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动,失声地叫了一声:“郑妹妹!”猛向郑芳紫

扑去,伸手抱住了她的娇躯。

辣手仙子投在赵亦秋怀里放声大哭,她要把心里的委屈,借着哭声发泄出来。

她的哭声是那么哀怨慾绝,修地,赵亦秋也淌下了两行泪水……

昔日的情人,如今,已是名花有主,她被石岳占去少女的一切,这怎不叫赵亦

秋伤心呢?

是的,诚如他自己所说,命运安排一切,使他无法反抗。

他黯然泪下,抚摸着辣手仙子的秀发,低声叫了一声“郑妹妹……”喉中突党

被一个东西塞住,他再也无法把要说的话说出。

辣手仙子呢?她此刻更是柔肠寸断,如今扑在昔日情人的怀里,怎不叫她感慨

万干呢?

因此,她要在赵亦秋的怀里得到片刻的温存,往后,她明白将要永远失去这个

她深爱的,毕生第一个爱恋的情人——赵亦秋了。

陡然,她挣开了赵亦秋的怀抱,踉跄地退了数步,挂满着泪水的大眼睛,直盯

在赵亦秋的脸上,连眨也不眨一下。

赵亦秋痛苦地低下了头,眼泪,使他感到眼前一片迷惘与模糊,他下意识的伸

手拭去了眼泪,然后,缓缓地抬起了头……

一双期待、痛苦、祈求的眸子,依然还盯在他的脸上。他叹了一口气,沙哑地

叫了一声:“郑妹妹……”

辣手仙子痴痴地站着,连动也不动,她的脑际,泛起了过去跟赵亦秋在一起时

的情景……在那破陋的关帝庙里,他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在那里,他们拥抱着……狂吻着……她第一次为她所爱的男人,付出生命中的

全部感情……

想到这里,她再也无法忍住悲痛,豆大的泪水,又滚下面颊……

赵亦秋的影子,变得模糊了,往事,平添了无限愁意……

往事,是美好的吗?是的,是非常美好,但辣手仙子在美好的回忆里,发现她

损失太多了……

她赤躶着身子,被赵亦秋看个够,如今,她受命运之神的捉弄,失身于石岳了,

她对得起他吗?……

她不敢再往下想了,否则,她便要疯狂了……

梦,往事像梦,在梦中,她尝到了一杯甜酒,这杯酒足使她回味一生,梦中,

是那么多姿多彩,醒来,只留下美好的回忆,以及,流出悲伤的眼泪……

辣手仙子的一生,遭受过许多痛苦的折磨,社会的现实造成了她那一副独特的

个性,她能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对于赵亦秋,在几天的时间内,她为他付出了生命中的全部感情,赤躶躶地奉

献,一点也不保留……

她祈求赵亦秋会带给她幸福,但是事情发生得太出乎人之意料之外。

她恨命运之神为什么带给她这许多不幸的遭遇?

在“爱”与“被爱”之间,谁都要选择“被爱”,被爱是幸福的,但偏有许多

人选择了“爱”。

诚如辣手仙子一样,她不管赵亦秋是否爱她,她一样付出了她全部感情,为什

么?她无法答复自己。

初恋是可贵的,人,无法忘却他的初峦,只有初恋,才是任何一个人都永远怀

念的,不管初恋里他损失了什么,他一样引为生平的美梦。

辣手仙子在初恋里,只是带来一场美好的回忆罢了,她得到了什么?欢乐?愉

快?幸福?不,只是心里的痛苦。

无法追回的往事,一幕一幕在她脑际叠出,历历如绘,她想着想着,眼泪滴湿

了她胸前的衣衫……

终于,她咬着牙,伸手拭去悲伤的眼泪。她再度地低下头,缓缓转过身子,向

前移去……

赵亦秋望着她的背影,黯然地叹了一口大气,陡然,他的脑中得到了一个新的

启示,这个启示改变了他的伤感。

他觉得应该成全石岳与辣手仙子之间的爱情,何况,云中山还有一个王燕萍姑

娘在期待他?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辣手仙子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女孩子,

她能得到石岳的爱情,也是幸福的了。

他应该成全他们,让他们得到幸福,他能看到他所爱的人幸福地活下去,他心

里也是值得安慰的了。

他想到这里,脸上泛起凄苦的惨笑,缓缓向辣手仙子走去。

辣手仙子微微侧过了头,在她的眼光里依然带着期待的神情,赵亦秋难过地低

下了头,然后又抬起头,说道:

“郑妹妹,你不必难过,命运安排一切,事已铸成,只恨你我没有缘分,我们

苛求也是无益。”

说到这里,他几乎再也无法克制心里的悲痛,他咬着牙,抑制住悲伤的情绪,

又道:

“希望、幻想,我们都渴求过,但希望与幻想,毕竟跟事实有一点距离,这个

距离,在今世,我们永远无法走完。”

他看了辣手仙子一眼,又道:

“我们都有过不幸的遭遇,我们懂得如何去应付这不幸的环境,虽然,我们渴

求的希望变成泡影,但世界上还有更重要的事,让我们去渴求,那是——幸福。”

他想了片刻,又幽幽说道:

“幸福,这是人类最大的祈求,你我之间的幸福,已经被命运之神带走,但未

来的幸福,你应该抓住它,石公子也许能弥补你我之间未能得到的幸福。”

辣手仙子突然问道:

“赵哥哥,你在过去,曾否爱过我?”

赵亦秋苦笑了一下,说道:

“我不否认我爱过你,郑妹妹,我答应我永远不忘记你——哦,郑妹妹,你原

谅我说这些话,我不该再使你难过,从你的脑中,忘记我,石公子会给你带来幸福

的。”

辣手仙子凄凉地报给赵亦秋一个苦笑,说道:

“你认为幸福在人生的旅途上,会得到两次吗?——不过,是的,我该忘记你,

但是,我怎么忘记呢?……”

说到这里,她又滚下了两行泪水……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又道:

“幸福虽然只有一次,但前者既然失去,我们就不能把后者也同样挥落,郑妹

妹,你说是不是?”

辣手仙子说道:“赵哥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在片刻之间,我无法忘记我们

从前的一切,赵哥哥,你记得我们在破关帝庙里的一切吗?在那里,生命之神,便

已把我带进了痛苦的深渊里。”

说到这里,她的粉脸上,泛露着坚毅之色,自言自语道:

“不,我这一生只有你一个人被我所爱,我为你付出一切的感情,我将对不起

他……”

说到这里,脸色倏地变得十分难看,她变成一个极端者。

倏然,她右手高举过顶,猛向自己天灵盖击下——

辣手仙子慾运掌自毙,大出赵亦秋意料之外,何况她这个动作快逾迅雷,一声

大喝,及一声惊叫,辣手仙子已躺了下来。

千面独行客面带惨淡的笑容,望着赵亦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原来,正当辣

手仙子右手即将击至天灵盖时,千面独行客疾如闪电的奔至,此时,他说道:

“赵少侠,她已经被我点了穴,你解开她的穴道之后,好好劝导她吧。唉!事

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不能叫她难过。”

话犹未了,双足猛点,又消失在松林之内。

赵亦秋痴痴地凝视着地上的辣手仙子,又滚下了两行泪水

对于这个深爱自己的人,他明白,辣手仙子运掌自毙,是一种解脱,否则,她

会永远痛苦下去。

诚如她自己所说,她怎能忘记他呢?除非死,否则,那是不可能的。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拭去了脸上的泪水,伸手解去辣手仙子的穴道。

辣手仙子一跃而起,她迷惑地注视了四周片刻,哇的一声,又放声大哭起来。

倏地,她一个纵身,伸手一挥,“吧!”的一声,打了赵亦秋一个耳光,口里

喝道:

“你为什么不叫我死?你要让我永远痛苦下去吗?”

这一掌打得非常重,赵亦秋退了数步,脸上即时泛起五个指印,他苦笑了一下,

说道:

“郑妹妹,你不了解我,你认为死是一种解脱,如果你死了,你不但永远对不

起我,也一样对不起石公子。”

他抑住心中痛楚的情绪,又黯然说道:

“我们不必苛求我们的希望与幻想,在某一种情形看来,也许我们都会痛苦,

郑妹妹,命运的安排,并没有错,你应该把爱我的心,转移到石公子的身上,好好

去爱他。我已经说过,他会给你幸福,我们——将会变成一对很好的兄妹……”

辣手仙子缓缓走了开去,赵亦秋又道:

“郑妹妹,以后我将会永远这样叫你,你不能死,如果你还爱我,希望你会好

好地活下去。”

辣手仙子痛苦地走着,浮现在她脑际的是那无法追回的往事,像梦一样地……

显然,赵亦秋所说的话并没有错,幸福,只是前者与后者之别,前者既然失去,

后者应该抓住。

此刻,她无法再运掌自毙,她明白赵亦秋依然在爱她,只是爱神,把他们拉长

了距离。

她想:“我也许要永远忘记他,我应该好好去爱着石公子,让我们永远地相忘

吧!”

想到这里,她心里忽然开朗起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了。

突然,远处一条人影,向她走来,那正是石岳。

石岳像一个病了几十年的人一样,他的脚步是那样沉重,脸色苍白得可怕,失

神的眼光,直盯在辣手仙子的脸上。

倏然,他叫了一声“郑妹妹!”猛地一个纵身,扑向辣手仙子,口里道:“郑

妹妹原谅我,我侮辱了你……”

她只是报给他一个淡然的苦笑,闭上了眼睛,然而,一种莫明的感触,她又滚

下了两行泪水……

她让石岳抱着她的娇躯,她依偎在他怀里,接受了石岳的拥抱。

赵亦秋感到自己的心,渐渐地往下沉……

在他的脸上,带着一分从未有过的痛苦神情,缓缓地走了开去,他默默地念着

:“幸福的神呀,你永远跟着他们吧。”

他默念已毕,双足齐点,直向林内泻去。

石岳缓缓推开了辣手仙子,咬着牙,痛苦地说道:

“郑妹妹,请原谅我!都是四蝶帮害了我们。”

倏地,蓦听他一声长啸,猛地向前狂奔而去……

辣手仙子失意地叫了一声“石哥哥”,猛向前追去。

蓦然间,松林之内,又传来一声暴喝之声,循声望去,赵亦秋正跟穿丛蝶沈玲

交手。

赵亦秋脸露杀机,暴喝声中,回环连掌,刹那之间,连劈三掌。

赵亦秋此刻已把四蝶帮恨入骨髓,这一出手,手下再也不留情,连施辣手。

沈玲虽有一身独特武功,也禁不起赵亦秋一连狂攻,赵亦秋一声长啸,身子腾

空而起,一招“云敌入海”,猛抓穿丛蝶沈玲前胸。

这一招快逾电驰,沈玲被赵亦秋一连狂攻,已经毫无还手之力,赵亦秋一掌抓

至,她只得冒了一个险招,身子往后一仰,避过赵亦秋一掌。

赵亦秋一招走空,左掌急切劈出,掌力势若河流泛滥,直向沈玲当胸推到。

这一掌聚赵亦秋毕生功力所发,暗藏内力,沈玲身子还未站稳,赵亦秋排山般

的掌力,已经卷到——

她一咬牙,双掌平推而出,硬接了赵亦秋一击,心血突感一阵翻涌,后退五个

大步,几乎仆倒。

她强按要溢出的鲜血,迅速地让血液循回一周天……

赵亦秋冷笑声中,再度扑去过去,口里喝道:

“无耻婬妇,再接我一掌试试。”

一语甫毕,一股掌力,又自撞到——

一声娇叱之声传来,百毒夫人双掌齐挥,把赵亦秋一掌接下。

百毒夫人中了千面独行客一掌之后,奔进树林之内,眼下了三颗丹葯,以真元

之气,把内伤迫出体外,血气归纳丹田。

她经过一阵屏息运气之后,精神畅快不少,她开始发现事情的严重,如果不及

早打算逃离梅山庄,天一亮,更无法走得了,又想到了一个退出这片松林的办法……

她是一个极心细之人,她明白以自己的武功再加上天台四蝶的力量,决无法冲

出这片松林之外。

其中赵亦秋和中年书生,武功均是武林第一高手,如果自己不身受内伤,功力

大减,倒也可以跟赵亦秋打个平手。

她虽然有“七步追命砂”这歹毒的暗器,在危险时,可以救一下急,但想伤对

方,倒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她思忖之间,暴喝之声传来,她猛地一个纵身,向发声处扑去,正是赵亦秋掌

劈沈玲之际……

赵亦秋一见百毒夫人现身,仰头一阵狂笑,一敛笑声,冷喝道:

“百毒夫人,四蝶帮末日到了,这片松林就是你葬身之地。”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好兄弟,不见得吧!”吧字未落,呼的一掌,向赵亦秋劈到。

赵亦秋见百毒夫人骤然出手,暴喝声起,硬接了百毒夫人一击,随即极为迅速

地劈出一掌。

赵亦秋出手快如电光石火,百毒夫人已经打逃走的念头,赵亦秋一掌劈到,她

身子一翻,拔起一丈来高,一掌向赵亦秋凌空击下。

赵亦秋身子滑退三步——

倏然,人影闪处,穿花蝶叶媚也向赵亦秋扑到。

赵亦秋冷笑声中,很快地避过穿花蝶一招急攻。

百毒夫人飘退一丈开外,探手扣了一把毒砂,蓄势待发,口里喝道:“叶堂主,

退回听令。”

穿花蝶忙退至百毒夫人身后,三人并排一起。

百毒夫人冷冷说道:

“赵亦秋,如果你敢再跨进半步,我便叫你尝尝铁砂的味道……”

赵亦秋冷笑道:

“那就试试你那玩意儿是否伤得了我!”

说话间,一个纵身,一掌直劈过去。

百毒夫人就在赵亦秋纵身的刹那,“七步追命砂”疾飞而出。

两个人发动几乎同在一个时间,百毒夫人一把毒砂出手,又极迅速地扣了一把……

赵亦秋倏觉百毒夫人一挥手之间,漫天白点纷纷迎面而至,心里暗吃一惊,双

掌齐挥,将百毒夫人第一把毒砂震落,但百毒夫人就在赵亦秋挥掌当儿,第二把毒

砂又已飞到。

赵亦秋过分轻敌,不觉被百毒夫人两把毒砂迫退一丈来远,百毒夫人冷冷一笑,

说道:

“赵亦秋,怎么样?是否还要试试看?”

赵亦秋脸色一变,杀机陡起,缓缓向百毒夫人逼去,功力全部运于掌间,准备

突施辣手。

现在,赵亦秋真是气到极点,自他出江湖以来,哪曾受过别人如此奚落?只见

他双目圆睁,剑眉倒竖。

百毒夫人低声道:“叶堂主听令。”

穿花蝶叶媚道声听令,百毒夫人又低声道:

“今夜我们若不设法退出梅山庄,天一亮,我们再也没有退出梅山庄的可能,

从此,四蝶帮便全告瓦解……”

说到这里,心有所觉,忙问道:

“叶堂主,你把石乾元的公子劫到哪里去了?”

穿花蝶心里一惊,撒了一个谎说道:

“被他逃脱。”

百毒夫人冷笑声中,倏地一伸手,一掌便向穿花蝶劈下——

倏地,她又缩回了手,银牙一咬,说道:

“叶堂主,本帮主待你不薄,你竟敢做出违背我的事?石公子被点了昏穴,如

不是你替他解开穴道,他怎么走得了?”

穿花蝶叶媚一见百毒夫人发怒之色,惊得直打冷颤。

百毒夫人又道:

“这关系本帮整个声誉,石公子既然被他逃脱,这是你违反本帮条令,回帮之

后,自当以本帮规条处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