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三十九章

作者:陈青云

叶媚话声未落,蓦听一声暴喝之声传来,叶媚大吃一惊

叶媚一推身上的石岳,身子一跃而起,石岳被她一推,头碰在一棵树干上,痛

入心肺,理智为之一清。

他晃了晃脑袋,咬着牙,强忍心中*火,踉跄爬起,直向前疯狂奔去。

身后的暴喝声,连绵不绝,挟着金铁交鸣之声,隐隐传来,由此判断,这片松

林之内,已有人交上了手。

穿花蝶叶媚在推起石岳之刹那,穿好衣服,直向发声处奔去。

石岳不知奔了多少路,倏觉眼前人影问处,自己脚下一软,又仆倒在地。

他*火无处发泄,心里再也忍受不住,先前的一点理智,此刻也全告消失……

他再度撑起身子,眼光过处,他的面前已经站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如果他

理智尚未昏迷的话,他一定认得这少女是谁。

这少女奇怪地看着石岳,叫了一声:“石少侠!你怎么啦?”

石岳再也忍受不住,一个纵身,直向那少女扑去。

这少女一声惊叫,刹那之间,石岳已把那少女整个娇躯抱住。

那少女这一惊非同小可,本能地挣扎着,但石岳粗大的双臂,已把她紧紧抱住,

一时间,她竟无法挣脱。

石岳一只有力的右手,已撕去这少女的衣服……

少女再度惊呼,全力想把石岳推开,但她仍然没有收到效果,片刻间,石岳一

只右手,已把那少女的上衣全部脱下。

少女在吃惊之下,竟不知所措,呆看着石岳,石岳再一探手,这少女的一件紧

身的红色rǔ兜,已被脱下。

他的一双手已经按在她在双峰上。这少女打了一个冷战,黯然一叹,滚下了两

行泪水……

石岳抱住她,倒在地上,这可怕的事情,已经无法避免发生……

蓦然间!一条人影,直向石岳的身侧泻来,一见这种情形,脸上一红,暴喝一

声,挥起一掌便向石岳劈下。

倏地,一股掌风,把劈掌之人,震退四五步,耳边一个声音道:

“赵少侠,你怎么如此大意,你能把石岳毁在掌下吗?赶快回去对付敌人吧!

事已铸成,我们无法挽回。”

劈掌之人,正是赵亦秋,他怔怔地望着地上的石岳与辣手仙子,他明白这可怕

的事情已经要发生了。

当初一见石岳这种情形,怒火中烧,不分好歹,一掌便向石岳劈下,如果不是

暗中有人把他震退,石备与辣手仙子在赵亦秋这一劈之下,早已没有活命的希望了

赵亦秋为什么会在这梅山庄出现,笔者下文自有交待。

赵亦秋黯然发出一声叹息,缓缓走开……

在这里,一幕丑恶的戏,已经展开了……

辣手仙子是赵亦秋心爱的人,如今竟断送在石岳的手里,他自然要难过的,于

是他又想到——石小黛。

她也离他而去了,这些日子中的变化,都出乎他意料之外。

突然,他想到应该阻止石岳,如果他能把石岳的穴道点住,使石岳晕睡过去,

事情便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他再度折回,这刹那间,事情已经快要发生了

他咬着牙,双指骄进如朝,直向石岳“睡”穴点去——

赵亦秋这一个动作快途电光石火,就在赵亦秋双指点到石岳肋下的一瞬间,耳

边一声惊喝:“使不得。”

赵亦秋倏觉眼前人影闪处,自己身子竟被人凌空带起。

远处金铁交鸣之声与暴喝声,隐隐约约传来。

赵亦秋耳边呼呼风响,知道来人轻功极高,片刻,来人已把赵亦秋带离石岳五

六十丈之远。

那人把赵亦秋放下,赵亦秋眼光过处,心里暗吃一惊,忙跪了下去,口里说道

“原来是老前辈驾到,晚辈不知……”

来人正是那个背剑的中年书生,也就是千面独行客,赵亦秋话还没有说完,千

面独行客哈哈一笑,一敛笑容道:

“赵亦秋,事情发生得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你不必难过,石岳吃了四蝶帮至

婬*葯‘消魂丹’,如果你妄自出手,石岳无法借性慾把葯力发出,他在三天之内,

就要变成残废……”

千面独行客拉起赵亦秋,黯然说道:

“前几天,小女王燕萍已经回过云中山,她告诉了我一切情形——”他顿了一

顿又道:“我不怪你杀了很多人,阴阳剑客使你改变个性,你虽然喜欢辣手仙子,

但你不能毁了石岳

干面独行客话犹未毕,一声娇叱之声,破空传来。

千面独行客霍然一惊,说道:

“你给梅山庄带来杀机,现在四蝶帮余党已全部结在梅山庄这片树林之内,我

要去对付她们了。”

说完,也不待赵亦秋回答,猛向发声处扑去——

赵亦秋痴痴地站在那里,他没有把千面独行客的话听进去

他只是在想,这五天时间不算太长,但事情发生得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他缓缓地走着……五天之间的事情,一幕幕在他脑际叠出

他上了天台山之后,百毒夫人已经不在赏月岭,他一气之下,把赏月岭捣得天

翻地覆,一把火把四蝶帮总堂烧了……

于是他下了天台山,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孤独、寂寞,身边没有一个人跟他

在一起。

于是他又想到了石小黛,他不希望石小黛爱他,其实,他在违背自己的良心,

当他离开石小黛之后,他发现自己竟那么喜欢石小黛。

本能的慾望,使他开始渴望再见石小黛,他再度回到了梅山庄。

在他回到梅山庄外的刹那,突然瞥见几条人影,直向松林之内泻去,他心里不

觉奇怪,直向那几个人影追去。

突然,又是一条人影,跟着向林内泻来——

赵亦秋回头一望,怒火陡起,那条人影正是百毒夫人。

“百毒夫人为什么在梅山庄出现呢?”赵亦秋脑中一转,已推测这事情发生的

原因,他暴喝一声,猛向百毒夫人扑去——

百毒夫人受干面独行客一掌,以“七步追命砂”冲出重围纵入林内,陡见有人

向她扑到,不觉大吃一惊。后退半步,放眼一望,心里暗吃一惊,她做梦也想不到

赵亦秋会突然出现。

她不愧为极为沉着之人,顺手摸出丹葯,纳入口中,吃吃笑道:“想不到你还

有命在,小兄弟,你知道我是多么担心你么?”

说话间,已缓缓向赵亦秋走去,全身功力再度运于双掌,准备突然下手。

赵亦秋傲然一笑,喝道:

“百毒夫人,想不到你竟跑到梅山庄来,才让你多活几天,咱们的仇,也该算

算。”

此刻,赵亦秋根本不知道百毒夫人率领天台四蝶大闹梅山庄一节,否则,他早

已出手了。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缓缓向赵亦秋逼去,口里吃吃笑道:

“好兄弟,你竟那么忍心对我下手,好,我就死在你的面前吧!”说话间,已

走到赵亦秋身侧五步来远。

蓦地里,突闻一声暴喝之声,从远处传来,百毒夫人大吃一惊,双掌倏张,娇

叱一声,猛向赵亦秋劈出。

百毒夫人突然发运攻势,赵亦秋脸上一变,身子一沉,硬把百毒夫人排山倒海

的一台接了下来。

百毒夫人这一掌是全力施为,功力何止千斤,赵亦秋不觉后退三四步,才拿桩

站稳。

这一下赵亦秋真是被激得满腔怒火,暴喝声起,一掌便向百毒夫人劈下,这一

掌出得奇快绝伦。

百毒夫人刚才一掌是一鼓作气,她准备一掌便把赵亦秋劈毁掌下,哪知赵亦秋

竟把自己排山倒海的一击接下。

她心里大吃一惊之间,赵亦秋的掌力已经攻到。

百毒夫人身受内伤不轻,这一下只好强忍伤痛,身形一展,直向前泻去,避过

赵亦秋刚猛的一击。

赵亦秋一掌击空,身子一跃而起,猛向百毒夫人追去。

蓦地,百毒夫人一个旋身,右手一挥,一把“七步追命砂”飞出,赵亦秋突觉

漫天白点分面击至,大吃一惊,双掌齐挥,才将暗器震落尘埃!

这刹那之间,百毒夫人已纵出五丈开外,赵亦秋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双足齐

点,快逾流星,再扑击过去。

倏地,眼前人影闪处,一个胖大女人一掌又向赵亦秋劈下。

赵亦秋气得一声虎吼,伸手一挥,又把那个胖大的女人一掌接下,退后半步,

放眼一望,只见那胖大的女人一双婬眼,在眯视自己。

赵亦秋一见这女人之婬态,再也忍不住,暴喝道:

“你是什么人?跟百毒夫人什么关系?”

这胖女人正是穿云蝶蔡莉,她看了赵亦秋一眼,竟无法收回视线,她就不相信

世界上还有如此标致的男人。

赵亦秋这一喝问,她吃吃笑道:

“小哥儿,你是什么人呀?到这里干什么?哦——你大概就是赵亦秋啦?”

赵亦秋说道:“不错,你跟百毒夫人有什么关系?”

穿云蝶蔡莉说道:“百毒夫人是我们帮主,难道你已经看上了她?”

赵亦秋一听是四蝶帮人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剑眉一挑,冷冷说道:

“四蝶帮,今晚就要叫你们四蝶帮全部死在梅山庄。”

一言甫毕,呼的一掌,猛劈那胖女人前胸。

赵亦秋骤然出手,其势如电,凶猛无匹。

穿云蝶暗吃一惊,焉敢硬接,抹步滑身,堪堪避过一招,但在穿云蝶滑身的刹

那,赵亦秋第二招又自攻到。

穿云蝶见赵亦秋身手竟如此矫捷,抹步滑身已自不及,一咬牙,硬接了赵亦秋

全力一击——

赵亦秋见对方封架接招,冷冷一笑忖道:“看你是否接得起?”思付间,这一

击由七成真力加到全力施为。

轰然一响,穿云蝶竟被震出一丈开外,脸色一阵苍白,溢出一口鲜血。

赵亦秋冷笑一声,一展身形,身子飘然而起,“雪花盖顶”一掌猛向穿云蝶蔡

莉凌空劈击而下——

穿云蝶一见赵亦秋一掌又劈到,强忍心中伤痛,身形一跃而起,全力再劈出一

掌。

这一掌是穿云蝶全力施为,功力倒也不可轻视,两股掌风再次撞在一起,震得

树木折枝四溅!

穿云蝶劈出一掌之后,鲜血又喷出一丈开外,人便躺了下来。

赵亦秋冷冷一笑,说道:

“你不是要死在我的面前么?我就成全你啦。”

话犹未毕,一掌劈下,“噗!”的一声,穿云蝶脑袋粉碎。

在赵亦秋掌劈穿云蝶之间,金铁交鸣之声再度传来,赵亦秋双足齐点,再向发

声处扑去。

赵亦秋不觉一怔——,他发现辣手仙子正跟一个瘦小的女人交手。

他怔了一怔,辣手仙子为什么也到梅山庄来了?

当他再抬头之际,辣手仙子展眉向他嫣然一笑。

赵亦秋心里一震,辣手仙子到梅山庄,可能为自己而来。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暴喝一声,直向那瘦小女人击去。

辣手仙子与那个瘦小女人同时飘退数步,辣手仙子含情脉脉地注视了赵亦秋一

眼,叫了一声:“赵哥哥……”

这个瘦小的女人正是四蝶中的穿丛蝶沈玲,她看了赵亦秋一眼,心里不由一震,

竟怔怔地站在那里。

赵亦秋报给辣手仙子一个苦笑,说道:

“郑妹妹,想不到你也到梅山庄来了。”话落,回头看那个瘦小的女人一眼,

狠狠说道:

“你大概也是四蝶人物了,看你是否能退出这片松林之外?”

穿丛蝶沈玲冷冷说道:

“你是什么人?难道想替辣手仙子卖命不成?我看你还是走开,等我收拾了辣

手仙子,咱们享乐去……”

赵亦秋不等穿丛蝶说完,冷笑声中,一掌便向她劈到。

沈玲见他一击之势奇大,不敢贸然硬接,暴退数步——

赵亦秋一招递空,第二招又自卷到,一股排山般的掌力,再度向沈玲击去。

辣手仙子一见赵亦秋跟穿丛蝶交上了手,在她回头之际,突见一条人影向前狂

奔而去,她娇足轻点,猛追了过去。

赵亦秋连环攻出三掌之后,穿丛蝶再也禁不起赵亦秋一连猛攻,拼攻一招,直

向松林之外窜去。

赵亦秋喝声“哪里走!”已向沈玲追去。

穿丛蝶的轻功,也有很深的造诣,赵亦秋一时间也无法追上。蓦然间,他听到

一声惊叫,乃折回身,向发声处扑去。

——他愣住了,他看到石岳在抱着辣手仙子……

几天的事,此刻同时在赵亦秋的脑际浮起,五天的时间,不算长,但发生的事,

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他缓缓地走着,心里慢慢地往下沉,突然,他感到眼眶一酸,几乎掉泪……但

他把噙着的眼泪又忍了回去。

蓦地里,一声幽怨的叫声,把他惊醒过来,转脸望去,他的血液几乎又要冻结,

辣手仙子迈着蹒跚的脚步,脸上挂着泪水,正向他缓缓走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