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三章

作者:陈青云

这个问题在他脑中一转之后,他已经又开始想到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诚如他以

前所想,爱情只不过是生命中的点缀,仇不能不报。

但是面对千面独行客,他又不能过分表露。

千面独行客看了赵亦秋一眼,又道:

“赵少侠,希望你会记住我的话。好自为之,我们先走了。”

话犹未毕,伸手提起辣手仙子,往石乾元住宅奔去。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缓缓地退出了这片松林,倏地,他一声长笑,笑声有些疯

狂,随后一展身影,直向百毒夫人背后追去。

天亮了,它带走了黑夜的恐怖气氛,旭日东升,给大地带来温暖,万物欣欣向

荣……

梅山庄——自四蝶帮帮主崔妙蓉带人大闹一场之后,石乾无非常震怒,梅山庄

自阴阳剑客出现之后,便笼罩一片杀机。

千面独行客本来想把阴阳剑客的真正面目告诉石乾元,但回心一想,觉得自己

不应该这么做。

点苍三剑的荣雁受了百毒夫人一记“七步追命砂”幸经千面独行客取出毒砂,

赠服丹葯,才保全生命。

石乾元觉得这中年书生武功卓绝,行踪奇特,一时间,他也清不出这个中年书

生便是当年与阴阳剑客并驾齐驱的千面独行客。

石岳被百毒夫人给劫走,很可能发生事故,这是石乾元感到焦急的。

一夜之间所发生的事,都在他意料之外,由辣手仙子的口中,他已经知道石小

黛又平安在江湖出现,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石岳又被百毒夫人带走。

点苍三剑虽是江湖上极负盛名人物,但经过几次波折之后,已没有雄心称霸江

湖了。

石乾元觉得辣手仙子神情不对,辣手仙子凄婉之色,使他感到事情有些蹊跷,

不过他依然想不出所以然来。

于是在这里,点苍三剑、关东乞侠、余天华、千面独行客、辣手仙子虽然没有

开口说话,但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心事。

石乾元见中年书生对自己等有救命之恩,不得不向他道谢,并挽留千面独行客

在梅山庄住几日,千面独行客笑道:

“石庄主,不必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辈应有本色,何谢之有?不过,

有一件事我必需告诉你……”

石乾元道:

“未悉阁下有何吩咐,请尽管说吧。”

千面独行客看了站在一旁发呆的辣手仙子一眼,缓向门外移去。

石乾元一见中年书生神色,心知有异,忙跟了上去。

到门外之后,千面独行客又道:

“石庄主,四蝶帮已将令公子掳走,已由赵少快追赶上去,谅无多大事故发生,

请你不必挂心,辣手仙子郑姑娘已跟令公子石岳有夫妻之实……”

石乾元奇怪地“咦”了一声,干面独行客只得将一切情形告诉石乾元。

千面独行客又道:

“对于这件事,你也先不要张扬出去,郑姑娘的身世是可怜的,别让她再遭受

心灵的痛苦,我也要走了。”

余音未息,身形一晃,已消失所在。

几天之后,两件足使武林震撼的事发生了……

云南一带,连续出现阴阳剑客的行踪,劫去富豪无数财宝,闹得人心惶惶不安,

江湖各派人物对此非常重视。

称霸江湖的四蝶帮,天台山赏月岭总堂一夜之间,被阴阳剑客放了一把火,烧

个精光。

于是,对于这两件事,江湖上各派人物均非常重视,据判断,在云南一带出现

的阴阳剑客,与火烧四蝶帮总堂的阴阳剑客必定是两个人。

显然,如果这阴阳剑客不是两个人,事情的发生。一处在滇边,一处在浙东,

滇边与浙东路遥数千里,阴阳剑客纵然是有飞天适地之术,也不能在一天之内,从

滇边又到浙东的天台山,又从浙东的天台山赶到滇边的云南。

那么哪一个是真的阴阳剑客?江湖人物莫不坠入五里雾中。

就在阴阳剑客在滇边出现的几天后,在黔北通往滇边的古道上,这时,驰来一

匹快马,马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女。

在她那憨直与天真的面庞上,泛起一种痛苦之色,柳后深锁,神情极为颓丧。

这个白衣少女正是离开赵亦秋两天的石小黛。

赵亦秋寡情的离她而去,使她好像在人生的旅途上,走上了黯然的末日,她好

像觉得会永远失去他似的。

她觉得生命之神,好像把她与赵亦秋之间拉长了距离似的,当她再度离开他时,

她几乎没有勇气再活下去。

她那圣洁的灵魂,为爱情埋下了阴影,当赵亦秋离她而去时,她曾想到死,但

她不愿死,最低限度,她渴求再见赵亦秋一面,哪怕是最后一面,她都心满意足了

只要赵亦秋向她表明是否爱她,如果没有,她就不想活。

女孩子的心是最痴的,当她爱上一个男人时,她会为你付出一切,甚至于生命

石小黛——这个纯洁的少女,她为赵亦秋付出了全部的感情,除了赵亦秋之外,

她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她喜欢的东西。

情,困惑了无数青年男女,他们沉醉在爱河里,忘记了世界上任何的一切,的

确,爱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诚如石小黛这胸无城府的少女一样,她爱上了赵亦秋,她被困惑在爱的力量之

下,她变成了一个失魂落魄的人。

时间,好像带走了她的一切希望,她所憧憬的幸福,也好像在赵亦秋一走之间,

全部随着他的人影消失一样……

无可否认的事实,如果赵亦秋不理她,她会疯狂。

于是阴阳剑客在滇边一带出现的消息,传到她耳里之后,便决定再见他一面,

她便赶往滇边而来。

她没有再回到梅山庄去禀告她父亲石乾元,她不知为什么如此?

就在石小黛怔怔想着心事的当儿,蓦地里,远处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顾盼间,

马已到石小黛身侧,她回头一望,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

马上坐着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是武怀民。

武怀民在打擂台时,石小黛已经见过,如今一见,她当然记得,只见武怀民脸

上泛起一阵惊疑之色,随着“咦”了一声。

武怀民觉得这个少女在哪里曾经见过,一时间,他也想不起来,倏然,他想到

了,口里说道:“原来是石姑娘。”

石小黛深锁着柳眉,报给他淡淡一笑,说道:

“武少侠,你要上哪儿去呀?”

武怀民放缓了马,与石小黛并骑而行,武怀民见石小黛神情极为颓丧,必里微

然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笑了笑,说道:

“我要去滇边一行,会会阴阳剑客。”

石小黛哦了一声,又道:

“你要去找阴阳剑客?为什么?”

武怀民淡淡应了一声:“不为什么。”

于是他们开始沉默下来,武怀民再侧头望了石小黛一眼,说道:

“石姑娘,我先走了,你是否也到滇边一行?”

石小黛点点头,武怀民一挥马鞭,如风而去。

阴阳剑客在滇边出现的消息,很快地传遍了各处,而众多高手,都集到滇边来

但是真正的阴阳剑客——赵亦秋,却在通往浙东的古道上出现了。

他跟在百毒夫人的背后,见机行事,他不能叫石岳有不测的事发生,否则,辣

手仙子便遗憾终身。

他是个非常孤独的人,当他体会到孤独的滋味时,他不愿别人也会孤独与寂寞

他的个性,再没有像先前那么傲然,在他心扉里,一股寂寞的根苗,在慢慢滋

长,那是当他离开石小黛的时候。

他寂寞、孤独,他冷漠、惆怅……

生命中宝贵的——爱与情,他憧憬与渴求过,但是,他怕失去它,一生中缺乏

的就是“它”。

辣手仙子,他已经失去了,石小黛,他不愿意她那纯洁的心扉里为阴阳剑客埋

下一个恐怖的阴影;他毅然离开了她。

他明白自己在深爱着石小黛,然而,为着石小黛将来的幸福,他宁愿远离开她

但是本能的慾望,促使他想再见到石小黛一面,即使以后他真会失去她,他也

心满意足了。

他曾经想过,千面独行客告诉他的那些话,他承认那没有错,等他找到绿面神

魔报仇之后,他便要回云中山。

这样,他并没有违背他师父的遗言,他已经替他报了仇。

云中山上,他知道有一个叫王燕萍的姑娘在等待着他……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笑容……

随后,他又一敛笑容,把眼光又盯着二里开外的百毒夫人身上。

百毒夫人似是毫无所伤,依然向前狂奔……

赵亦秋怕百毒夫人会对石岳下毒手,他思付:“这样跟着,跟到什么时候?不

如乘其不备,把他抢过来算了。”

赵亦秋心念一动,轻功一提,真向百毒夫人背后赶去。

谁知,赵亦秋这一念,几乎使辣手仙子遗憾终身,石岳几乎丧命在百毒夫人的

手里……

赵亦秋几个纵身的刹那,已到百毒夫人背后二丈多远。

百毒夫人武功毕竟不弱,心知有异,突然侧过头——

赵亦秋就在百毒夫人还未族身之际,迅如奔雷,在纵身的刹那,猛扑百毒夫人,

伸手便点。

赵亦秋出招奇快,百毒夫人旋身避招已是不及,惊叫之下,百忙中,把石岳的

身子向赵亦秋掷去——

这刹那之变,两人出手同样快速,百毒夫人掷出石岳,赵亦秋不觉大吃一惊,

身形滑退三步——

百毒夫人再一个纵身,伸手又接住石岳的身子。

百毒夫人这几个动作也快得出奇,接住石岳之后,飘退一丈开外,放眼望去,

冷冷一笑,说道:

“赵亦秋,你竟然敢出手抢人,难道不要他活了?”

赵亦秋估不到百毒夫人出手如此快速,骤然出手也没有抢到人,心里已经不好

受。

他冷冷望了百毒夫人一眼,口里说道:

“百毒夫人,石公子跟你何仇,你竟要如此对他?”

说话间,缓缓向百毒夫人移去,全身功力运于双掌,准备再次突然出手。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赵亦秋,你打死本帝三位堂主,这笔帐咱们留着,总有一天要算的,石公子

我不过是要他作个人质……”

赵亦秋冷笑接道:

“百毒夫人,那就试试看。”看字未落,呼的一掌劈去。

这一掌赵亦秋用了五成真力劈出,百毒夫人冷笑声中,不闪不避,把石岳的身

子迎着赵亦秋的掌力撞去。

赵亦秋这一掌是诱敌之招,就在百毒夫人推出石岳之际。赵亦秋右掌急撤,身

子飘然而起,猛点百毒夫人“太阳”穴。

赵亦秋这两个动作配合得快逾电光石火,百毒夫人估不到赵亦秋有这一着,纵

然她有一身出奇的武功,也无法避过。

但她不愧为江湖成名人物,就在赵亦秋双指点到之际,身子往后一仰,右手忙

推出一掌。

赵亦秋动作比她更快,百毒夫人还未出手,他已抓住石岳的身子。百毒夫人这

一惊非同小可,乘势抓住石岳的右臂。

赵亦秋一抓到石岳的身子,猛往后纵退。

但百毒夫人虽一时失手,被赵亦秋抓住石岳,但在这刹那之间,她的右掌,又

非常迅速的扣在石岳的穴道上。

就在赵亦秋纵退的刹那,摹听她大喝道:

“赵亦秋,你要他死不成?”

赵亦秋被她这一喝,真的放手。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赵亦秋,请你放明白些,如果你再出手相逼,我便把他毁在掌下,然后咱们

再较量较量。”

赵亦秋被百毒夫人这一激,气得脸色发青,脸上顿时泛起一片杀机。

石岳受了几次震动,不自觉睁开了眼睛,一见到赵亦秋,嘴角上泛起淡淡的笑

容,黯然地叫了一声“赵兄……”以下,他再也说不出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赵亦秋缓缓地走了过去,口里说道:

“石岳兄,请你好好地想一想,一错之下,是否能再错下去?”

百毒夫人冷冷地望着赵亦秋,蓄势以待,以防赵亦秋再突然出手,所以,她的

两只眼睛,直盯在赵亦秋的脸上……

石岳缓缓地睁开眼睛,痛苦地说道:

“赵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又该如何?我做了一件让任何人无法宽恕的

事,别人不会谅解我……”

赵亦秋接着:“石岳兄,你的想法错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谅解你的,我们都希

望你会好好活下去,尤其是郑姑娘……”

赵亦秋说到这里,突然止口,把眼光直盯在石岳的脸上,期待他的答复。

石岳怔了一怔,随后痛苦地摇头叹息一阵,说道:

“我对不起她,我侮辱了她,我无面目再见她。”

赵亦秋说道:

“你既然侮辱了她,你能再给她带来更惨痛的遭遇吗?你能让她抱憾终身吗?

当然,你不能这样做,她谅解你的痛苦,难道你竟如此寡情对待她?”

石岳黯然一叹,低头不语。

赵亦秋又道:

“石岳兄,你的想法完全错误,她一切被你占有,你可想到后果?当你永远离

她而去时,你以死寻求解脱,但是郑姑娘幸福便操在你的手里,你是要她快乐呢?

还是让她痛苦一辈子?”

石岳的心里,骤然开朗起来,他认为赵亦秋的话是对的,他应该在往后的日子

里,好好地去爱辣手仙子,以弥补他心灵的创伤。

当他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后,他的心扉里,一股求生的慾望泛起,他知道应该如

何去做了。

他看了百毒夫人一眼,百毒夫人的手,依然扣在他的“命门”穴上。

赵亦秋一见石岳神色,知道石岳已开始有求生的慾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