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他再度把全部功力运于双掌,准备再次出手,口里说道:

“石岳兄,对于一个纯洁的少女,你不能毁去她一生的幸福,你应该懂得,生

存的最大目的,是让别人幸福。”

石岳下意识地点点头。

赵亦秋又道:

“你再好好地想想,如果你决心要葬送她一生的幸福,那我也不问此事,我马

上离开这里,让你随百毒夫人走!

百毒夫人冷笑接道:

“你认为你有办法把他从我的手里带回梅山庄,那你无疑是在做梦,否则,那

便是石岳的尸体。”

赵亦秋听到百毒夫人所言,似是充耳不闻,口里又道:

“石岳兄,也许你懂得我的意思吧!

话犹未毕,身形一晃,非常迅速地扑向百毒夫人,“金豹露爪”,出手奇快无

比,猛向百毒夫人面门抓去。

百毒夫人见赵亦秋突然出招,冷笑声中,急忙劈出一掌,抗拒赵亦秋的攻势,

左掌乘势带起石岳后退——

赵亦秋一招走空,第二招又自攻到,凌厉的掌风过处,击向百毒夫人头部。

石岳被赵亦秋一番话,说得心扉豁然开朗起来,在赵亦秋出手攻向百毒夫人的

一刹那,已将本身真元之气,运循一周天,准备冲脱百毒夫人的手。

在赵亦秋第二招攻出刹那间,他也同时发动,猛地向前冲去——

赵亦秋与石岳的发动,几乎同在一个时间,百毒夫人虽然是一个老江湖,但两

方面无法兼顾。

她一发现石岳有异,猛然把扣在石岳“命门”穴上的手,突然下击,她准备先

毁了石岳再说。

赵亦秋掌力卷到的一瞬间,也就是石岳向前冲去之时,百毒夫人的手,已经猛

向石岳的“命门”穴击下。

三个人的动作,同时快得出奇,电光石火的一闪,石岳突然全身一阵剧痛,眼

前一黑,鲜血喷出一丈开外,砰的一声,便躺了下来。

也在石岳仆倒之际,百毒夫人随一股狂飘之风过处,被赵亦秋的掌力震出一丈

开外,喷出一口鲜血。

百毒夫人被掌力震退之际,伸手扣了一把毒砂,以防赵亦秋的突然下手,她又

非常迅速地取过一颗丹葯,纳入口中。

赵亦秋气得脸色发青,他想不到百毒夫人竟真的对石岳下这样毒手,摹闻他一

声暴喝,出掌猛劈过去。

百毒夫人极迅速地运循一阵血脉之后,精神畅然不少,正在此际,赵亦秋的掌

力已经卷到。

百毒夫人不敢贸然相接,她此刻内伤未愈,如再贸然一接,势必被赵亦秋所伤,

弄得不好,又再次吐血。

是以,在赵亦秋掌力卷到的刹那,她挪步滑身横里闪出一丈开外,勉强避过赵

亦秋排山倒海的一击。

赵亦秋正想再扑击过去,百毒夫人的一把“七步追命砂”已经出手飞去,直向

赵亦秋掷到。

赵亦秋一声暴喝,虎目圆睁,左手剪掌,震落毒砂,再一个纵身,乘势又扑击

过去——

在赵亦秋扑身的刹那,百毒夫人的第二把毒砂,已告飞到。

赵亦秋忌于“七步追命砂”过于歹毒,不敢大意,百毒夫人第二把毒砂掷到,

他不觉被迫退后五六个大步。

百毒夫人冷笑道:

“赵亦秋你再走过来试试?”

赵亦秋一声狂然长笑,笑声极为刺耳,突然,他的脸上泛起一片铁青之色,显

露无限杀机。

他望了地下的石岳一眼,只见石岳脸呈金黄之色,双目紧闭,奄奄一息,赵亦

秋一咬牙,直向百毒夫人追去,他此刻真是气到极点。

百毒夫人心里暗暗吃惊,然而,表面毫不露声色,口里喝道:

“你再走近一步,我便要出手了!”

赵亦秋冷冷一笑,猛地一声长啸,双掌平胸推出,这一推聚赵亦秋毕生功力发

出,力道奇猛,滚滚迫去。

百毒夫人就靠着“七步追命砂”,勉强让赵亦秋不至于近身,否则,她怕不早

已毁在赵亦秋掌下了。

赵亦秋双掌推出,百毒夫人已知厉害,哪敢硬接,她已打着逃走念头,她明白

自己无论如何也讨不了好处。

如果她再不逃走,说不定真会丧命在赵亦秋的手里,心念间,赵亦秋的掌力已

经卷到。

她乘势跃开,然后一点双足,直向前面一片树林泻去。

赵亦秋喝道:“往哪里走!”身形一跃而起,直向前面追去。

百毒夫人又掷出一把毒砂,口里说道:

“赵亦秋你不要逞能,十天之内,本帮主自当率领海外三尊,赴梅山庄讨教你

阁下几招绝学!……”

百毒夫人话犹未毕,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来,眼前人影闪处,一个中年书生

飘身而来。

百毒夫人吃惊后退数步,正是上次跟赵亦秋在一起,佩带银笛的中年书生。

赵亦秋一见这佩带银笛的中年书生,便想到千面独行客告诉他的话:“佩带银

笛的中年书生,便是小女……”

于是,他的心里,骤然间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动,“王姑娘”三个字几乎脱口说

出。

王燕萍对于赵亦秋的神情,好像未见似的,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随后把眼

光放在百毒夫人的脸上,口里说道:

“百毒夫人,几天不见,想不到咱们又在这里碰面了。”

百毒夫人一衡量眼前形势,思忖:“一个赵亦秋,我已经无法应付,这个中年

书生武功不在赵亦秋之下,如两个人一齐围攻,我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百毒夫人思忖至此,不觉暗自吃惊。

蓦听百毒夫人盈盈一笑,缓缓向中年书生走去,口里说道:

“阁下是什么人?本帮主与你没有什么过节呀,咱们何必打得你死我活呢……”

呢字说到一半,猛地一抖手,一把毒砂已向中年书生立身处掷去。

百毒夫人突然出手,毒砂幻若漫天雪雹,直向中年书生罩头击至,出手奇快绝

伦。

中年书生冷冷一笑,双掌一挥,一股潜力,已将毒砂震落。

中年书生也在挥掌之际,身形纵起,极迅速地扑向百毒夫人,一缕银光卷起,

银笛已经击向百毒夫人。

这一瞬间,中年书生的招式非常迅速,挥掌出招。几乎同在一个时间,即是百

毒夫人武功再高,也无法应付突来之袭。

顾盼间,百毒夫人不觉被迫得连连后退几步。

赵亦秋本来想出手攻向百毒夫人,但一见王燕萍已把百毒夫人迫得接连后退,

他觉得没有出手必要。

他口头看了躺在地上的石岳一眼,只见石岳的脸色更为苍白,他知道石岳若不

及时解救,一定会落个横尸荒山。

他缓缓向石岳走去,全身真元之气运于双掌,直向石岳周身三十六大穴拿去。

赵亦秋想以本身真元之气,替石岳打通血脉,但是石岳被百毒夫人击中“命门”

穴,全身血道阻塞,赵亦秋只觉手指过处,真元之气无法送出。

“命门”穴为人身三十六死穴之一,一经击中,势非当场毙命不可,所幸石岳

动作极快,才不至于当场毙命。

赵亦秋花了无数真气,手指过处,石岳身上三十六穴全部阻塞,他知道不行了

他想到上次受百毒夫人击中“灵台”穴时,几乎走上死亡边缘,所幸王燕萍取

了“九宫续命散”,才救了他一条命。

如今如果要救石岳,也除非要武翠莲的“九宫续命散”,否则,石岳必定无救

但是他又如何才能取到“九宫续命散”呢?

就在赵亦秋思忖间,暴喝之声传来,放眼望去,百毒夫人在暴喝之下,极快地

掷出三把毒砂。

这三把毒砂一经出手,有如漫天散花,中年书生也不觉被迫得退出一丈开外。

百毒夫人在掷出三把毒砂之后,身形一展,向林内窜去

中年书生暴喝一声,猛向百毒夫人前路截去。

在中年书生还未纵起的刹那,百毒夫人又掷出一把毒砂。

这刹那之间,百毒夫人几个起落之间,已窜入林内。

中年书生气得银牙一咬,思忖:“百毒夫人一走,势必留了后患。”思忖间,

侧头望了赵亦秋一眼,只见赵亦秋怔怔地站在那儿。

她又看了地上的石岳一眼,缓缓地走了过去。

赵亦秋突然感到血液在心里奔腾,失口叫了一声。

“王姑娘!”

王燕萍心里一震,马上恢复平静,冷冷答道:

“谁是你的王姑娘?请你别认错了人。”

赵亦秋淡淡一笑,说道:

“也许我认错了人,但是你父亲千面独行客已经告诉了我,如果你不肯跟我相

见,也就算了。”

说完,也不待王燕萍回答,伸手抱起地上的石岳。

王燕萍淡淡一笑,说道:

“你已经有了石小黛、辣手仙子,难道还会想到云中山的王燕萍么?”

说到这里,她感到心扉里泛起一层酸意,几乎落泪。

于是她微微地仰起头,抬头望着天上的片片浮云。

赵亦秋已经听出王燕萍话里的酸意,他一回头,发现王燕萍脸上罩起一片凄婉

之色,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王姑娘,她们的确都爱过我,我不否认我也喜欢她们,但是,王姑娘你该明

白,喜欢与爱之间,终有点距离,我爱你,也许,你是第一个闯进我心扉的女孩子……”

他说到这里,口角上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苦涩之笑,王燕萍黯然地低下头,赵

亦秋又道:

“王姑娘,对于我的行动,你知之甚详,如果你不谅解我,我也就不必向你作

多余的辩白。”说到这里,他抑住自己冲动的情绪,又说道:“石小妹就是因为她

有一分纯洁的灵魂,所以我不忍心她为阴阳剑客而断送她终身的幸福,于是我离开

了她,而且,郑姑娘也失身在石岳的身上……”

说到这里,他泛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痛苦,如果王燕萍再不谅解他,在人生旅程

上,他将变成一个永远失去欢乐的人。

王燕萍睁大了眼睛,疑惑地望着赵亦秋,口里说道:

“你说郑姑娘怎么失身在石岳的手里?”

赵亦秋黯然一叹,只得将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王燕萍听后,不觉淌下

了两行泪水,口里喃喃念着:

“郑姑娘太可怜了!你知道吗?她也深爱着你。”

赵亦秋痛苦地低下头,王燕萍又说道:

“你已经给辣手仙于郑姑娘带来不幸。石小妹的心地比郑姑娘更为单纯,她是

一个胸无城府的少女,虽然她目前不至于走极端,但一旦你真的不理她时,你知道

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又黯然低声道:

“你不能再使石小黛痛苦,你应该去爱她,否则,你将会再度毁去一个纯洁的

少女,至于我们,那只有看我们的缘分如何了。”

说完,探手入怀,取过一颗丹葯,塞入石岳的口中,说道:

“他既然与郑姑娘有夫妻之实,那么你不能叫他死,为着郑姑娘,你带他到九

华山太清教找武翠莲吧……”

赵亦秋接道:

“武翠莲视‘九宫续命散’为异宝,她怎肯将葯轻易给人?”

王燕萍冷冷说道:

“那你就眼看石岳死去不成?”说到这里,脸色转为缓和,又道:“你应该向

武翠莲表明一切,她可能会给你一包‘九宫续命散’。自你下山以后,便为梅山庄

带来了一片杀机,百毒夫人声言十天之内,率领海外三尊上梅山庄找你算帐,海外

三尊武功极高,你我均非其敌,如武翠莲送你‘九宫续命散’时,你可以求她助你

一臂之力,以挽回这场武林浩劫。除她之外,别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说到这里,心有所悟,又道:

“滇边一带,又出现了一个假冒的阴阳剑客,无数高手都云集到滇边去了,这

件事你不能不去看看,石小黛也可能到滇边一行。那么你走吧,我也要回云中山请

我父亲再到梅山庄,以应付海外三尊的来袭,十天之后,咱们在梅山庄再见吧,碰

到石小黛之后,替我问个好。”

余音未息,身形一晃,直向前路泻去。

赵亦秋凝视着王燕萍背影消失在林内之后,怅惆若失,怔了片刻,黯然一叹,

抱着石岳,直奔九华山而来。

王燕萍的话并没有错,赵亦秋应该向武翠莲表明一切,以得到武翠莲的谅解……

几个时辰之后,赵亦秋已经赶到了九华山麓,他带上了面具。

这次,他没有贸然闯山,他直奔第一关卡。

第一关卡守卫王全,一见阴阳剑客突又在九华山出现,心里大吃一惊,思忖:

难道阴阳剑客会飞天适地不成?怎么闻他在滇边出现,一下于又跑到九华山来了?

思忖间,已经截在阴阳剑客前路,一见阴阳剑客背上背着一个垂死的人,不觉

疑窦丛生。

他从腰际取下九节连环鞭蓄势以待,怕阴阳剑客像上次一样,大闹太清教。

赵亦秋一看王全神色,知道误会了自己,忙道:

“烦请通报贵教刑堂堂主谷云龙一声,说阴阳剑客来访。”

王全一见阴阳剑客跟以前行径大为不同,而且对方既然投刺拜山,自己不能不

代为禀告,答声“好吧!”已往山上跃去。

顾盼间,山峰上泻下了两条人影,赵亦秋一见谷云龙飘身而来,强作笑容道:

“谷兄,几天不见,一向可好?”

“迥风剑客”一见阴阳剑客跟以前判若两人,乃拱手道:

“李兄太客气了,未悉找弟有何指教?”说到这里,向王全道:“你退回第一

关卡吧。”王全答声“是”走了。

赵亦秋说道:

“谷兄,前次弟对你有不是之处,在此先谢过。”说完深深,一揖,谷云龙一

见阴阳剑客神情跟以前迥然不同,忙道:

“李兄何必如此,往事不谈,而今你莅临敝教,不知有何教益?”

赵亦秋含笑道:

“谷兄是否能代为引见贵教主?”

谷云龙心里一震,显得有些为难,片刻才道:

“我们教主从来不接见任何一个人,何况是你阴阳剑客……”说到这里,突然

止口,把眼光落在石岳与赵亦秋的脸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