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突然,中年书生又飘身而来,他心里泛起一阵愧疚,只得远离他,他不愿跟中

年书生冲突。

他没有再次回到梅山庄,石乾元的恩情,使他感到生命中的温暖,他能又在梅

山庄杀人吗?显然,这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他应该好好去考虑。

像石乾元如此对待赵亦秋,赵亦秋的确不应该再给石乾元带来声誉上的损失。

但是无意中,赵亦秋又在梅山庄留下更大的杀劫……

几天后……

钱塘书圣与武氏兄弟被阴阳剑客剁去左臂的事,便轰动了整个江湖。

各派人物此刻全集到梅山庄,这个消息的确使他们震惊,以钱塘书圣出神入化

的扇法及武氏兄弟雄厚的掌力,竟不是阴阳剑客的对手。

石乾元望了望四座的高手一眼,这里包括点苍三剑,怒山二怪、崂山一笔余天

华、关东乞侠及石岳。

这些人无不胜带忧虑,心里总认为阴阳剑客好像突然会在梅山庄出现似的。

石乾元自石小黛失踪之后,身受双重打击,他痛苦地说道:

“几年前的一幕,可能真会在我梅山庄重演,阴阳剑客的妄为,使我们不能不

施出这种手段。”

点苍三剑虽然一再约请能人,无奈这是关系他们自身的问题,阴阳剑客不是好

慧的,于是有些高手婉言相拒了。

他们不愿参加这场是非之斗。

董立俊为点苍三剑之首,他在约请能人之时,又布下一个网,这个网几乎使赵

亦秋丧命。

他看了石乾元一眼说道:

“石老弟,对付阴阳剑客,我们不需以光明磊落的手段,现在我们既然放出比

武的时间与地点,看阴阳剑客是否敢来。”

石乾元黯然一叹,怒山二怪的邱东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开口说道:

“几天来,闻阴阳剑客在云南一带出现,劫去富豪财宝无数,闹得人心惶惶不

安,各位是否有闻?”

点苍三剑的脸上,同时泛起一层淡淡的笑容,董立俊道:

“阴阳剑客既然在云南一带出现,大概是向敝派挑战吧

董立俊话声未落,一声娇笑之声,破空传来,笑声刺耳已极,在场之人无不大

吃一惊,齐掠至窗外。

在梅山庄的松林之内,飞也似的纵出五个中年女人。

这突来之变,石乾元不觉心里暗吃一惊,这五个女人来得非常突然。

倏地,一声冷笑之声传来,眼前人影一闪,一个中年妇人己经飘落在石乾元的

面前。

石乾元心里暗吃一惊,下意识退了数步,张眼一望,心里暗叫一声糟!

来者竟是四蝶帮帮主百毒夫人崔妙蓉。

百毒夫人突然在梅山庄出现,的确是出乎石乾元意料之外,他对百毒夫人素无

好感,一见她那妖冶之态,心里就要作呕,但在对方未说明来意之前,自己又不便

如何,乃含笑道:

“原来是四蝶帮的龙头帮主,夜临敝庄,不知有何见教?”

百毒夫人格格长笑,说道:

“石乾元,咱们几年前有巴山一别,想不到你依然健在。”说到这里停了一停,

又道:

“听说一个叫赵亦秋的人,是住在你这里吧?”

石乾元心里一震,百毒夫人出现于梅山庄相问赵亦秋,心知不妙,百毒夫人被

称为天下第一婬妇,莫非……

他一衡量情形,含笑说道:

“崔帮主原来是问这个,赵亦秋几天前的确是住在这里,不过,他已经离开梅

山庄多日了。”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回头望了同来的四个女人一眼,把眼光停留在石岳的身上,

心里不觉一震——

然后,她又一阵格格婬笑,脑中念头一转,说道:

“不会吧?”

石乾元脸色微温,说道:

“老夫从不打诳语,不信,你可以找找。”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石庄主,你跟赵亦秋关系可能不浅,既然他不在,那么

说到这里,突然止口,把眼光停在石岳脸上,然后又是一声婬笑,说道:“那

么,阁下一定知道赵亦秋的去处了?”

石岳被百毒夫人这一瞧,心中不觉有些怪怪的感觉。

百毒夫人这一说,石乾元不禁愣了一愣。

厅中静寂了一会。

石乾元道:

“崔帮主,你找赵亦秋有事吗?”

百毒夫人怔了一下,说道:

“赵亦秋打伤本帮门人,我不得不找他算算这笔账,你石庄主大概知道本帮不

是好惹的,趁早把赵亦秋交出来。”

百毒夫人这话简直不把石乾元等放在眼里,石乾元脸色微泛怒容,思忖:“百

毒夫人的确不好惹,赵亦秋惹四蝶帮倒是一个麻烦事,如能息事宁人,等赵亦秋回

到梅山庄之后,叫他给四蝶帮赔个不是,也就算了。”思忖至此,忙道:

“崔帮主,赵亦秋既然与贵帮主有这一点过节,个中情由,老夫不得而知,等

赵亦秋回来之后,老夫自当带他到天台山赏月岭负荆请罪。”

石乾元这话说得非常客气,他认为百毒夫人无论如何也不好发作,哪知百毒夫

人听后,纵声一笑,说道:

“石庄主,你倒说得轻松,如果你不交出赵亦秋,那么,我一样有办法。”

说到这里,回头望了同来的四个女人一眼,缓缓踱回这四个女人身侧,附在四

个女人耳边嘀咕了一阵,随即把眼光停在石岳的脸上。

这四个女人脸上浮起淡淡媚笑,百毒夫人又缓缓向石乾元走去,但她的眼光却

盯在石岳的脸上。

石乾元被百毒夫人这一激,再也忍不住,口里喝道:

“崔帮主,那你今天是有意到梅山庄来寻过节了?”

话说间,欺进三步、凝神提气,准备突然出手。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连看也不看石乾元一眼,突然,她一个纵身,猛扑石岳,

出手向石岳点去——

百毒夫人这个动作,快得出奇,骤然出手,不但出乎石岳意料之外,连石乾元

等亦不曾想到。

就在百毒夫人双指点到石岳刹那,石岳大吃一惊,猛地一个纵身,只听嘶的一

声,石岳的衣服已随百毒夫人的动作,被撕下一块。

点苍三剑之首的董立俊,忙疾掠在石岳身前与百毒夫人对峙。

百毒夫人道:

“原来是三剑之首董立俊,你既然有这个雅兴,我先陪你走几招,看你们点书

三剑到底有什么能耐。”

话落,缓缓向董立俊欺进。

其余四个女人也在百毒夫人出手的刹那,一字排开脸露杀机,凝神提气,移步

逼进。

在场的高手除关东乞快外,无不脸呈怒容,石乾元暴喝道:

“崔帮主,你未免欺人太甚,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竟借故到梅山庄来寻仇,

难道,石某人是那么好慧的?”

石岳先吃了百毒夫人的亏,这一下哪能忍得住,剑周一挑,欺进三步,右掌一

挥,便向百毒夫人劈下。

其余四个女人正是四蝶帮四蝶,年纪相若,见石岳一出手,冷笑声中,同时欺

身扑进,出手攻向石岳。

点苍三剑长剑出手青芒卷起,势若三条游龙,分袭四蝶。

石乾元气得脸色铁青,暴喝声下,猛扑百毒夫人,右手一招“怒涛拍岸”,一

股雄厚的掌力卷向百毒夫人。

石乾元骤然发掌,势若奔雷,何况这一掌又是他挟怒而发,力道奇猛,百毒夫

人微退半步,右掌一吐,硬接了石乾元排山倒海的一击,两个人同时踉跄退了数步——

石乾元见所发之掌力被百毒夫人轻轻接下,心里暗吃一惊,思忖:“百毒夫人

果然武功卓绝!”瞬间,又猛攻三掌。

石乾元连攻三掌,只在短短一瞬间,这三掌暗藏他毕生功力所发,威力的确不

同凡响,百毒夫人被迫后退数步。

百毒夫人受石乾元一连猛攻,激起满腔怒火,一声娇叱,拚攻三掌。

百毒夫人在险象环生之下,出掌发招,石乾元暗自一惊,顾盼间,百毒夫人三

掌已自攻到。

石乾元吃惊之下,不敢怠慢,身形一展,双袖一拂,一股掌风,回敬过去。

百毒夫人武功已臻化境,就在石乾元身形展起的刹那,双掌运足全力,“推窗

望月”,猛向身悬空中的石乾元击去。

这一击之力奇大,百毒夫人全力施为,她存心把石乾元毁在掌下,一掌击出,

势若狂飙,直逼石乾元。

石乾元一拂不中,心知不好,一个翻身,猛向旁边泻去

石乾元也在翻身的当儿,右掌拚命一击,硬接了百毒夫人的掌力,打个踉跄,

后退三四步,几乎仆倒。

百毒夫人哪容石乾元站稳,猛地一个纵身,猛扑过去——

蓦闻一声暴喝,一道鞭影,向百毒夫人扫去。

百毒夫人突觉背后冷风扫到,身影一跃而起,避过邱东一鞭,再一旋身的刹那,

呼的一掌,直劈过去。

石乾元仗着邱东的一鞭,才救了他一命,惊魂甫定,觉得血脉畅通无阻,才放

心,转脸望去,点苍三剑与石岳已和四蝶打个尘土飞扬。

四蝶以身形灵巧见长,招式怪异,点苍三剑虽是剑上名家,剑势连绵不绝,也

无可奈何。

这里面以石岳武功最弱,在对方雄浑的掌力与怪异招式抢攻下,迫得毫无还手

之力。

倏闻一声娇叱,攻向石岳的一蝶,在娇叱声下,右手一招“白猿献果”劈向石

岳的面门,左掌双指骄进,“云龙入海”点袭石岳助下麻穴。

这一招两式,奇快绝伦,石岳一招还未闪过,第二招又自攻到,身上一麻,人

便躺了下去——

就在石岳还未躺下的刹那,攻向石岳的那个女人已把石岳的身躯托住,一把抱

起,直向林内泻去——

饶是她这个动作快若电光石火,然而人影闪处,迎面突有一股刚猛的掌力,直

向抱住石岳的一蝶攻到。

这个女人不得不收势拒敌,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横里闪开三尺,张眼一望,四

野并无半个人影。

瞬息间的事,石乾元一个纵身,截在抱住石岳那个女人前面,出手一掌,直劈

过去——

抱着石岳的这女人正是四蝶中的穿花蝶叶媚,她在石乾元劈掌的刹那,抱起怀

里的石岳,直向石乾元拉来的掌力迎去。

石乾元大吃一惊,他这一掌之势奇大,如果击在石岳的身上,石岳怕不命毙当

场才怪。

心念一转,一收掌势,左手双指骄进,点向穿花蝶叶媚“气海”穴。

叶媚冷笑声中,不闪不避,同样把石岳的身子,迎送石乾元的指锋。

石乾元见爱子石岳被对方所制,自己一再出手,对方只拿石岳当挡箭牌,这一

来,势必伤了石岳。

他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穿花蝶叶媚冷笑道:

“石庄主,再出手呀!”

石乾元暴一喝声,道:

“四蝶帮,石某人跟贵帮素无过节,擒住犬子,是何用意?”

百毒夫人冷笑声中,迫开怒山二怪邱东的鞭影,身形一跃而起,落在石乾元的

前面,冷冷说道:

“本帮擒住贵公子并无用意,只是当做人质,如果你把赵亦秋交出来,本帮自

当把他放回,否则……”

“百毒夫人,如果你真要把犬子擒走,石某人不惜玉石俱毁……”

百毒夫人冷笑接道:

“石庄主,那你不妨试试看。”

石乾元气得虎目圆睁,头发微微抖动,脸色铁青,一声暴喝,双掌齐发,直劈

百毒夫人。

石乾元这一发动,心存拚命,掌力暗藏毕生功力,两道奇猛无比的掌力,狂卷

百毒夫人。

百毒夫人一见石乾元拚命发掌,倒也不敢大意,凝神提气,蓄势以待,双掌平

胸推出,又硬接了石乾元全力一击。

轰然大响,石乾无微退半步,百毒夫人屹立不动,石乾元这一惊非同小可,自

己全力施为的掌力竟被百毒夫人轻接过去。

百毒夫人接了石乾元这全力一击,心里也未免暗吃一惊,她这一推之力,用足

了十成真力,石乾元只退半步。

她心里暗付:“人言石乾元武功卓绝,果然不虚。”

思忖间,石乾元又发动攻势,掌势如涛,分击而至。

百毒夫人心知石乾元掌力纯厚,因此,她仍以先天条件——身子灵巧,弥补自

己的短处,跟石乾元过招。

穿花蝶抱着石岳,凝视了石岳片刻,脸上泛起一朵红云,心里一阵荡漾,*火

陡起……

自她出道以来,哪曾见过如此标致的男人?四蝶生性奇婬,不亚于百毒夫人。

百毒夫人告诉四蝶,赵亦秋是如何如何的让人喜爱时,她们心里就不大相信,

于是在第二天,四蝶全部出动到梅山庄找赵亦秋。

他们一听赵亦秋还没有回到梅山庄,本来打算离去,哪知石岳的人材,竟使百

毒夫人一震。

她暗付:“怎么这几个年轻人都长得那么迷人?”于是她决定把石岳劫走。

百毒夫人心念一动,回头告诉了四蝶……

穿花蝶叶媚怀里抱着这个粉面如玉的石岳,心里荡漾……激动,*火从心扉里

泛起……

她把chún瓣凑到石岳的口角上,深深地吻着他。

可怜石岳此刻人事不知,全凭穿花蝶摆布。

她无法克制自己的*火,一声婬笑,人形一纵,直向松林之内奔去……

突然,一股掌风袭来,穿花蝶没有注意,不觉被掌风震退五六步。

放眼望去,树林之内依然是空荡荡的……

她知道暗中有人偷袭,乃全身功力运于双掌,再度纵起,实党人影一晃,一声

哈哈长笑,声若龙吟,连绵不绝……

叶媚暗吃一惊,眼光过处,对面已经站着一个中年书生,只见这中年书生神态

安逸,交臂而立,背上插着一支长剑。

他那锐利的眼光,环视了周围一眼,冷冷一笑,缓缓向石乾元与百毒夫人走去

这个中年书生来得非常突然,穿花蝶怔了片刻,她想不出这中年书生是什么人,

竟有如此雄厚掌力。

蓦闻中年书生一声暴喝,一个“平分秋色”,竟将百毒夫人与石乾元挡开来。

百毒夫人与石乾元均是江湖上成名人物,掌力均有三、四十年之火候,而在拚

斗之下,中年书生竟能把他们挡开来,不但石乾元与百毒夫人吃惊,就是在场动手

的人也都暗暗一愣。

十几只不同的眼光,同时集在这中年书生的脸上,中年书生连看也不看他们一

眼,冷冷说道:

“崔帮主,请问你一声,石庄主在江湖上声誉极佳,跟四蝶帮从没有什么过节,

你竟带了天台四蝶到此寻仇?”

百毒夫人慑于这中年书生的武功,而且他又站在石乾元那一边,因此不敢贸然

出手。但她终不愧为帮主,纵声笑道:

“阁下是什么人,谅是石庄主的朋友……”

中年书生冷笑接道:

“你先不要问我是谁的朋友,四蝶帮恶名远播,大概毁灭的日子快到了。”

百毒夫人脸色微微一变,隐恻恻地笑道:

“好大的口气,看谁敢动四蝶帮一草一木,我准叫他血溅……”

中年书生的狂笑声,淹没了百毒夫人的话,狂笑停后,又道:

“百毒夫人,以你行径看来,终逃不过劫数,你们要找的人,此刻可能已将你

们巢穴夷为平地了。”

百毒夫人心里一震,难到赵亦秋已经上天台山赏月岭?思忖至此,不觉打个冷

颤。

她在思忖间,全身功力运集双掌,准备向中年书生突然一击。

她缓缓向中年书生走来,口角泛着媚笑,好像根本没有事一样。

但她已经运足全力,准备一掌之下,把中年书生毁去。

中年书生好似看都不看,回头向石乾元道:

“石庄主,请你注意四蝶行动,希望贵公子不会被她们带走,否则,你一生声

誉,即付之东流。”

一言甫毕,百毒夫人叱喝声中,一掌猛向中年书生劈到。

百毒夫人知道中年书生是个劲敌,所以这一掌运足了她毕生的功力所发,迅若

雷奔电闪,威势惊人。

中年书生冷笑之下,身形滑退半步,“直叩天门”,硬接百毒夫人排山倒海一

击——

百毒夫人见对方硬架硬接,右掌急撤,收回发出掌力,再滑退三尺,双掌推出

内力修为,狂卷中年书生。

百毒夫人这两手快途电闪,二招出手,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间,呼呼风响,排山

倒海的掌力有如黄河溃堤,连绵不绝,卷袭而至。

中年书生存心试试百毒夫人有多深功力,不闪不避,双掌徐徐推出,又是硬接

百毒夫人的掌力。

轰然一声惊天震响,两股潜力卷起一团尘沙飞扬在两丈开外,百毒夫人随掌力

过后,踉跄退了五个大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