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辣手仙子与赵亦秋因为昨晚一夜未睡,疲倦异常,回房就寝。

赵亦秋合上眼睛,始终无法入睡,他的脑中惦念着石小黛,他想,武怀民把她

劫走后,又会如何?

对于这件事,他本来不会这么关心,只是这有关阴阳剑客的声誉,他不得不把

石小黛带回梅山庄。

想到石小黛,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又在他的眼前展开。

他无法忘记石小黛跟他在梅花岭上的一切,诚如那神秘书生所言:“石姑娘已

把一颗心系在你的身上,如果你不理她,你知道后果会如何?”

他何尝不明白石小黛已经深爱自己,但是王燕萍呢?自己又怎么能不管?现在

又出来一个辣手仙子。

一连串的情债,困惑着他,他无法理开……

天交二更,他决定再上九华山太清教总堂一行,不管如何,一定要把事情弄明

白再说。

想到这里,他爬了起来,带上了面具,推开窗户,如飞而去,直奔九华山太清

教总堂而去……

太清教自阴阳剑客大闹之后,派出无数高手,追寻阴阳剑客的行踪,也下令各

处分堂注意。

另一方面阴阳剑客在九华山出现的消息,也很快传遍了各处,梅山庄庄主石乾

元自然也知道。

赵亦秋约一个时辰后,又到了九华山太清教重地,暗卡一见阴阳剑客又重在九

华山出现,急忙传报总堂。

总堂武怀民一听到阴阳剑客重来的消息,带了杨百川,往山下奔到,果然远处

一条人影如飞而来,一见正是阴阳剑客。

武怀民半惊半喜,他父亲终于来了,但后果不知会如何,他母亲对于阴阳剑客

大闹太清教,打伤门人的事,非常震怒,如果她一见到阴阳剑客后,可能会发生些

事情。

一时间,他竟呆呆地望着阴阳剑客赵亦秋……

赵亦秋瞪了杨百川一眼,说道:

“杨堂主,请问你身边这个人是谁?”

杨百川脸上一红,说道:

“阴阳剑客,这是敞教武监堂。”

赵亦秋冷笑一声道:

“你不是说没有这个人么?”

杨百川正待答话,武怀民说道:

“你昨夜大闹本教,今晚又来干什么?”

赵亦秋冷笑一声道:

“我要找你。”

武怀民一想,回顾杨百川一眼,说道:

“杨堂主,你回总堂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杨百川还怕武怀民不是阴阳剑客的敌手,说道:

“武监堂……”

武怀民笑着接道:

“杨堂主,你放心,我不会跟他交手的。”

杨百川奇怪地看了武怀民一眼,终于走了。

武怀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启口,终于说道:

“你来了最好,我母亲正派出高手找你。”

赵亦秋一见武怀民,便想到石小黛,心忖:“武怀民倒是很聪明,劫走石小黛,

嫁祸到我的身上,自然我会来找他……”思忖间,口里说道:

“我问你,梅山庄庄主石乾元的女儿石小黛是不是你把她劫来?”

武怀民一愕,阴阳剑客怎么劈面就问这一句?片刻,才道:

“你把她劫走啦,还来问我?”

武怀民此语一出,赵亦秋大吃一惊,武怀民说自己劫走石小黛,而武怀民却分

明不曾把石小黛劫走,不过,他就不相信武怀民没有劫走石小黛,除了他之外,别

人根本不会,赵亦秋冷笑道:

“你很聪明,你想把石小黛劫来,我便一定会来找你是吗?”

武怀民越弄越糊涂,开口说道:

“我去过梅山庄,的确想把石小黛劫来,不过,却叫你先劫了,这件事江湖无

人不知。”

赵亦秋简直气昏了过去,大家公认他是劫走石小黛的人,而武怀民却说他不曾

劫走石小黛,那又有谁,他又问道:

“你真没有把石小黛劫到九华山来么?”

武怀民道:“绝对没有。”

赵亦秋不信道:

“那么,那一天在梅山庄出现的三个蒙面人是谁?”

武怀民说道:

“这是本教外埠分堂高手,本来我是想把石小黛劫走,叫他们三个人把守周围,

他们三个人却先跟梅山庄主及一个年轻高手交上手,那时我已经到石小黛住的房间,

我到窗口,发现窗户已被人推开,石小黛已经不在房内,我以为她也在那里跟我们

三个高手交手,于是我吹了一声口哨,叫他们离开梅山庄,我现身相问,他们也说

不曾见到石小黛,后来才知道被你劫走。”

武怀民这些话说得非常诚恳,赵亦秋在梅山庄所推测的,他全部猜对,只是武

怀民已表明自己没有劫走石小黛。

那么赵亦秋一想:“谁又是劫走石小黛的人?”

他看了武怀民一眼,又道:

“我知道你把她劫来,你却一定要嫁祸在我的头上是吗?”

武怀民脸色微温道:

“我做事很不像你,也从不打诳语。”

赵亦秋知道武怀民的确是不曾把石小黛劫来,而劫走石小黛的,必定另有其人

他想:“既然石小黛没有在九华山,我应该走了。”

思忖既定,向武怀民道:

“你既然没有把石小黛劫来,我也要走了。”

武怀民截住他的去路,说道:

“你两次上九华山,就是为石小黛的事吗?”

赵亦秋点点头,武怀民心里一阵难过,说道:

“难道你不去见见我母亲?”_

赵亦秋一想也好,见了武翠莲之后,把阴阳剑客的死讯告诉她,也好完了一件

事情,思忖罢,向武怀民道:

“好!你带我去见她。”

武怀民心里一喜,道声:“随我来。”便领着赵亦秋往后山而来。

赵亦秋似有所悟,停步问道:

“你母亲在太清教里干什么?”

武怀民傲然道:“教主。”

赵亦秋心里一惊,他想不到太清教的教主竟是武翠莲,她能使太清教成为足与

九大门派对抗的教会,成为女中英豪,智力定要超人一等。

而且她能把太清教整理得井井有条,教中均是知书达理之士,武功又好的英雄

豪杰,他们都愿意投在大清教下,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武翠莲却在十几年之

间便做到了。

顾盼间,武怀民已领他到了后山,武怀民停步向他道:

“您等一下,我去禀告母亲一声。”

赵亦秋点了点头,武怀民如飞奔进岩洞,赵亦秋却站在那里想着武翠莲是什么

样的一个女人?

思忖间,武怀民去又复返,带着落漠的神情,说道:

“你进去吧,好好跟我母亲讲,别让她生气。”

赵亦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人已向那岩洞走去……

紧张、激动、喜悦……一切都在武翠莲的心扉泛起,她的心已经可以称为枯井

无波,但此刻,阴阳剑客的来临,使她静如死水的心扉,开始荡漾……

她的心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紧张、激动、喜悦……,情,使她的心跳跃,十

九年不见了,此刻,他们又见面了……

她虽然是个非常沉着的女人,她能应付任何天大的事,但,唯独情字,是她难

于去应付去控制的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几乎从口里跳出来……

她低着头,不敢凝视洞口,否则,她真会像从前一样,投进他的怀里,但此刻,

她明白那美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脚步声……已经到了洞口……慢慢的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停了……

喜悦……激动……紧张……她感到自己的眼眶红了,刹那间,她才觉得自己不

应该再见到他了……

她依然没有抬头,咬着牙,把喜悦的眼泪吞回肚子里……

赵亦秋望着武翠莲低着头,不知在做什么,他也不知如何启口,蓦闻武翠莲声

音激动地说道:

“好,我们又见面了,想不到你会到九华山来……”说到这里,声音变为严厉

道:“你到九华山之后,还敢打伤我的门人,我们先把这笔帐算清,再算咱们两个

人的……”

话犹未了,突然在座下摸了一下——

蓦闻隆隆之声大作,不绝于耳,武怀民的惊叫声,也破空传来道:“娘!你不

应该那样做呀……”余音未息,已到洞口……

武翠莲右掌一扬,劈出一股软绵绵的掌力,把武怀民弹震出二丈开外,口里说

道:“你不要管。”

赵亦秋大吃一惊,武翠莲在座下一摸,隆隆之声响起,赵亦秋先前所站的地方

石壁,全部动摇,四面八方无数的大石板,向他挤过来,这变动突兀,赵亦秋躲都

无法躲。

赵亦秋估不到这山洞里,竟全是机关。武翠莲咬着牙,存心要把阴阳剑客用这

些大石板挤死。

大石板徐徐靠近……赵亦秋心知大石板要一挤近他身子他的生命便要完了,暴

喝一声,猛向靠近的大石板全力推掌。

“轰!”的一声大响,掌力过处,大石板被击了一个大后窿,依然没有倒下,

缓缓又靠挤过来……

赵亦秋这一惊非同小可,身上冷汗直冒,他想不到这石板竟有如此威力,自己

的一掌,起码有千斤以上,竟无所伤。

一种求生的慾望支持着他,他要逃出这个山洞,于是心念一动,刹那之间,连

续劈出五掌。

这五掌是赵亦秋全力施为,威力的确不同凡响,轰然之声大作,掌风击着碎石,

满地飞泻——

赵亦秋睁眼一看,依然无可奈何,他的掌力只不过是将石板多了一个窟窿而已,

这片刻间,这些石板近身只剩一尺来远

赵亦秋这下才知道厉害,他要退出这个山洞真是比登天还难,但在石板还没有

靠近的时间,他还有机会。

一尺的距离,便是一尺的生机,在这石板还没有靠近以前,总是还有些希望,

他要在这最后的一刹那,全力施为。

不管是否真能逃得出去,总比站着等死要好,心念一动,全身内力,运足双掌,

猛地平胸推出——

赵亦秋心想只要能击倒一个石板,自己便能跃出重围,于是拼命推出全身内力

修为,他想这一推之力,足可以把石板击倒——

哪知赵亦秋这双掌推出之后,那对面的大石板只是斜了一斜,但掌力过后,依

然又恢复原状……

赵亦秋的求生慾望黯淡了,他知道自己再出掌力也是枉然,这些大石板根本动

也不会动。

七寸……五寸……三寸,这些大石板徐徐挤近……

赵亦秋伸手拼命一推,依然是动也不动……

他叹了一口气,心忖:“想不到我会丧命在九华山……”

蓦地里,武怀民的惊叫声又告传来道:“妈!你为什么一定要父亲死呢?……”

武翠莲发出一声尖笑,这笑声有些激动……疯狂……刺耳……

笑声很久方歇,但这刹那间,这些大石板已全部靠挤在赵亦秋的身上,又渐渐

挤近……

赵亦秋笑了,笑得非常惨然,想不到自己平白跑到九华山来送命,他恨自己失

算……

如果他听武怀民的话之后,知道石小黛没有在九华山,那么自己若走离九华山,

便不至于在此送命了……

他在这最后的片刻,脑中又浮起了三个人影……王燕萍、石小黛、辣手仙子……

想到这里,他的口角上泛着傲然的苦笑,他明白,他就要离开她们了,他会活

活被石板挤死。

王燕萍中途示爱的情景,他开始回忆,这最后刹那的回忆,好似足使他死无所

憾的了……

王燕萍的声音,好像在他的耳边响起:

“你回来的时候,会来看我么?”

他神志有些昏迷,喃喃地念着:

“会的,我会回来看你……不过……现在永远不行了……”

王燕萍的声音,好像又在他的耳边响道:

“……希望你在江湖上,别忘了云中山还有一个叫王燕萍的姑娘想着你!”

他又喃喃念着道:

“……不要想我,我永远再也见不到你啦……”

他在生死存亡之间,回忆着这些美丽的梦……

王燕萍的影子消失,石小黛的影子接着而来……

那天真的憨笑,美丽的梨涡,无邪的言语,含情的眸子……一切……一切……

又浮现在他的脑海。

石小黛的声音,好像又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赵哥哥你喜欢我吗……”

他喃喃地念道:

“我喜欢你……”

石小黛的声音又响道:

“赵哥哥……你爱我吗……”

他喃喃地,又念道:

“我告诉你,我已经喜欢你……”

石小黛的幽怨声音,好似又道:

“我爹说喜欢与爱的中间,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赵哥哥……你愿意跟我走

完这段距离吗?”他又喃喃念道:

“小黛……现在……我们永远走不完这段距离了……”想到这里,他又惨然地

笑了……

石小黛的影子,飘然而逝……辣手仙子的影子,又告浮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