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如果这件事传开江湖,自己还有什么脸在江湖立足,不但他受人唾弃,他父亲

的声誉,也从此扫地。

于是,他的脑中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滋长,这个可怕的念头是他如何不让别人唾

弃,那就是——“死”。

他默默地念着:“爹!原谅你这不孝的孩儿吧!”

再听他一阵狂笑,倏地从背后拨出长剑,向自己的脖子抹去——一声惊呼,辣

手仙子一个扑身,投在石岳的怀里,伸手夺去了石岳的长剑,沙哑地叫了一声:

“石哥哥……”心里一酸,豆大的泪珠,又滚下面颊。

她禁不住心里的酸痛,伏在石岳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石岳被她这突来的动作,不觉怔了一怔,当他发现怀里的人竟是辣手仙子时,

下意识地叫了一声:“郑妹妹。”

辣手仙子只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她默默地念着:“第二次的幸福之神?你不要

再离开我吧……”

石岳见辣手仙子这个举动,更是伤心到了极点,他缓缓地闭上眼睛,然而当他

闭上眼睛之后,灰白的脸上,竟掉下了两行泪水……

突然,他挣开了辣手仙子,自己咬着牙,喃喃说道:

“郑妹妹,请原谅我无心伤了你……”

辣手仙子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动,叫道:

“石哥哥,我不怪你,你别折磨自己,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石哥哥我

爱你……”

说完,再向石岳扑去。

石岳黯然发出一个凄凉的苦笑,喃喃说道:

“郑妹妹,我应该感谢你能原谅我,是的,这是我感到意外的,郑妹妹,我不

愿做石家的罪人,我以为应该以死求得解脱,也许,这是不值得的,但是,我却认

为我应该这样做,我既然对不起你,我愿再作一次更对不起你的事……”

辣手仙子沙哑地接道:

“石哥哥,你愿意让我痛苦下去吗,我说过我爱你呀……”

石岳惨然一笑,说道:

“我希望你会快乐地活下去,但是,郑妹妹,你知道我的痛苦么?局外人不会

谅解我……”

说到这里,他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倏然,脸上显露出坚毅之色,声色俱厉

地说道:

“郑妹妹,你走吧,离开我,忘记我,忘记我们的不幸……”

石岳已经决心以死来求解脱,他不愿让自己永远痛苦下去。

生命对于他,在此刻好像一杯水似的,是那么淡,世界上的一切,也已经没有

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他明白当他死了之后,别人更不会谅解他,但他又不能不走极端,那是一条使

他无法不走的路。

他开始想到这个问题之后,他希望辣手仙子会永远恨他,他也不希望别人去谅

解他。

辣手仙子缓缓向石岳立身处走去,她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伤感从心扉里泛起,

她咬着牙,说道:

“你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死在你的面前吧。”

说完,将从石岳手上夺来的长剑,猛向自己脖子抹去——

辣手仙子这一个动作奇快,石岳不觉大惊,脱口叫道:

“郑妹妹,你怎么能死!”

说话间,全身扑向辣手仙子,辣手仙子被他这一扑,剑锋由脖子歪到左臂,嘶

的一声,随剑锋过处,已经划破了两寸来长的裂口,溢出一片鲜血……

石岳估不到辣手仙子有这一着,在惊恐过后,他黯然地淌下一滴仟悔的眼泪,

痛苦地说道:

“郑妹妹你为什么要如此呢?……”

石岳话犹未毕,蓦闻一声暴喝传来,声犹未绝,眼前人影闪处,百毒夫人已经

飘身而来。

只见百毒夫人左掌一挥,掷出一把“七步追命砂”,飞向后面追赶而至的千面

独行客,右掌一探,猛向辣手仙子点至。

百毒夫人再飘身而来,不但辣手仙子感到意外,石岳也大吃一惊,倏然,他的

脸上抹过一层杀机。

千面独行客一声暴喝,纵身避过毒砂,猛向百毒夫人扑去,在这刹那间,辣手

仙子已堪堪避过百毒夫人一招急攻。

千面独行客这一下真是打出真火,在扑身之际,双掌运足全力,猛向百毒夫人

推出,这一掌聚千面独行客毕生功夫所发,凶猛无比,掌势有如山崩海啸,连绵不

绝。

百毒夫人此刻已是黔驴技穷,哪敢硬接?挪步滑身,横里闪开五尺,即是如此,

也被掌力扫到一下,心头一热,这一下,她不觉惊出一声冷汗,思付:“果然好雄

浑的掌力……”

思忖未毕,脑中灵机一动,又探手扣了一把毒砂,她开始想出如何退出这片松

林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是否能如她所愿,那就要她自己所为了。

她心念闷,喝声“着”,毒砂再度出手——

百毒夫人也在毒砂出手之际,猛地纵身,扑向辣手仙子。

这二个动作配合得快逾电光石火,毒砂出手,人也扑到。

千面独行客纵然有一身独特的武功,无奈百毒夫人的毒砂每一次出手,千百不

等,迫得他不敢丝毫大意。

百毒夫人再次掷出毒砂,他不觉脸色大变,一声暴喝,在挥掌的当儿,猛向辣

手仙子扑去,截击百毒夫人之来势。

千面独行客不愧为江湖上难见好手,他一扑一挥,只不过极短的刹那,百毒夫

人击向辣手仙子的右手,已被千面独行客震开。

但百毒夫人身手也非一般江湖高手可比,何况她这一个动作原是虚招,就在千

面独行客挡她一击之势时,猛一旋身,极迅速地扑向怔在一旁的石岳。

百毒夫人这个动作不但出乎辣手仙子意料之外,就是千面独行客也感到大吃一

惊。

千面独行客估不到百毒夫人有这一着,自己纵有一身独特功夫,亦无奈百毒夫

人出手太快,再想扑救时,百毒夫人在冷笑声中,已抱住石岳退出一丈开外。

千面独行客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他一见百毒夫人擒住石岳,已心知不妙,百

毒夫人已留下逃生的一条路子……

只见百毒夫人狰狞一笑,冷冷说道:

“阁下,请你退后三步,我要走了。”说完,一双手已经按在石岳的背后“命

门”穴上。

干面独行客纵声一笑,声若龙吟,听得百毒夫人心里一惊,对方分明是用至高

内力发出笑声。

就在千面独行客笑声未毕之际,眼前人影闪处,辣手仙子猛一纵身,扑向百毒

夫人,口里喝道:

“你这婬妇,我跟你拼了,……”话犹未了,一掌便向百毒夫人劈到。

百毒夫人冷笑声中,飘身后退,口里喝道:

“如果你再出手相逼,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辣手仙子一见百毒夫人抓住石岳,心里感到一阵黯然神伤,禁不住滚下了两行

泪水……

千面独行客缓步向辣手仙子走去,低声说道:

“郑姑娘,你先别妄动,由我出手,看是否救得他。”

说话间,缓缓向百毒夫人走去,准备突然下手。

百毒夫人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冷笑道:

“站住,如果你再走进半步,看他是否还有命在!”

说话间,右手按了一下石岳“命门”穴。

只见石岳的额角上,随百毒夫人按下之后,汗如豆大,滚滚而下,神情极为痛

苦。

千面独行客真的停下了脚步,如果他再次出手,势必造成一个可怕的后果。

百毒夫人见这一喝生效,得意一笑,说道:

“好兄弟,你就陪我走一趟吧,我不会忍心向你下手的。”

石岳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动也不动,对于眼前形势,他好像视若无睹,他觉得

自己好像在飘渺之间。

他凝视周围,在他模糊的眼光里,映出辣手仙子那憔悴的人影,他倏然地发出

一声凄凉的苦笑。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她,此刻他被百毒夫人用手按在“命门”穴上,他好似一无

所觉,他已开始麻木了……

对于世事,他已经没有渴求与怀念,甚至对辣手仙子,他也是一样,人生,也

只不过如此。

百毒夫人把他一推,他只是跟百毒夫人缓缓地走着。

辣手仙子沙哑地叫了一声“石哥哥”,缓缓地跟在百毒夫人背后。

百毒夫人回头望了千面独行客一眼,冷冷一笑,说道:

“本帮主不陪了,暇时请你到天台山赏月岭一游,本帮主自当稍尽地主之谊。”

千面独行客气得脸色发青,但是干面独行客心里有数,自己贸然出手,百毒夫

人按在石岳“命门”穴上的手,就会乘势下击,自己不但不能救他,反而害了他。

千面独行客纵然身负绝世武功,在此情形之下,也无可奈何。

他只是眼巴巴地望着石岳被百毒夫人带走。

辣手仙子的举措,使他感到黯然神伤,王燕萍回云中山告诉他一切情形,使他

感到辣手仙子的身世是可怜的。

他知道辣手仙子跟她女儿王燕萍同样爱上了赵亦秋,但是石岳被穿花蝶叶媚用

婬葯所迷时,本来他想点石岳的穴道,无奈四蝶帮婬葯含有剧毒,如在三天之内无

法解去葯毒,石岳便会在三天之后死去。

于是他爱莫能助,让辣手仙子失身在石岳手里。

如今见辣手仙子落寞的凄苦之情,使这位生性极为奇特的隐侠,也不觉感到

“情”之一字,真是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跨前几步,拉住了辣手仙子,叹了一口气,讲道:

“郑姑娘,现在你不要急,我无论如何也要把石少侠带回梅山庄,谅百毒夫人

现在也不会对石少侠如何。”

辣手仙子痴痴地回过了头,看了千面独行客一眼,喃喃念着:

“我如果再失去他,以后我该怎么办呀?……”

倏然,珍珠般的眼泪,又滚下双腮……

千面独行客也不觉被这儿女情长感动得摇头叹息……

再说百毒夫人推着石岳,直奔先前与赵亦秋交手处,只见穿花蝶叶媚与穿丛蝶

沈玲躺在地上,血流满地,早已气绝多时,看得百毒夫人杏目圆睁,蓦然发出一声

厉笑。

蓦地,松林内,传来一声惊呼,百毒夫人循声望去,只见穿山蝶杨娟被赵亦秋

劈出一掌,震退数步,溢出一口鲜血。

百毒夫人大吃一惊,口里喝道:

“停手。”话犹未了,带起石岳,猛向场内扑去,赵亦秋被百毒夫人这一喝,

下意识地停下了手。

百毒夫人的右手,依然扣在石岳的“命门”穴上,赵亦秋不觉一惊,见石岳灰

白与落寞神伤之色,他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赵亦秋,放明白些,你打死了本帮三位堂主,这笔帐咱们不能不算,不过,

暂时不谈咱们之间的事,我要把石公子带回天台山赏月岭,如果你有胆量,可以到

天台山……”

赵亦秋纵声狂笑,冷冷说道:

“百毒夫人,天台山已经变为……”赵亦秋本来要说,变为灰烬,但说到这里,

突觉不妥,如果百毒夫人一知道自己一把火烧毁了四蝶帮总堂之后,可能对石岳下

毒手,到那时辣手仙子一定不会再原谅自己。

百毒夫人也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一听赵亦秋口气,一时虽然不懂话中含意,

但赵亦秋话里的蹊跷,她倒是听得出来。

百毒夫人正待发话,一声凄厉的哭声传来,转脸望去,千面独行客与辣手仙子

飘身而来。

赵亦秋望着辣手仙子的凄婉之色,他心里升起莫名的感伤,他几乎再无法克制

自己激动的情绪,终于,他咬着牙,把眼光移了开去—一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辣手仙子,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他如何的。”话落,看了身边的穿山蝶杨娟

一眼,只见杨娟脸色苍白如雪,她知道杨娟内伤也不轻,开口问道:

“杨堂主,你的伤势不大要紧吧……”

杨娟强忍一笑,道声:“谢帮主关心。”

就在杨娟话犹未毕之际,一声暴喝响起,一条人影捷如闪电,猛向百毒夫人背

后“灵台”穴点去。

刹那之变,这人出手奇快,百毒夫人估不到有人会骤然出手,吃惊之下,猛地

抱住石岳,向前窜去.——

百毒夫人动作也非常之快,在她纵身的刹那,已把石岳的身子往背后撞去——

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那人想再出手,但他怕伤了石岳,只得飘身撒掌,暗叹了

一口气。

百毒夫人转脸一望,原来是中年书生,她冷冷一笑,说道:

“阁下,难道你不想叫他活了?”说完,又是冷冷一笑。

石岳像是一个失魂落魄的人一样,也许,他是受了这一次重大的打击,神情变

得十分颓丧。

对于眼前的情势他好像一点都不知道,他只感到眼前模糊,出现在他眼里的,

只是几条模糊的人影,他分辨不出是谁。

一声“石哥哥!”的叫声,声若莺啼,凄婉慾绝,他拭去了眼泪,发现辣手仙

子缓缓地向他走来……

一种本能的、下意识的举动,他向辣手仙子走过去……

百毒夫人冷笑声中,把他拉了回来,口里冷冷说道:

“对不起,暂时让你们分开吧,我们要走了。”

说完,抱起石岳,猛向林外奔去。

顾及石岳的安全,千面独行客、赵亦秋,再不敢贸然出手,只好让石岳叫百毒

夫人带走。

辣手仙子忍不住悲痛,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积塞在心头的鲜血,脸色一阵苍白,

便倾倒下去。

辣手仙子不是一个圣人,她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在几种不同的心灵打击之下,

使她无法承担得起。

在这一夜之间所发生的事,足使她一生的幸福毁灭,如今石岳又被人带走,怎

不叫她痛心慾绝呢?

虽然,辣手仙子的生命过程中,曾遭受过很多痛苦的折磨,她也曾经忍受过这

一切痛苦,但情的力量,要远超过这些痛苦之上,因此她再也忍受不住心灵的一再

打击,使她晕死过去……

千面独行客黯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塞了一颗丹葯在辣手仙子口里,伸手向

辣手仙子身上三十六大穴拿去。

赵亦秋再度淌下了一滴眼泪,他心里分辨不出所感到的是什么。

望着辣手仙子苍白的脸色,他反复自问:“是我带给她不幸吗?”他所得到的

结论——是

他缓缓走了过去,辣手仙子被千面独行客推拿一阵心脉,人已悠然转醒,只是,

她的神情,罩着一层无法形容的凄苦之色,充满看悲痛的大眼睛,此刻已变成失神

与迷惑……

她忘记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甚至于生命,她感到自己一命活得太无趣了,这刹

那间,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一切。

赵亦秋这个她所深爱的人,命运之神把他们拉开了,石岳又被四蝶帮劫走,她

应该怎么办呢?

千面独行客功力甚深,他替辣手仙子打了一次血脉,并不感到疲倦,他看了赵

亦秋落寞的神情一眼,又把眼光移到辣手仙子的脸上。

赵亦秋痛苦地叫了一声:“郑妹妹!”一种感触涌上心头,他对眼前的景物开

始模糊起来,眼泪几乎又夺眶而出。

他苦笑了一下,笑声也变成了一连串的狂笑,千面独行客走了过去,说道:

“赵少侠,错既然铸成,你也不必过分痛苦,我们就回梅山庄吧。”

赵亦秋一敛笑容,喃喃自语道:

“我不能再给郑妹妹更大的不幸,我无论如何要把石公子带回梅山庄,老前辈,

您就带郑妹妹先回梅山庄吧。”

千面独行客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希望你会见机行事,明天我也就回云中山去了,本来,我不想再重涉

江湖,但小女前几天回云中山,告诉我你在江湖上的一切情形,你也许还不知道她

已经跟在你的身边多时,佩带银笛的中年书生,便是小女……”

赵亦秋不觉“咦”了一声,思付:“原来是她。”往事,又在他脑际浮起,王

燕萍救他的情形……

他的脸上展起淡淡的笑容,他虽然失去辣手仙子,然而王燕萍还在深爱着他,

这是他感到快慰的。

千面独行客淡淡一笑,又道:

“很多纯洁的少女,都在深爱着你,那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诚如小女一样,她

们也在迷恋着你,她们都在憧憬着你能给她们幸福,爱情困惑着多少年轻男女,但

毕竟憧憬与现实之间,还有些距离,就如辣手仙子一样……”

说到这里,他倏然止日,眼光带着一分歉疚,看了痴痴站在一旁的辣手仙子一

眼,轻叹一声,又道:

“我们不谈爱情的力量如何,一个人在失去爱情之后,他会觉得好像世界末日

来临似的,因此,每一个人对爱情都有着美丽的憧憬,她们不希望本身的幸福随爱

情失去。她们都想抓住它,让它永远跟随在自己身边。”

“石小黛、小女,她们都希望有美丽幸福的远景,虽然有很多事情不是出自你

的本愿,阴阳剑客要你替他报仇,你杀几个好人,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我们没权利

来干涉你,但是,每一个人都不希望你多杀一个好人,跑江湖的人,都应该记住一

句格言‘得饶人处且饶人’,以免让你步你师父的后尘,否则不要说小女要痛苦,

就是石小黛也不想活了,因此,在很多情形之下,我们要阻止你的妄为与任性,希

望不要多杀一个好人。”

赵亦秋下意识地点头,他体会得到千面独行客的意思,但,他是否能违背他师

父阴阳剑客的遗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