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陡然——

一声“住手”响起,声音极轻,但却震得每一个人耳朵嗡嗡作响。

开堂三老霍然一惊,把攻出掌力收回,放眼一望,人影闪处一个身材娇小脸蒙

黑纱的人飘身而来。

开堂三者及杨百川一见来人,急忙下跪,口里说道:

“弟子参见教主。”

武翠莲说道:

“四位请起。”她回头看了赵亦秋一眼,冷冷说道:

“阴阳剑客,你三番两次贸间本教重地,本教未派人找你,你倒敢再次闯山,

好,你既然来了,这笔账咱们不能不算。”

武翠莲虽说得声色俱厉,但是她的心里,也免不了激动,往事启开了她回忆之

窗,一股莫名的感伤又从她心扉里泛起

赵亦秋黯然地低下了头,脑中念头一转,说道:

“李某人几次贸然闯山,事出有因,并无半点蔑视贵教之意,如教主不肯谅宥,

李某人也……”他停了一停,又道:

“此次李某人再次闯山,是为救人而来,教主是位胸怀宽大之人,谅必不会见

怪,如果教主不肯见谅,那么是要围攻呢!还是独斗,李某人舍命奉陪。”

武翠莲冷冷一笑,说道:

“好,阴阳剑客,我倒要看你有什么能耐,敢到九华山卖野。”停了一下,回

头看了开堂三老及杨百川一眼,说道:

“三老及杨堂主请退回总堂,由我收拾他,免得让他说我们太清教以众欺寡,

让江湖朋友笑掉牙。”

开堂三者及杨百川道声“恭听教令”,双双退出,往总堂泻去。

武翠莲一俟开堂三老及杨百川走后,冷冷说道:

“阴阳剑客,你再度问山,潜进后洞,是为什么?”

赵亦秋已决定将自己的真面目,告知武翠莲,如果他再以阴阳剑客的身份相见,

武翠莲是决不会救石岳的。

武翠莲这一问,他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我希望你会救他一命。”说完,放下了石岳,纳剑入鞘。

武翠莲冷冷一笑,说道:

“阴阳剑客,你需要别人相助时,才会向人低头,你放明白,我武翠莲与你李

逸民情断义绝,你阴阳剑客天下武功第一,一个人你都救不了,不会吧?”

赵亦秋如果在平时被武翠莲这一激,他一定会一怒而走,但是目前情形不同,

他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做。

何况阴阳剑客生前有负武翠莲之处,武翠莲痛恨阴阳剑客那是必然的,她不肯

医石岳之伤,那是在他意料之中。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石岳死,否则很多人都不会谅解他,要将一切真情

告诉武翠莲。他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只要让石岳活着,使辣手仙子幸福,即使会

丧失他的性命,他也愿意。

他思忖既定,心神感到一阵黯然,低声叫了一声。“师母。”

突然,他伸手取下面具——

武翠莲心里一惊,下意识地退了数步,对于赵亦秋这突然之变,她不觉被弄得

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即使她武翠莲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物,对于赵亦秋这个动作也不觉感到迷惑。

这时,赵亦秋已伏跪于地,口里说道:

“弟子赵亦秋拜见师母。”

武翠莲一听对方称自己为师母,心里恍然大悟,思忖:“莫非他是阴阳剑客的

传人?”

思忖间,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伸手扶起地上的赵亦秋,口里说道:“你先起来

。”

当她的眼光落在赵亦秋的脸上时,心里一震,爱材之念油然而生。

她端详了赵亦秋片刻,冷冷问道:

“你是阴阳剑客什么人?”

赵亦秋黯然道:

“阴阳剑客正是在下恩师。”

武翠莲又道:

“你师父呢?”

赵亦秋道:

“几年前死了。”

武翠莲几乎惊叫起来,阴阳剑容真的死了,第二次出现的阴阳剑客是他的徒弟,

她的梦又告破碎了。

她所渴求的,由于赵亦秋揭开真面目而逝去了,她几乎黯然落泪,她所爱的人,

真正永远离她而去……

几次上九华山的阴阳剑客定是他的徒弟不是他,她很快地能推测到这事情的整

个情形。

她凄婉一笑,哺哺自语道:

“他死了……是的,他永远走了,真正带走了我的一切

她凝视赵亦秋片刻,伸手取去面纱,赵亦秋一见武翠莲的黯然神色,也不觉把

头低了下来。

无法掩饰的深刻皱纹,象征岁月带给她苍老,也带给她很多不幸的记忆。

有些时候,她渴望着阴阳剑客会重回她的身边,那是在赵亦秋第一次上九华山

时。

但,赵亦秋的走,曾使她留下忏悔的眼泪,她渴望他会留下,她以为他还没有

死。

终于,她决定不再见他……

如今赵亦秋的出现又把她带进痛苦的境城里……

她原有的一丝希望此刻又变成泡影。

她凝望着对面所站的这个阴阳剑客的传人赵亦秋,使她感慨万千,岁月也委实

过得太快了。

她黯然发出无声的叹息,幽幽说道:

“你把人背进洞内,看我是否能救他。”

说完,缓缓向洞内移去,她的脚步是那么沉重。

赵亦秋又背起石岳,跟着她身后走去。

洞内,依然跟赵亦秋十几天前来时一样,武翠莲落坐之后,开口说道:

“阴阳剑客既然死了,往事我也不愿追究,你三闯九华山,我也不难为你,不

过,你的行为跟你师父生前却有点酷似,前车之鉴,希望你不会重蹈你师父的覆辙

。”

赵亦秋战战兢兢地答道:

“谢谢师母良言教训,弟子当铭记心中。”

武翠莲苦笑,说道:

“你就叫赵亦秋吗?”

赵亦秋点头应是。

武翠莲又问道:

“你师父死时,告诉你什么没有?”

赵亦秋只得将阴阳剑客死时情形,告诉武翠莲一遍。

武翠莲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悲伤,终于掉下了一滴眼泪。

终于她又咬紧了牙,把眼泪又忍了回去,痛苦地说道:

“赵亦秋,对于你师父生前之事,也许你不全部了解,他带走了我的一切,我

的一生幸福便丧失在他的手里,我恨他,我不希望你会像他一样,我希望你会好好

地为社会做些有益的事,知道吗?”

赵亦秋点点头,道声:“弟子恭听师母教谕。”

武翠莲看了石岳一眼,说道:

“这个人是谁?所受内伤不轻?是为什么?”

赵亦秋又将四蝶帮大闹梅山庄的事说了一遍。

武翠莲又道:

“既然是石庄主的公子,我就救他一命。”

说完,取过一包“九宫续命散”撬开石岳的牙关,把葯倒进石岳的口中,然后

把本身真元之气运于双掌,向石岳的穴道拿去。

“九宫续命散”有起死回生之效,石岳喷出一口淤血,人已悠悠醒来,终因过

分疲倦,又睡了过去。

武翠莲推拿过石岳身上三十六穴之后,并无半点疲倦之色。她叹了一口气,说

道:

“他已经没有危险了,醒来之后,可能会再晕然入睡。”

赵亦秋感激地说道:

“师母肯救石公子一命,不但弟子为之感激,就是石庄主也要感怀师母大德。”

武翠莲淡淡一笑,说道:

“如果这次你师父亲自来,我无论如何不会救他,唉!往事不谈也罢,对于我

和你师父的过去,我也不愿多谈。”

她看了站在一旁的赵亦秋一眼,又道:

“千面独行客给你这张面具也委实太像你师父的面容了,连我都被你骗过。赵

亦秋,你以阴阳剑客的身份重现江湖,又为武林埋下了一片杀机,他们都以为真正

的阴阳剑客又重新出现了。”

她顿了一顿,又道:

“以你的行为而论,的确太像你师父阴阳剑客了,你还年轻,做事不能太过妄

为,替师父报仇,这是常理,但是你有远大前程,做事应该适时而止,得饶人处且

饶人,知道吗?”

赵亦秋点点头。

武翠莲又道:

“你我事实上有师徒情分,我们不谈你师父过去行为如何,但是我却希望你好,

不要学你师父。现在,江湖各派人物对你极为不满,准备再来一次围攻,你已经使

关东乞侠、钱塘书圣及我两位哥哥天阳掌、地阴掌变成残废,你已经算替他报仇了,

不必再多开杀戒。”

赵亦秋又点头称是。

武翠莲又道:

“听说滇边一带,又出现了一个阴阳剑客,你是否有闻?”

赵亦秋答道:

“弟子已有听闻,本想及时赶往滇边,看谁冒充我师父的身份在滇边出现,无

奈适时碰到百毒夫人到梅山庄寻仇,弟子拟把石公子救活之后,即到滇边一行。”

武翠莲点头说道:

“这是对的,等你把事情办完之后,再到九华山来住如何?”

赵亦秋说道:

“谢师母关照,弟子报完仇之后,便要回云中山去了。”

武翠莲想了一想,说道:

“也好,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希望你以后会常来看我。”

赵亦秋突然想到百毒夫人说十天之内要勾结海外三尊到梅山庄寻仇的事,忙下

跪说道:

“弟子有一件事恳求师母助我一臂之力。”

武翠莲说道: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何必行这大礼。”

赵亦秋站起之后,把百毒夫人勾结海外三尊到梅山庄寻仇的事说了一遍,恳求

她到梅山庄一行。

武翠莲听后也不觉一惊,海外三尊武功已臻化境,如到梅山庄寻仇,难免又要

掀起一场武林浩劫。

她不问江湖是非已久,但如果拒绝赵亦秋所请,梅山庄势必被夷为平地,如果

答应赵亦秋,又恐怕为太清教带来麻烦。

于是一时间,武翠莲也不觉怔在那儿。

赵亦秋见武翠莲犹豫之色,开口又道:

“这事关系整个武林,万望师母体念上苍有好生之德,以挽回这场浩劫。”

武翠莲点了点头,答道:

“好吧,到时候我助你一臂之力就是。不过,你决不能将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

否则我就不管。”

赵亦秋一见武翠莲肯答应十天之内到梅山庄,心里自是十分高兴,忙道:

“弟子恭听师母教训就是……”

武翠莲话还没说完,石岳已悠然醒来,他迷惑地看了四周一眼,又将眼光放在

赵亦秋的脸上。

赵亦秋一见石岳神情,忙道:

“石兄,赶快过来拜谢我师母救命之恩。”

石岳也是非常聪明之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一定是被对面这个女人所救。

听赵亦秋这一说,忙下跪说道:

“蒙老前辈救石岳残命,重生之德,没齿难忘。”

武翠莲淡淡一笑,扶起石岳说道:

“石少侠不必客气,你起来吧。”

石岳起身之后,又开口问道:

“老前辈芳讳能否见告?以便……”

赵亦秋接道:

“石兄,这位老前辈是太清教教主。”

石岳一听是太清教教主,忙又下跪,说道:

“晚辈不知是教主芳驾,致有……”

武翠莲淡淡一笑,接道:

“石少侠你不必如此,此事不谈也罢。”

石岳又再立起,端详了武翠莲片刻,他想不到这位统领大江南北无数武林高手

的教主,竟是这么慈祥。

武翠莲望着赵亦秋与石岳,心中慨念丛生,这两个风度翩翩的武林奇村,使她

又联想到她的以往……

但是,现在她老了,时光带走了她的一切……

赵亦秋是阴阳剑客的传人,她知道赵亦秋的个性有点像阴阳剑客。

她不希望赵亦秋会像阴阳剑客一样,这也是武翠莲对赵亦秋的关怀,她要阻止

赵亦秋再去杀人。

她不愿看到赵亦秋美丽的前程为阴阳剑客而葬送掉。

她看了一下赵亦秋,又道:

“亦秋,现在事情我已全部清楚,我不希望你的前程为你师父而葬送,等你到

滇边一行之后,把这件事弄清楚,然后回到梅山庄,等这两件事办完,那么你就要

回云中山。”

赵亦秋点头说道:“弟子当听师母良言相告。”

武翠莲说道:

“那你就走吧,我送你们一程,有空可别忘了到九华山来看我。”

赵亦秋忙道:

“弟子不敢有劳师母远送。”

武翠莲道。

“如果我不送你,你们两个人便无法走出九华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