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于是在天亮之后,他便与辣手仙子取道奔梅山庄。

只见古道上,两匹健马,骈骑而驰,快捷无比,马匹过处,卷起一团飞沙,漫

天飞扬。

赵亦秋觉得辣手仙子跟自己到梅山庄,事情有些不便,但自己又不能禁止她不

到梅山庄。

他微微侧过头,只见辣手仙子脸上泛起阵阵喜悦之情,眼中含情脉脉,赵亦秋

眼光跟她一接触,心里几乎要闭住气似的。

的确,辣手仙子比王燕萍与石小黛还要美,她有一副使任何男人无法抵抗的迷

魂眸子,以及美丽的脸蛋。

她报给赵亦秋微微一笑,这一笑使赵亦秋又体会到辣手仙子更迷人之处不是眼

睛,而是她的笑容。

赵亦秋心性傲然,但受过几次折磨之后,高傲之心,无形中也消去了大半,他

承认自己有时非常软弱。

他无法抗拒辣手仙子迷人的诱惑,他不否认他喜欢她,但是他明白在目前还不

应该有如此慾望。

与辣手仙子同到梅山庄,对自己的行动,倒是真有一些不便,他想了片刻,终

于说道:

“郑姑娘,难道你真的要跟我到梅山庄么?”

辣手仙子说道:

“怎么?难道你不让我去么?”

赵亦秋笑了笑道:

“我怎会不让你去?不过,我到梅山庄另有要事,你去……”

辣手仙子冷笑接道:

“我去有些不方便是吗?”

赵亦秋点了点头。

辣手仙子一阵感伤,幽怨说道:

“不会的,你跟石姑娘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嫉妒就是啦。”

赵亦秋明白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了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多心。”

辣手仙子问道:

“那还有什么?你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到梅山庄?”

赵亦秋道:

“我并没有说不让你到梅山庄呀。”

辣手仙子沉默了片刻,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感伤,她抬头望了赵亦秋一眼,然

后又低下了头。

赵亦秋突觉辣手仙子充满着诱惑的眸子,挂着晶莹的泪水,心里就想不出辣手

仙子这是为什么。

突闻辣手仙子幽怨地说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喜欢石姑娘……”

说到这里,心里一酸,豆大的泪珠,循腮而下……

吃醋,是人的本性,尤其女人的醋劲特别大,赵亦秋无意一问,竟使她伤心掉

泪。

但是这也无可厚非,男女间如果掉进爱河,怀疑的心特别大,虽然你说来无意,

但,她听却有意了。

辣手仙子是江湖上成名人物,以往,她见过无数男人,她认为男人是平庸无奇

的,但是,她见了赵亦秋之后,竟深深爱上了他。

显然,爱情这东西是非常奇怪的,男女间的爱情,往往在无意中产生。

辣手仙子也在一瞥之间,对赵亦秋发生了爱,她无法自制,虽然,他们的相遇

是那么突然,但是在突然里,爱已经生了根。

辣手仙子反复自问:“我什么会对他如此?也许,我生平第一次爱上了我要爱

的第男人……”

石小黛,她曾见过,她那天真无邪的心地,想不到也会深爱上了赵亦秋。

她此刻的心情,有些矛盾,石小黛的憨笑,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明白当石小

黛失去赵亦秋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从另一方面来说,赵亦秋是石小黛先遇上的,自己只不过在风雨之夜,才跟他

无意间邂逅。

辣手仙子是个理智很强的少女,这刹那之间。觉得好像不应该插进赵亦秋与石

小黛之间,

但自己又该如何?于是,她陷进矛盾里……

她想了又想,她觉得最好的结论是离开赵亦秋,否则,石小黛与自己之间,都

会感到痛苦。

女人的心思,特别敏感,辣手仙子认为自己不该夺人之爱,何况石小黛又是一

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她不忍创伤她的心。

想到这里,她勒住了马,凝望了赵亦秋片刻,幽然道:

“赵少侠,你自己上梅山庄吧,我不去了。”

赵亦秋见辣手仙子痛苦之情,溢于言表,心里一震,说道:

“郑姑娘,你为什么突然不愿到梅山庄呢?”

辣手仙子苦笑了一下,说道:

“是的,我不应该去,你自己去吧,见了石姑娘之后替我问个好,我要走了……”

这刹那之间,辣手仙子美丽的脸庞,突然泛起一阵从未有过的痛苦之色,赵亦

秋不敢凝视着她的眼光。

他想了一想,觉得不应该过分刺伤她的心,何况,她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终

于说道:

“郑姑娘,我没有说一定不让你去梅山庄,走吧,我们走。”

辣手仙子摇了摇头,说道:

“不,你自已去吧,我不应该去的。”

赵亦秋说道:

“那么你要上哪里呢?”

辣手仙子幽幽一叹,说道:

“我母亲死后,便无家可归,十七岁那年,我便在江湖闯荡,但愿你走了之后,

我还照样的能在江湖上闯荡,也许,我会怀念你,但是我不应该刺伤石小黛的心。”

辣手仙子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性,她曾遭受过无数的创伤,她自信她对赵

亦秋也可能永远忘怀。

环境养成她一种独特的个性,这种个性就是她遇到任何事情之后,都能沉静应

付过去,同时她是个饱受过痛苦的人,她宁愿自己再受痛苦,也不愿别人受到一点

痛苦。

她这种想法并没有错,但是她离开赵亦秋之后,是否真能把赵亦秋忘却,当然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人类的慾望是很奇怪的,虽然在心扉里产生了慾望,但慾望却是在无形中可以

控制一个人的个性。

诚如辣手仙子,她爱上了赵亦秋,但那一股少女的慾望却控制着她,使她明白

自己不应该作过分的渴求。

她明白,如果这里面不是石小黛的话,她可以插足其间,但是石小黛天性善良,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在石小黛的心扉里,留下阴影,而使一个纯洁的少女,陷入痛苦

的日子里。

也许,辣手仙子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否则,在目前她不

应该想到这个问题。

但是,赵亦秋此刻反而不忍辣手仙子离他而去,他觉得辣手仙子的身世已够可

怜,在目前他虽然不能给她什么,但往后,他不管辣手仙子是否跟自己在一起,他

会好好保护她。

他凝视了辣手仙子片刻,说道:

“郑姑娘,请你相信我,我非常乐意跟你在一起,你别多想,我们走吧,天色

不早。”

辣手仙子痛苦地摇了摇头,说道:

“你走吧!也许我以后会来看你。”

赵亦秋默然了,他想了一想,终于说道:

“你暂时住在哪里,我把事情办完之后,会来看你。”

辣手仙子道:

“不必了,我已经告诉你我无家可归,他日有缘,我们一定会碰面的,现在又

何必苛求呢?”

赵亦秋黯然地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郑姑娘,请你保重……”

话犹未毕,马鞭一扬,马放开四蹄,飞奔而去。

他没有勇气再回顾辣手仙子一眼,他体会得到,辣手仙子此刻眼中所包含的是

什么,好像此刻一顾,便会在他往后的日子里,埋下相伴怀念及痛苦的种子。

辣手仙子望着赵亦秋的背影,黯然发出一声长叹,她默默问着自己:“我为什

么一定要离开他?”

她明白,显然,自己并没有必要一定离开赵亦秋呀……

赵亦秋走了,他门相伴只是那么短促的两天,两天之间,赵亦秋终于离她而去

了,那是她叫他走的。

两天,留下了美丽回忆,以及痛苦的相思,辣子仙子,因是她出手狠辣,但是,

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明白自己不能占有赵亦秋。她应该牺牲,让石小黛得到幸福

就在辣手仙子沉思的当儿,人影门处,她的面前已经飘下一个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把赵亦秋与辣手仙子刚才的一切,看得很清楚,她对辣手仙子泛起爱

惜与怜悯之心。

显然,女人都有同样的心,中年书生是女扮男装,她是女人,当然,她懂得女

人的心情。

她觉得辣手仙子是个本性非常善良的女人,爱的本身是占有,而辣手仙子为了

石小黛,宁愿自己痛苦,而不愿石小黛圣洁的心地,留下痛苦的种子。

中年书生看了怔在马上的辣手仙子一眼,说道:

“你很喜欢这个男人是吗?”

辣手仙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中年书生苦笑了一下,又道:

“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跟他走呢?”

辣手仙子疑惑地看了中年书生一眼,问道:

“你是什么人?”

中年书生说道:

“郑姑娘,你何必一定要问我是谁,反正,你知道了也没有用呀,郑姑娘,我

问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跟他走?”

辣手仙子见对方不似有取笑之意,黯然一叹,说道:

“我若跟他去梅山庄之后,也许我会比离开他更痛苦。”

中年书生笑了笑,说道:

“你怕刺伤石小黛的心是吗?”

辣手仙子点了点头,幽幽一叹道:

“石小妹人太好了,她不懂人与人之间的丑恶,自然,我不能使她痛苦。”说

到这里,似有所悟,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问我这些话?”

中年书生笑道:

“郑姑娘,我并没有恶意,请你不要误会,如果你喜欢他,我保管你以后会跟

他在一起就是了。”

辣手仙子脸上泛起一层迷惑的神情,眼光直盯在中年书生的脸上,中年书生望

着郑芳紫这种神情,轻叹一声,说道:

“郑姑娘,不过他不只一个石小黛,还有一个王燕萍,你以后如跟她们在一起

的时候,你会嫉妒吗?”

辣手仙子虽然对中年书生所问,大惑不解,而且中年书生身份,她也不知道,

不过见中年书生并没有恶意,话中带着一分亲切之感,辣手仙子终于说道:

“只要石小妹与王姑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才不会生她们的气呢。”

中年书生点了点头,说道:

“我相信石小黛与王燕萍都愿意跟你在一起的。”

余音未息,身形一闪,直向路旁林内窜去。

辣手仙子又怔了一怔,她想:“这中年书生问这些干什么

她思忖未毕,蓦闻失笑之声,遥传而来。

声音极为刺耳,辣手仙子霍然一惊,张眼一望,四野并无半个人影,辣手仙子

不觉暗自奇怪。

蓦地里,辣手仙子突觉眼前人影闪处,迎面一股强烈的掌风,突袭而至。

辣手仙子暗吃一惊,纵身飘跃下马,放眼望去,她的面前已经站着一个非常可

怕的老者,只见这老者脸上,无一丝血色,两眼高高突起,布满红丝,形如僵尸,

非常可怕。

辣手仙子不觉大吃一惊,对方与自己素昧平生,何以不分青红皂白,迎面就一

掌向自己劈下?

这老者看了辣手仙子片刻,冷冷一笑,说道:

“果然不错,难怪我三个徒弟着迷,嘿嘿,我走遍天下,见过无数美女,就没

有见过如此佳丽,看来我艳福不浅……”

这个形如僵尸的老者,似自言自语,辣手仙子一见老者来意不对,这话分明是

为自己而来,说道“艳福不浅”四个字时,辣手仙子怒不可遏,脸上泛起杀机,喝

道:

“老丈是什么人,姑娘与你素昧平生,你乘我不备,劈了我一掌,意慾何为,

你快说,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僵尸老者格格一笑,说道:

“好好,人称辣手仙子心黑手辣,可是碰到我白鬼魔叟,看你是否能逃过?”

说完,又是哈哈一笑。

辣手仙子一听来人报出“白鬼魔叟”四个字,心里大骇,此人二十年来,未出

江湖,极喜女色,是湘江三恶之师。

湘江三恶被自己毁去武功,白鬼魔叟自是来找自己报仇,此人练就一身阴阳毒

武功,厉害无比,三十年前绝迹江湖,想不到今天却碰上了。

辣手仙子心知对方来意不善,吃惊之下,凝神提气,蓄势待发。

白鬼魔叟格格笑道:

“辣手仙子,我三个不成器的徒弟,毁在你的手下,你长得倒有几分姿色,嘿

嘿,只要你跟我走,让本人享乐享乐,那么你打伤我徒弟的事,就此了断……”

辣手仙子听得怒火直冒,娇叱一声,一剑便向白鬼魔叟劈击过去,口里喝道:

“不要脸的婬贼,吃我一剑。”

白鬼魔叟格格一笑,身形微晃,辣手仙子一剑便告递空。

辣手仙子暗暗吃惊,长剑一抖,“玉女穿梭”、“秋风扫叶”、“蜻蜒点水”

刷刷刷一连抢攻三招,急如狂风骤雨,辣手仙子劈出四剑,只不过一瞬间的事,白

鬼魔叟在几个晃身的刹那,辣手仙子四剑全告走空。

辣手仙子这一惊非同小可,乍闻自鬼魔叟哈哈笑道:

“辣手仙子,何必多花这个气力,精力一散,玩乐就没有意思了……”

辣手仙子再也听不进去,银牙咬得格格作响,剑化绝招“金蜂戏蕊”、“天龙

抖甲”、“金针引线”,化作漫天剑影,分向白鬼魔叟周身要穴点至。

白鬼魔叟并不还招,辣手仙子三剑攻至,微感吃惊,思忖:“这女娃儿武功果

是不弱。”思忖间又连让三剑。

辣手仙子连攻七剑,依然无法将对方制住,满肚怒火,娇叱声中,剑走轻灵,

又劈两剑。

白鬼魔叟冷笑声中,右手一扬,辣手仙子突觉一股阴森掌力,迎面攻至,心里

大吃一惊,横里飘开五尺来远。

这一下,辣手仙子才知道白鬼魔叟武功了得,自己决非其敌,白鬼魔叟格格一

笑,身影一晃,出手奇快无比,双指骈进,点袭辣手仙子“下阴”穴。

辣手仙子突觉指风袭到,白鬼魔叟点向下体的双指,只差寸许,辣手仙子见他

出手轻浮,气得杏目圆睁。

她见自己无法避招,银牙一咬,长剑反递,点袭白鬼魔叟当胸“将台”大穴。

辣手仙子这一招是拚命打法,如果白鬼魔叟不撒手,势必叫辣手仙子点上不可,

落个两败俱伤。

白鬼魔叟见辣手仙子挤命,右手急撤……

辣手仙子就在白鬼魔叟撒手时,长剑一绕,振腕一招“玉带围腰”,猛向白鬼

魔叟中盘挥至。

辣手仙子这一招快逾电奔,白鬼魔叟过分轻敌,只听嘶的一声,白鬼魔叟的右

腹际,已随剑芒过处,划破了二寸余长的裂口,鲜血汩汩而下……

这一下,激起白鬼魔叟的杀机,暴啸一声,声若鬼泣,听得人心惊胆颤,辣手

仙子心里不觉一愣。

白鬼魔叟武功极高,练就一身阴毒无比的气功,江湖上一听白鬼魔叟四个字,

无不吓得魂散九霄。

此人喜爱女色,如果他认为是他所要的女人,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他的手里,是

以,多年来,在他手里丧失贞操的女子,不知多少。

此人在三十年前便绝迹江湖,行踪不明,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出现,辣手仙子

剑伤他腰际,因此激起他怒火。

蓦听他暴喝一声,双掌急切劈出一记掌力。

这一掌是白鬼魔叟挟怒而发,力道阴森刚猛,势逾天崩地裂,掌风呼呼,端的

厉害己极。

辣手仙子不敢硬接,身子飘然而起,避过白鬼魔叟全力一击,再一个“紫燕奔

林”,飞落在二丈开外。

白鬼魔叟当辣手仙子避过一掌之后,猛向辣手仙子再度扑去,翻腕错掌,连环

劈击三掌。

白鬼魔叟这三掌是毕生功力所聚,疾如电光石火,掌风呼呼,辣手仙子手中虽

有一把长剑,怎奈白鬼魔叟掌力奇猛,一时间,她不觉被掌力迫得后退了十来步。

白鬼魔叟抢攻三掌之后,一招“饿虎扑羊”猛扑辣手仙子,同时,右手疾出

“叶里偷桃”,指点辣手仙子“丹田”穴。

白兔魔叟这一招快逾闪电,辣手仙子被三掌所迫,身子还未站稳,白鬼魔叟这

一招又已点到。

辣手仙子突感身上一麻,长剑“当”的落地,娇躯“砰”的一声,倒了下来。’

白鬼魔叟制倒辣手仙子不过是在几个照面之间,武功之高,足已惊世骇俗了。

他点倒辣手仙子之后,格格怪笑一声,贪婪的眼光,直盯辣手仙子的酥胸,然

后,抱起辣手仙子的娇躯,直向林内奔去。

他奔了一程,放下了辣手仙子,又是一阵格格纵笑,他一见辣手仙子双目紧闭,

酥胸微微起伏颤动,看得他心中*火高烧,再也忍耐不住,倏地一探手,直向辣手

仙子胸前衣衫抓去。

辣手仙子此刻昏迷不醒人事,白鬼魔叟伸手一抓,辣手仙子前胸衣服已被撕下

一大块,露出红色肚兜。

可怕的事情这刹那之间便要发生了,辣手仙子无法反抗,白鬼魔叟也不会放过

她。

显然,一个色狼,怎么会放过这块嫩肉?

白鬼魔叟此刻再也禁不住*火,他撕去了辣手仙子的上衫之后,左手又直往裤

子抓去——

这一个动作奇快,辣手仙子已无抵抗,任由对方摆布,想不到她生平最恨采花

婬贼,而今却失身在婬贼手里。

就在白鬼魔叟的左手快要抓破辣手仙子的裤子的刹那,白鬼魔叟突觉背后冷风

袭到,他大吃一惊,猛地飘开数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