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杨百川听阴阳剑客不听自己劝告,而且还把太清教蔑视在内,气得忍无可忍,

怒喝道:

“阴阳剑客,你好狂傲的口气,如果你不听劝告,想妄自离开九华山,我们也

就对你不客气了。”

赵亦秋笑道:

“我偏不留下,看你们能奈何我?”

杨百川喝道:

“那你就走走看。”

赵亦秋喝声“好”!人已往山下飞跃而去。

杨百川冷笑一声,也不追赶阴阳剑客。

赵亦秋对杨百川没有追赶自己,心里不觉奇怪,正在纳闷当儿,一声哈哈长笑,

遥远传来,震得赵亦秋耳朵嗡嗡作响,人影闪处,赵亦秋的面前已飘落一位年逾古

稀,头发斑白的老者。

赵亦秋暗吃一惊,来人能以丹田之气,揉合内力,发出长达数分钟的笑声,此

人内功方面之造诣,可想而知。

那老者一见是阴阳剑客,脸色一收傲然之色,哈哈笑道:

“阴阳老友,二十年不见,还认得谷某人嘛?”

赵亦秋突听来人此语说出,分明与阴阳剑客有所相识,他自然不会知道来人是

谁,笑着道:

“请恕李某眼拙,记不清……”

那老者哈哈一笑接道:

“阴阳老友真是贵人健忘,小弟谷云龙,二十年前,咱们在关外的长白山,比

划三昼夜,难道你忘了?”

赵亦秋一听对方所说,知老者与他师父生前有一面之识,再听到来人能和他师

父比划三昼夜,心里不觉暗暗叫苦,想老者能和阴阳剑客比划三天三夜,武功自是

了得……

赵亦秋心忖未毕,倏听那老者又道:

“二十年前,谷某人输你一招,的确是心服口服,阴阳剑法威力的确不同凡响,

二十年后,咱们又在九华山碰面了。”

赵亦秋见对方说话和颜悦色,没有半点怒容,心知对方必定非常佩服阴阳剑客,

如果自己不分好歹,再想妄闯出九华山,的确不容易。

但他又不能不走,脸上展起笑容,拱手道:

“原来是谷老兄,二十年不见,想不到你容光更为焕发,不知谷兄几时到九华

山?”

谷云龙哈哈笑道:

“我到九华山五六年了,你一向可好吧?”

赵亦秋连说好!好!脑中又想自己所料果然不差,此人现在是太清教人物,看

来想退出九华山,真是困难极了。

原来,此人在二十年前,以手中一支长剑,称霸关外,从未逢过敌手,被称为

长白一剑,回风剑客谷云龙。

谷云龙以“回风剑法”独步武林,回风剑法的确含有无穷威力,不但关外无人

能敌,中原一带,更是无人可敌。

于是在当时,阴阳剑客、千面独行客、回风剑客,并称为宇内三“客”,三个

人同样以剑上功夫,饮誉武林。

回风剑客谷云龙住于关外长白山,很少涉及中原,阴阳剑客生性傲然,他就不

相信谷云龙的剑上功夫,以及千面独行客的剑上功夫,能和自己相提并论,一气之

下,上长白山找谷云龙比剑。

两个人整整斗了三天三夜,谷云龙终输给阴阳剑客半招。谷云龙虽败犹荣,他

很佩服阴阳剑客的阴阳剑法奥妙。

阴阳剑客虽然勉强胜谷云龙半招,心里也非常佩服对方剑法,之后,他又找上

千面独行客比划去了。

于是,从那时起,阴阳剑客与千面独行客便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他们两个人在

云中山比划了十几年……

谷云龙自输给阴阳剑客半招之后,再也不出江湖,每天勤练功夫,适时武翠莲

采葯经过长白山,遇见了谷云龙,便决定把谷云龙罗致大清教下,奈谷云龙矢意不

允,武翠莲只好由邀请口吻,改为出言相激,找谷云龙比划武功。

谷云龙生平只服阴阳剑客一个人,如今一个女人竟在他面前卖狂,一气之下,

答应如果输给武翠莲,便投入太清教下。

武翠莲武功,得自上古失传奇书,招式奇奥,于是他们两个比了一天时间,终

于输给武翠莲一招。

谷云龙想不到自己十几年勤练,竟输给一个女人,心中大为钦佩对方武功,而

且比武赌技,一言九鼎,自己再无法推辞。

而太清教所有的人,也只有谷云龙一个人真正见过教主武翠莲面目,那时太清

教在江湖上的声誉,已极为显赫,教下人物均是知书达理、英雄豪杰之士,于是便

答应武翠莲,投在太清教下,这便是谷云龙到太清教之经过,表过不提。

谷云龙一见阴阳剑客在九华山太清教总堂重地出现,心里不觉奇怪与惊喜,他

闻言阴阳剑客被人围攻致死,何以在九年后,重在江湖出现,他心中虽然疑窦丛生,

只不便出口相问罢了。

他也想不到对面所站的阴阳剑客,正是他的徒弟赵亦秋呀,不要说谷云龙不会

认出来,就是武翠莲也没有认出来,原来是千面独行客所制的那张面具,跟真的阴

阳剑客一般无二。

赵亦秋一听对方在当年能与师父比划三昼夜的时间,武功自是有独到之处,如

他不让自己退出九华山,自己妄想闯出,除非拚命,否则,这是办不到的事。

就在赵亦秋思忖间:蓦地,又一声尖哨之声,临空传来,谷云龙脸上霍地一惊,

赵亦秋奇怪问道:

“谷老兄,贵教这哨声代表什么?”

谷云龙说道:

“太清教以往从没有一个人敢昼夜闯山,想不到今晚却发现了一条人影,在这

重地范围三里之内,故本教暗卡发出信号,而且,本教教主也下令不能让任何一个

人退出九华山。”

赵亦秋冷冷一笑道:

“难道你谷兄也想留下我?”

谷云龙强作一笑,道:

“在本教还没有查清来人是谁之前,不得不委屈你一下。”

赵亦秋哈哈一笑,道:

“未悉谷兄在大清教身掌何职?”

谷云龙说道:

“弟在太清教下,蒙教主抬爱,授以刑司之职。”赵亦秋笑道:

“原来谷兄在太清教身掌刑堂堂主,可喜可贺,不过小弟现在没有时间,否则,

少不了打扰一番。”

说完话,不待谷云龙回答,一个纵身,直向山下跃去。

谷云龙见阴阳剑客一走,脸上泛起怒容,猛地一点双足,截在赵亦秋前路,含

笑说道:

“李兄,本教不让任何一个人退出九华山,是教主令谕,请李兄少待片刻,等

本教将来人查出,李兄即可以离开。”

赵亦秋冷笑道:

“夜探贵教总堂之人,与我无关,何以一定要我留在九华山?”

谷云龙被赵亦秋一问,不觉怔了片刻,心想也是,不过教主既然不让任何一个

人离开九华山,自然另有用意。

思忖既罢,说道:

“这是本教教主令谕,小弟不便违抗规条,这一点谅李兄必定清楚,看在弟的

薄面上,暂时留在九华山片刻如何?”

谷云龙这话说得客气到了极点,不过赵亦秋知道武翠莲不让他退出九华山的真

正用意,心忖道:“难道我在这里等死?”

心念一动,说道:

“谷兄谅也知道小弟个性,小弟说走就走……”

谷云龙冷笑接道:

“那你是决不赏小弟一个脸了?”

赵亦秋道:

“这不是赏脸不赏脸的问题,而是我必须此刻就走。”

谷云龙脸色微愠道:

“如果你一定要走,小弟不得不强留了。”

赵亦秋纵声一笑道:

“谷老兄,咱们两个人的武功,各人心里有数,你不见得比我强到哪里,你要

用强留,你是否真能留下我,倒还是一个问题吧?”

赵亦秋想用话把对方震慑,让对方走开,否则自己是否能斗得过谷云龙,倒还

是一个问题。

谷云龙心里果然一愣,脸上显出犹疑之色,片刻,又道:

“小弟是否李兄之敌,小弟自然清楚,如何李兄矢意要走,小弟也不得不再与

你较量一番。”

赵亦秋心想对方不让走,难道自己也真留下不成?乃冷笑道:

“那谷兄就试试是否真能留住我。”

话犹未了,右掌一挥,迎面向谷云龙劈出一掌。

赵亦秋发招奇快,第一招出手,第二招又自攻到,一瞬间,两掌回环劈到。

谷云龙虽吃惊阴阳剑客出手,但他终究是个成名人物,他自知掌上也许不是阴

阳剑客之敌,不敢硬接,抹身错步,避过两招,右掌一招“冰河开冻”,点袭阴阳

剑客“关元”穴。

赵亦秋见两掌均告落空,心里不觉暗暗佩服对方武功了得,心忖间,谷云龙第

一招已经点到——

赵亦秋滑开半步,堪堪避开一招,长啸一声,回环出掌,刹那间,抢攻三掌。

这三掌是赵亦秋毕生力量所聚,威力刚猛,谷云龙如果不是存心惧敌,不敢和

阴阳剑客硬架接招,赵亦秋也不至于占得上风,掌上功夫谷云龙有五六十年火候,

赵亦秋焉是其敌?不过谷云龙把对方估计过高,不敢贸然接招。

瞬眼间,赵亦秋三掌连续攻至,他吃惊之下,后退四五步,才勉强让过三掌,

猛一纵身,向赵亦秋扑进,出手还攻两掌。

于是他们两个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打斗,只见人影闪处,根本无法分出敌我,

招式奇快绝伦。

这当儿,从山上又飘泻而下五条人影,分别站在他们的周围。

如以掌上功夫而论,赵亦秋决无法在谷云龙手中走过十招以上,但谷云龙心存

惧敌之念,不敢与阴阳剑客硬接,于是赵亦秋才能勉强与谷云龙走了三十几招,不

至于落败。

蓦闻一声金铁交鸣之清脆声音,破空遥传而来,每一个人无不心里一惊,知道

有人与太清教动上了手。

谷云龙暴喝声下,存心与阴阳剑客拚命,出掌全是以招接招,掌力雄浑无比,

猛向赵亦秋狂攻而至。

谷云龙这一拚命,倒把赵亦秋迫得险象环生,本来赵亦秋已不是谷云龙之敌,

何况谷云龙这一拚命,他焉能接得下?

赵亦秋见谷云龙掌力刚猛,而又连环出掌,知非其敌,心里忖道:“如果再这

样打下去,再不出五招,自己必告落败,何不用剑上功夫,与他见个高下?”心念

一转,拼命攻出一掌。

这一掌是赵亦秋拚命打出,掌力势若奔雷骇电,谷云龙不觉闪退三步,赵亦秋

乘隙跃开五尺来远,说道:_

“谷兄掌力,的确比二十年前增加不少,小弟深为佩服。在剑法上,谅也有不

少增进,小弟还想讨教几招。”

谷云龙道:

“李兄既然瞧得起小弟,自当拚命奉陪。”

赵亦秋见周围站着五位太清教高手,心里暗暗着急,如果自己再不赶快退出九

华山,苦斗下去,便更觉困难。”

心念一转,也不打话,阴阳剑锵的一声出鞘,舞成两缕红一黑光芒,猛向谷云

龙扑击过去——

谷云龙不敢怠慢,急忙拔出金铜剑,避过赵亦秋一招急攻,金钢剑一绕,舞成

一缕剑花,分点赵亦秋各处要穴。

赵亦秋见谷云龙的剑法,柔、软、准、辣,兼而有之,心忖果然是剑上名家,

难怪能与我师父打了三天三夜,思忖间,阴阳剑连演三绝,这三招是阴阳剑法的精

奥招式,回环出手。其势如剪,剑风呼呼,端的厉害已极。

谷云龙的回风剑法,威力不在阴阳剑下,赵亦秋虽然抢攻三剑,依然无法将谷

云龙迫得下风。

谷云龙避过赵亦秋三剑猛攻之后,暴喝一声,金钢剑一振,“罡风扫叶”、

“江河倒泻”,猛攻赵亦秋。

这二招是回风剑法最精奥的杀手,疾如狂风暴雨,绵锦剑,势,犹如江河堤溃,

的确是精妙的剑式。

两招过后,不觉把赵亦秋迫得后退三步来远,赵亦秋一面吃惊,一面焦急,谷

云龙见两招得势,胆子一壮,又疾攻三剑。

谷云龙攻出五剑,只不过是瞬息间的事,赵亦秋心里一急,出手自是无法随心

所慾,何况名家出手,快捷无比,谷云龙一抢到先机,焉肯放手?一时间,赵亦秋

也被迫得节节后退。

如果赵亦秋不存焦急之念,也不至于被迫得险象环生,他心里一急,暴喝之下,

拼命攻出两招。

这两招是赵亦秋在险象环生之下,拼命打出,劲势奇大,谷云龙不得不一缓手

势,赵亦秋乘势又劈击两剑。

四剑出手,倒把败势挽回,微占上风,不过,拼命出招,最耗真力,赵亦秋攻

出四剑之后,剑招又开始缓慢。

谷云龙见阴阳剑客剑法竟没有二十年前厉害,心里不觉暗自奇怪,片刻间,彼

此又对拆了二十几招。

赵亦秋越打心里越急,心里越急,剑法越乱,谷云龙却越攻越急,剑势连绵不

绝,分击而至。

赵亦秋吃惊之下,剑法一变,阴阳剑法改为双客剑法。

双客剑法的确含有无穷威力,千面独行客与阴阳剑客花费十数年心血,所创精

奥剑招,威力自是不同凡响。

赵亦秋一展双客剑法,不但挽回败局,而且在片刻之间,反把谷云龙迫得后退

十来步。

谷云龙见阴阳剑客剑法一变,漫天剑影,罩身击到,心里大骇,虽然他一连施

出回风剑法绝招,依然无法跃出剑幕之外。

他心里吃惊非同小可,他想不到阴阳剑客在二十年之间,剑法竟厉害到这个地

步,如果当初没有再勤练回风剑法,恐怕无法在他手里走出十招。

谷云龙在太清教里武功仅次于教主,今夜如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给阴阳剑客,

那脸才丢大了。

心念一动,心里一横,存心拼命,回风剑法连演三招绝学,想跃出阴阳剑客的

剑幕之外——

谷云龙认为拼命攻出三剑之后,无论如何也能跃出剑势范围之外,哪知不然,

阴阳剑客却越攻越急,毫无破绽。

他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赵亦秋却存心把谷云龙制在剑下,否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退出九华山,是以,

他一点也不放手。

顾盼间,谷云龙的额角下,汗如豆大,滚滚而下。

赵亦秋叱喝一声,阴阳剑又劈攻三剑。

三剑出手,蓦闻谷云龙惊叫一声,踉跄退了五六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