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中年书生冷笑道:

“百毒夫人,武功不过尔尔,还是把人放下,快滚吧。”

百毒夫人站稳身形之后,脸上泛露杀机,隐恻恻地一声长笑,声若夜枭,冰冷

已极,笑声敛后,喝道:

“阁下先别夸口,看谁先能离开梅山庄?”

百毒夫人自出江湖以来,会过无数高手,今夜算是第一次栽了筋斗,来人武功

竟高不可测。

她在脑中尽量思索这中年书生是什么人?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心里泛起一阵惊悸,把眼光又留在那中年书生的脸上,

缓缓向四蝶走去。

她是一个心思很细的人,当她推测到这个人之后,心里已存下了顾忌,她想如

果自己所料不差,今夜劫人离开梅山庄倒是一件困难之事。

场内,虽然充满了火葯味,但依然没有人敢贸然出手。

百毒夫人在心里打了一个转之后,退到四蝶身侧,脑中正在考虑一件极重要之

事……

除穿花蝶之外,三蝶同时以疑惑的眼光,望着百毒夫人。

大蝶穿山蝶杨娟,突然问道:

“请问帮主,不知来者是什么人?”

百毒夫人低声道:

“你们先不要问来人是谁,如今我们想退出梅山庄,倒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

这中年书生在江湖辈分极高。”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道:

“四蝶帮自出江湖,从来没有栽过筋斗,但今夜来人武功大高,如果我们不能

将石乾元的公子劫走,四蝶帮声誉从此扫地。”

说到这里,脸露杀机,又道:

“叶堂主听令。”穿花蝶叶媚后退半尺,百毒夫人又道:

“杨、蔡、沈三位堂主听令。”

三蝶同道:“弟子在此恭听帮主令谕。”

百毒夫人低声说道。

“今夜的事关系整个四蝶帮的声誉,如果棋错一着,全军覆没,因此我们不得

不全力施为。”接着又道:“三位堂主把人带走,由我对付中年书生,我自信尚能

接得起几招,这当儿你们与叶堂主可以把人带走先离开这里。”

三蝶同道:“听令。”百毒夫人又道:“如有人截住叶堂主,三位堂主必须全

力施为,格杀无论,否则,当以本帮规条处置。”

百毒夫人说得声色俱厉,声音虽然很轻,但四蝶听得心里一震,须知四蝶帮自

开堂至今,就没有发现百毒夫人像今晚的举措,由此可见对方——中年书生必定是

个不寻常人物。

百毒夫人平日沉醉在慾海里,但一旦推测到事情严重性之后,一点也不含糊,

她用迅速的方法,分配了一切行动。

百毒夫人这一切举措,自然逃不过中年书生的眼光,他冷冷一笑,向石乾元说

道:

“石庄主,四蝶帮已经布好一切最快的行动,马上要离开这里,看来是无法截

住她们……”

说到这里,回顾了点苍三剑一眼,说道:

“三位大概是点苍三剑吧?”

点苍三剑心里一惊,中年书生知道三人外号,忙说:“不敢当。”

中年书生淡淡一笑,又道:

“三位请注意四蝶行动……”

中年书生话犹未毕,暴喝之声响起,百毒夫人直扑中年书生,出手一掌直劈过

来。

百毒夫人骤然出手,其势如雷,迅捷无比,中年书生微微一愣,只见他身影展

起的刹那,已迅速地避过百毒夫人一招急攻。

百毒夫人一招走空,翻掌错步,一连抢攻三掌。

她这三掌是连环攻出,势若狂飙,掌风呼呼,端的厉害已极,如换常人,必定

无法闪身躲过——

中年书生果然身负武功绝学,在百毒夫人一连抢攻之下,冷冷一声长笑,口里

喝道:

“崔帮主,看你有什么能耐,敢在我面前卖狂。”

话声甫毕,蓦听他一声暴喝,双掌急切劈出。

百毒夫人只觉中年书生掌力未到,一股无形的潜力已迎面撞到。

她在吃惊之下,不敢贸然硬接,横里闪开,穿花蝶叶媚猛向怒山二怪虚攻一招,

身形一跃而起,直向林中泻去——

怒山二怪估不到穿花蝶有这一着,下意识退了数步。

暴喝之声响起,点苍三剑齐向穿花蝶截去。

在点苍三剑纵起的刹那,其余三蝶各攻出一掌,迫退点苍三剑。

这刹那之变,眼看石岳就要被穿花蝶劫走——

倏闻一声长啸,人影问处,一条人影快逾星泻,直向穿花蝶截去,后面紧跟着

一声喝叱,一掌已向前面那条人影劈到。

穿花蝶一个“锂鱼翻身”横里闪开三尺,放眼望去,面前已站着那个中年书生,

只听那中年书生冷冷道:

“有我在此,可没有那么容易让你们把人带走。”

中年书生话犹未落,百毒夫人一声暴喝,再度扑向中年书生,掌力势若海啸山

崩,攻击中年书生。

这刹那间,穿花蝶已再次纵起。

中年书生纵然身负绝世武功,在百毒夫人拚攻之下,也无法两方面兼顾。

其余三蝶也在穿花蝶纵起的刹那,各自劈出一掌,迫开点苍三剑。突闻石乾元

暴喝声起,猛向穿花蝶追去。

中年书生一打量眼前形势,知道拦不住四蝶帮联合的突击,势必叫四蝶帮把石

岳带走。

想到这里,杀心顿起,身子微挫,两股排山的掌力,猛劈百毒夫人。

百毒夫人纵身避招,中年书生第二招又自攻到,一股软绵的掌力,堪堪推出。

这掌看来软绵无力,其实暗藏至高内力,百毒夫人闪身避招,银牙一咬,内力

运足双掌,猛撞过去。

中年书生冷笑声中,在掌上又加了三成真力,砰的一声巨响,百毒夫人被震退

五六步,喉咙一甜,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中年书生这一下真是打出真火,百毒夫人还未拿桩站稳,双掌齐挥,一股排山

掌力,又自卷到——

三蝶大吃一惊,同时出掌,掌力齐发,卷袭中年书生。

三蝶同时出掌,其势有如山崩地裂,三道呼呼的掌力,分袭而至。

百毒夫人受中年书生至高掌力一击,吐出一口鲜血,忙运气循回血脉,探手入

怀,取出一颗丹葯,纳入口中。

运气一阵之后,精神畅然不少,一声闷哼之声传来,放眼望去,穿山蝶杨娟,

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百毒夫人心里一惊,心知今晚再也讨不了好处,如果不打算离去,四蝶连同自

己真会落得横尸梅山庄。

就在刹那之间穿花蝶已把石岳带进松林之内。

百毒夫人思忖自己所料不差,此人必就是那个人,否则一个中年书生,那有如

此雄浑掌力?

思忖至此,她认为已不虚此行,虽然裁了筋斗,总算把石岳劫走,应该离去。

主意既定,缓步向中年书生走去,蓦听她一声娇叱,身子飘然而起,一招“龙

虎风云”,双掌齐发,猛劈中年书生。

其余二蝶一见百毒夫人出手,胆子为之一壮,出手如狂,双双扑击过去。

中年书生武功的确有特殊造诣,不但石乾元为之震惊,就是在场所有高手,无

不咋舌不已!

石乾元突然想到爱子被劫,心里一痛,泪如泉涌……石小黛被何人所幼,至今

下落不明,而石岳又被四蝶帮劫走。他虽然是修养极深之人,也不觉老泪纵横……

谁的过错?是赵亦秋,他给梅山庄带来杀劫?

正在石乾无痛心发怔的当儿,蓦闻耳边一个声音道:

“石乾元,你还站在那里发什么呆?追人要紧。”

石乾元被这突然一唱,霍然惊醒,猛向林内纵去。

但在这片刻之间,穿花蝶已不知去向,石乾元黯然泪下,缓缓退出松林之外。

百毒夫人拚命打出三掌之后,迫开中年书生一连猛攻,回头向三蝶道:“快退

出梅山庄,由我挡他一阵。”

话犹未毕,从腰际取下一支奇形兵刃,只见这支兵刃似铜非铜,长约四尺,猛

地一抖手,“天外来云”凌空向中年书生斜击而下。

三蝶在百毒夫人这一喝之下,双双纵起,直向林内飞去!

点苍三剑暴喝之下,猛扑过去,三蝶同时劈出一记掌风,击向点苍三剑,然后

再度纵起。

三蝶这几个动作快若电光石火,在点苍三剑一愣的刹那,已窜进林内。

中年书生叹了一口气,突又听他长啸一声,连环出掌,迅猛无比,蓦闻百毒夫

人间哼一声,踉跄数步,溢出一口鲜血。

中年书生冷笑声中,再度扑进,“龙探虎穴”,猛抓百毒夫人前胸。

百毒夫人中了中年书生一掌,伤及内脏,吃惊之下,即探手取过丹葯,塞入口

中,中年书生这一扑到,她只得一咬牙,兵刃疾出,反点中年书生前胸。

中年书生微微一惊,滑退半步——

百毒夫人乘隙扣了一把“七步追命砂”,振腕向中年书生打出。

“七步追命砂”为一种歹毒暗器,细如针尖,浸过百毒,见血封喉,而且每次

出手多者千粒,少者几百,躲都不胜躲,百毒夫人之号,便自此来。

再说百毒夫人“七步追命砂”一出手,中年书生喝声“躲”,同时劈出一记劈

空掌力。

中年书生知百毒夫人“七步追命砂”厉害,是以在百毒夫人探手的刹那,双掌

运足全力,猛劈过去。几声惨叫,同时响起,放眼一望,百毒夫人随掌力过后,再

溢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点苍三剑的荣雁,也中了百毒夫人一记“七步追命

砂”。

荣雁打了个冷颤,突觉奇冷攻心,赶忙坐地运气,想把毒气逼出体外,哪知他

不运气还好,这一运气,一声问哼,人已躺了下去。

中年书生大吃一惊,飘身在荣雁身侧,双指如朝,点向荣雁各处大穴,使毒气

不至于攻心。

在每一个人眼光集在荣雁的身上刹那,百毒夫人强忍身受内伤,身子一跃而起,

直向林内泻去。

一声暴喝,中年书生再度扑击过去,势如闪电,百毒夫人身受重伤,中年书生

一扑到,一把“七步追命砂”再次击到。

中年书生知百毒之号,“七步追命砂”厉害无比,不敢大意,身子再滑退半步,

劈出一掌,击落毒砂。百毒夫人乘隙已跃入松林之内了。

中年书生气得脸色微变,不过,他心里暗忖百毒夫人的武功真是了得,今天若

不是自己在场,这些人怕不早伤在她手下才怪,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缓缓向荣

雁走去。

石乾元痴痴地站在那里发呆,中年书生黯然一叹,说道:

“石庄主,不必过分伤心,事情我已全部清楚,石姑娘虽被人劫走,但她此刻

已经到云南去了,至于贵公子石岳,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带回梅山庄,请你放心。”

中年书生说完,探手取过丹葯一纳入荣雁口中,说道:

“石庄主,请回家去吧,点苍三友,请你把伤者背回庄内让我检查伤势,否则,

毒气攻心、就没有办法救了。”

董立俊忙扶起荣雁,首先向庄里奔去。

萧堂凝视了这中年书生片刻、他虽是见多识广之人,目前也无法猜透这中年书

生来历。

这中年书生跟上次在梅山庄出现那个配笛的中年书生,一模一样,只是这个中

年书生背后插着一支长剑。

以这中年书生武功看来,已有五六十年火候,不但自己无法望其项背,就是连

百毒夫人的武功,也无法在他手下走过五招。

是谁?倏然,他也想到了一个人,思忖:“莫非是他?”

思付至此,忙向庄内奔去,他一定要问清这中年书生的来历。

再说穿花蝶叶媚抱着石岳,冲出重围,进入松林之后,心里一股*火,使她无

法克制。

她放下了石岳,一双婬眼直盯在石岳脸上,心里怦怦跳个不停,脸泛红霞,吐

气如牛……

女人,当她尝试过性生活之后,在性慾方面的冲动比一个还没有结过婚的少女,

快逾千倍。

穿花蝶叶媚时适中年,乃虎狼之年她在性慾方面的渴求与冲动,那自然有如黄

河溃堤,无法收拾。

何况石岳天生人材,叶媚几曾碰过这种人?

心里一阵冲动,乃把身子压在石岳身上,把嘴chún凑到石岳的嘴上,吻个不停……

可怜石岳人事不知,全凭穿花蝶叶媚的摆布……

叶媚取过一包*葯,用chún把葯送入石岳的口中,四蝶帮以婬慾着称武林,这春

葯称为“消魂丹”,比一般*葯,强胜十倍,而且奇毒。

叶媚把“消魂丹”送入石岳的口中之后,伸手解开石岳的穴道。

石岳终于悠悠醒来,此刻,葯性还未发作,他人事尚清,一见身上压着一个女

人,不觉大吃一惊。

猛地挺身而起。但穿花蝶好像知道他有这一着,把身压得紧紧地,口里吃吃婬

笑道:

“小哥儿,你怕什么,来,跟姊姊玩玩乐乐……”

石岳大喝道: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伸手一挥,“吧”的一声清脆之声响起,穿花蝶叶媚

的脸上,一阵火辣,被石岳打了一记耳光。

石岳这记耳光打得不轻,叶媚不觉一愣,石岳乘势跃起直向前狂奔而去。

“穿花蝶”叶媚估不到石岳有这一着,气得脸色发青,一声娇叱,猛向石岳扑

追过去。

石岳这时葯力已经开始发作,心里突然如焚,喉中干渴,*火从心扉里泛起……

脚下一软,人便躺了下去。

他再度跃起,他知道自己在昏迷中,被对方弄了*葯一类的东西在口中,他强

忍*火,屏息运气。

他以本身真元之气,透过华盖,导纳丹田,循回血脉,想把毒气逼出体外。

但他这一阵运气,葯力发作更速,他此刻再也无法克制*火,反向穿花蝶扑去,

伸手撕去叶媚的衣服……

葯物,使这个纯洁的少年,迷失了原来的本性,他犹如一只疯狂的野兽,撕去

叶媚的衣服……

两个疯狂的人,同时倒了下来,叶媚吃吃地婬笑,石岳把叶媚的衣服撕去以后,

又开始抓住她的rǔ兜……

他一只右手,已经抓在叶媚丰满的双峰上……

一切可能想象得到的事情,快要发生了……

叶媚吐气如兰,迷睁一双婬眼,喘着气道:

“好弟弟,看你还打我不?……我的甜心,你要玩死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