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二十九章

作者:陈青云

“吧!”的一声,一粒指头般大的石头,击在一棵大树干上,深入三寸,白鬼

魔叟不觉一惊,放眼望去,并无半点人影。_

白鬼魔叟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所为,分明落在别人眼内,以自己武功,竟未

发觉对方,可知对方也非弱者。

白鬼魔叟见四野并无半点人影,心里一面吃惊,一面奇怪,他又回顾了四周一

遍,把眼光又落在辣手仙子的身上。

他不愿放弃这块天鹅肉,虽然自己所为已落在别人眼中,但他自以为武功高强,

并不怕任何一个人。

心念至此,又探手往辣手仙子裤子抓去——

倏地——

一阵哈哈长笑之声,破空遥传而来。

白鬼魔叟心里一惊,身形跃而起,直向发声处猛扑过去……

他这个动作奇快,他认为对方一定逃不过自己的视线,哪知扑到发声处之时,

依然没有半点人影。

正在白鬼魔叟怔愕之际,前面又是一声冷笑之声传来。

白鬼魔叟被逗得无名火起,暴喝一声,又向前扑去……

他这两个纵扑,已离开辣手仙子二十几支,他不但没有见到半个人,连对方影

子都没有看到,他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

自他闯荡江湖以来,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个亏,今天想不到却被人戏弄个够,这

怎不叫他气破了胆?他大喝一声道:

“有种的不妨出来亮亮相,惹得你大爷生气,把这片森林烧个精光,看你出来

不出来?”

白鬼魔叟话还没有说完,一点寒星迎面扑到,白鬼魔叟吃惊之下,右手一扬,

劈出一掌,将寒星震落。

白鬼魔叟也在挥掌之际,身形一跃而起,直扑过去……

白鬼魔叟这两个动作,可以说同在一个时间内完成,奇快无比,但是在他纵起

的刹那,又是一点寒光击到。

他动作快,隐在树林之内的人动作也是奇快,一颗石子已向白鬼魔叟打到。

白鬼魔叟自出江湖以来,哪曾吃过这个亏,连声鬼吼,猛向前面发石处拍出一

记劈空掌力。

这一掌是白鬼魔叟挟怒而发,聚力万钧,掌力势逾河水倒泻,滚滚直迫过去,

掌力过处,吧吧吧,几棵大树应声而折。

蓦地,随吧的几声过后,对面二十几尺远的地方,突然塔的一声,白鬼魔叟又

向发声处猛扑过去……

他这几个扑击与纵落,已离原来的地方二十几丈之远。

他眼光触到发声的东西是一堆泥土,心里大吃一惊,知道被人用“调虎离山计”

骗了。

他心中一动,猛向原来地方扑回,哪知回到原来地方一看,自己所料果是不差,

辣手仙子已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气得他连声怪吼,凭自己武功,竟不知对方是谁,戏弄个够,而且还把口角上

的一块肉给抢走。

他在怪吼之下,身形一跃而起,飘落在一棵高约三丈的大树上,张眼一望,在

原来的路上有两个极快的人影,疾飞而去。

白鬼魔叟大喝一声,直向来路追去……

再说赵亦秋与辣手仙子分别之后,放马直奔,他不敢回过头,他怕看见辣手仙

子的渴求眼光。

情,使他变成一个非常软弱的人,傲然之心,此刻已化作乌有,有人说,“爱”

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个性。

由赵亦秋此刻心情看来,此语似是不假,赵亦秋生性高傲、冷漠,自从他碰到

石小黛与辣手仙子之后,他变了。

他变得非常矛盾与软弱,谁说这不是爱的力量?

他骑在马上,低着头,只听耳边马蹄之声,他不知跑了多少路。

他抬起了头,发出一声长叹……

蓦地里他的对面一匹快马飞驰而来,赵亦秋并没有多去注意,这一匹快马即刻

来到他的身边,又擦身而过。

这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本来没有多去注意,何况在这古道上,骑马飞奔的人

太多了。

但是这个骑马的人,好像有急事似的,赵亦秋不觉勒住马,回头看了一眼。

刚才擦身而过的那匹马,这一瞬间,已去了一里开外。

赵亦秋眼光超人一等,发现马背上骑的好像是一个少女,白衣随风飘舞,由背

后看来,赵亦秋觉得有些眼熟。

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干脆不想,马鞭一挥……

倏然,他的脑中想到了一个人,思忖:“这会是她么?不会吧?她又怎么会在

这里出现呢?”

心念一动,转过马,直向前面那少女追去……

赵亦秋这马行程极快,但对方的马也不慢于赵亦秋。

赵亦秋追赶了一程,依然追不上对方,赵亦秋一急,猛挥马鞭,马禁不起一阵

剧痛,长啸一声如飞奔去……

倏然……

赵亦秋突觉眼前人影闪处,迎面一股强烈的掌风,迫得他几乎翻身落马。

赵亦秋不觉暗吃一惊,放眼望去,马前正站着一僵尸般的老者。

赵亦秋冷笑笑,喝道:

“乘人不备,出掌偷袭,意在何为,也枉称江湖人物。”

白鬼魔叟格格一笑,道:

“小娃儿,你把人带到哪里去,快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亦秋见对方这个僵尸老者怪样,心里已是大为不高兴了,又听他说话没头没

尾,声势凌人,大为愤怒,喝道:

“就凭你这副尊容,三分不像鬼,七分不像人,也配拦住我的去路,快让开,

否则,被马踢死,可别怪我。”

白鬼魔叟是何等人物,他怎么会把赵亦秋放在眼内,何况他此刻又满腔怒火,

以为赵亦秋就是劫走辣手仙子的人。

他纵声一笑,喝道:

“你大爷也不跟你多说废话,快把辣手仙子交出来。”

赵亦秋一听他说辣手仙子,心里不觉一惊,听口气此人好似与辣手仙子有关,

脱口问道:

“你说辣手仙子怎地?”

白鬼魔叟道:

“别装蒜,把人交出来,我也不为难你,你走你的路。”

赵亦秋越听越糊涂,心忖:“难道这个鬼样的人,是辣手仙子的什么人?”心

念一动,又问道:

“你跟辣手仙子什么关系?”

白鬼魔叟说道:

“你管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再不把人交出来,我一掌便把你劈死!”

赵亦秋心想不对,这老者根本不像正派人物,满脸邪气,他也懒得多开口,一

紧马,直向前冲去。

白电魔叟一见赵亦秋不买帐,怪吼一声,一记掌力猛劈过去。

赵亦秋飘身下马,避过一击,落在一丈开外,脸上微露杀机。

他一见对方这鬼不像的老头子竟如此不讲理,激起心里杀机,缓缓向白鬼魔叟

走去,口里冷笑道:

“你既然出手相迫在下,也别怪我心狠。”

话犹未了,欺身扑进,一招“黑虎偷心”,猛向白鬼魔叟当胸扫去,赵亦秋这

一招快捷凌厉。

白鬼魔叟见对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出手如此快捷,心里不觉暗吃一惊,

凝神待敌,一招“烘云拱月”,使出内家真力,硬给了赵亦秋一拳。

赵亦秋一撤掌,退后数步,双腕齐翻,片刻之间,已向白鬼魔叟攻出二掌。这

二掌系气极所发,端的不可轻视。

白鬼魔叟武功极为了得,赵亦秋虽占了上风,抢攻二掌,对方只是微退几步,

赵亦秋不觉一愣!

赵亦秋认为这一掌虽未必一定能将对方毁在掌下,但至少也可以把对方弄个手

忙脚乱,不知所措。

就在赵亦秋一愣的刹那,白鬼魔叟暴喝声中,乘隙反攻三掌。

赵亦秋突觉对方掌力未之际,一股阴形的潜力,已先迫到,他微微吃惊,知道

对方所练是一种阴毒的绝学。

想到这里,把轻敌之念一敛,避过白鬼魔叟一连三掌猛攻,白鬼魔叟见一个小

伙子竟能在自己手下接过三招不至于落败,心里大骇,乘赵亦秋身形还未站稳之际,

双掌平推……

白鬼魔叟存心将赵亦秋毁在掌下,出手奇辣,赵亦秋身形还未完全站稳,白鬼

魔叟海啸山崩的掌力已经推到。

赵亦秋猛一咬牙,双掌平推而出,硬接了对方排山倒海的一击,人退了五六步,

踉跄之下,几乎仆倒。

这一下,激起赵亦秋杀机,伸手就要抽出阴阳剑……

突然,他又把手缩了回来,他认为此刻不是以阴阳剑客的身份出现的时候,自

不应该拨出阴阳剑。

在掌上论功夫,赵亦秋自然没有白鬼魔叟造诣高,他明白如果想在掌上胜过白

鬼魔叟是不可能的。

就在赵亦秋这刹那沉忖之间,白鬼魔叟又自扑到,冷笑之下,双掌疾出,一招

两式,分袭赵亦秋上、下两路。

赵亦秋大喝一声,右掌急切劈出,左掌反扣对方右腕。

赵亦秋同时一招两式,快途电光石火,白鬼魔叟暗自一惊,飘身撤掌,赵亦秋

乘对方撤掌之际,疾劈两掌。

赵亦秋此刻挟怒而发,这两掌聚他毕生功力,掌力刚猛,白鬼魔叟先机被克,

不觉也被迫连连后退。

赵亦秋见两掌得势,胆子为之一壮,又抢攻三掌。

五掌出手,掌风呼呼,白鬼魔叟被对方抢攻五掌之间,竟无法还手一招,激得

他满肚怒火。

蓦闻他一声暴喝,竟在险象环生之下,拚攻两掌。

赵亦秋估不到对方竟敢在险象环生之下,拚攻两掌,怔愕之间,白鬼魔叟奇猛

的掌风,已随身袭到。

赵亦秋见白鬼魔叟厉害,忙飘身后退。

在刹那间,两人已出手攻了十招左右,只见掌风过处,尘土飞扬,的确是一场

凌厉无比的打斗。

正在他们两个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蓦地里,从树林内飞泻而来两条人影,眨

眼间已到了赵亦秋与白兔魔叟身侧。

蓦闻一声娇喝,人影闪处,一缕寒光,劈点白鬼魔叟背后。

白鬼魔叟忽觉背后冷风袭到,吃惊之下,飘开数步。放眼望去,偷袭自己的人,

正是辣手仙子与一个中年书生。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辣手仙子被中年书生所救,突然出现,但他自忖武功高强,

并未把她放在眼内。

辣手仙子气得粉脸发青,喝道:

“无耻婬贼,竟敢戏弄本姑娘,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看剑。”剑字未毕,

刷刷一连两剑,猛攻过去。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望了赵亦秋一眼,身形一跃,银笛一招“怪蟒出洞”,猛

向白鬼魔叟背后“灵台”穴点去。

中年书生这一招奇快,只见银笛闪处,已递到白鬼魔叟背后五寸来远。

白鬼魔娶冷笑声中,右掌一吐,迎面向辣手仙子劈出一掌,右手单掌回身一扬,

一股掌风,劈向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武功不弱,银笛一撤,左掌同样一股掌力回敬过去,硬接了对方一掌,

身子飘身而起,一招“天外来云”疾如电光石火,迅捷无比,银笛白光闪处,已向

白鬼魔叟击来。

白鬼魔叟估不到对方身手如此矫捷,身子一沉,双指骈进如戟,猛点中年书生

“分水”穴。

中年书生身子飘飞落地之际,辣手仙子的剑也已递到。

赵亦秋见中年书生和辣手仙子一出手,毒辣异常,心知其中定有原因,否则,

也不至于激起辣手仙子与中年书生围攻。

他心念之间,突听白鬼魔叟怪喝一声,回身劈掌,右手劈出一掌,左手骈进双

指,直点辣手仙子“期门”穴。

白鬼魔叟这一招两式,快若疾雷闪电,眨眼的刹那,已要点中辣手仙子的要穴

倏然,人影闪处,赵亦秋飘身扑进,把辣手仙子身子抱起,飘退五尺来远,白

鬼魔叟两掌同时走空。

白鬼魔叟哈哈一笑,两只婬眼直盯在辣手仙子身上,辣手仙子气得粉脸发青,

中年书生剑眉一挑,喝道:

“老怪物,不要妄想,今天若叫你安身退出,誓不为人。”

白鬼魔叟纵声厉笑道:

“你有多大能耐,竟敢在我面前卖狂,看掌。”

话落掌起,直劈中年书生面门。

白鬼魔叟这次出手,暗藏内家真力,掌力比适才更为刚猛,他恨中年书生冲破

他的好事。

中年书生冷笑声中,左手劈掌,右手猛地点出银笛,一招两式,回环出手,也

快得出奇。

白鬼魔叟武功确有超人之处,中年书生两招攻到,他收掌提气,双掌横里打出

中年书生掌力虽没有他刚猛,但他手中一只银笛势若游龙,出手进招,快、准、

辣,分袭而至。

中年书生与白鬼魔叟交上手,刹那间,已攻出十招左右,白鬼魔叟暗暗吃惊,

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隐居深山苦练三十年的绝招,竟无法将对方毁在掌下,而且,

中年书生与赵亦秋,几乎使他落败。

他惊呼之下,中年书生反手进招,银笛振腕“天山落雁”、“劲风拂草”、

“风吹花摇”,连演三招绝学。

三招过处,只见漫天银光笛影,分向白鬼魔叟猛攻而至。

白鬼魔叟见漫天笛影,罩身疾点而至,吃惊与羞辱之下,回环运掌,掌力万均,

猛劈过去。

赵亦秋看了辣手仙子一眼,问道:

“郑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辣手仙子脸上一阵绯红,呐呐说道:

“这个老怪物是湘江三恶之师,他找上了我……”说到这里,看了赵亦秋一眼,

才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听得赵亦秋剑眉倒竖,怒火中烧,辣手仙子又道:

“假如不是他救我,恐怕我已经失身在这老怪物的手里。”

说完,望了动手的中年书生一眼。

赵亦秋气极一笑,声若龙吟,笑声停后暮闻一声暴喝,白鬼魔叟凌厉的掌风,

迫得中年书生歪歪斜斜。

赵亦秋大吃一惊,抢过辣手仙子的长剑,猛向白鬼魔叟扑进,长剑连施阴阳剑

法,劈击而下。

赵亦秋手中虽非阴阳剑,但威力也不同凡响,几剑过处,白鬼魔叟也不觉被迫

得手忙脚乱。

白鬼魔叟纵然一身武功卓绝,也禁不住两人围攻。

蓦闻赵亦秋暴喝一声,手中长剑由阴阳剑法演变至双客剑法,一片剑芒过处,

白鬼魔叟身上已被赵亦秋划了一寸来长的裂口。

蓦地里,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眨眼间一匹马已到场外停下,从马上飘

下一个白衣少女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