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辣手仙子拉起了石小黛,说道:

“石小妹,你先别哭,赵哥哥并没有死呀。”

石小黛哭着说道:

“赵哥哥假如死了,我一定要找这妖婆替赵哥哥报仇,然后,我便要一辈子守

在赵哥哥的坟前……”

说到这里,她泣不成声了……

中年书生黯然一叹,说道:

“石小妹,你先别哭,让我试试赵哥哥是否有救。”

说完,把全身内力运于双掌,猛向赵亦秋身上三十六穴拿去。

中年书生想把本身真气,引导赵亦秋气血归丹田,这是一种至高内力疗伤法,

疗伤人必定内力精湛方能做到。

约半盏茶的时间,中年书生的额角上,汗如雨下,脸色也转为苍白,精神颓丧

拿遍赵亦秋身上三十六大穴之后,已汗流泱背,脸白如纸,睁眼看了石小黛与

辣手仙子一眼,摇了摇头。

辣手仙子与石小黛一见中年书生摇头,有如晴天霹雳,两个人心知赵亦秋已没

有救活的希望。

中年书生拿过赵亦秋穴道之后,真气消耗过巨,急忙坐在地上,屏息运气,打

起坐来,让血气循环十二周天。

石小黛一见中年书生说赵亦秋没有救,哇的一声,喷出阻塞在心中的一口鲜血,

脸上一阵苍白,也躺了下来。

石小黛一躺下,辣手仙子也几乎晕倒,但她终究是比石小黛要沉着得多,心里

似有所觉,探手入怀,取出三颗“万生丹”,送进石小黛的口内,然后将两颗纳入

赵亦秋的口中。

石小黛服下“万生丹”之后,悠悠醒来,痴痴地凝视了辣手仙子、中年书生一

眼,然后把眼光停在赵亦秋的身上。

眼泪开始籁籁而下,她没有再哭,但此刻,她心情要比哭更为难过几十倍。辣

手仙子拭去了眼泪,说道:

“石小妹,你不要再哭了,我已经给赵哥哥吃了两颗‘万生丹’,说不定有救

呢。”

石小黛痴痴地点了点头,喃喃念道:

“赵哥哥是好人,上苍决不会让他死去的。”

辣手仙子的“万生丹”,是她母亲生前所采各种灵草制炼而成,功力不同凡响,

她认为赵亦秋吃了两颗之后,无论如何也会醒来。

哪知赵亦秋服下两颗“万生丹”之后,依然无济于事,昏迷不醒。

一个时辰之后,中年书生已恢复元气,站起身子,环视了辣手仙子与石小黛一

眼,幽然发出一声长叹,说道:

“没有救了,他全身血脉凝结,如在三天之内,无法解开穴道,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也掉下两行泪水。

辣手仙子痛苦地问道:

“他真没有救了么?”

中年书生了摇了摇头,说道:

“救倒是有,不过灵葯来之不易,何况他只有三天的时间。”

辣手仙子道:

“什么葯才能救得活赵哥哥呢?不管这葯在天边海角,我们一样要把它取到。

否则,石小妹也没有办法活下去。”

中年书生痛苦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行了,远水救不了近火,赵亦秋的伤势,普天下只有一种葯可医,那便是

‘千年何首乌’,否则,便办不到。”

辣手仙子一听只有“千年何首乌”才能救得了赵亦秋,把一股希望,又化作幻

影。

“千年何首乌”是一种千百年来,难得之物,上哪里去找呢?如果真有人有,

也不肯轻易给别人。

辣手仙子的“万生丹”,功力虽不同凡响,但“千年何首乌”有起死回生之效,

“万生丹”只能医各种内伤。

但是在赵亦秋还没有真正死去之前,当然还有一线希望,辣手仙子又取过三颗

“万生丹”,塞进赵亦秋的口中。

辣手仙子在片刻间,便给赵亦秋吞服了五颗“万生丹”,她希望赵亦秋距离死

亡的时间,多拉长几天。

中年书生一见辣手仙子塞入赵亦秋口中的丹葯,芳香扑鼻,心知非一般丹葯可

比,脱口问道:

“郑姑娘,你给赵亦秋吃什么丹葯?”

辣手仙子道:

“这是我母亲生前遗下的‘万生丹’,我希望他不会在三天之内死去。‘万生

丹’虽非‘千年何首乌’,但也非一般灵丹可比,我一下给他吃了五颗,却依然没

有办法使他醒来。”

说完,深深一眼,把眼光又移到赵亦秋苍白的脸上。

石小黛痴痴地望着赵亦秋,她没有哭,只是眼泪簌簌而下。

石小黛曾几次回顾中年书生,慾言又止,终于开口幽幽问道:

“赵哥哥真的没有救了么?……”随即她又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眼睛直盯在

中年书生的脸上。

中年书生一见石小黛这种失魂落魄的情形,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感伤,也不觉掉

下两行泪水。

显然,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此刻心里的创痛,并不亚于石小黛,只是两个人要

比石小黛较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罢了。

中年书生痛苦地摇摇头说道:

“石小妹,郑姑娘已经给他吃了五颗‘万生丹’,等葯力发作之后,我再以内

力试打他一次血脉,如果他依然无法醒来,便没有救了,如果没有像‘千年何首乌’

的灵葯,纵然能醒过来,也最多不过能活十天半月。”

话犹未毕,缓缓向赵亦秋走去,内力运于双掌之间,疾向赵亦秋身上三十六大

穴再度拿去——

辣手仙子缓缓走到石小黛的身侧,四只失神的眸子,同时盯在赵亦秋与中年书

生的脸上。

她们两个人在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石小黛侧过脸,看了辣手仙子一眼,突然问道:

“郑姊姊,假如赵哥哥真的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辣手仙子痛苦地点了点头,说道:

“会的,我会难过,因为赵哥哥是好人。”

石小黛痛苦地点点头,把眼光又移到赵亦秋的脸上。

蓦闻赵亦秋闷哼一声,人悠悠醒来。

石小黛心里一阵喜悦,奔了过去,叫声:

“赵哥哥,你终于醒来了。”

赵亦秋迷惑地看了四周一眼,他苦笑了一声,问道:

“石小妹,我还活着吗?”

石小黛高兴得展眉笑道:

“赵哥哥,你还活着,你不能死,否则,郑姊姊;王姊姊和我都会难过的。”

赵亦秋苦笑了一下,当他回头之际,发现中年书生额角上汗如豆大,滚滚而下,

正以本身真气,畅导自己血气归纳丹田,只觉手指尖处,一股电流似的热气,遍达

各处。

他叹了一口气,心知中年书生不过枉费气力,自己全身血脉凝结,他自己认为

醒来,已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他感激地看了中年书生一眼,说道:

“你不必枉费本身真气替我打通血脉,我不行……”

说到这里,全身又是一阵剧痛,昏了过去。

中年书生经两次替赵亦秋打通血脉,真气消耗过巨,脸上一阵苍白,双目紧闭,

摇了摇头。

赵亦秋在昏迷中,倏闻石小黛痛哭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心里一阵感慨,

眼泪竟溢了出来。

他在昏迷中,茫茫然忖道:

“我就这样死去嘛?不,不,我还没有替我师父报仇,我不能死,还有石小黛、

郑芳紫、王燕萍,我死了之后,她们会如何呢?”

想到这里,一股“求生”的慾望,在他心扉里泛起,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死,他

要活下去!

但是,他又怎样使血道循环?他开始凭一股求生的慾望,试想再运循血脉,但

他稍一用力,又是一阵剧痛如割。

他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求生的慾望又变成泡影,他明白自己决对没有活下去

的希望了……

蓦地,他的脑中又想到武翠莲,当初自己被她挤得快晕死过去时,她又把自己

救活过来,她……

想到这里,他最后的一点理智,又告昏迷……

突然,他又感到一阵芳香扑鼻,有人在他口中塞了几颗东西,接着那东西便化

痰而下,人又悠悠醒来。

赵亦秋看了辣手仙子一眼,他知道辣手仙子用“万生丹”把自己又弄醒来,但

心里清楚那是无济于事的,他摇了摇头。

石小黛伏在他的身上,痛苦地说道:

“赵哥哥,你不能死,我要你活下去……”

赵亦秋苦笑地点了点头,说实在,他何尝愿意此刻就死去?倏然,他又想起了

武翠莲。

普天下能医好自己的伤势的,恐怕只有“千年何首乌”与武翠莲的“九宫续命

散”,但他现在连说话的本能都已经失去了。

他想:完了,一切都完了,他若无法把这件事告诉她们,自己一条命毫无办法

可救了。

中年书生一见赵亦秋张着口,又说不出话来,心知有异,缓缓走了过去,俯下

身子问道:

“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赵亦秋点了点头,苦笑地凝望着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说道:

“你有话说不出口吗?”

赵亦秋又点了点头,倏然,一股“求生”的慾望又在支持着他,他咬着牙,翻

过身子,非常吃力地取过一支小树枝。

他的手,颤抖不定,取过树枝之后,勉强在地上写着“武翠莲”,写完三个字

之后,已没有办法再写下去了。

中年书生一见赵亦秋写武翠莲三个字,一时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突然,心

有所觉,问道:

“武翠莲有葯可以医好你的伤是吗?”

赵亦秋点了点头,中年书生心里一喜,又问道:

“这个人住哪里呢?她有什么葯?”

赵亦秋又是极为吃力地摇了摇头,中年书生又问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领,心知

再问也没有用。

片刻,葯力过后,赵亦秋又昏死过去……

中年书生痛苦地发出一声悠然长叹,回顾了辣手仙子与石小黛一眼,说道:

“他既然告诉我们有一个武翠莲的有此解葯,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东西弄到

手?但是,谁是武翠莲呢?……”

中年书生自然想不到太清教主就是武翠莲,赵亦秋只写了武翠莲三个字,中年

书生自然想不出。

何况武翠莲从来很少有人知道她真的名字的,江湖上根本不知道太清教主叫武

翠莲,只不过知道教主是个女的。

想到这里,看了地上的白鬼魔叟一眼,冷笑了一声,辣手仙子更气得一咬银牙,

娇叱一声,玉腕一吐猛向白鬼魔叟劈出一掌,掌力过处,白鬼魔叟脑袋粉碎,到阎

王殿当风流鬼去了。

这也是白鬼魔叟平日好色之报。

中年书生又想了片刻,依然想不起武翠莲是什么人,叹道:

“郑姑娘;石小妹,我们先把赵亦秋弄到旅店,然后再想办法打听武翠莲是什

么人,她有什么解葯。”

辣手仙子与石小黛痴痴地点了点头,把赵亦秋扶上马背,又折往贵池而来。

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心里同样感到无比的沉重。

中年书生尽量在思索这武翠莲是什么人……

赵亦秋伏在马背上,中年书生照顾着他。

辣手仙子与石小黛各有一骑,于是,三马四骑,直向贵池镇奔去……

这里最难过的要算石小黛了,有很多事情,她都不懂,她的心非常单纯,她想

到她与赵亦秋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促的十几天,如果他真有不幸的话,她应该

怎么办呢?

她又想到与赵亦秋在梅花岭的一切……

在那里,赵亦秋吻了她,她把少女的赤诚之爱,赤躶躶地献给了赵亦秋,这给

她留下永远甜蜜的回忆。

她希望在打擂台的时候,赵亦秋会上擂台,但他没有,于是她恨他,恨他对自

己对他的爱恋,无动干衷。

于是,阴阳剑客来了,擂台的事,也成了不了之局。

就在这一天晚上,她被人劫走了……

她觉得耳边呼呼风响,已被人带起,她知道来人轻功极高。

一种恐惧涌上了她的心头,为什么要把自己劫走。

醒来,她躺在一张石床上,她睁着疑惑的眼睛,回顾四周,原来是个石洞。

她试想爬起来,但全身感觉无力,她又躺了下去。

不久,她又醒来,蓦然,她的眼光触到一个人影,是一个人的背后,她的心里

泛起一阵从未感到的恐惧。

她尽可能想象这件事情的后果,这个人劫走自己,莫非是……

想到这里,心里不觉泛起了一阵战栗。

显然,这可怕的事情是会发生的,否则,这人劫自己来到这个山洞是为什么?

想到这里,一种本能的挣扎,她又试想爬起来,但全身仍然软麻无力。

她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她不敢想象这件事情可能发生的后果。

蓦闻那人冷冷问道:

“你醒来,很好,我有话问你。”

石小黛睁开眼睛,映在她眼帘的,是那中年书生的脸孔。

石小黛疑惑了,中年书生劫走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中年书生望着石小黛那副惊恐与疑惑的神情,苦笑道:

“石姑娘,你想不到我会把你带到这里来是吗?”

石小黛见中年书生说话时非常温柔,把一分恐惧的心,才化作淡然,点了点头

中年书生苦笑了一下,沉思片刻,又说道:

“石姑娘,我很早就想跟你谈谈,可是,找不到机会,于是,不得不用唐突的

办法,把你动来,你不会见怪吧?”

石小黛微微一笑,她知道中年书生不是坏人,于是她安下了心,笑着说道:

“不会的,我不会见怪的,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吗?”

中年书生笑了一下,说道:“你喜欢赵亦秋吗?”

石小黛被他突然一问,怔了一下,说道:

“嗯,我很喜欢赵哥哥。”停了一停,似是自言自语道:“你把我带来这里,

赵哥哥不知道会不会想念我?”中年书生苦笑道:

“会的,你赵哥哥一定会想念你,因为你人很好,不要说你赵哥哥一定喜欢你,

我也非常喜欢。”

石小黛天真一笑,中年书生又说道:

“石姑娘,你知道你赵哥哥是什么人吗?”

石小黛摇了摇头,中年书生想了一下,又道:

“本来,我不想告诉你,不过这件事可能有关你我,所以我不得不告诉你,你

的赵哥哥就是阴阳剑客。”

石小黛吓了一跳,呐呐地道:

“不会吧,我赵哥哥怎么会是阴阳剑客?你在骗我。”

中年书生笑着说道:

“我告诉你,你自然不会相信,我不骗你,赵哥哥的确就是阴阳剑客。”

石小黛迷惑了,她睁着眼直盯在中年书生的脸上,好像对这件事感到决不可能

的。

中年书生又道:

“石姑娘,我若告诉你我是谁,你就会相信了。”

说完,回过身子,脱下那套儒服,取下那顶帽子,倏然又回过了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