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五章

作者:陈青云

  石小黛估不到赵亦秋会聚然出手,身上一麻,便躺了下来。  赵亦秋愣了一愣,发出黯然苦笑,轻说道:“小黛,暂时委屈你,等我报了仇,再解开你的穴道吧。”  话犹未毕,蓦然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来,赵亦秋暗吃一惊,猛地一纵身,直向发声处扑去,但四野苍茫,并无半个人影。  赵亦秋发愣的刹那,人影闪处,一声暴喝,从他背后飞泻三个人影,赵亦秋一旋身——  这三个人惊呼一声,下意识退了数步——  赵亦秋哈哈一笑,说道:  “钱塘书圣,几年不见,一向可好?”  伊远大吃一惊,阴阳剑客会突然在这里出现,这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他强笑说道:  “彼此,彼此,你阴阳剑客一向可好吧?”  赵亦秋冷冷一笑,说道:  “很好,但是,伊老兄,几年前的过节,咱们也该算算啦。”  说完,冰冷的眼光,环视了钱塘书圣及其余两个人一眼,心里忖道:“这两位大概是天阳、地阴双掌,武氏兄弟啦。”思忖间,身子欺进半步,脸上隐露杀机……  赵亦秋所料不差,这两个人正是天阳掌、地阴掌,武剑生与武剑德。  钱塘书圣见阴阳剑客屈身向前,下意识又退了数步,说道:  “阴阳剑客,你既然看得起咱们,咱们自当舍命奉陪,不过,阴阳剑客,几年前的教训,你大概还没有忘记吧?”  说完,眼光从阴阳剑客的脸上,移到石小黛的身上。  赵亦秋纵声狂笑,然后一敛笑容,拔出背后阴阳剑说道:  “钱塘书圣,李某人还没有把你们看到眼里,你以为用几年前的事,就能吓得了我?笑话。”  武剑生脸色一变,喝道:  “阴阳剑客,你既然没有把几年前的事当做教训,还敢卖狂,武剑生不才,还要领教你在几年之间,又学到什么能耐。”  赵亦秋冷笑道:  “武剑生,那最好不过,反正咱们的事,也不是在嘴上便能了断,你说是与不是?”  钱塘书圣虽胆怯阴阳剑客武功,但是事成骑虎,自己又不能一走了之,何况自己是江湖上成名人物。  如果对面说话的人不是阴阳剑容而换上别人的话,钱塘书圣受到如此奚落,怕不早就出手攻去才怪了。  钱塘书圣是个修养极深的人,不但武功极为了得,而且还满腹才学,精通诗书。  他衡量了一下眼前情形,知道阴阳剑客决不会将以往的事随便了断,冷笑声中,从腰际拔出铁扇,喝道:  “阴阳剑客,那么伊某就先接你几招阴阳剑绝学。”  赵亦秋喝声道:“好!”阴阳剑一绕,“阴风阳旋”,直向钱塘书圣中盘拦扫过去——  钱塘书圣见两缕红黑寒光,疾扫而至,心里暗吃一惊,猛地一折身,后退半步,手中铁扇一招“云龙八海”,点向赵亦秋下盘。  赵亦秋冷笑一声,阴阳剑一撤,身子飘然而起,一招“阳光普照”,一片剑芒,疾向钱塘书圣罩头击下。  这一招快逾奔电,钱塘书圣一招落空,心知不妙,身子暴退半步,堪堪避过赵亦秋一招急攻。  赵亦秋两招走空,心里不觉暗自钦佩钱塘书圣武功了得,轻敌之念一敛,阴阳剑连演杀手,猛攻过去——  赵亦秋存心把钱塘书圣毁在剑下,刹那间,已攻出五剑绝学,直把钱塘书圣迫得连连后退。  赵亦秋见钱塘书圣招式精妙,出手快捷无比,暴喝声中,阴阳剑一抖,振腕又攻出三剑。  这三剑是赵亦秋挟怒而攻,威势奇大,一片清吟之声,三剑已分别击向钱塘书圣要穴。  钱塘书圣虽是身负武功绝学,无奈赵亦秋出手奇快,何况他心存惧敌之念,功力自比平时打了折扣。  赵亦秋三剑过后,钱塘书圣惊叫一声,踉跄退了数步。  放眼一望,他胸前衣服已被赵亦秋割裂一寸多长,深入向内,鲜血开始溢了出来。  赵亦秋冷笑道:  “钱塘书圣,再接我一招试试。”  试字未毕,又向钱塘书圣猛攻过去——  钱塘书圣在后退之际,内力运足全身,此刻,他存心拚命,在赵亦秋扑到之际,猛地里劈出一掌。  赵亦秋没有估到在他纵身之际,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滚滚而至,其势刚猛无比。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身子一沉,双掌运足全力,急推而出,硬接了钱塘书圣骤然一击,踉跄退了数步——  钱塘书圣就在赵亦秋后退之际,再度回身扑到。  两个人交上手,在眨眼间,便攻出了七八招,名家出手,讲究快捷,赵亦秋在后退之际,钱塘书圣一抢到先机,铁肩疾如骤雨,狂攻而至。  赵亦秋一落下风,被钱塘书圣一连狂攻,迫得无名火起,暴喝一声,在扇幕之下拚攻两招。  两招是在险象丛生之下,拚力打出,威力不同凡响,钱塘书圣心里一愣,赵亦秋乘势再出二剑。  赵亦秋劈出四剑,挽回败势,脸上阴露杀机,暴喝之下,阴阳剑法一变,改攻双客剑法。  钱塘书圣忽觉漫天剑幕,分点而至,心里大惊,手中铁扇连施精奥招式,反点过去——  双客剑法有意想不到之奥妙,经千面独行客与阴阳剑客花费无数心血融合而成,威力自要比阴阳剑法高出一筹。  五招过后,钱塘书圣额角上微微出汗,他—一觉得阴阳剑客每出手一招,下面紧跟着的招式难以预测。  他心里吃惊非同小可,阴阳剑客的武功真要比几年前高出不少,出手变幻奇诡。  赵亦秋暴喝一声,阴阳剑化作一道剑芒,“丁山射雁”。“青龙摆尾”、“蚊龙戏水”,连演三绝招。  赵亦秋再攻出三剑,钱塘书圣不但被迫得无还手之力,同时,还往后退了五六步。  天阳掌武剑生与地阴掌武剑德在吃惊之下,凝神提气,乞势待发,准备骤然出手向阴阳剑客攻去。  武氏兄弟自知钱塘书圣在阴阳剑客手里再走不过十招必告落败,两人直把眼光放在两个人动手招式上。  蓦地里,一声冷笑之声传来,接着一条极快的人影,猛向武氏兄弟身侧飘落,武氏兄弟下意识退了数步——  转眼一望,来者是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中年人,只见他冰冷的眼光环视了场内一眼,冷笑一声,倏地身形一跃而起,抱起地上的石小黛,身形一展,几个起落,已去得老远。  这个人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武氏兄弟心里一惊,猛向那人追去——  但眼前人影闪处,一声暴喝,道:  “往哪里走!”迎面一股掌风,直逼过来。  武氏兄弟大吃一惊,张眼一望,正是阴阳剑客截在前路。  阴阳剑客赵亦秋冷笑道:  “姓武的,事情还没有弄清之前,你们想打逃走念头,可没有那么容易。”说到这里,回顾了钱塘书圣一眼又道:  “钱塘书圣,有什么不传之秘,不妨再使出来叫李某人见识见识。”  说完,缓缓向钱塘书圣走去,口里说道:  “姓武的,把事情弄清了再走不迟,如果是怕死的,不妨跪下叩三个头,李某人可能还网开一面,饶你……”  武氏兄弟真是气得脸无血色,阴阳剑客狂傲口吻,根本没有把自己两个人放在眼里,大吼一声,扑攻过去。  赵亦秋飘开数步,冷笑道:  “好呀,一齐上省得李某人多费手脚。”  气得三个人连声虎吼,钱塘书圣更气得脸无血色,猛地一纵身,铁扇如狂飙,猛攻赵亦秋要穴。  钱塘书圣一出手,武氏兄弟也齐翻腕错掌,凌厉的掌风,直袭赵亦秋。  赵亦秋表面虽故作镇静,但内心未免暗里吃惊,对方三个人均是武林极负盛名人物,武功自是非常了得。  他心念之间,修地一折身,阴阳剑一抖,“盘龙飞舞”,化用一片青芒,取攻钱塘书圣要害。  赵亦秋每一出手,暗藏一招杀手,“盘龙飞舞”攻出之后,后面一招“丹凤撩云”接着攻至。  钱塘书圣一招还未躲过,赵亦秋第二招又已攻到,招式快、怪,钱塘书圣闪身避招已自不及,一声惨叫,人便躺了下去。  钱塘书圣的胸前,已被赵亦秋划破了半尺来长的血口。  武氏兄弟在心里泛起一阵战栗,以钱塘书圣的武功,尚无法在阴阳剑客手里走过十招,如果自己两个人不敌,自然,今天便会丧命在阴阳剑客的手里。  思忖至此,武氏兄弟存心拚命,齐唱道:  “阴阳剑客,你好残忍……”话犹未毕,两个人直向赵亦秋扑去,掌力如涛,呼呼风声,攻向赵亦秋。  赵亦秋冷笑一声,喝道:  “几年前,你们对付李某人的手段,是否残忍?”  说话间,身子飘然而起,避过武氏兄弟掌势如涛的攻势,阴阳剑疾出,“闪电惊虹”,卷着一片红黑光芒,罩头击至。  武氏兄弟的天阳、地阴双掌,功力的确不同凡响,暗藏无穷变化,掌力奇猛,招式怪异。  赵亦秋凌空击至,身子一沉,两道掌风,滚滚向赵亦秋逼去。  赵亦秋身悬空中,出招自是无法自如,见武氏兄弟掌力攻到,急忙一个“鲤鱼翻身”,飘落在一丈开外——  武氏兄弟哪容赵亦秋站稳身形?猛地一纵身,直扑过来。  赵亦秋心存轻敌之念,故落下风,武氏兄弟一抢到先机,焉肯放手,一时间,赵亦秋不觉被迫节节后退。  赵亦秋被武氏兄弟一连猛攻,激起满腔怒火,暴喝一声,左掌劈出一掌,迫开武氏兄弟的攻势,阴阳剑连使双客剑法绝学,卷着两道红黑光芒,罩身狂袭而至。  于是三个人在这宁静的夜里,展开了一场生死的决斗。  武氏兄弟心里有数,如果他们今夜败在阴阳剑客的手里,无疑地,他们将全部血溅阴阳剑下。  于是,他们两个人每一出手,均是以拚命的打法,因此,一时间,也无法分出胜负。  十几招过后,赵亦秋的额角上已经微微出汗,他觉得武氏兄弟出手不但奇怪,而且掌力雄浑无比。  他的阴阳剑法虽是出神入化,无奈在内力修为方面未达火候,掌上功夫没有武氏兄弟的造诣。  而巳武氏兄弟又是两人围攻,“双拳难敌四手”,赵亦秋在此情形下,不觉感到非常吃力。  蓦闻赵亦秋一声暴喝,双客剑法拚攻三招,左掌同样猛劈三掌。  赵亦秋这三剑三掌聚毕生功力打出,威力的确不同凡响,三剑三掌过后,武氏兄弟也不由被迫后退数步——  赵亦秋乘隙又攻出三剑——  他这一连猛攻,只是在眨眼之间的事,何况这出手的几招都是全力施为,攻力的确非凡。  一声闷哼,武剑德又躺了下去。  天阳掌武剑生一见弟弟躺下,怪吼一声,猛扑赵亦秋,口里喝道:  “阴阳剑客,我跟你拚了。”话落,一股刚猛的掌力,直劈过去。赵亦秋冷笑声中,不闪不避,硬接了武剑生排山倒海一掌,两个人同时退了数步。  武剑生知道敌不过赵亦秋的攻势,但他又不能束手待毙,虽是黔驴技穷,但又不能不作最后挣扎。  眼看天阳掌武剑生又要丧命在阴阳剑之下——  蓦地里,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来,笑声极为冰冷,赵亦秋飘退数尺,人影闪处,眼前又飘来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之突然出现,使赵亦秋心里大吃一惊,对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自不便跟他交手,何况救命之恩,至今未报,怎能跟他对敌?  赵亦秋也不会想到,这个中年书生正是他梦寐所思的王燕萍。  一时间,赵亦秋竟呆在那里,中年书生冷冷一笑,瞪了赵亦秋一眼,冷冷说道:  “阴阳剑客,你忘了‘得饶人且饶人’这句话么?”  赵亦秋念头一转,喝道:  “这是李某人的事,阁下每每出手管这件事,李某人自信与阁下素无怨仇,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阁下还是少管的好。”  赵亦秋听中年书生称自己为阴阳剑客,自己也就可以充当一下阴阳剑客,他以为中年书生一定不会知他就是赵亦秋。  中年书生听后冷冷一笑,说道:  “别人不知道你的面目,可是,我……”话说到这里,锐利的眼光,瞪了赵亦秋一眼。  赵亦秋心里霍然一震,中年书生的话里,明白暗示着他已知赵亦秋的真面目。  他征了一怔,但师仇又不能不报,如果他不替阴阳剑客报仇,何以能对得起他师父在九泉之下?  但中年书生对自己有重生之恩,在师仇与自己的恩惠两者之间,他的心里开始矛盾起来。  他看了地上的钱塘书圣、武剑德一眼,发出一阵凄苦的长笑,猛地一点双足,消失在夜色里……  中年书生望着赵亦秋的背影,黯然一叹,探手入怀,取过两颗丹葯,分别纳入钱塘书圣与武剑德的口里。  天阳掌武剑生见中年书生出手相救,几句话之间,便把阴阳剑客弄走,心感自己三个人的老命是被中年书生所救,轻叹一声,乃拱手道:  “蒙阁下出手相救,重生之德,没齿难忘,在此先谢。”  中年书生冷冷道:  “不必了,等一下他们醒来,把他们扶到旅店休息一下,便可复元。”说到这里,身势一展,已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武剑生慨然一叹,武剑德与钱塘书圣,不久也已醒来……  赵亦秋凄然一声长笑,放过武氏兄弟及钱塘书圣后,他便奔回旅店。  倏然,他想起了石小黛在场碍手,不得不先将石小黛点倒于地,现在突然想起,他怔了一下。  刹那间,他感到自己不该对石小黛如此,他又缓缓走回原来的地方,但地上已经没有石小黛了。  他愣住了,突然,他忽有所悟,石小黛必定又是被中年书生带走……  他思忖未毕之际,远处一条人影姗姗而来……  那正是石小黛,赵亦秋缓缓走了过去,突然,他又停住脚步,他想到自己还没有取下面具。  他想到这里,掉头就想再奔回旅店,突然——  石小黛一个纵身,截住他的去路,口里说道:  “赵哥哥……”倏然伏在赵亦秋的怀里轻泣起来。  石小黛的赵哥哥三个字一出口,赵亦秋大吃一惊,他明白石小黛已经知道他的真面目。  他黯然一个苦笑,抚摸着石小黛,说道:  “谁是你赵哥哥,你弄错了……”  于是,他回过头来,他不敢再看石小黛的眼光,他不希望石小黛知道他就是第二个阴阳剑客。  他认为在石小黛还没有确定认为他就是阴阳剑客之前,他可以不作任何真实的答复。  然而,石小黛呢?刚才被赵亦秋点倒时,中年书生又把她带走,解开了她的穴道,她知道赵亦秋有难言之处。  幻想与希望,她一直祈求着,当她真正认识赵亦秋是谁时,她又开始痛苦。  王燕萍告诉她赵亦秋的一切,她与王燕萍这个纯洁的少女,同样希望把赵亦秋的个性改变过来。  他们不让赵亦秋枉杀一个好人,以免激起武林公愤,但在几个月之间,赵亦秋依然杀了人。  石小黛静如止水的心扉,又开始体会到很多事情,这些事情,一件一件都困惑着她。  此刻,她凝视着赵亦秋缓缓移去的背影,眼泪又簌簌而下  她在想是否在赵亦秋的面前指出他的一切?  终于她又奔了过去,沙哑地叫了一声:“赵哥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