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章

作者:陈青云

绿面神魔这一掌聚他六七十年内力修为,奇势之猛,有如海啸山崩,直向阴阳

剑客滚滚而至。

阴阳剑客右掌一抓空,心里暗道:“不妙!”身子微退,双掌平胸推出,将本

身内力修为,迎着绿面神魔撞到的掌风撞去。

他们这两人一交上手,只不过眨眼间的事,阴阳剑客制敌先机被抢,微落下风

绿面神魔武功为邪派之首,内力修为已臻化境,阴阳剑客以剑上功夫领袖武林,

但内力修为还是高出绿面神魔少许。

于是,他们两个人以真气耗拼,谁也不敢退让,如果这两个人哪一方不支或退

让,必遭对方势如排山倒海的一击。

就在他们两个人斗到紧要关头之际,怒山二怪邱东,猛抖手中长鞭,猛向阴阳

剑客背后挥去。

其余八个高手:点苍三剑、关东乞侠、阴阳双掌、钱塘书圣、二怪闻和等八个

人也齐挥兵刃,往阴阳剑客攻去。

这些人决定翦除阴阳剑客,是以,也不顾到身份以及武林规矩,竟用围攻手段

这里,只有梅山庄主还站在那里,他想阴阳剑客虽然以往做事有欠光明磊落,

但究竟还不是大恶不赦之人。

另一方面,阴阳剑客的武功,已无人可敌,如在今天丧命于这些人手中,终是

可惜的,由于他存有这分爱材之念,以至没有向阴阳剑客下手。

阴阳剑客正在与绿面神魔对敌,尽量消耗真气与对方力拼,其余九个人再一出

手,阴阳剑客更是处在危险的边缘。

阴阳剑容忽觉背后冷风袭到,心知不妙,倏又在掌上加了三成真力,猛向绿面

神魔推出。

他也在推掌之间,猛提丹田之气,勉强飘开五尺来远,即使如此,他也感到心

血一阵翻涌。

这些人哪容阴阳剑客站稳身子,就在阴阳剑客一纵起之间,已向他猛扑过去。

阴阳剑客制敌先机一失,已处在被动地位,他一落下风,这几个高手又是连施

辣手猛攻过去。

况且,他适才与绿面神魔对敌时,内力消耗已自不少,出掌接招,自然缓慢。

他突感身上一阵剧痛,已中了怒山二怪邱东一鞭。

于是,在场除了绿面神魔屏息运气及梅山庄主之外,均出毒手,疾出兵刃,猛

攻阴阳剑客周身要穴。

阴阳剑客纵然身负绝世武功,也禁不起这些武林各派的顶尖人物的围攻。

另一方面阴阳剑客一落下风,根本没有时间让他拔出背出阴阳剑,只是全凭一

双肉掌与对方九个高手过招。

刹那间,他明白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无法退出。

他虽然明白自己无法冲出重围,但,生死对于他好像没有什么冀求,他认为:

死,只要死得轰轰烈烈,也是值得。

他想:“在世,我已经是江湖闻名丧胆的人物了,没有白来一次人间,我死,

又有何憾?”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得非常悲壮,脸上依然是那么傲然与冷漠……

也在这刹那间,他的脑中,浮起一个丽影——武翠莲,这就是武剑生与武剑德

的妹妹。

这个纯洁的少女,他占有她的一切,甚至肉体,然而,他占有了她一切之后,

把她遗弃了。

他还记得,她离开他时,还那么说,“我永远无法忘记你给我的一切……”

然而,阴阳剑客带给她的又是什么?阴阳剑客给她的,只是心灵的创伤罢了。

阴阳剑客还记得她要走时所说的那句话:“……我要带着你的亲生骨肉,好好

地活下去,不管你对我的感情如何?……”

阴阳剑客想到这里,心里微泛慨喟,在这生死存亡之间,他无法忘记武翠莲给

他的一切……

不过,这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往事,也只有在他生死存亡之间,才觉得格外

甜蜜……

就在他思忖之间,突感肋下一麻,又被关东乞侠萧堂点了穴道,全身一阵奇痛……

绿面神魔也在此际飘身扑进,右掌倏伸,一招“推窗望月”,掌风挟着漫天尘

沙,直往阴阳剑客立身处狂袭而至。

这一掌绿面神魔聚他毕生功力而发,蓦闻“砰”的一声过后,阴阳剑客已被掌

风震出一丈开外,口角溢出阵阵鲜血……

阴阳剑客这一仆倒,十个人也同时猛扑过去——

就在阴阳剑客生死存亡的刹那间,突闻梅山庄主喝道:

“各位暂且停手!”

梅山庄主这一喝,十个高手下意识地停止脚步,用着疑惑与惊奇的眼光,望着

梅山庄主石乾元。

梅山庄主心里感到极端复杂,他缓缓地踱着脚步,向他们走近,眼光带着痛惜

的成分,望了仆倒的阴阳剑客一眼。

他默默地想:“一代名震武林的人物,已经在千灵岩殒落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叹了一声,悠然道:

“各位朋友,阴阳剑客总算完了,各位不必再向他下毒手,他也没有活命的希

望,他受毛兄全力一击,五脏已告离位,纵然不死,也最多不过能活三个月,何况

又受萧兄一记独特点穴法?

“萧兄点穴法独步武林,无人可解,我们就体念上苍有好生之德,留他全尸,

未悉各位尊意如何?”

钱塘书圣、关东乞侠、阴阳双掌也黯然点头。

绿面神魔却冷笑一声道:

“这未免太便宜他了……”余音未息,双掌平胸推出,“呼!”的一声,竟将

阴阳剑客的身子震落到二十几丈的高崖之下!

绿面神魔这一手出得奇怪,众人阻止已自不及,眼巴巴看着阴阳剑客的身子,

往岩崖之下飞落。

众人一看阴阳剑客往崖下泻落之后,同时黯然一叹!

梅山庄主石乾元道:

“各位朋友,阴阳剑客终于完了,目的已达,咱们也该走了。”

梅山庄主话犹未毕,怒山二怪与点苍三剑齐道:

“各位兄台后会有期,在下兄弟先走一步……”

余音未息,人已去得老远。

随后,关东乞侠与阴阳双掌兄弟也道:

“乾元兄,咱们另有要事,也先走一步。”身影微晃,三条人影急速如风,已

越出三丈开外。

关东乞侠与阴阳双掌兄弟去后,钱塘书圣与绿面神魔,打个场面话后,也相继

而走了。

阴阳剑客泻落的高崖上,突然变得静静的……

这里除了梅山庄主之外,所能见到的,只有被风刮起的枯叶,漫天飞舞,这表

示悼念一代江湖奇材殒落?

梅山庄主望了望崖下,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一代江湖怪客,已经在千灵

岩殒落了……”

他自语方毕,双足齐点,几个起落之间,人已去得老远。

这里,依然是狂风怒吼,刮着无数枯叶漫天飞舞……

在这静寂的荒山野外……

蓦地,从千灵岩上,飞也似的泻下一条人影……

“啪!”地一声,那条人影落在一棵枝叶扶疏的大树上,片刻,“砰!”的一

声,才落在地上。

也在“啪!”的一声过后,倏闻那人影闷哼一声,这个闷哼之声,几乎同“啪!”

的声音连在一起。

这个从崖上飞也似的泻下的人影,正是被绿面神魔用内家掌力震落崖下的阴阳

剑客李逸民。

阴阳剑客受绿面神魔全力一击,五脏全告离位,又受关东乞使一记独特点穴法,

人已晕死过去!

关东乞侠的点穴法,独步武林,无人可解,阴阳剑客被震落崖下之后,无巧不

巧,正好被树枝触在他的点穴上。

是以,他落在树上之后,才听到他闷哼一声。

如果阴阳剑客不是落在树上,减缓了坠落速度,也必定粉身碎骨不可。

落在地上几个时辰之后,他才悠然醒来……

他没有露着痛苦的神情,脸上,依然是泛着骄傲与冷漠……

他用着迷惑的眼光,环视了四野一眼,心里忖道:“难道我没有死么?”

他尽量回忆刚才的一切,然而,以往的事,已经太模糊了,此刻他对生命又存

下了希望,他明白他没有死。

他屏息运气,倏然内脏感到一阵剧痛,他大吃一惊,只得作罢,刹那间,他又

对生命感到黯然……

他勉强用小树干支撑着身体,缓缓地移动脚步……

他冷哼了一声,狠狠道:“阴阳剑客并没有死得了,终有一天,第二个阴阳剑

客会找你们这些人算算这笔帐!”

但他明白,他的生命最多不过能活三个月,他要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培养第二

个阴阳剑客——赵亦秋。

赵亦秋,这是他刚收不久的唯一的徒弟,从现在起,他要把全身所学,倾囊传

授,尤其是阴阳剑法。

他想:“我要让赵亦秋替我报这个生平的奇耻大辱。”

想到这里,他满足地笑了,还是笑得那么傲然……

他极力地缓缓移动脚步,走出了千灵岩下……

赵亦秋,这个从小失去人生温暖的孩子,的确有点像阴阳剑客,他孤独、冷漠

与高傲……

他是一个从小便失去家庭温暖的孩子,五岁时,他双亲便相继去世了,为着生

活,便在街头向人乞食。

他九岁时,碰见了阴阳剑客李逸民……

阴阳剑客李逸民一见到赵亦秋,如获至宝,认为赵亦秋天生一副上乘练武骨骼,

便把他带到山西云中山的“迷云洞”。

赵亦秋从小失去温暖,如今有人要带他走,自是高兴非常。

他不管来人会对他如何,只要不在街上乞食,便心满意足的了,他认为有人要

带他走,总比在街上乞食来得好。

由于他对人生发生了歧视,再受阴阳剑客的陶冶,他真正变成了第二个阴阳剑

客,阴阳剑客所有的,他也全部具备了。

几天后,阴阳剑客终于带着残余的生命,回到了“迷云洞”。

赵亦秋一见到阴阳剑客这种神情,大吃一惊,忙问道:

“师父,你怎么了?”

阴阳剑客报给他一个惨然的傲笑,才将约会比武的事,一五一十告诉赵亦秋。

赵亦秋听后,剑眉一竖道:

“师父,我若学会本事之后,一定找这些人替你报仇!”

阴阳剑客颔首笑道:

“对!这才是阴阳剑客的徒弟。”他停了一下,问道:“亦秋,你师父带你到

这里多久了?”

赵亦秋道:“快三个月了。”

阴阳剑客慨然一声轻叹,悠然道:

“为师最多不过能活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之间,我要传授你各种内外功夫,尤

其是阴阳剑法,希望你细心学习,不要枉费为师对你的期望。”

赵亦秋感到一阵黯然神伤,点头道:

“弟子谨遵师训。”

阴阳剑客沉思片刻,又道:

“你知道这把‘阴阳剑’的来历吗?”

赵亦秋恭敬地说道:

“弟子不知,祈师父明言。”

阴阳剑客道:

“‘阴阳剑’为战国时代一位江湖异客所铸,具有无上威力,为师行走江湖四

五十年,未逢敌手,阴阳剑只有六招:‘阴阳交合’,‘阳风阴旋’,‘阳光普照’,

‘阴气冲天’,‘阴阳相克’,‘阴风狂扫’等六招,阴阳剑法虽然仅仅六招,但

实际上每招暗藏六式,六六三十六招,每招用法不同,第一遍用完之后,还可从头

起式,剑鞘内有一张阴阳剑法招式图解,以后你可以照上面所载去练,将来你便是

第二个阴阳剑客!”

说到这里,他的口角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忽然,他似有所悟,又道:

“‘阴阳剑’虽然无人可敌,但闻天下还有一把‘梅花剑’可制,闻说这位江

湖异客铸阴阳剑时,唯恐多造杀孽,又铸了一把‘梅花剑’,此剑专克阴阳剑。”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道:

“但为师行走江湖多年,就没有碰到过用‘梅花剑’之人,此剑剑柄半红半黑,

以后你行走江湖,多多注意。”

赵亦秋点头称是。

阴阳剑客沉思片刻,又道:

“还有两件事不能不告诉你,第一件:离本洞不远的后山,最好你少去,因为

那里住有一个‘千面独行客’,此人生性奇特,武功不在你师父之下,十年前,为

师跟他有一段过节,十年前打到今天,从未分过胜负,此人行走江湖,每次均换一

种面目,从来没有一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此人化装之术驰名天下,在眨眼之间,就

可以换另一种面目,武功又高,故有‘千面独行客’之绰号,以后为师死后,你最

好少去,免得多生意外。

“第二件:如你以后行走江湖,遇到一个叫武翠莲的女子,请你告诉她我的死

讯,如果她有后人行走江湖,你不能跟他为敌,知道么?”

赵亦秋黯然地点了点头。

阴阳剑客又道:

“好,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便教你阴阳剑法。”

赵亦秋恭敬的施了一礼,带着沉重的脚步往洞内去了。

阴阳剑客望着赵亦秋的背影,脸上泛起傲然的笑容……

第二天,阴阳剑客便在洞口的广地,教赵亦秋阴阳剑法。

阴阳剑法虽然仅仅六招,每招暗藏六式,为战国一位江湖异客参悟天地精灵万

物,再由阴阳剑客花费无数心血,蜕化而成,功力如何,可想而知。

赵亦秋起初学来,非常吃力,显然,像赵亦秋对武功毫无根基的人,学来自然

吃力。

何况阴阳剑法暗藏无穷变化,跟其他门派剑法大为不同,赵亦秋学时,招式自

是无法自如。

阴阳剑客在旁边细心加以指导,当然,目前的阴阳剑客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赵

亦秋的身上,也只有赵亦秋才能替他报这个仇。

赵亦秋天赋奇材,聪明绝顶,在短短的两个月之间,已把阴阳剑法全部学熟,

所差的只是火候而已!

对于赵亦秋进展如此神速,阴阳剑客也是非常骄傲,赵亦秋之聪慧,竟在他的

意料之外。

赵亦秋学会了阴阳剑法之后,阴阳剑客又教他各种轻功,内外功夫,赵亦秋自

是非常细心学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