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王虚凰这些话说得婉转动人,武怀民一听阴阳剑客会死,心里一急,当然,父

子天性,他怎会看他父亲死而不救,但是他母亲的确恨死了他父亲阴阳剑客,也许

她真不会给这种解葯,不过他要尽力而为了。

他看了王虚凰一眼,幽幽一叹,说道:

“我母亲恨死了阴阳剑客,她未必肯将这种葯送给他,不过——”他说到这里,

停了一停,又道:“让我去试试看。”

王虚凰心里一喜,说道:

“那么麻烦武兄一趟,如果能取得解葯,不要说阴阳剑客要感激你,就是小弟

也要感激武兄大德。”

武怀民道声:“王兄少待片刻,我去看看就来。”

话犹未毕,人影闪处,已向山上总堂窜去。

王虚凰一忧一喜,喜的是武翠莲这个人终于找到了,而且还有解葯,不虚此行,

忧的是,武翠莲未必肯轻易将此葯送给阴阳剑客。

一个时辰过去了,在王虚凰此刻说来好像一年的时间一样,她的心里,焦急、

不安、恐惧,接连涌起……

一个时辰过去,下一个时辰又接着而来,见武怀民还没有下来,她柳眉深锁,

好像不测的事情就要发生。

她祈求上苍,希望武翠莲会怜悯阴阳剑客,而送他一包“九宫续命散”,否则,

她的希望将变成了泡影。

于是,她又开始想到,如果赵亦秋不幸死去的话,不但自己活着没有意思,就

是石小黛与辣手仙子也不知会发生怎样的后果。

想到这里,她在心里打了一个冷颤,接着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此刻,几乎对自己的生命也有些心灰意冷。

她黯然一叹,不禁掉下了两行泪水……

蓦地,从山上泻下了一条人影,她心里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紧张,伸手拭去了

眼泪,张眼一望,正是武怀民。

她强忍心中激动的感情,开口问道:

“武兄,未悉解葯是否取到手?”

武怀民点了点头,说道:

“取到了,我母亲本来不给,我说了半天好话,她依然无动于衷,后来我说如

果她不救我父亲——”

武怀民把话说溜了口,不觉倏然止住,看了王虚凰一眼,改口说道:

“王兄也许不知道,阴阳剑客就是我父亲——只是我父亲大对不起我母亲了,

惹我母亲生气,后来我说如果她不救我父亲,我便死在她面前。”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一层痛苦的神情,又说:

“于是,我母亲叹了一口气,掉下了两行泪水,探手入怀,取过一包‘九宫续

命散’,说道:孩子,就看在你的分上,我再救他一次,你出去吧。于是,我便来

了。”说到这里,取过一个红色纸包,交给王虚凰,说道:

“这便是‘九宫续命散’,你拿去吧。”

王虚凰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激动得她伸出接“九宫续命散”的右手。颤动不

定,她勉强说道:

“一俟弟把阴阳剑客救活之后,自当再次上九华山盘居数日,以叙别后之情。”

武怀民苦笑一下,又幽幽说道:

“把我父亲救活之后,告诉他我母亲非常怀念他,叫他有空的时候,一定到九

华山来看我母亲。”

王虚凰一闻武怀民所言,已知道阴阳剑客生前与武翠莲的关系,忙道:

“我一定叫他来就是了。”

武怀民黯然点了点头:“小弟不远送了。”

王虚凰连说不敢当,已向来路泻去……

武怀民倏然在这刹那之间,竟掉下了两行泪水。

他叹了一声,带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向总堂踱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赵亦秋慢慢醒来,他感到口中阵阵芳香,精神缓缓畅达起

来……

突然,他又感到全身奇痛如焚,人又昏了过去。

中年书生、辣手仙子、石小黛脸上同样泛起无比紧张的神情,眼光同时聚在赵

亦秋的脸上……

赵亦秋苍白的脸上,渐渐开始红润起来,身上热汗直冒,湿透了他全身的衣服

赵亦秋发过一阵高烧之后,精神畅达不少,悠悠睁开眼睛,发出凄凉的苦笑,

然后像是极度的疲倦,又睡了过去。

中年书生吁了一口气,说道:

“他已经没有危险了,他全身凝结在一起的血脉,现在全部散开,不过精神还

未恢复过来就是啦,让我再替他打一次血脉吧。”

说完,内力运于双掌之间,以本身真气,贯入赵亦秋的丹田,使他体力可以早

点恢复。

半个时辰之后,中年书生的额角上微微出汗,一股热气似雾,在他的额角上冒

出。

她不惜再度花费本身的真气,助赵亦秋伤势复元,当然,她的用心,也唯天可

表了。

中年书生拿过赵亦秋身上三十六大穴之后,坐在地上打坐了片刻,才站起来,

说道:

“经我替他打了一次血脉,睡过一阵,便会醒来,郑姑娘,你再给他吃一颗

‘万生丹’,他便可以恢复如初了。”

石小黛说道:

“等赵哥哥醒来时,你再走不好么?”

中年书生苦笑道:

“我不希望见到他,他醒来时,你告诉他一声就得了。”

中年书生说完,也不待他们回答,推开窗户,人影闪处,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

里。

在中年书生走后的一刹那,辣手仙子也觉得自己应该走了,她不愿意在石小黛

与赵亦秋中间,留下不愉快的场面。

她虽然爱赵亦秋,但是她不愿刺伤石小黛的心,如果她与赵亦秋之间真有缘分

的话,终有一天会碰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她探手入怀,取过一颗“万生丹”交给石小黛道:

“石小妹,我也要走了,他醒来,你就给他吃这个葯吧。”

石小黛一听辣手仙子也要走,心里一阵难过,说道:

“郑姊姊,你为什么要走呢?”

辣手仙子苦笑一下,脸上泛起一层凄然之色,说道:

“石小妹,我应该走的,你跟赵哥哥好好在一起吧。”

石小黛幽幽说道:

“你们都走了,我应该怎么办呢?”

辣手仙子说道:

“石小妹,赵哥哥已经没有事了,我们走也无所谓。”

石小黛挽留说道:

“郑姊姊,你留在这里陪我吧,等赵哥哥醒来之后,你再走!否则赵哥哥会怪

我不留住你。”

辣手仙子何尝不希望永远陪在赵亦秋身边呢!但她明白真正的爱是给予,而不

是占有。

她强忍心中痛苦,凄然一笑,说道:

“不会的,赵哥哥一定不会见怪的,他醒来你代我问候一声就是啦。”话犹未

毕,娇足轻点,也向窗外泻去。

这刹那间的事,使石小黛突然感到一种空前未有的空虚与寂寞。

她幽幽一叹,禁不住又掉下两行泪水。

赵亦秋再度醒来,已是天交三更时分,显然,对于自己还会活在这世界,他感

到意外。

在他醒来时,石小黛把“万生丹”送到他口里,说道:

“赵哥哥,再吃下这个葯,你便可以全部好啦。”

赵亦秋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服下“万生丹”之后,忙屏息运气,血脉畅通无阻,

很快的循四十二周天。

他站起了身子,迷惑地凝视了四周,说道:

“石小妹,她们两个人呢?”

石小黛见赵亦秋全部好起来,心里高兴得不得了,笑着答道:“她们都走了。”

赵亦秋淡淡哦了一声,他的脑海里,正在回忆着所发生的事,但是,往事太模

糊了……

他记得中年书生与辣手仙子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又走了,他明白这条命又

被她们三个人救活过来。

他慨然叹了一声,说道:

“石小妹,你们用什么葯把我救活过来?”

石小黛高兴地笑了,说道:

“是……是那个中年书生把你救活过来……”随后,把中年书生上九华山,如

何取得“九宫续命散”的事说了一遍。

听得赵亦秋跺脚道:

“石小妹,你为什么让她们走?”

石小黛一见赵亦秋生气,心里一惊,呐呐道:

“赵哥哥,她们两个人执意要走,我也没有办法呀。”

赵亦秋一想也是,但是人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又怎能不报?

石小黛战战兢兢问道:

“赵哥哥,你在生我的气吗?”

赵亦秋不忍再伤她的心,苦笑说道:“我怎会生你的气?”

石小黛展眉一笑道:

“赵哥哥,你真好……”

石小黛话还没说完,蓦闻一声哈哈之声,破空传来,笑声未停,又传来一个笑

声,说道:

“黄毛丫头,也会谈起恋爱来啦。”

话犹未毕,人影闪处,房里已飘下一个人来。

赵亦秋与石小黛下意识的退了数步,放眼一望,来者是一个年逾古稀、书生打

扮的老人。

赵亦秋正待发问,石小黛已深深一福,说道:

“伊伯伯,你老就爱取笑我。你要上哪里去呀?”

石小黛说到这里,看了赵亦秋一眼,说道:

“赵哥哥,这位是钱塘书圣伊远老前辈——”

石小黛说到这里,倏然止住,好像说错了一件事似的,显然,伊远是阴阳剑客

的仇人,赵亦秋也一定会找他报仇,于是她又想到王燕萍告诉她那些话。

赵亦秋一听是钱塘书圣,脸上杀机隐隐而现,连连冷笑。

钱塘书圣伊远倒也没有注意,他看了石小黛一眼,奇怪问道:

“石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家不都说你被阴阳剑客劫走了么?”

石小黛回顾一眼赵亦秋,说道:

“伊伯伯,根本不是阴阳剑客把我带走,不过带走我的人,现在我不能告诉你

。”

钱塘书圣把眼光移到赵亦秋的脸上,只见赵亦秋脸如寒霜,望之生畏,他心里

下意识打了一个寒战问道:

“石姑娘,这位是……”

石小黛接着道:

“伊伯伯,这是赵哥哥赵亦秋。”

赵亦秋突然脑中念头一转,说道:

“晚辈赵亦秋,老前辈大名,如雷贯耳,晚辈今日得睹尊颜,真乃晚辈一大幸

事。”

伊远哈哈一笑,说道:

“赵少侠不必客气,未悉师承何人门下?”

赵亦秋一抹脸上杀机,他已经打好主意,准备如何收拾钱塘书圣,忙笑着接道

“晚辈恩师名讳,暂难奉告,老前辈大概不会见怪吧。”

钱塘书圣连说:“哪里哪里!”

石小黛的心里却正在着急,她怕赵亦秋会跟伊远冲突起来,显然,赵亦秋一定

不会放过钱塘书圣。

“你要盯在他的身边,不能让他多杀一个好人……”王燕萍告诉她的话,突然

又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从心里泛起一阵抖栗。

她黯然一声轻叹,望了赵亦秋一眼,在这分眼光里,包含着渴求与希望……

然后,她幽幽问道:

“伊伯伯,你要上哪儿?”

伊远叹了一口气,说道:

“为着阴阳剑客重新出现,在梅山庄使点苍三剑、关东乞侠几乎丧命之后,各

派无不震惊,阴阳剑客果然没有改变从前所为……”

赵亦秋冷冷一笑,反问道:“阴阳剑客以前有什么不好?”

伊远苦笑道:

“赵少侠也许还不知道,阴阳剑客使多少成名人物丧命在他阴阳剑之下,几年

后,又重现江湖,在梅山庄杀人,石小黛的父亲梅山庄主石乾元非常震怒,听说还

把石小黛给劫走

说到这里,看了石小黛一眼,又道:

“不过小黛已经在这里,她是否被阴阳剑客劫走,我们姑且不谈,但,石乾元

的声誉已全部丧在阴阳剑客的手里了。”

赵亦秋听得默默无语,伊远又道:

“于是,石乾元重约旧人,准备重新对付阴阳剑客,前天,我接到他的邀柬,

准备赶往梅山庄。”

赵亦秋冷笑道:

“老前辈,难道你们又想用围攻手段?阴阳剑客恐怕不会再上这个当了吧?”

钱塘书圣说道:

“不管阴阳剑客是否上当,我们为维护武林正义,不得不全力而为。”

石小黛岔开了话,问道:

“伊伯伯,就您一个人来么?”

伊远笑道:

“正巧,在路上碰到了武氏兄弟,他们也是被你父亲所约,我们就住在对面那

家旅店,明天一早便要赶路,刚才,我在对面一听到声音好熟,果然是你也来了,

好,你们休息吧,我要走了。”说完,回顾了赵亦秋一眼,人形一晃,已飘出窗外

钱塘书圣走后,赵亦秋冷冷一笑,石小黛却暗地里着急,假如赵亦秋真会去找

他们报仇,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她回头一看赵亦秋,只见赵亦秋睑露杀机,面上罩着一层寒霜,他正在想如何

向武氏兄弟及伊远下手。

他想:“我应该现在就去,否则,夜长梦多,可能又要出麻烦。”想到这里,

回顾石小黛一眼,说道:

“石小妹,你回房去休息吧,我要睡了。”

石小黛苦笑道:

“我知道你睡不着,你还有其他的事要出去办是吗?”

赵亦秋心里一震,含笑说道:

“夜里还有什么事要办,我真要睡了。”

石小黛改口笑道:

“既然没有事要办,我们就坐到天亮吧。”

赵亦秋心里一急,说道:

“那怎么成?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便不喜欢你。”

这一句话果然收效,石小黛最怕赵亦秋不喜欢她,这比拿刀子割她的肉还要难

过,终于她幽幽说道:

“赵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气,我听你的话就是啦。”

说完,退出了赵亦秋的房间。

赵亦秋好不容易才把石小黛弄走,压在心里的怒火,突然爆发,他非要去找这

些人算帐不可。

他带了面具,直向窗外跃去——

蓦地,一个声音喝道:

“赵哥哥,你不是要睡了么?怎么又要出去?”

赵亦秋大吃一惊,一回头,石小黛已飘身而下。

赵亦秋马上恢复镇静,改口道:

“谁是你赵哥哥,难道你也想来管我的闲事。”

石小黛故意说道:

“你是阴阳剑客,那最好不过,我正要找你。”

赵亦秋脑中念头突然一动,双指骄进如戟,直向石小黛肋下点去——

一声闷哼,石小黛已躺了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