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放眼望去,来者竟是石乾元、点苍三剑、石岳。

石乾元一见赵亦秋与对方三个蒙面人交手,大感惊异,看了赵亦秋一眼问道:

“赵少侠,你知道这三位是来做什么的嘛?”

赵亦秋摇摇头道:

“晚辈忽听屋顶声音响起,便奔了出来,晚辈一再问三位来意,三位半字未谈,

便逼晚辈动手。”

石乾元点了点头,问道:

“三位夜临梅山庄,不知何为?”

这三个蒙面人充耳不闻,石乾元又道:

“老夫自信与三位并无仇恨,三位能否请赐面目?”

蒙面人其中一个说道:

“石乾元,要见我们面目不难,如果能胜得了在下。”

石乾元脸上泛起怒容,喝道:

“那三位是有意到梅山庄来寻过节了?”

蒙面人又一个说道:

“不错,石乾元,我们是来寻过节,怎么样?”

石乾元纵身哈哈一笑,说道:

“老夫对江湖朋友,素无仇恨,三位既然言到梅山庄寻过节,下赐面目,能否

报个万儿?”

蒙面人其中又一个说道:

“这个也不必谈了,如能胜得了我们三个,自然会明白。”

石乾元大怒,喝道:

“那三位先接我一掌!”话落掌到,一股刚猛的掌力,猛向蒙面人狂袭而至。

石乾元在江湖上极少跟人动手,他抱着人不欺我我不欺人的宗旨,今晚这三个

蒙面人却硬逼着他动手。

他一怒之下,猛劈一掌,其中一个蒙面人暗喝好字,三个人不敢贸然一接,同

时飘开一丈来远。

石乾元又喝道:

“三位再不把来意讲明,可别怪石某人无情啦。”

蒙面人其中一个道:

“石乾元,何必多说废话,接我一招。”

话犹未了,飘身扑进,双掌突伸,分点石乾元“璇玑”、“中极”两穴。

石乾元见对方出手奇快,抹步滑身闪过一招急攻,暴喝之下,刹那之间,连劈

三掌。

那蒙面人让过三招急攻之后,冷笑声中,还击三掌。两个人攻出三掌之后,心

里已经有数,武功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石乾元心里暗暗吃惊,对方是什么来路,竟有如此功力?吃惊之下,连环出掌,

刹那间,又攻出五掌。

这五掌是石乾元挟怒而发,掌力万钧,对方微落下风,不觉也被迫退四五步。

蒙面人心里暗忖:“人言石乾元武功卓绝,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不过他若知

是我,可能要笑破了肚子,我有命在身又不得不对你不起了。”思忖间,掌法一变,

掌风呼呼直往石乾元还攻而来。

石乾元见对方掌法一变,走过六招之后,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飘身跃开数尺,

喝道:

“你是不是老褚?”

那蒙面人哈哈笑道:

“什么老褚,不要问,再接我一掌。”话犹未毕,出手一掌,直劈石乾元前胸

这一下,石乾元真是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长啸一声,出手毒辣无比,招

招抢攻对方要害。对方滑身而过,又不与他真打,像是在拖延时间。

两个人一交上手,其余几个人均在旁边不动,点苍三剑、石岳、赵亦秋也没有

出手。

赵亦秋越想越奇怪,这三个人是什么来路,因为点苍三剑与石岳等均在场,他

又不能出手。

蓦地——

在赵亦秋回头之际,一条极快的人影从石乾元的住处飘出,往那松林之内泻去

赵亦秋心里一惊,脑中突然想起一件事,又环视了当场一眼,越想越不对,大

喝一声,就向跟石乾元交手的那个蒙面人劈出一掌。

就在赵亦秋劈出一掌之后,蓦听一声尖锐的哨声,划破长空,蒙面人一惊,拚

命向石乾元攻出一掌,飘身后退。

石乾元蓦听哨声,也是暗吃一惊,那蒙面人笑道:

“石乾元,在下不陪了。”话落,向其余两个蒙面人喝声“走!”已向来路飞

泻而去——

石乾元大喝道:“往哪里走!”人已腾起,直向那三个蒙面人追去。

点苍三剑也在石乾元纵身之际,双双扑去。

只见赵亦秋人影一闪,截在石乾元与点苍三剑的前路,口里说道:“老前辈不

要追了。”

四个人被赵亦秋一喝,不觉停下脚步。

赵亦秋说道:

“老前辈,你们追上了也没有用,这里调虎离山,家里可能已经出了事。”

石乾元一惊,心里越想越奇怪,怎么突然间来了三个蒙面人,平白打了一次冤

枉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刹那间就交上手了?想到家里可能出了事,心里不觉

怦怦跳个不止。

赵亦秋又道:

“老前辈,我们赶快回去吧,家里一定又出了事。”

石乾元脱口问道:

“出了什么事?”

赵亦秋摇了摇头,说道:

“我想会出事,我们赶快回去看看就知道,对方三个蒙面人也没有对我们怎么

样,就先让他们去吧。”

石乾元一想有理,六个人直往家里奔去。

三个蒙面人奔了一程,见石乾元没有追来,哈哈一笑。

这时,从远处又奔出一个人来,与这三个蒙面人打过招呼。

其中一个蒙面人问道:

“事情办妥没有?”

那个人说道:

“遍寻不着,你们刚才交手时,见到没有?”

又一个蒙面人答道:

“适才我们也没有见到,这怎么办呢?”

那个人沉思了片刻说道:

“我们就回去吧,事情回去再说。”

三个蒙面人答声好,纵落之间,已消失在夜里……

石乾元回到屋里之后,急忙查寻一切,但屋内一切都没有变动,之后,六个人

又分别巡视周围一番。

蓦地里——

石岳的脚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大吃一惊,放眼望去,原来是一个庄丁躺在

地上,口吐白沫。

石岳这一惊非同小可,知道被人点了穴道,急忙把这庄丁夹在肋下,奔回屋里

石乾元与点苍三剑、赵亦秋这时也回到屋里,见石岳夹着一个庄丁,心里同时

吃了一惊。

石乾元问道:

“怎么回事?”

石岳把这庄了放下,说道:

“被人弄了手脚。”

石乾元见庄丁口吐白沫,心里泛起不祥预兆,伸手往那壮丁“命门”穴拍去。

那庄丁一跃而起,见了石乾元等,眼中露出奇怪的光芒,呐呐说道:“我怎么

会在这里?”

石乾元说道:

“你被人点了穴,你看到什么人没有?”

庄丁回忆了一下情形,说道:

“大约三更过后,松林之内,突然飘出一个人,直奔我们这里而来,这个人身

影奇快,一下子就到我们附近……”

那庄丁说到这里,又想了片刻,接着道:

“我正待发问是何方朋友,何字还没有说出,只觉肋下突地一麻,便不省人事

了,直到现在才醒来。”

石乾元点了点头,又问道:

“你还看见什么没有?”

那庄丁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石乾元沉忖片刻,向庄丁道声:“那你去休息吧。”

庄丁向石乾元一揖,退了出去。

石乾元想了又想,事情很是蹊跷,检查一切,均无所失,那三个蒙面人来梅花

山庄干什么?

但他想不出原因何在,而且跟自己交手的一个,却又似自己一个朋友,出口相

问,对方又不答。

石乾元望赵亦秋与石岳一眼,说道:

“你们休息,既然没有失落东西,也就算了。”

赵亦秋突然问道:

“石老前辈,跟您交手那个蒙面人您好像认识是吗?”

石乾元奇怪地看了赵亦秋一眼,想了一想,说道:

“对方所出的招式,的确像我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

赵亦秋又问道:

“老前辈,您这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石乾元也不知道赵亦秋所问何为,说道:

“这朋友叫褚云峰,以飞虎掌独步武林,这个蒙面人的招式有点像飞虎掌,不

过这个朋友我跟他很久不曾见面了。”

赵亦秋沉思不语,石乾元奇怪地问道:

“赵少侠,未悉你问这个是为什么?”

赵亦秋说道:

“没有。”停了一下,说道:“老前辈,今晚的事,你认为是否有些奇怪?”

石乾元点了点头,说道:

“事情的确有点奇怪,这三个蒙面人好像有意到梅山庄来。”

赵亦秋突然说道:

“老前辈,东西既然没有失落,人是否有失?”

赵亦秋这句话问得非常突然,在场的人无不心里一震,石乾元更是一惊,突然,

他想起石小黛不在这里。

他心里虽然吃惊,表面依然不动声色,向石岳道:

“你去看看你妹妹是否在房内。”

赵亦秋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无道理,因为他觉得这三个蒙面人来得太

过突然,而且在他回头之际,又发现那条人影,脑际突然想到武怀民告诉他那句话

:“我要把石小黛劫走,看你去不去见我母亲。”

他想到这个问题之后,衡量情形,越想越对,武怀民叫三个人把守周围,他亲

自去劫走小黛。

而他后来所看到那个人影,便是武怀民无疑。

于是他推测了情形之后,便告诉石乾元不必追那三个蒙面人。

石乾元听赵亦秋突然一问,暗暗吃惊,这时石岳脸色惊慌,匆匆走来,石乾元

心里也越觉得事情严重。

他下意识脱口向石岳问道:

“小黛在房内吧?”

石岳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此语一出,石乾元、赵亦秋、点苍三剑,无不大吃一惊。

石乾元又问道:

“梅花剑带走没有?”

石岳战兢说道:

“没有,房门也没有开,窗户被人打开过。”

石乾元在心里打了个冷颤,直往后院石小黛的房内而来。

房门果然未开,石乾元一急,推出一掌,“砰!”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石乾元眼光过处,大惊失色,额角汗下如雨,房间内果然不见石小黛的人影,

被褥零乱,梅花剑果然还放在枕边。

石乾元怔怔地,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而事情的发生,正是出人意料之外——

石小黛真被劫走了。

这的确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他,包括点苍三剑在内,实在想不通,石小黛又不

是不会武功,何以竟让人轻易劫走。

是谁劫走小黛呢?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阴阳剑客。

他恨得咬了咬牙,思忖:“阴阳剑客,我跟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仇,你竟对我如

此?”思忖至此,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石乾元认为除阴阳剑客之外,根本没有人能把石小黛劫走,而阴阳剑客擂台现

身,又告诉他随时要把他女儿带走。

于是,他断定石小黛是被阴阳剑客劫走,但是读者是明白的,阴阳剑客是否劫

走石小黛啦?

那么石小黛是被什么人劫走?笔者暂时不谈,下文自有交代。

再说石乾元见了房内情形之后,又对阴阳剑客恨深了一层,他缓缓地退出了石

小黛的房间,走回大厅。

赵亦秋一见石乾元的脸色,知道自己所想不差,问道:“老前辈,小黛姑娘不

在房内吧?”

石乾元愤怒之色,溢于言表,说道:

“阴阳剑客我非要跟他拚了不可。”

赵亦秋心里一震,随口问道:

“老前辈,您为什么突然说起阴阳剑客?”

石乾元纵声大笑,这笑声包含着愤怒的发泄,随即狠狠道:

“对,阴阳剑客把石小黛劫走了。”

石乾元此语一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泛着不同的表情,点苍三剑与石岳均显出

惊恐与愤怒。

赵亦秋却泛起一分不安的心情,他的确告诉过石乾元要把石小黛劫走。这不过

是随口而谈,想不到石小黛如今真叫人劫走,石乾元自然认为是阴阳剑客无疑。

但他明白劫走石小黛的是什么人,那是云中雁武怀民所为。

他想了一想,向石乾元道:

“石老前辈,您认为劫走小黛姑娘的人,一定是阴阳剑客?”

石乾元反问道:

“你认为不是阴阳剑客?是谁?”

赵亦秋说道:

“这不一定是阴阳剑客所为,今晚出现那三个蒙面人也有关系。”

这一句话又使石乾元沉默下来,赵亦秋这话不无道理,这三个蒙面人来得突然,

但回心一想:“他们三个人根本没有进到这里,怎么会是这三个人?只有像阴阳剑

客的武功,才可能把石小黛劫走,不是阴阳剑客是谁?”

石乾元所以会想到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