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百毒夫人说得声色俱厉,不但叶媚惊得脸无血色,就是穿丛蝶沈玲站在一旁也

不觉暗自心惊。

百毒夫人又说道:

“石公子既然被他逃脱,那么我们退出梅山庄的希望更为渺茫,说不定这片松

林真的是我们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心里悲痛,竟掉下两行泪水。

这位纵横大江南北的女魔头,平日杀人如麻,生活在慾海里,如今处在这种情

形之下,她也禁不住黯然泪下。

她抑住悲伤情绪,又道:

“我们不能束手待毙,今夜我们若没有办法退出这松林之外,叶堂主应负全部

责任。”她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我现在也不再多说,叶堂主、沈堂主请你们

无论如何一定截住赵亦秋,不能叫他追上我,知道吗?……”

百毒夫人话犹未落,暴喝之声响起,赵亦秋双掌齐发,两股势若海啸山崩的掌

力,已向三人袭到——

百毒夫人及二蝶,急忙劈出一掌,三道掌力,顶住赵亦秋撞来的掌力,轰然一

声惊天巨响,三人退了数步。

赵亦秋一掌击出,第二掌又自劈到,端的奇快绝伦。

百毒夫人及二蝶存心拚命,百毒夫人再扣一把毒砂之际,二蝶已双双出掌,反

欺身扑进,硬接赵亦秋掌击之力。

赵亦秋见二蝶拚命出招,不觉一愣,微退数步,百毒夫人娇叱声起,一把毒砂,

又告挥出。

赵亦秋见这突来之变,不觉微微一愣,百毒夫人毒砂再度出手,他又被迫后退

一丈开外。

百毒夫人见逼开赵亦秋,又低声说道:

“如果你们不再截住他,让他追上我,必定全军覆没。”

说完,莲步轻点,直向前面林内奔去。

赵亦秋也在百毒夫人纵起的刹那,身形一跃而起——

二蝶哪容赵亦秋跃起身形,两人同时出掌,狂攻而下。

赵亦秋气得一声虎吼,脸色发青,疾切运掌,猛劈两人。

二蝶此刻存心拚命,赵亦秋每招出手,二蝶均是以招接招,逼得赵亦秋不敢丝

毫大意。

二蝶的围攻,掌力势如狂飙,倒也不可轻视。

蓦闻赵亦秋一声长啸,身子腾空而起,一招“雨打横山”,一股排山掌力猛袭

两人。

赵亦秋这一招虚实莫测,后面紧跟着一招难以揣测的“乌龙捣海”。

“雨打横山”出手,呼呼风响的掌力,来势如剪,只见一片掌风响处,又同时

攻取二蝶——

二蝶同时微退半步,平胸出掌,又是一招硬接硬挡。

赵亦秋冷笑声中,撤右掌,进左掌,“乌龙捣海”已经攻出。

这两招配合得快途电光石火,第一招“雨打横山”又同时攻到。

二蝶咬着牙,不避反进,硬把赵亦秋劈出之掌接下。

轰然一声巨响,二蝶同时退了数步,穿丛蝶脸色一阵苍白,溢出一口鲜血,穿

花蝶却感到心里一阵翻涌。

赵亦秋暴喝声起,再度扑去。

二蝶强忍内脏痛处,又扑击过来。

再说辣手仙子深伯石岳会在理智清醒之后,做出不可想像的事来,于是她追了

上去。

她在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之后,感到赵亦秋所说的话并没有错,她应该好好去

爱石岳。

往事苛求也是枉然,她明白石岳是一个非常善良的青年,只是被葯物所迷,才

做出这种事来。

当他理智清醒之后,怕一时羞愤,而做出可怕的事来。

诚如赵亦秋所说,前者的幸福已经失去,后者的幸福,她不能把他放弃,所谓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

她明白事情如果再发生意外,一错不能再错,否则,她应该怎么办?

蓦地,眼前人影闪处,一个人影飘身而来,辣手仙子微退半步,放眼一望,顿

使她柳目圆睁,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百毒夫人嘻嘻一笑,说道:

“辣手仙子,你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咱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呀。”

说话间,缓缓向辣手仙子走去,辣手仙子一想到自己的一生幸福,丧失在四蝶

帮的手里,不觉把四蝶帮恨之入骨。

她一声凄厉的尖笑,笑得非常可怕,由这笑里,可见其气恨已极,然后脸上罩

起一层寒霜,喝道:

“百毒夫人,你断送了我一生幸福,这笔帐我要从你身上讨回来。

百毒夫人笑道:

“辣手仙子,我几时断送了你的幸福呀?”说话间,再迫进三步。

辣手仙子娇叱一声,莲步轻点,一掌便向百毒夫人劈去。

百毒夫人也在辣手仙子出手之际,翻腕错掌,猛劈一掌。

两个人发动几乎同在一个时间,疾如闪电,辣手仙子出掌,百毒夫人凌厉的掌

风,也已经卷到。

辣手仙子虽是气极出掌,无奈百毒夫人的掌力,有很深的造诣,辣手仙子一掌

劈出之后,不觉被震退三步。

百毒夫人冷笑声中,再次扑向辣手仙子,出手奇快,一招“毒蟒寻穴”,点向

辣手仙子“将台”穴。

辣手仙子脸色一变,不避反进,欺身扑去,右腕五指齐张,“金龙探爪”,反

抓百毒夫人面门。

辣手仙子存心排命,这一招硬接硬挡,势如电光石火,又快又急,如果百毒夫

人不撤掌,势必落得两败俱伤。

百毒夫人哪有不知之理,冷笑一声,猛地一个滑身,身子滑退三步,左掌推出

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

百毒夫人出招奇快,撤掌推掌,几乎同在一个时间,辣手仙子如非急于取胜,

而又心意浮躁,也不致落得如此险象环生。

名家动手,讲究以柔制刚,心神合一,辣手仙子心气一浮,自无法全力对敌,

故被百毒夫人所制。

如辣手仙子能心平气和,聚精会神,与百毒夫人走上十招,当不成问题,何况

高手动手以快捷为之,辣手仙子一落下风,百毒夫人便一连猛攻。

掌上功力,辣手仙子逊于百毒夫人许多,百毒夫人一掌推到,她只得一咬牙,

双掌平胸推出,硬接百毒夫人一击。

轰然一声大响,辣子他于一接之下,心头陡感一阵重压,当场被震退五个大步

才拿桩站稳。

百毒夫人也在辣手仙子后退之际,身子飘然而起,再扑问辣手仙子,伸手便点

百毒夫人这一出手,招招快逾奔电,在极短的几招之间,辣手仙于已经毫无还

手之力。

百毒夫人这一招疾如寒星,辣手仙子哪能闪得了?

倏然,一声暴喝,突来一股掌风,卷袭百毒夫人。

这个变动奇快,百毒夫人不得不收掌避招,身子滑退三步来远,全力推出一掌,

迎着突然撞到的掌风推去——

这一推百毒夫人用了毕生功力修为,她认为这一推击之后,必可把对方掌势挡

回,然后再全力击向辣手仙子。

哪知她这一掌推出这后,倏觉心头一阵重压,暗道不好,对方掌力不但刚猛,

而且连绵不绝,滚滚而至。

百毒夫人这一惊非同小可,如果她现在不及时撤掌,势必被对方刚猛的内力所

伤。

百毒夫人思忖之际,猛在掌上施出全部功力,一展身形,飘开一丈来远,即是

如此,也感到心血一阵翻涌。

百毒夫人强按心中血气,放眼望去,来人正是背剑的中年书生。

千面独行客冷冷一笑,说道:

“百毒夫人,多造孽必自毙,看来你已恶贯满盈。”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阁下未免欺人太甚,本帮主自信与阁下并无丝毫仇恨,阁下出手管这件事,

意在何为?”

千面独行客哈哈一笑,说道:

“百毒夫人,除暴安良,是我辈中应有本色,你百毒夫人做事,均违武林正义,

本人自当要管这件事。”

百毒夫人一声尖笑,笑声刺耳已极,一敛笑容,怒喝道:

“阁下不必过份卖狂,本帮主怕过谁来?告诉你,四蝶帮不是好惹的……”

千面独行客截断了她的话道:

“不过,百毒夫人,你拿四蝶帮去吓吓别人倒还可以,可是我并没有把你们四

蝶帮放在眼内。”

百毒夫人被中年书生这一激,气得脸色发青,猛一纵身,扑向中年书生,一掌

直劈过去,口里喝道:

“那就接本帮主几招试试。”

百毒夫人何尝不知道以自己的武功,决不是中年书生之敌,但她是一个江湖成

名人物,被对方如此一激,焉能按得怒火?于是,她不管后果如何,先攻出一掌。

千面独行客不闪不避,俟百毒夫人掌力劈到之际,右掌轻挥,顿时一股掌风,

反攻百毒夫人。

这一下距离太近,两人均是高手,同时出掌,功力又比平时大为不同,百毒夫

人虽是一个身负武功绝学之人,无奈干面独行客出掌奇快,掌力雄厚,百毒夫人一

接之下,顿时一折身,横里闪开三尺。

千面独行客冷笑喝道:

“百毒夫人,再接我一掌试试。”

话犹未毕,只见他身形一晃的刹那,极迅速地劈出一掌。

千面独行客一掌劈出,第二掌又自攻到,二招出手几乎同在一个纵身的刹那,

身形之快,令人咋舌。

百毒夫人猛一咬牙,右掌一招“横架金梁”,硬接千面独行客一招之势,左掌

反点,袭向千面独行客“丹田”穴。

但在百毒夫人左掌未吐的刹那,千面独行客的第二招已自攻到……

百毒夫人大吃一惊,急忙使个“鲤鱼倒穿波”才堪堪避过一招。

干面独行客纵声一笑,右掌一扬,又劈出一记劈空掌力。百毒夫人身形还未站

稳,劈空掌力已经卷到。

百毒夫人虽是武功不弱,无奈千面独行客的武功要高出百毒夫人太多,是以在

他动手短短的几招,百毒夫人已迫得毫无还手之力。

千面独行客本来不想与四蝶帮结上梁子,但是事情的发生,出乎他意料之外,

何况他重涉江湖,是为某一件事而来,在事情没有办完之前,他又不能不管这件事

如果他不存不结仇之念,百毒夫人不早伤在他掌下才怪哩。

再说百毒夫人已经知道这个中年书生是一个江湖隐侠,而且,她已经想到自己

先前的判断如没有错,这个人必是绝迹江湖、不知去向十几年的千面独行客。

须知百毒夫人在江湖上见多识广,江湖各派人物,她了如指掌,这中年书生不

是他化装,还是谁?

她心中虽然有这个想法,依然没有出口相问。

千面独行客劈出一记劈空掌力,百毒夫人哪敢硬接,忙又飘身后退,让过千面

独行客一记劈空掌力。

百毒夫人此刻已存心拼命,衡量眼前形势,已不容她退出这片松林,如果她不

作最后搏斗,难道等死不成?

百毒夫人心存此念,把生命置之度外,在飘身后退之际,已探手扣了一把“七

步追命砂”,猛地一个纵身,回身扑到,喝声“着!”毒砂出手,漫天黑点,直奔

千面独行客飞出。

百毒夫人再次出手,身形非常之快,毒砂出手,右掌运足毕生功力,猛向千面

独行客击到。

百毒夫人这两个动作,配合得快逾电光石火,毒砂出手,掌力也自攻到,端的

奇快至极。

“七步追命砂”是百毒夫人的成名暗器之一,不但浸过剧毒,而且每次出手干

百粒不等。

千面独行客见百毒夫人毒砂掷到,倒也不敢大意,百毒夫人出手之辣,激起他

满腔怒火,只听他大喝一声:“百毒夫人,你敢……”话犹未毕,袍袖一挥,卷起

一股强烈潜力,将毒砂震落。

然而在千面独行客震落毒砂之际,百毒夫人聚毕生功力的掌力也同时攻到。

只见一阵狂飘,呼呼掌风,已撞到千面独行客的立身处。

这一掌之势奇大,千面独行客也不觉暗自吃惊,思忖:“人言百毒夫人武功卓

绝,实不虚言。”思付间,身形微闪,极迅速地避过一掌。

百毒夫人一招走空,第二招又攻出。

她这一出手,招招是拼命打法,掌力凶猛,千面独行客也无可奈何。

再说辣手仙子强接百毒夫人一击,心血一阵翻涌,屏息运气一阵,以真元之气,

导畅血脉归纳丹田。

见中年书生与百毒夫人动手,她知道没有她动手的余地,她只是狠狠瞪了百毒

夫人一眼,缓缓走了开去。

她的命运,在这极短的时间内,起了很大的变化……

她明白,在这种情形之下,应该去选择什么。她的脑海里,清晰地映出以前要

离开赵亦秋的情景……

那是她不能让石小黛的纯洁灵魂为爱情埋下阴影,她应该牺牲自己的爱情,让

石小黛得到幸福。

何况命运已安排她的一切,她何必再作无谓苛求?她虽然失去幸福,但她能看

到赵亦秋与石小黛之间的幸福,也是值得她去高兴的了。

然而,她又该如何收回对赵亦秋所付出的感情呢?她明白在短时间内,这是无

论如何也办不到的事。

她恨自己为什么会跟他相识,而又分别得那么快?是的,她与赵亦秋之间,只

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往事,只是在她往后的生命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她黯然地发出一声叹息,眼睛里又充满了晶莹的泪水。

她反复自问,往后,我会全心去爱石岳么?显然,她不敢断定地答复自己的这

个问题。

想到石岳,她又不觉暗自心惊,此刻,他在哪里?会如何?

她想到石岳理智清醒之后,在羞愤之余,可能做出令人难以想象的事。

她认为她应该全心去爱石岳,如果他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那么,第二次的

幸福也将变成幻梦,在她的人生旅程上现在还有什么比他更为重要的呢?

就在辣手仙子思忖未毕之际,一阵凄然的尖笑之声,遥远传来,辣手仙子心里

一惊,直向发声处扑去。

她在几个纵落之间,已经来到离发声处一丈余远,眼光过处,只见石岳脸色灰

白得可怕,猛然发出可怕的狂笑。

这笑声听得辣手仙子心惊,她体会得到,石岳此刻的心中是极度的痛苦,这个

痛苦是他感到自己毁去了一个少女。

他做了一件让别人不可宽恕的事,他觉得自己不但对不起辣手仙子,而且对不

起家教清严的父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