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五章

作者:陈青云

迥风剑客谷云龙一想到阴阳剑客大闹九华山,冒犯教规,如今背人要见教主,

他不觉有些为难。

赵亦秋何尝不明白武翠莲可能不会再见阴阳剑客,但是石岳的命他又不能不救,

否则,再过一些时刻,恐怕无救了。

思忖至此,开口又道,

“弟前次曾冒闯贵教,有不是之处,一俟代引见教主之后,如教主不谅弟所为,

当由贵教发落。”

赵亦秋这话说得非常客气,他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客气的话,谷云龙可能不代为

引见武翠莲。

谷云龙沉思了片刻说道:

“好吧,我就代兄禀告,不过。事情如再发生意外,你老兄可能真难退出九华

山。”

赵亦秋又道:

“弟前事出于没心、如贵教主不肯谅,弟愿贵教以教规处罚弟之前为兄大可放

心。”

谷云龙说道:

“好吧,你就稍等一下。”

说完,身形一晃、已向山上窜去。

谷云龙回到总堂之后,先以最迅速的方法,求见教主。

武翠莲一见谷云龙求见,心知有非常之事,谷云龙身掌刑堂之职,被她十分器

重。

她传迅告诉谷云龙到后山山洞来见她。

谷云龙接到武翠莲传迅之后,直奔后山而来,他知道阴阳剑客求见的事,教主

可能不会答允。

但是阴阳剑客也是他生平所心服的第一人,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代为禀告。

顾盼间,谷云龙已到后山,跪在洞口地上,口里说道:

“刑部谷云龙求见教主。”

武翠莲说道:

“谷堂主请进。”

谷云龙立身款步进洞,见了武翠莲之后,口里又道:

“谷云龙拜见教主。”说完,躬身一揖。

武翠莲说道:

“谷堂主不必客气,不知有何重大事情商讨?”

谷云龙想了片刻,开口说道:

“阴阳剑客投刺拜山,慾见教主,谷云龙不得不代为禀告。”

武翠莲心里一震,不觉泛起一丝荡漾,阴阳剑容再到九华山,找她有什么事?

自上次阴阳剑客大闹九华山走后,她已经决定永不再见他,虽然,慾望始终在

渴求见他,但是阴阳剑客竟寡情地对待她,于是,她发誓决不再见他一面。

她认为往事已经过去了,何必多作过分的苛求,她有忘记他的理由与必要。

阴阳剑客再度来临,她想是否应该见他呢!当然,她所得到的答复是否,她不

应该再见他了。

她应该忘记过去,他既然如此寡情地对她,那么自己有再怀念他的必要吗?显

然,她不应该祈求见他。

她看了谷云龙一眼,淡淡答道:

“阴阳剑客大闹本教,我尚未找他算帐,他竟敢再到九华山来,不过,我们也

不必为难他,你就告诉他我不见他吧。”

武翠莲此语一出,谷云龙一点也不感到惊奇,教主不肯接见阴阳剑客,这是他

意料中的事。

他想了一下,又道:

“阴阳剑客此次重来,似无恶意,而且还带了一个垂死的人,定有缘故,教主

就破例见他一次吧!”

武翠莲淡然一笑,说道:

“这是他私人的事,与本教无关,我已经说过不见他。”

说到这里,似有所悟,又道:

“闻阴阳剑客在滇边一带出现,怎么会突然到九华山?莫非有诈?”

谷云龙笑道:

“此事我也想过,不过今天来的阴阳剑客,决非有假。”

武翠莲淡淡“哦!”了一声,又道:

“那么必定有两个阴阳剑客。”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不关

我们的事,你去告诉他我不见他就是。”

谷云龙黯然一叹,躬身说道:

“谷云龙遵教主令谕。”说完,退出洞外。

武翠莲心里一阵感伤,几乎使她再度无法忍受自己的心情激动,她明白,自己

是多么渴望见他啊!

理智与感情在她的心里成了一个很强烈的对比。

她缓缓地合上眼睛,嘴上泛起淡淡的苦笑。

她认为自己不见他并没有错,她应该永远忘记他,甚至忘记自己以前的不幸。

然而她心里?啊!此刻又像海潮涌来一样

她明白自己在欺骗自己,让自己心里痛苦……

再说谷云龙退出洞口之后,心情也感到无比的沉重,他的意料不错,教主拒见

阴阳剑客。

他直奔第一关卡而来,赵亦秋一见谷云龙脸上忧郁之色,已心知不好,忙开口

道:

“谷兄,未悉贵教主是否接见?”

谷云龙黯然一叹说道:

“教主不肯接见。”

赵亦秋心里一怔,武翠莲不肯见他,自然不出他意料之外,可是,他又开始想

到石岳的安危。

武翠莲不肯见他,事情并非是因他曾经贸然闯山所致,主要的,还是她怕再见

到阴阳剑客,此中情由,赵亦秋不难想象得到,他明白武翠莲怕再见到阴阳剑客之

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看了石岳一眼,只见石岳苍白的脸上,已转至淡黑,如再不施予救治,过几

个时辰后,纵然有回生妙葯,恐怕也无济于事。

思付至此,他的心里不觉焦急万分,他恐怕石岳有不测的事发生,而使辣手仙

子抱恨终身。

谷云龙一见阴阳剑客神情,黯然叹道:

“李兄,本教教主既然不肯见你,你就走吧。”

赵亦秋淡淡一笑,思忖:“她既然不肯明见,难道我就不可暗地里去见她不成?”

思忖既罢,含笑说道:

“弟有劳谷兄代为禀告,铭感五中,好吧,我就走……”说到这里,已缓步移

去……倏然,他又停了脚步。

脑中念头一动,回顾了谷云龙一眼,说道:

“谷兄,弟今天到九华山,实乃为救人而来,我背上之人,如在三个时辰内不

施救治,那么……”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又道:“谷兄你我相交并非深厚,但谷

兄之个性,弟知之甚详,看在弟的薄面,现弟有一个不是之请,请兄允准,弟拟再

度闯山了。”

赵亦秋这话说得大出谷云龙意料之外,阴阳剑客所言非虚,如果自己让他闯山,

怎么交代。

如果不让他闯山,他背上所背之人,便会如赵亦秋所言,那么他是应该让他闯

山呢?还是阻止他呢?

一时间,他竟呆呆地站在那儿。

赵亦秋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谷云龙身掌大清教刑司之职,让自己闯山,自然

没有这个道理。

但他又不能不如此,说不定谷云龙肯拚受教主一责,让他闯山亦未可知,如谷

云龙真的不肯,自己再想办法闯山。

谷云龙沉思片刻,说道:

“李兄,这样吧,你要闯山,弟是本教人物,不能不管,依我看还是由我带你

到总堂,然后你再想办法潜进后山,但教主是否肯见你,还是一个问题,到那时候,

如果我们教主不谅解,看来你是肯定离不了九华山。”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道:

“这样我已尽了最大力量,祈李兄三思而行。”

赵亦秋一想谷云龙言出至诚,如果他为自己受教主责罚,自己也过意不去。

他心念一动之后,含笑说道:

“弟决定闯山,如果你肯手下留情,弟当图后报,如果谷兄不肯,那么咱们……”

说到这里,看了谷云龙一眼。

谷云龙当然知道赵亦秋的意思,他想了一下,终于说道:“好吧!李兄就直接

闯山去吧。”

说完,身子横里飘开数尺,让开去路。

赵亦秋庄重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泛起一阵感激之情。

他猛地一个纵身直向山上窜去。

谷云龙黯然一声长叹,一声暴喝,直向赵亦秋背后追去。

再说赵亦秋在几个纵跃之间,已跃出二里开外。

谷云龙无意追赶赵亦秋,他只是落在他背后远远的。

赵亦秋的行动非常小心,他专找树林茂盛之处隐身而上,片刻间,已到后山。

蓦然间,暴喝之声响起;一个人飘身截住去路。

赵亦秋放眼望去,冷冷一笑,说道:

“杨堂主,想不到咱们又碰面了,这一向可好?”

话犹未落,身形疾如闪电,蓦闻一声暴喝,一掌便向杨百川立身处击过去。

赵亦秋动作奇快,杨百川估不到他会骤然出手,心里一震,百忙中使出一招

“横架金梁”,左掌硬接阴阳剑客劈来之势。

赵亦秋见杨百川硬架接招,冷笑声中,一招“手挥琵琶”,又告劈到。

杨百川一招“横架金梁”,还未架开,赵亦秋第二招“手挥琵琶”又已击到。

这两招快得出奇,第一招出手,第二招已告攻到。

杨百川心里一惊,只得飘身后退数尺。

赵亦秋迫开杨百川之后,身形一跃而起,直向前面山洞泻去。

杨百川大喝一声,右手一扬,劈出一掌,只觉一股强猛的掌力,向赵亦秋背后

卷到——

赵亦秋猛一旋身,右手劈出一掌,顶住杨百川排山倒海般的一击,正想纵身跃

走——

倏然,几声哈哈冷笑传来,只觉眼前人影晃动,赵亦秋不觉退了数步,放眼一

望,心里不觉一惊。

来人正是太清教开堂三老。

赵亦秋一想,三老再加杨百川,要贸然潜进后山,再进山洞,看来是没有多大

希望了。

但是他认为机会还没有全部失去……

杨百川冷冷一声长笑,缓缓向赵亦秋走来,口里说道:

“阴阳剑客,你贸然闯山,已属不法,再敢潜进后山教主静修福地,本教决不

容你阴阳剑客有退出九华山的机会。”

赵亦秋冷冷一笑,环视了四人一眼,说道:

“九华山李某人已经来过两次了,说不让我退出,可能还做不到。”

开堂三老脸色微微一变,蓄势待发,缓缓向阴阳剑客走去。

赵亦秋一衡量眼前形势,如再出手,事情不好办,突然心念一动,口里大声喝

道:

“李某人到九华山是为救人而来,贵教主见死不救,致使李某人贸然闯山,如

各位想拦阻去路,李某当不借以命相拚。”

赵亦秋这几句话说得声音极高,方圆几里之内,都清晰可以听到。

开堂三老一见阴阳剑客说话过于大声,怕有碍教主清修,一声暴喝,三老同时

出手,各劈一掌。

三老各劈一掌,疾如奔电,三道狂飙,猛向赵亦秋卷到。

赵亦秋见三人同时出掌,心里微微一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自己不动手又不

行。

思忖至此,口里说道:

“各位既然逼李某人动手,也别怪李某人手下不留情。”

口喝间,挪步滑身,右掌一扬,劈出一掌,直向三老拍来的掌力撞去——

三老的掌力已有五六十年之火候,赵亦秋内力修为未达火候,何况又是三老同

时出掌,他怎接得起?

他劈掌之际,倏觉心头一热,已心知不好,三老掌力连绵不绝,有如黄河决口,

滚滚迫至。

这一下,赵亦秋才知道厉害,强忍心头血气翻涌,掌上功力全部施为,身形横

里闪开一丈,避开三老的掌力。

赵亦秋闪身的刹那,杨百川一个纵身,猛向赵亦秋扑去,一招“玉带围腰”,

猛劈阴阳剑客中盘。

赵亦秋身形还未站稳,杨百川的招式已经扔到——

如换平时,赵亦秋没有背着一个垂死的石岳,当不会在短短的几个照面之间,

便告无法出招接报。名家出手,快捷为主,赵亦秋的掌上功夫,本来没有三老雄厚,

一落下风,情况自是十分危急。

杨百川一招扫到,赵亦秋一咬牙,右掌一招“夜叉探海”,反向杨百川“气海”

穴点至——

杨百川冷笑一声,撤右掌,进左手,一招“秋风扫叶”。

杨百川这两招同样快速,赵亦秋纵武功不凡,也无法经受得住对方一连狂攻。

赵亦秋一个潜意识的动作,在“秋风扫叶”还本扫至的时候,身子飘身而起,

全力推出一掌。

赵亦秋掌力犹未推出,嘶的一声,身上衣服已叫杨百川撕下一大块。

赵亦秋吃惊当儿,右掌已经劈出,他想拚受内伤,也不能叫石岳被对方击中,

于是他在出掌的刹那,伸手已经从背后取出阴阳剑。

赵亦秋一掌推出之势奇大,杨百川也不敢贸然一接,飘身的刹那,赵亦秋暴喝

一声,阴阳剑化作两道黑红光芒,直向杨百川卷去。

赵亦秋这一招之势,有如电奔雷驰,阴阳剑清吟之声响处,已到杨百川腰际。

开堂三老见状暗吃一惊,同时劈出一掌,向赵亦秋攻去。

赵亦秋一见三老掌力雄猛无匹,不得不收势拒敌,身子滑退一丈来远,堪堪避

过三老攻势。

三老这一掌劈出,势如江河翻腾,方圆之内,尘沙飞扬,碗大树木应声而折,

威力委实惊人。

赵亦秋身背石岳,动作较慢,三老劈出一掌之后,同时围攻扑进,掌力卷起一

片狂飙,直攻赵亦秋。

赵亦秋顾及石岳的安危,他怕石岳再被掌风击中,使伤势更加恶化。

开堂三老因阴阳剑客一再贸然闯山,视太清教于无睹,于是激起他们怒火。

何况此次阴阳剑客又敢潜进教主清修福地?

一片清吟之声响起,赵亦秋阴阳剑连演三绝招“阴阳交合”、“阳光普照”、

“阳风阴旋”,直向开堂三老劈攻过来。

这三招剑势着漫天剑雨,红紫光芒过处,已卷攻三老。

开堂三老一见阴阳剑疾走如电,在心里不觉暗暗吃惊,同时身子滑退两步——

赵亦秋这次是拚命出招,在迫退三老之后,身形一跃而起,猛向洞内奔去。

开堂三老估不到阴阳剑客有这一着,暴喝一声,同时喝道:

“阴阳剑客,你往哪里走。”

话声未落,衣袂之声响起,直向赵亦秋扑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