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那少女想了一想,说道:

“我暂时先相信你,把你的伤医好,我要问你几句话。”

赵亦秋说道:

“你有什么话先问,我的伤很重。”

那少女想了一想,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照实说来。”

赵亦秋答道:

“我叫赵亦秋,无家可归。”

那少女看了赵亦秋身上的湿衣服一眼,又说道:

“我不是残花败柳,身子既然叫你看见,你要怎么样?”

说完,一阵感伤,眼泪又循腮而下……

赵亦秋一想,对方是个清白姑娘,让自己看了肉体,如果自己不理她,恐怕会

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说不定也会断送了她一生幸福,一时间,他竟答不出话

来,片刻,才反问道:

“姑娘要我怎么样?”

那少女低声说道:

“我要你爱我。”

赵亦秋有些为难地说道:

“不过……”

那少女冷笑着截断了他的话道:

“不过怎么样,如果你若不理我,我就把你劈死剑下。”

赵亦秋郑重说道:

“姑娘既然委身相许,在下并非无情之辈,不过在下有难言之处!如以后姑娘

不忘在下,在下也自当不会负你。”

赵亦秋已在话里表明自己也是爱她,那少女听后,心里一喜,含情脉脉地注视

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把湿衣服脱下来,我替你烤干再穿上吧。”

说完,也不待赵亦秋回答,伸手便要脱赵亦秋的衣服,赵亦秋心里一惊,如让

她把衣服脱下,怀中的面具必然会让她看见,忙道:

“姑娘不必了,穿在身上的衣服马上就可干了。”

那少女奇怪地望着他,以为赵亦秋怕羞,说道:

“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有外人。”

赵亦秋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穿在身上的衣服马上就可干了。”

少女拗不过赵亦秋,怜惜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不肯就算了……”说到这里似有所悟,探手入怀,取过一个小瓶,倒出一

粒乌溜溜的葯丸,塞进赵亦秋的口里道:

“这是我母亲生前所采三山五岳灵草制炼而成的‘万生丹’,你服下之后,内

伤即可复元。”

果然,一阵芳香扑鼻,接着化痰而下,循环四肢百骸,归纳丹田,精神霍然大

畅,与未受伤前一般无二。

赵亦秋心里一阵感激,说道:

“在下蒙姑娘救命,没齿难忘,在此谢过!”

说完,躬身一揖,那少女笑道:

“谁要你谢,只要你以后不会忘了我就行了。”

赵亦秋说道:

“不要说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就是没有,在下也答应决不负你。”

那少女一阵兴奋,依偎在赵亦秋怀里,享受到一种少女所需要的温馨,可笑她

刚才还骂赵亦秋是婬贼,而此刻,她却乐意依靠在这她认为是婬贼的怀里!

她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挂满着丝丝的泪痕,粉脸上显露出少女一种天

生的娇羞之态,这种娇羞是任何一个男人所无法抗拒的诱惑,何况这少女天生丽质,

她脸上此刻的迷人神情,决没有一个少女可能跟她相比……

赵亦秋虽然天生傲骨,但无法抗拒这迷人的诱惑,他不觉怦然心动……一种人

类的本能,在开始渴求要占有这少女的一切……他望着她那颤动的chún瓣,他明白她

开始祈求些什么,终于……他伏下了头……

像火山爆发般的热焰,要把他们两个人融化了……

本能、渴求、慾望……在他们两个人的心扉里升起,一样的需要……一样的祈

求,他们忘了世界上的一切……

吻!把他们带进了飘然的世界;吻!使他们忘记了一切,他们的感情被融化在

这不可抗拒的力量之下……

于是,一切想不到的事情,也可能在这情形之下产生,那无法抗拒,也无法避

免,因为,人类还没有完全脱去兽性……

一双粗野的手,慢慢移到她的酥胸,没有抗拒……更没有挣扎与惊呼……只是……

只是从她的心扉里,打着快感的抖颤……这个抖颤足使她忘记一切……

笑了!笑在心灵深处,甜蜜!兴奋!快慰!说不出的一切都在他们眼前浮现……

男人藏在心灵深处的本能,此刻全部爆发,他那粗野的手,并不停在她的酥胸

上,而是慢……慢往下移……

突然,一声惊天闪雷,把他们惊醒过来!

一切开始平静……只剩下潮退的波浪,丝丝荡漾……

赵亦秋咬了咬牙,心忖:“我差一点做出对不起王燕萍与石小黛的事了……”

而她,却闪动着长长的睫毛,深情款款地凝视着他,她摸了摸chún瓣,好像还存在着

无比的温馨,这个温馨足使她回味一生了,于是她又笑了,笑得非常妩媚……

突然,她收敛笑容,幽幽说道:

“你为什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

赵亦秋笑了笑道:

“我几乎忘了,你愿意告诉我吗?”

那少女甜蜜一笑道:

“我叫郑芳紫,不过人家都叫我‘辣手仙子’,你说难听不难听?”

赵亦秋笑道:

“很好听,不过你好像不辣?”

辣手仙子郑芳紫展眉一笑道:

“我就是对你辣不下去,我生平也就只有你这个‘婬贼’逃过我手里。”

赵亦秋大笑道:

“我告诉你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你偏不信,如果我是婬贼,我怎么会……”

说到这里,倏然止口——

一阵雷声,挟着一阵哈哈狂笑之声,破空传来。

赵亦秋与辣手仙子同时一惊,倏闻辣手仙子说道:

“又来了。”

赵亦秋问道:“是谁?”

辣手仙子道:“湘江三恶……”

转脸望去,这间破庙内,已飘进了三个人来,正是被赵亦秋吓跑的那三个人。

这三个人为湘江三恶,恶名远播,武功极高,大恶周云,惯使判官笔,二恶陈

路,善用单刀,三恶黄退,精于打狗棒,三个人各都有一身独特的武功,均在五旬

以上年纪。

周云纵声一笑,说道:

“我以为辣手仙子跑到哪里藏起来,原来是藏到这里来跟小伙子干那消魂的事,

嘿嘿,周某身经百战,决不亚……”

辣手仙子还没有听他说完,已气得粉脸发青,娇叱道:“无耻婬喊,给我住口……”

周云嘿嘿几声冷笑,接道:

“年轻人临阵退却,而周某却越战越勇,不信你试试就知……”

辣手仙子再也听不进去这秽语,娇叱一声,长剑猛递,喝道:“无耻婬贼,先

吃我一剑。”

周云避开一招,又嘻嘻笑道:

“果然不愧为辣手仙子,不过你若尝到我的甜头,你就……”

辣手仙子郑芳紫气得银牙咬得格格作响,手中长剑一招“力扫五岳”,直向周

云拦腰扫过去——

辣手仙子这一招是挟怒而发,迅捷无比,只见一道青芒,已到周云腰际——

饶你周云闪躲再快,也不能全身避过,嘶的一声,剑芒过处,已被划破两寸来

长的裂口,鲜血溢了出来。

这一下周云不觉暗吃一惊,脸上杀机突现,大喝一声,判官笔急切点出,分取

辣手仙子“玉rǔ”穴与“下阴”穴。

赵亦秋一见周云出手轻薄,杀机顿起,长啸一声,右手一扬。猛向周云劈出一

记劈空掌。

周云飘开数尺,喝道:

“你这小子是什么人?你想替辣手仙子卖命不成?”

赵亦秋冷笑道:

“你管我是什么人?今夜若不惩戒你们这些婬贼,誓不姓赵!”余音未息,一

探手,“白蛇吐信”,点取周云‘冲庭”穴。

周云见对方出手奇快,大吃一惊,身子一沉,判官笔反递赵亦秋中盘‘气海”

穴。

赵亦秋冷笑一声,抹步后退半步,猛地推出一掌。

周云估不到对方换招如此快速,吃惊之下,身子腾空而起,避过赵亦秋一击——

但赵亦秋比他更快,在周云还未纵身之际,右手急撤,左掌急切劈出,呼的一

声,一股劲风,又自袭到。

周云身悬空中,随掌风过后,砰的一声,震出一丈开外,溢出一口血,人便仆

倒下去。

赵亦秋制服了周云,不过是眨眼间的事,不但辣手仙子吃惊,其余两恶更是惊

得脸无血色,两人怪吼一声,齐向赵亦秋攻到。

赵亦秋冷笑道:

“好,在下就空手陪两位走几招。”

陈路一抢单刀,“力劈华岳”,疾向赵亦秋凌空劈下。

赵亦秋飘开数尺,避过一招,陈路一招落空,黄暹也急忙攻出一棒。

赵亦秋暴喝一声,双掌急切劈出,两股刚猛无匹的掌风,分袭陈路与黄暹。

两恶突觉两股海啸山崩般的掌风狂卷而至,吃惊不小,急忙飘身闪退,不敢贸

然一接。

赵亦秋冷笑道:

“是否还想接几掌试试?”

两恶怪吼一声,喝道:

“若不将你这小子击毙,也枉称湘江三恶也!”

话犹未了,两人双向赵亦秋扑进,疾出兵刃,猛攻赵亦秋要害。

赵亦秋手中没有兵器,倒不敢大意,展开空手入白刃的上乘功夫,与对方周旋

辣手仙子见赵亦秋出手奇怪,招式精奥,不觉暗暗佩服他的武功,在心里也暗

暗自喜。

她做梦也想不到赵亦秋会有如此至高武学,在出手的一瞬间,便把周云制下,

就凭他这身武功,已是惊世骇俗的了。

蓦闻赵亦秋长啸一声,身子倏然掠起,双掌平胸推出一股劲力,斜击而下。

两恶不敢硬接,飘身闪开——

赵亦秋就在他们还未飘身站稳之际,人形闪处,乍闻锵的一声,陈路的单刀已

经落在地上,人已直僵僵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赵亦秋这一招快到极点,不但两恶没有看清,就是辣手仙子也没有看清他是用

什么招式点制陈路穴道的。

黄暹一见三恶去了两恶,气得脸色由青转紫,连声怪叫,打狗棒狂舞,疾如雨

点,猛挥而至。

黄暹存心拼命,赵亦秋也不敢大意,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挡,只见黄暹打狗

棒舞得呼呼风声,势若狂涛。

二十几招过后,黄暹已喘气如牛,额角汗如豆大,滚滚而下。

蓦听赵亦秋大喝一声:“躺下!”黄暹也真听话,乖乖躺了下去。

赵亦秋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把湘江三恶制服,辣手仙子在一旁不觉惊得咋舌不

已!

赵亦秋望着辣手仙子吃惊的神情,傲然一笑,道:

“交给你发落吧。”

辣手仙于展眉一笑,纤指急点,在三恶的身上,各点了一下,赵亦秋知道三恶

被辣手仙子这一点,武功全废,这一生再也不能练武,如稍一用力,即告七孔流血

而亡。

辣手仙子点了三恶穴道之后,说道:“还不快滚!”三恶在暴风雨下狂奔而去

。她回到赵亦秋的身侧,问道:

“你怎么会有这身好武功呢?刚才我还看不出来。”

赵亦秋笑了笑,问道:

“郑姑娘怎么跟三恶结仇?”

辣手仙子道:

“他们的一个徒弟在一次采花时,被我碰到,丧命在我剑下,所以三恶便找我

算帐,如果一对一,我决不怕他们,他们偏用下流手段,在贵池镇我已经和他们交

过一次手,而被阴阳剑客给吓跑了。”

赵亦秋笑道:

“不但他们跑了,你也跑了。”

辣手仙子眼睛闪动着奇怪的光芒,问道:“你怎么知道?”

赵亦秋道:

“我已经看到了,不过我没有出来就是。”

辣手仙子道:

“我怕阴阳剑客不怀好意,所以我也走了。”

赵亦秋奇怪道:

“阴阳剑客为什么会对你不怀好意?”

辣手仙子天真地说道:

“阴阳剑客武功已臻入化境,阴阳剑法打遍天下未逢敌手,九年前被人围攻,

听说死了,但九年后,竟没有死,又出现江湖,而把梅山庄主石乾元的女儿石小黛

给劫走,那自然不怀好意!”

赵亦秋笑着截断了她的话道:

“所以你也怕被阴阳剑客劫走,是吗?”

辣手仙子点了点头,赵亦秋道:

“石小黛在梅山庄被劫,我也在那里,因此,我认为不是阴阳剑客所为。”

辣手仙子忽然道:

“你在梅山庄,那么你一定见过石小黛了?”

赵亦秋笑着点了点头,辣手仙子又道:

“你喜欢石姑娘吗?她人真好。”

赵亦秋道:

‘你怎么晓得她很好,你也见过她吗?”

辣手仙子点了点头,说道:

“我跟她在一起过,她好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姑娘,心地纯洁,我真喜欢她,告

诉我,你是否已经先喜欢她了?”

赵亦秋念头一转,说道:

“是的,我已经喜欢她了,你嫉妒吗?”

辣手仙子眼眶虽然一红,依然说道:

“不会的,我不会嫉妒,石小妹是先遇上你的呀。”

赵亦秋深深一叹,转脸望着庙外,大雨一点也没有停,但天却亮了。

他们被大雨困在这里,如果雨不停,他们就永远无法走。辣手仙子又在火堆上

加了一些干柴,两人便坐在火堆旁轻谈起来,他们所谈的,自然离不了“情”,笔

者也不多叙。

一夜大雨,造成了这段美丽的情债,也给他们今后留下了甜蜜的回忆……

中午时分,这场大雨才停止……

黄昏,贵池镇的街道,来了两个青年男女,这便是赵亦秋与辣手仙子。

他带她来到先前那家旅店,帐房一见赵亦秋突然在夜里失踪,现在又带着一个

貌美如花的姑娘回来,自然感到奇怪。

赵亦秋也不管,上了楼,打开房门,叫帐房又开了一间房间,给辣手仙子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