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痛苦地走着,他只是希望在石小黛与王燕萍还没有真正知道他就是阴阳

剑客之前,替他师父报完仇,然后,他便回到“迷云洞”,不管石小黛与王燕萍是

否会爱他。

尤其是石小黛,他以为自己不应该在石小黛圣洁的灵魂里,埋下一颗痛苦的种

子。

石小黛亲切的叫喊声,使他心里怦然一跳,下意识停了脚步,回顾了缓缓而来

的石小黛一眼,狠心说道:

“石姑娘,你看错了人,我不是你的赵哥哥。”

石小黛幽幽说道:

“赵哥哥,你不要骗我,我知你是带上面具,才这样狠心对我是吗?”

赵亦秋在吃惊之下,默默地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小黛痛苦地说道:

“赵哥哥,我知道,假如有人知道你就是阴阳剑客,你会恨死那个人,可能还

会把那个人杀死,然而,赵哥哥,你知道我爱你,还有王姊姊、郑姊姊,她们都不

希望你会死。”

赵亦秋痛苦地低下了头,他体会得到,石小黛这话是出自肺腑,他没有反驳的

余地……

石小黛凝视片刻,又幽幽说道:

“赵哥哥,你说你喜欢我,虽然,喜欢与爱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我爱你,

赵哥哥,你知道吗?”

说到这里,她心里泛起一阵莫明的酸痛,忍不住两行泪珠又循腮而下……

她抑住悲伤的情绪,又开始说道:

“赵哥哥,王姊姊说你没有错,错是在你师父阴阳剑客的身上,他叫你替他报

仇。赵哥哥,你应该明白,我们都没有权利阻止你杀人,然而,我们不希望你多杀

一个好人。”

石小黛的每一句话都是带着无限柔情、至情的流露,像针一样地刺着赵亦秋的

心……

但是从另一方面想来,他应该替阴阳剑客报仇,阴阳剑客给他一切,使他在人

生旅程上得到温暖,他能违背他么?

爱情与师恩,在他的心扉里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应该选择哪个?

显然,这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他是个理智与个性极强的人,当他仔细想到这个问题时,他知道自己应该去选

择哪个了。

爱情,只不过是生命中的点缀,生平所需的东西,情爱不能给你带来,只是它

可能会使你的身心愉悦罢了。

他能放弃任何一切,甚至爱情,他一定要替他师父报仇,他不希望任何一个女

孩子去可怜他或怜悯他。

他理智地想完这个问题之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要放弃自己所能享受的东

西——爱情。

石小黛——一个纯真无邪的少女,他不希望拥有她的一切,他希望她——石小

黛,会永远恨他。

他不需要任何一个人去谅解他,在可贵的生命里,他会平淡地活下去,直到他

的生命走完最后的一段……

他抬头看了石小黛一眼,只见在石小黛的眼光里,包含了一分极端复杂的痛苦,

他又开始默然……

倏然,他发出一个很长的叹息,咬着牙,说道:

“石小妹你既然知道我是阴阳剑客——也就是你痛恨的人,我也就不愿再蒙骗

你了,是的,我承认我就是阴阳剑客。”

说到这里,他几乎无法控制住情绪,他明白这事情可能发生的后果,他决心把

话说完之后,永远离开她。

他承认自己不配得到石小黛的爱情,如果石小黛不知道他是阴阳剑客,那又自

当别论。

但石小黛已全部知道了,无法再蒙骗下去。

于是,他抑住了悲伤的情绪,又开口说道:

“石小妹,你知道了最好……武林人物都说我是个坏人,我不否认,然而,每

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与意念,我是否在人生的旅程上走入了歧途,也许,连我自

己都无法答复……”他停了一下,伸手取下脸上的面具,在他的脸上,泛起从未有

过的痛苦神情。

他报给石小黛一个凄凉的苦笑,又道:

“石小妹,咱们在偶然之间相识了,认识得非常突然,你没有忘记吧?过去,

我们在门口相撞时的情形?”

说到这里,他的口角上泛起傲然的笑容,又说道:

“是的,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管往事是否能追回,但,我们最好不要去想

它,不那样,我们都会感到痛苦。是吗?”

他望了一下怔在一旁的石小黛,幽然一叹,又道:“石小妹,我知道你爱我,

但是你并没有想到后果,盲目的爱情,会断送你的一生幸福,你应该好好去考虑,——

现在还不晚,在你知道我是阴阳剑客之时。”

石小黛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呜咽地说道:

“赵哥哥,你狠心对我这样吗?……”以下,是石小黛痛苦的哭声。

赵亦秋纵然是铁石心肠,也禁不起石小黛的痴情关怀,于是,他开始滴下了他

生平第一滴宝贵的泪水……

大丈夫不弹泪,这是欺人之谈,那要看在什么时候罢了。

赵亦秋哭了,不!他流泪了,他无法克制自己悲伤的情绪,缓缓闭上眼睛,把

眼泪吞回肚子里

的确,他此时心灵的创伤,并不亚于石小黛呀。

他含泪苦笑了一下,又道:

“石小妹,对的,你该恨我,有时,我欺骗我自己,也许我真正爱上了你……”

石小黛接着道:

“赵哥哥,你既然爱我,你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赵亦秋苦笑道:

“我已经说过,我们处的立场不同,你不会明白,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愿

意去做的,但是,生命的主宰,却在暗中安排了你的一切,使你无法反抗。”停了

一下,又说道:

“我,从小是个不幸的人,社会上的人没有一个可怜我,同情我,他们讥笑我,

那时候,我只有几岁……”

说到这里,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要说的话,于是,他又开口道:

“有钱人懂得自己本身去享受,他不会想到一个穷苦人的处境。现实的社会,

使我对人生不满。在父母双双去世之后,我在街头向人乞食,我流浪于各处,没有

一个人收容我,他们说我没有出息,于是,我憎恨任何一个人。后来,阴阳剑客把

我带走,他传授我武功,使我获得再生,我岂能违背他,不替他报仇么?”

说到这里,他脸上泛起坚毅之色,又道:

“那是不能的,石小妹我不能违背我师父临死之言,当然,我希望你知道情形

之后,会恨我一辈子,我承认在人生的旅途上,可能走错了路,但,那不是出自我

本意。”

他吁了一口气,又道:

“石小妹,我话说至此,以后我们是敌是友,在于你,但我要告诉你,师命压

在我头上,我无法反抗,当我报完了仇之后,如果你还喜欢我,也许,我会让你快

乐。”

他苦笑了一下,又道:

“那么,你可以走了,希望你忘记赵亦秋这个不幸的人,他不值得你爱,也不

值得你去怀念。”

石小黛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猛然一个纵身,投在赵亦秋的怀里,叫了一

声“赵哥哥!”便嚎哭起来。

赵亦秋闭上眼睛,他能体会得到石小黛心里的痛苦,他何尝不是一样呢?

他搂紧了石小黛的娇躯,默默地念道:“让我们最后得到片刻的温存吧?以后,

我将要永远地离开你……”

于是,他伏在石小黛的耳边,轻轻说道:

“石小妹,你为什么要哭呢?我会难过的,往后我会怀念你的,石小妹,你不

希望我以后会痛苦吧?”

石小黛抬起头,失神的眸子,挂满着珍珠般的泪水,眼光直盯在赵亦秋的脸上,

幽幽说道:

“赵哥哥,你为什么要如此待我?我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那在我知道你是阴

阳剑客之后,王姊姊也已经告诉过我,她叫我不能说,然而,我又不能不说。赵哥

哥?我们都爱你。”

赵亦秋苦笑一下,说道:

“我应该感谢你这样对我,不过,我决定远离你。”

石小黛怔怔地看着赵亦秋,幽幽问道:

“赵哥哥,你不能走,我需要你呀,如果你走了,我怎么办呢?赵哥哥你不应

该这样狠心对我。”

赵亦秋从石小黛的脸上,移开了视线,应该怎样答复石小黛呢?他找不到自己

要说的话。

石小黛心里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

赵亦秋无言地凝视着石小黛,他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知道他离开石小黛之后,

可能发生的后果。

但他又该如何呢?当然,他所得到的结论是:他应该离开石小黛,不管事情会

发生到任何一个地步。

他念头打定之后,下意识的一个动作,一吻落在她的chún上

诚如赵亦秋所说,他们要在这最后得到片刻的温存。

吻,几乎使赵亦秋的心被软化了,他把石小黛搂得紧紧的,慾念,疯狂,同时

在他们心扉里泛起……

蓦地里,远处人影闪处,一个冷冷的笑声遥传而来,把他们惊醒过来,循声望

去,四野并无半个人影。

赵亦秋推开了石小黛,痛苦地说道:

“石小妹,原谅我,你走吧,如果有缘,我们还会重聚的,我要走了,请你珍

重自己,忘记我……”

余音未息,双足一点,已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石小黛见赵亦秋一走,失望地叫了一声:“赵哥哥……”脑海里一阵晕眩,溢

出一口鲜血,人便躺了下来。

就在石小黛扑倒刹那,人影闪处,一个人把石小黛的娇躯抱住,使石小黛不至

于躺下去。

来人,正是中年书生——王燕萍。

她凝望着怀里的石小黛,口里喃喃念道:“真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她黯然发出一声叹息,探手入怀,取过一颗丹葯,纳入石小黛的口里,然后,

把眼光停留在石小黛的脸上。

她的心扉泛起了很多难以形容的痛苦情绪,她凝视着石小黛天真无邪的脸庞,

她是那么安详、那么天真……

上苍却带给她痛苦的命运,使她爱上生性傲然的赵亦秋,而使她圣洁的灵魂染

上了爱的阴影。

王燕萍想到这里,她心里也不觉黯然神伤,眼泪如豆般大,滚下了面颊……

她也深爱着赵亦秋,虽然赵亦秋表明他爱自己,但赵亦秋莫测高深的个性使她

担心将来的后果。

将来,是没有人敢推测或预知的,但每个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憧憬与希望,

这憧憬与希望是每一个沉醉在爱河里的男女所具有的。

没有一个人能违背这个事实,除非,那是一个不懂感情的人。

王燕萍、石小黛,她们同样有着憧憬与希望,她们希望赵亦秋会爱她们,永远

生活在一起……

但事情是否会如她们所愿呢?自然,那是很难推测的。

在王燕萍怔怔想着心事的当儿,石小黛已悠悠醒来。

她看了一下中年书生,晶莹的眸子,又溢出了两颗豆大的泪珠,声音沙哑地问

道:“王姊姊,他走了么?永远走了么?”

王燕萍叹了一口气,答道:

“是的,他走了,但是他是否会永远离开我们,我们还无法知道。小妹,你不

要难过,也许他会再回来的。”

石小黛看着王燕萍滚下的泪珠,叹口气道:

“王姊姊,赵哥哥走了,你也非常难过是吗?”

王燕萍苦笑地伸手拭去脸上泪痕,说道:

“我有点难过,但,我们不要想得太多,想,只有增加你的烦恼,也许我们想

得太多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止口,脸上泛起一阵紧张的神情,凝神倾听,突然,她喊声

“糟!”人影一跃而起,直向前面泻去。

石小黛心里一惊,她不知道王燕萍喊糟是为什么,不过她知道一定有重大的事

情发生……

就在石小黛思忖未毕之际,喜闻几声恐怖惨叫声破空传来,石小黛大吃一惊,

玉足轻点,直向发声处奔去……

这恐怖的发声处,正是钱塘书圣、武氏兄弟的房里,石小黛在心里打了一个冷

颤,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她的心扉里升起,她黯然地念道:“一定是赵哥哥又杀人

了……”

蓦地里,人影闪处,王燕萍一个纵身,已经落在石小黛面前,石小黛忙问道:

“王姊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王燕萍的脸上抹过一层痛苦神色,说道:

“我们晚来一步,三位老前辈均被赵亦秋剁去左臂。”

石小黛呀的一声惊叫,脱口问道:

“王姊姊,那赵哥哥呢?”

王燕萍苦笑了一下,淡淡答道:“走了”。

石小黛又问道:“那三位老前辈会不会死?”

王燕萍说道:“我已经给他们三个人吃下丹葯,死倒不会,不过要变成残废了

。”说到这里,发出一声长叹,又幽幽说道:

“也许,我们真无法控制他啦……”

说到这里,脑中念头一转,看了石小黛一眼,说道:

“石小妹,你赶快回到梅山庄,赵哥哥可能又要到梅山庄去杀人了,我随后马

上就来。”

说完,也不待石小黛答话,人形一展,已去得老远。

石小黛一听赵亦秋可能又要在梅山庄杀人,心里浮起一阵惊悸,随即一个纵身,

猛向旅店奔回。

阑珊、孤独,在这里——浙东的古道上,出现一个神情落寞的年轻人——赵亦

秋。

以前,他从没有感到空虚与寂寞是什么?但如今在他离开石小黛之后,他开始

体会到,他身边只有寂寞的气氛笼罩着他。

有时,他真的可能违背他师父阴阳剑客的遗言,没有勇气替他报仇,当他看到

石小黛的眼光时……

短短的一个月之间,他才发觉自己竟是那么深爱着石小黛,那是无可否认的事

实,他心里明白!

他走着,显得那么孤独,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原来,他要先上天台山赏月

岭找百毒夫人算那笔帐。

百毒夫人几乎使他丧命,他不能不报这个仇,他认为如果不是神秘的中年书生

救了他,他此刻已到阎罗殿报到多时了。

离开石小黛时,他无法发泄心里的怨气,于是找上了钱塘书圣、武氏兄弟。

在那刹那之间,他几乎要疯狂,他无法向这几个人下手,最后,他咬着牙,终

于做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