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说道:  “你如果要管这件事,哼!我银笛之下,叫你跟白鬼魔叟一样。”  百毒夫人格格一笑,说道:  “我百毒夫人自出江湖以来,还没有听到过有人像阁下这么大口气的,好,好,我百毒夫人倒想领教阁下几招绝学。”  中年书生暴喝一声,就想出招,突闻赵亦秋大喝道:  “什么百毒千毒?我可不管这一套,什么人敢管赵某人的事,我就叫她血溅阴……”阴字说到一半,忙又咽了一下,才道:  “我就要她血溅剑下。”  百毒夫人转脸一望,她的眼光落在赵亦秋的脸上,竟收不回来……她怔住了……。  起初她并没有多注意赵亦秋,想不到她这一看之下,竟呆若木鸡,她就不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标致的男人。  刹那间,她的血液开始一百八十度的循环,脸上泛起阵阵红霞,心里怦怦跳个不停。  赵亦秋见百毒夫人这个举动,冷笑道:  “你这个妖婆注视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有贴金子。”  百毒夫人格格一声娇笑,说道:  “哎哟,小哥儿,你就叫赵亦秋是吗?”  赵亦秋傲然一声冷笑,说道:  “你管我叫什么?你快给我滚!”  中年书生一见百毒夫人这一举动,心里说不出厌恶,他心知百毒夫人武功极高,生性奇婬,身掌四蝶帮帮主,恶名极赫,凡是年轻的小伙于一碰在她手里,没有一个人逃得过。  他思忖赵亦秋被她看见,将来难免又要闹出一场麻烦。  赵亦秋虽是武功不弱,能否逃得过四蝶帮之庞大势力,自然是一个问题。  蓦闻百毒夫人格格一声婬笑,向赵亦秋说道:  “小哥儿,你住在哪里呀?”  赵亦秋被问得无名火起,大喝道:  “你不配问我住在哪里,老实说,我不会告诉你。”  百毒夫人碰了一鼻子灰,并不生气,依然含笑道:  “小哥儿,你别凶嘛,我问你是喜欢你呀。”  赵亦秋怒喝道:  “谁要你喜欢,不要脸的婬妇……”  赵亦秋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人影闪处,石小黛已飘身在赵亦秋身侧,赵亦秋一见石小黛,不觉怔了一怔。  石小黛望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赵哥哥,你不要跟她争吗。”说到这里,回头向百毒夫人说道:“老前辈,你不要跟我赵哥哥吵嘛,他要你走,你就走吧,否则,赵哥哥会生气的。”  石小黛几声赵哥哥听得百毒夫人心里就要发火,但她不愧为江湖上极为难惹的女魔头,她一衡量情形,就知道这眼前少女与赵亦秋有很深的关系,否则,她也不会称他为赵哥哥了。  她心念一转,笑嘻嘻地向石小黛说道:  “你这位姑娘还满懂人情,你叫什么名字?你跟赵亦秋什么关系?”  石小黛微微笑道:  “我叫石小黛,我跟赵哥哥没有关系。”  百毒夫人一听是梅山庄主石乾元的女儿,吃了一惊,笑道:  “原来是梅山庄主的千金,赵亦秋是住在你家的吧?”  石小黛点了点头,赵亦秋听得发火,喝道:  “石小妹,你跟她谈什么,你让开,让我收拾她。”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想收拾我,不容易吧?”  赵亦秋纵声一笑,说道:  “那你就试试看。”看字未毕,右手长剑一招“毒蟒寻”穴猛点百毒夫人“期门”穴,左掌双指骄进如朝,点取她“气海”穴。  赵亦秋这一招两式,快逾电光石火,在刹那之间,两招杀手同时攻到……  百毒夫人暗吃一惊,不得不收势拒敌,玉腕一吐,分扣赵亦秋双腕,口里笑嘻嘻道:  “小哥儿你好狠的心呀。”  赵亦秋估不到对方竟敢以空手接招,吃惊之下,身子微退半步,百毒夫人乘隙反攻三招。  这一交上手,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赵亦秋心里已经有数,百毒夫人不但出手奇快,而且招式怪得出奇。  百毒夫人三招迫退赵亦秋之后,飘开数尺,口里笑道:  “小哥儿,怎么样?是不是还想接几招?”  说完,一双婬眼直盯在赵亦秋的脸上。  赵亦秋这一气非同小可,暴喝一声,长剑一抖,振腕一招“天山落雁”,猛向百毒夫人罩头斜劈而下……  百毒夫人依然婬笑道:  “小哥儿,看你是否忍心伤我?”  说完,静立不动。  赵亦秋长剑已经劈到,她依然没有还手。  这闪电般的瞬息间,眼看赵亦秋的剑锋已经到了她的头上……  她依然闪也不闪,赵亦秋心里一软,微偏剑峰,只听嘶的一声,她一支右臂已随剑芒过处,划开了两寸余长的血口。  场外之人无不惊呼一声,百毒夫人不闪身避招,的确是出乎任何一个人意料之外,赵亦秋更是呆住了。  百毒夫人见赵亦秋呆望自己,倏地,身子猛向赵亦秋扑去。  她这动作奇快,场外的中年书生、辣手仙子、石小黛无不惊叫一声,认为赵亦秋一定无法闪避百毒夫人这一动作。  赵亦秋心里正在奇怪,百毒夫人突然纵扑,他倒真没有办法闪避,何况百毒夫人这一着又是出奇不意。  但百毒夫人并不是向赵亦秋下手,只见她扑向赵亦秋之后,双腕一张,把赵亦秋整个人抱在怀里。  百毒夫人这个动作,不但出乎赵亦秋意料之外,中年书生、辣手仙子和石小黛,更是看得脸上一红。  赵亦秋被她突然一抱,不觉弄得束手无措,怔住了。  百毒夫人抱紧赵亦秋之后,慾念倏长,两只婬眼半睁半闭,吐气如兰,双峰紧靠在赵亦秋胸膛上。  也许是结过婚的女人,尝试过性生活的人比一个未婚的少女,性慾冲动更敏感。  她在发泄心里慾念时,会像黄河堤决,滚滚而至,使你喘不过气来,好像要把你融化在她的热情里似的……  显然,像百毒夫人被称为“天下第一婬妇”的女人,在情慾方面,自然要远胜任何一个女人。  她抱着赵亦秋的身子,也不怕在众目睽睽之下,其实,像她这种婬妇,根本不知羞耻是什么。  她的口角泛着得意的笑容,低声说道:  “姊姊就死在你怀里吧,看你忍心不忍心下手?”  赵亦秋心念一急,用力一推,竟无法把百毒夫人推开。  百毒夫人婬笑道:  “好弟弟,你就让姊姊死在你的怀里吧,姊姊需要你呀。”  百毒夫人秽语百出,急得赵亦秋大喝道:  “谁是你弟弟,如果你再不松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百毒夫人格格笑道:  “姊姊就愿死在你怀里,你动手吧。”  赵亦秋急得乱了章法,虽然说动手,但他一双手竟被百毒夫人抱得紧紧地,根本伸不出来。  中年书生一见情形,大吼一声,银笛一招“樵夫指路”,猛向百毒夫人背后递去,口里大喝道:  “不要脸的婬妇,吃我一招。”  语犹未毕,银笛势若电驰,已递到百毒夫人背后“志堂”穴。  百毒夫人口里说死,其实她真想死不成?那是不可能的,中年书生银笛递到,倏然,她把整个赵亦秋抱起,连闪数步。  中年书生一招走空,气得长啸一声,猛向百毒夫人扑去。  百毒夫人喝道:  “如果你再出手,可别怪我对赵亦秋下毒手了。”  这一喝,倒收了效,中年书生不觉把递出的银笛收了回来,气得脸上发青。  不过赵亦秋落在人家手里,如果妄自出手,百毒夫人若一下辣手,赵亦秋必定没有活命的希望。  百毒夫人倏然心念一动,松开赵亦秋,但她的右手却扣在赵亦秋的背后“灵台”穴上。  “灵台”穴为身上三十六死穴之一,一经点中,必死无疑。百毒夫人右手扣在赵亦秋的“灵台”穴上,中年书生、辣手仙子与石小黛均是大吃一惊,再不敢向百毒夫人围攻过去。  显然,如果她们一出手,百毒夫人扣在赵亦秋“灵台”穴上的右手,说不定也真会用力一点。  赵亦秋气得热汗直冒,但他此刻也不能妄动,否则,这一条命真会丧在百毒夫人的手里。  赵亦秋傲然心性,没有减去分毫,蓦闻他纵声长笑,声若龙吟,响彻云霄,历久不绝。  百毒夫人格格婬笑道:  “好弟弟,你放心,只要你不妄动,姊姊决不会向你下手。”  赵亦秋冷笑道:  “你要把我怎么样,快说,否则,别怪我不留口德了。”  百毒夫人笑道:  “我要把你带回天台山赏月岭住上一个时期,只要你乖乖听姊姊的话,包管你一生享用不尽……”  赵亦秋喝道:  “住口,你别妄想,赵某并非怕死之人,只要你真的把我带走,我就跟你拚了。”  百毒夫人笑道:  “好弟弟,姊姊怎么忍心你死?听姊姊的话,跟姊姊享乐去……”  赵亦秋大喝道:  “放屁,谁是你弟弟。”  百毒夫人并不生气,娇笑道:  “好弟弟,现在你不愿意,以后你自然会愿意啦。”  石小黛一见百毒夫人右腕扣在赵亦秋的“灵台”穴上,心里一阵难过,忍不住眼泪循腮而下,缓缓向百毒夫人走去。  赵亦秋恨得咬了咬牙,一见石小黛对自己的关怀,在心扉里突然泛起一种念头,这个念头就是决心要脱出百毒夫人的手,不管他是否会受伤。  石小黛带着泪水的眸子,凝视着百毒夫人道:  “老前辈,你就放了我赵哥哥吧,否则,赵哥哥如果死了,郑姊姊和我都会难过的。”  百毒夫人一声婬笑,向赵亦秋道:  “小哥儿,你艳福不浅,原来这么多女孩子在爱你。”说到这里,看了石小黛一眼,说道:“石小妹,你放心,我不会伤他的。”  石小黛又道:  “他既然不愿跟你上赏月岭,你就算了,何必为难他呢?”  百毒夫人冷笑道:  “我就非要他跟我走不可。”  赵亦秋怒喝道:  “你这个婬婆,假如赵亦秋有一天活在世界上,非要把四蝶帮夷为平地,否则,势不为人。”  百毒夫人被赵亦秋东一句婬婆西一句婬婆,骂得心里火起,冷冷笑道:  “你好不识抬举,如果你再骂,可别怪我心黑手辣了。”  赵亦秋哈哈纵声一笑,双掌运足全身内力,准备突下辣手,与百毒夫人同归于尽。  百毒夫人是何等人物,怎会看不出来,她冷笑一声,把右手又扣紧了一些。  倏然,赵亦秋冷笑一声,他存心拚命,他不愿这三个女人看着他被制,而为他感到痛苦,冷笑停后,倏然……  手掌猛推而出,人往后窜去……  赵亦秋这个动作快逾电光石火,百毒夫人估不到他会存心拚命,赵亦秋在推掌的刹那,她的右指,猛向赵亦秋“灵穴台”点下。  赵亦秋存心拚命,他这推出的双掌,聚他毕生功力,掌力万钧,百毒夫人立被震出丈外,溢出一口鲜血。  但百毒夫人按在赵亦秋“灵台”穴上的手,在赵亦秋飘身之际,突觉全身一阵剧痛,口中鲜血喷出一丈开外,人便躺了下去。  两个人这几个动作,说来很长,其实,只不过短短的一瞬间,落得两败俱伤。  以伤势看来,赵亦秋要比百毒夫人重多了,须知“灵台”穴”为人身三十六死穴之一,所幸赵亦秋动作奇快,否则必定要当场毙命不可,即是如此,他受内伤,也非同小可。  赵亦秋躺下之后急忙施出全身余力,乘势坐起,他自知伤势很重,屏息运气,想把血气运循一周天。  哪知他不运气还好,这一运气,一阵剧痛直刺心肺,血脉全阻,闷哼一声,人又躺了下来。  石小黛忙扑了过去,伏在赵亦秋的身上,放声大哭。  就在石小黛扑近赵亦秋的刹那,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双双扑向百毒夫人,出手猛攻过去——  百毒夫人受赵亦秋全力一击,伤势颇重,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一扑到,她怎敢贸然接招?往后退开数尺。  在她勉强避招之际,心血又是一阵翻涌,心知自己如再苦斗下去,必会丧命于此,心里打定逃走念头,暴喝一声推出全身余力,猛一点双足,直向林内窜去——  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估不到百毒夫人有这一着,大喝一声,直向百毒夫人背后猛造过去。  百毒夫人武功极高,全力施为提足轻功,眨眼间,已去了五大开外,没入林中。  中年书生与辣子仙子见百毒夫人一走,气得银牙咬得格格作响,知道追不上,乃折回到赵亦秋的身侧。  只见赵亦秋双眉紧闭,气若游丝,石小黛已哭得像泪人儿。  她的哭声,悱恻缠绵,凄婉慾绝,直如杜鹃啼血,听来肝肠才断,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也不觉被感染得掉下两行泪水。  石小黛,这个胸无城府的少女,她把赵亦秋当做她的第二生命,诚如她所说:赵亦秋不理她,她也不想活下去。  如今,赵亦秋弄到这个地步,怎不令她柔肠寸断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