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章

作者:陈青云

武翠莲一听到阴阳剑客又走了,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能控制教下任何一个人,唯独情之一字,就是无法控制。

终于她咬了咬牙,把眼泪又吞国肚子里去,语气沙哑地问道:

“他为什么会到九华山呢?”

武怀民把自己上梅山庄,遇见阴阳剑客,以及阴阳剑客在九华山出现的事说了

一遍。

武翠莲喃喃自语道:“对,他应该走,我为什么要再见他呢?”

在爱与恨的境域里,她遭受过许多痛苦的折磨,这些痛苦与折磨使她好像苍老

几十年一样。

在痛苦的时候,她咬着牙,她明白过去已经过去,渴求也是枉然,但如今阴阳

剑客的出现,好像又在她平静的心扉里,丢下了一粒石子,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她又问道:

“还有没有其他重要事情?”

武怀民黯然地摇摇头道:

“没有,不过他打伤了我们三个人。”

武翠莲冷冷一笑,脸呈怒容,说道:

“他大闹本教重地,已是不法,又打伤本教门人,这个债我一定要在他身上讨

回来。”停了一停,又道:

“下令本教所有高手,分别追击他,一见他的行踪,马上报告给我,我要亲自

出马。”

武怀民见他母亲声色俱厉,问道:

“娘,你真要把我父亲置于死地么?”

武翠莲狠狠道:

“我虽不至于要置他于死地,不过他打伤本教门人,我决不放过他。”

武怀民一阵黯然神伤涌上了心头,他几乎落泪!

武翠莲又道:

“并且下令大江南北分堂,多加注意他的行踪,马上照办,你出去吧,有紧急

的事,再来见我。”

武怀民点点头,移着沉重的脚步,退了出去。

武翠莲发出幽幽长叹,刹那间,心里一阵酸痛,眼泪又簌簌而下……

赵亦秋中了一掌一鞭之后,心血一阵翻涌,他知道自己如不闯出九华山,必定

生命不保,猛提余力,一连猛攻迫开众人,被他闯出重围,直向前狂奔而去。

黑夜里,他狂奔疾如寒星飞泻,快逾轻烟,他不知经过多少路,倏然,脑中一

阵晕眩,鲜血喷出一丈开外,人便仆倒下去!

天上一阵雷响,不久,哗啦哗啦的倾盆大雨开始下起。

赵亦秋又被这阵大雨冲醒,他缓缓爬了起来,屏息运气一番,血脉畅通无阻,

但过度疲倦,又使他仆倒下去!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所遭受的惨败,其实,这也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他做事不任

性,哪会落得今夜的惨状?

他试想爬起来,但半途又倒了下去,因为刚才的狂奔,真气消耗大多,何况又

吐了一口鲜血?

天上一连串雷声大作,雨猛然地下个不停,看来这场大雨决不是在天亮之前,

便能停得了。

寒冷侵袭着他,雨淋湿了他全身衣服,他心想必须找地方避雨。

他咬着牙根,终于站了起来,望了望黑黝黝的四野,风雨呼呼之声,他心里不

觉打了个冷颤。

一望无际的森林,他又能去哪里找躲雨的地方?还剑入鞘,取下面具,他的脸

上并没有显露着半点痛苦之色,仍是那么傲然

一阵狂风疾扫而过,他又躺了下来,不久,他又爬了起来,满身泥水,狼狈不

堪,但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

踉跄的脚步,喘着大气,再加上呼呼风雨之声,这样凄凉的景象,赵亦秋不禁

黯然。

他不知该上哪儿,其实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根本不知道,他只是带着踉跄的脚

步,漫无目的地走着……

“呼”的一声轻风,又把他吹倒下去,此刻,他好像病了几十年的老人似的,

武功也好像全部不懂。

其实,他也不敢再提余力,否则,势必又要再次溢血。

不久,他又爬了起来,抹去脸上的泥水,苦笑了一下,心忖:“连大雨跟北风

也在欺负我,好……”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变得非常惨然。

不知又走了多少路,突然,他发现远处有一间破庙,心里一喜,加紧了脚程,

直向前走去_

这是一间破陋不堪的关帝庙,赵亦秋进到庙里,过度疲倦。又使他倒了下去。

外面,风雨并没有小下来,这庙虽破,依然是可以避雨,在疲倦下他昏昏沉沉

地睡了过去……

“呼!”的一声,被雨淋透塌下来的屋顶的破烂木板与灰尘,压在赵亦秋的身

上。

又不知经过多久,一阵轻微的声音,使他惊醒过来,此刻,他已没有先前那样

疲倦,精神畅然不少。

他想爬起来,当他抬头之际——

倏然——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觉得自己的视力并没有什么不对。

原来赵亦秋发现在这间破庙的内殿,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一个全躶的女人,

正在火堆旁烤着被雨淋湿的衣裳。

也许她不知道这破庙里还有一个赵亦秋,的确赵亦秋此刻全身被木板及灰尘压

住,对方也看不见。

只见这少女全身妙相毕露,一丝不挂,曲线玲珑,身材非常窈窕,全身肌肤白

若雪玉,秀色可餐!

赵亦秋简直不敢再看了,此刻,他有点心猿意马,也难怪这种诱人的肉体,赵

亦秋几曾见过?

雨,一点没有停,而且下得更大了。

这少女忽然回头,赵亦秋心里一惊,这不是晚上在屋顶上跟三个人交手,而让

自己平白救了,不告而别的那个少女么?

这少女决想不到这里会还有一个人,所以她很安心地烤着火,望了庙外大雨一

眼,又加了些小树枝在火堆上。

她不但身材长得极美,而且脸蛋长得比身材还要好,虽然她此刻没有开口一笑,

则真可言为:“回眸一笑百媚生了”。

赵亦秋当初没有看清楚,这一下真算看清楚了,他看遍了她全身各处,突然,

一种人类才有的慾望,几乎使他无法控制,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否则,他

要疯狂了……

无边的春色,被大雨包围在这破关帝庙之内,唯一饱餐这秀色的人,只有赵亦

秋。

他又睁开了眼睛,那诱人的一切,又呈现在他眼前,他恨不得扑了上去,然后……

但,他不敢,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电般地掠过王燕萍与石小黛的身影,他明白自己决

不能这样做。

他咬着牙,尽量压制自己冲动的感情,他一不小心,压在他背后的木板,突然

掉了下来,发出“哗”的一声,赵亦秋暗吃一惊,知道瞒不过对方,索性爬了起来……

那少女倏然回过了头,惊叫一声,她做梦也想不到这破庙之内,还有第二个人

在这里。

一时间,她竟手足无措,也不知先穿上衣服,竟望着赵亦秋发呆,她想,这会

不会是鬼?

虽然她决不相信赵亦秋会是个鬼,不过赵亦秋此刻满身泥土,倒也真像个鬼。

她从地上拿起长剑,娇叱一声,便向赵亦秋挥来。

赵亦秋本能地闪身,吃力地闪过少女一招。

那少女一招落空,第二招又告扫至,赵亦秋此刻筋疲力尽,怎能让过这少女的

二剑急攻?

“嘶!”的一声,赵亦秋的背上,随剑芒过处,被划破了三寸来长的裂口,鲜

血如泉,涌了下来,人便躺了下去。

乍闻那少女喝道:

“你是人是鬼?”

赵亦秋淡淡一笑道:

“姑娘,先穿上你的衣服吧!”

那少女又是惊叫一声,她才记得自己没有穿衣服,脸上一阵绯红,忙跑了过去,

三把两把地穿上衣服。

刹那间,她竟呆呆地望着赵亦秋,她明白自己刚才的一切,全叫对方看个透彻!

突然,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赵亦秋也被弄得手足无措,他走了过去,拙笨地说道:

“你为什么要哭呀?”

那少女回过头,右手一挥,“啪!”的一声打了赵亦秋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打

得不轻,赵亦秋踉跄着退了数步,脸上一阵火辣。

赵亦秋苦笑了一下,那少女哭着喝道:

“你到这里干什么?”

赵亦秋怔了一怔,随口反问道:

“你到这里干什么?”

那少女也是一愕,厉声说道:

“无耻婬贼,跟踪本姑娘到这里干什么,如不讲明,可别怪我剑下再不留情啦

。”

赵亦秋被弄得啼笑皆非,对方竟骂自己是婬贼,其实天才晓得,自己是先到庙

里,怎么会跟踪她呢?

他明白这个少女以为自己不怀好意,跟踪她到这里,但他又怎么表白自己的一

切呢?

那少女见赵亦秋怔怔站在一旁,又喝道:

“你还不快说,难道等死不成?”说完,晃了晃手中长剑。

赵亦秋苦笑道:

“你要我怎么说?我并没有跟踪你,而是……”

那少女又喝道:

“没有跟踪我,那为什么会到这里?”

赵亦秋苦笑答道:

“我来这里是为着避雨。”

那少女的哭声渐渐停了,瞪了赵亦秋一眼,又道:

“你是来这里避雨,那么,你看到了……”

赵亦秋不解问道:

“看到什么?”

那少女说道:

“看到我的……”

她说得声色俱厉,但却显露无比娇羞的神态,她说到这里,怎么再能说下去?

赵亦秋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听不懂她之所问,但他不知怎么回答,想了一下,

壮着胆子答道:

“看见了。”

那少女又急又气,厉声道:

“全部看见了?”

赵亦称幽默地说道:

“惊鸿一瞥,没有全部看清楚……”

赵亦秋话还没有说完,那少女又是一记耳光,打在赵亦秋脸上,这一下打得比

上次更重,他又踉跄着退了几步。

那少女脸上泛起怒容,喝道:

“你这个婬贼,看你还有命离开这里没有……”

话犹未毕,手中长剑猛抖,直向赵亦秋劈击过去——

赵亦秋勉强闪身,第一招还没有闪过,第二招接着攻到,眼看赵亦秋就要丧命

在这少女的剑下——

突然,那少女把手垂了下来,手中长剑锵的一声,扔在地下,只听她哇的一声,

又放声大哭起来。

赵亦秋有些为难,她没有杀死自己,自己又不能安慰她几句,一时间,他竟呆

呆地望着她哭。

一个少女,自己的肉体给对方瞧个够,不要说那时候的姑娘是守身如玉,就是

现在的少女,恐怕也免不了一哭。

这少女一听自己的肉体被对方全部看过,怎么不大哭一场?你说她该怎么办?

自己是一个清白女儿家,又怎么能让别人随便看到肉体?那除非是自己的丈夫。

但她却在不小心下,让赵亦秋看个清楚。

于是,她委屈地哭了,她恨不得把赵亦秋劈死在剑下,但她又不忍心杀他,她

觉得他是那么让人喜欢。

雨声、风声、哭声,在这夜里,好像变成了一首交响乐。

赵亦秋觉得自己也有不是之处,偷看了对方,又何必让对方知道,她若不知道,

自然不会惹上这个麻烦。

哭了片刻,她又停止哭泣,缓缓向赵亦秋移去……

赵亦秋暗暗吃惊,但他此刻已无缚鸡之力,对方如果真要出手把他劈死,他也

无法反抗,只是等着对方下手罢了。

那少女又厉声问道:

“你真全部看见了?”

赵亦秋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

那少女一气,又想打他一记耳光,但她又不忍心,于是把手缩了回来,突然,

她竟伏在赵亦秋的身上轻轻哭泣起来……

这突然的动作,真使赵亦秋震慑住了,他安慰她又不是,抱着她又不是,只是

像个木头人,任凭对方伏在怀里哭……

她的哭声,又渐渐停了,双肩微微地抽动……

突然,她抬起了头,眼睛里盈满着泪水,真似带雨梨花楚楚动人,赵亦秋下意

识地一紧双腕,把她抱得紧紧的。

她突然又问道:

“你看过多少女人的……”以下的话,她又说不出口。

赵亦秋知道她一定认为自己是个采花婬贼,所以会这么问,他笑了笑,道:

“你真以为我是个采花婬贼?你错了,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

那少女怀疑地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偷看我?”

赵亦秋苦笑道:

“是你让我看的,我并没有偷看……”

赵亦秋话声未落,那少女猛地推开了他,厉声喝道:

“你给我走,否则,我就把你劈死剑下……”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双手蒙住脸,又轻泣起来……

赵亦秋被她一推,后退五六步,才拿桩站稳,其实他太不懂少女的心了,如果

他此刻能说几句好话,不就可以把她安慰过去,而他却偏偏说是她要让他看,她自

然生气了。

赵亦秋怔了怔,心想自己不走,而真要丧命在这少女的剑下不成?思忖既罢,

只得说道:

“姑娘,非常抱歉,不过,我应该说是无意的,而且我也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

是个采花婬贼,好,我走了……”

余音未落,带着踉跄的脚步,向店外走去……

庙外,依然是狂风暴雨,雷声隆隆……

赵亦秋在大雨暴风下,勉强地移动脚步……

“呼!”的一阵狂风扫过,他又倒了下去——

但他倒了一半,突然被人抱起,又回到了庙里,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少女。

“你不是要我走么?”

那少女突然变得非常温柔地,说道:_

“风雨这么大,你走不了,而且你好像受伤很重?”

赵亦秋冷冷笑道:

“我的确受伤不轻,不过,我不能不走,你的剑下会不留情呀。”

那少女眼眶一红,嗓音沙哑的问道:

“你以为我真会杀你么?”

赵亦秋点点头说道:

“这是你亲口说的,因为你不相信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