把他女儿带走一节,也特别注意,派了许多的人,把守周围,一有动静,马上传

讯给他。

这一夜,没有一个人睡得着觉,这里面包括石乾元、点苍三剑、赵亦秋、石岳

与石小黛。

石乾元在小客厅与点苍三剑商讨对策,而赵亦秋与石小黛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赵亦秋决定明天离开梅山庄,他是否能重来,自然他不会知道,不过,他想他

会重来这里,让石乾元知道一切。

小客厅传来石乾元沉重的声音道:

“点苍三友,石乾元向来是抱着人不欺我,我不欺人的宗旨,想不到阴阳剑客

却惹到我头上来,他既然不把石某人看在眼里,不给石某人留个余地,石某人也不

惜用这条老命跟他拚了。”

董立俊摇了摇头道:

“石老弟言重了,阴阳剑客的事,并非你个人的事,我们都应该重新起来对付

他,至于我们是不是他的敌手,我们暂且不谈,阴阳剑客的所为,不要说你我,每

个人都应该联合起来。”

但是,他们虽然要对付阴阳剑客,阴阳剑客住在哪里呢?石乾元与点苍三剑自

然不会知道,石乾元问道:

“不过,阴阳剑客的行踪不定,我们怎么找他?”

这是最大的问题,沉默了片刻,董立俊道:

“这样吧,我们像上次一样,放出约会的时间地点,看他是不是还敢来,我们

在这一段时间,约请各派人物。”

石乾元道:

“也好,不过,我们不一定要他死,只要他改过非为,我们也就算了,三位老

兄意思如何?”

荣雁道:

“这个全由你石老弟做主好了。”

石乾元想了一想,又道:

“就这么办,烦三位老兄约请各派人物,以梅山庄为集合地点。”

点苍三剑齐道:“好。”

赵亦秋笑了笑,对于石乾元所谈,他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他是否赴约,他还

不能决定。不过,他有一股慾望,这股慾望使他希望看看这些人的本领。

他又想:“我该再住下呢,还是明天就走?”_

他的结论是:决定走,他要访他师父的仇人报仇。

石小黛痴痴地睁着眼,一点睡意也没有,你说怎么睡得着,她的心上人明天天

一亮就要离她而去了。

她想:“他会再来看我嘛?也许会的,赵哥哥说有空的时候,他就会来看我。”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才觉到丝丝的安慰。

一个纯洁的少女,掉进了爱情的网里,她无法自拔,她会永远沉醉在爱的芳香

里,陶醉幻想的美梦。

石小黛对赵亦秋,也是如此,她认为除了赵亦秋之外,世界上再没有使她喜欢

的东西。

这也难怪,在爱河的青年男女,有什么比“需要”更珍贵?石小黛她需要赵亦

秋。

这时,天已三更过后。

蓦地里,远处人影一晃,直奔梅山庄而来!!

这条人影身形奇快,几个起落之间,已经来到梅山庄石乾元住处附近——

把守在周围的庄丁,忽然发问道:

“何……”何字还未出口,突闻闷哼一声,这庄丁已被对方点了穴,躺了下来

这个人点倒一个庄丁之后,身子一纵,有如海燕掠波,上了屋顶,直向石小黛

的房间而来。

石小黛此刻依然没有一丝睡意,就在她翻身之时,蓦然窗外人影闪处——

她大吃一惊,身子一跃而起,但在她还没有跃起之际,突感身上一麻,已被对

方点中穴道。

这个人的动作真可说是轻快、利落,他制服石小黛只不过瞬息间的事,也没有

一点声音。

这个人点中石小黛的穴道之后,把石小黛挟在肋下,掠出窗外,又上了屋顶。

“啪!”的一声,也许是这个人肋下挟着石小黛,多了些重量,上屋之后,踏

在瓦上,发出的一声!

这人暗吃一惊,轻功猛提,直奔来路泻去。

石小黛在昏迷中,只觉耳边呼呼风声,知来人武功极高。她心里又惊又急,她

不知对方劫走自己是为什么。

赵亦秋蓦听啪的一声,知道事情有些蹊跷,从床上一跃而起,掠至窗外,跃上

屋顶,放眼望去,哪有人影?

他想:“这是谁?深夜到梅山庄干什么?”

就在思忖未毕之际,忽见远处三条人影,直奔梅山庄而来,赵亦秋暗吃一惊,

直奔三人截去。

眼光过处,原来是三个蒙面人,赵亦秋大喝道:

“何方朋友,夜至梅山庄,意慾何为……”

赵亦秋话还没有说完,对方一个蒙面人冷笑一声,出手猛向赵亦秋助下点至。

赵亦秋见对方不答话便出手,怒火突发,冷笑声中,双指骈进如戟,反扣对方

右腕。

那蒙面人暗吃一惊,笑道:

“小娃儿果然有几手,再接我一掌试试。”

试字未落,翻腕错掌,一招“推山填海”,劲道奇猛,向赵亦秋立身处狂卷而

至。

赵亦秋暗喝“好”,同样使出一招“推山填海”劈出一股掌力猛向那蒙面人迎

面撞来的掌力撞去——

那蒙面人见赵亦秋硬接,暗忖道:“真不知死活,看你接得起否?”思忖间又

在掌上加了三成真力。

“轰”然一声,那蒙面人不觉退了数步,这一惊非同小可,思忖假如不是又加

了三成真力,势必重伤不可。

吃惊之下,又向赵亦秋劈击三掌。

赵亦秋被逗得无名火起,暴喝声中,还攻两掌。

这两掌是赵亦秋挟怒而发,功力的确不同凡响,掌风过处,直把对方迫得后退

三四步。

这三个蒙面人同时一惊,赵亦秋攻出两掌之后,身子一跃而起,右掌五指突张,

又向那蒙面人斜抓而下。

这蒙面人,武功也非弱者,一屈身,身影未屈之际,出手一招“穿云取月”,

点取赵亦秋“分水”穴。

赵亦秋更快,双腕急吐,左掌分扣对方右腕,右掌直抓对方头上要害。

赵亦秋一招两式,快若电光石火,对方估不到赵亦秋竟有如此功夫,吃惊之下,

竟使出“懒驴打滚”的功夫来,才勉强避过一招。

赵亦秋冷笑一声,说道:

“怎么样?是不是还想接几招?”

赵亦秋话犹未毕,乍见五条人影直奔这里而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