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一想也是,口里还是说道:

“师母,只要你命令不必截击我们,我们便能退出,师母远送、弟子实担受不

起。”

武翠莲答声:“好吧!”说完,按了一下坐下的机关,片刻间,便听洞外开堂

三老的声音道:

“未悉教主传令弟子,有何令谕。”

武翠莲说道:

“请三老将这两个人送出九华山,再回来听令。”回头向赵亦秋及石岳道:

“两位就出去吧。”

这片刻间,赵亦秋突然感到依依不舍,她对武翠莲不期然地生出一种莫名的好

感……

对于这个为了阴阳剑客而失去一切的人,他能体会得到她的身世是够凄凉的。

他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说道:

“弟子把事办完之后,定再到九华山来拜候师母。”

说完,与石岳缓缓退出洞外……

开堂三老一见突然出来两个年轻的人,心里虽是疑念丛生,但他不便开口相问

于是赵亦秋跟石岳便在开堂三老的护送下,退出了九华山。

开堂三老返回听令不提。再说赵亦秋与石岳退出九华山之后,缓缓地走着……

终于石岳开口说道:

“蒙赵兄救了残命,没齿不忘大德。”

赵亦秋慨然说道:

“区区小事,何必挂齿,只要你以后给郑妹妹带来幸福与快乐,我便心满意足

了。”

石岳黯然无语,片刻才说道:

“弟当聆听见良言相告,好好去爱她。”

赵亦秋苦然一笑,说道:

“一错不能再错,如果再带给她不幸,那叫她怎么活下去?”说到这里,他不

觉也黯然神伤起来,他苦笑了一下,又道:

“这事不谈也罢,你是要回梅山庄呢?还是跟弟到滇边?”

石岳道:“弟想跟兄到滇边一行。”

赵亦秋说声:“那么,我们在附近购两匹马,即刻起程到滇边。”

于是他们在附近购了两匹快马,直奔滇边而来。

九华山与云南遥达数千里,因为赵亦秋急于探访那冒名的阴阳剑客是谁,所以

在路上也没有耽搁。

几天后,赵亦秋与石岳已经来到昆明。

此刻天色已近黄昏,他们在昆明下马,喂饱肚子,便在旅店休息,准备第二天

便探访那冒名的阴阳剑客的行踪。

回到房里,赵亦秋就始终无法闭上眼睛,他脑海里又泛起了很多往事,这些往

事都是他无法去忘怀的……

他自与石小黛分别之后,她上哪里去了?她既然没有回梅山庄,自然也是到滇

边来了,也许他又可能跟她碰面了。

如果他们再次碰面之后……他不禁发出一声低微的叹息。

窗外,黑夜笼罩了一切……

黑夜,使一切变得寂静,在寂静的夜里,也带着一分恐怖,

离昆明约两百公里的镇南,因为黑夜的降临,一切更显得宁谧。

蓦然间,从西南面,泻来一条人影,只见这条人影,顾盼间,已经来到这个小

镇上。

无法看清他的面目,因为他的脸上,蒙着一块黑布。

他回顾了四周片刻,顿了一下,直向镇内一家高楼泻去。

这个人动作极快,几个纵跃之间,已向这家高楼灯光尚亮的窗口奔去。

他停在窗口往里面注视了片刻,然后推开窗户,一跃而入

一声惊呼,再传来一个叱喝声:“你是谁?”

一阵狂笑,发自这蒙面人的口中,随后一敛笑声,说道:

“识相的,请把银柜的钥匙拿出来。否则……”

带着抖悸与惊恐的声音,说道:

“镇南并不是没有王法的地方,你竟敢打劫,难道……”

那蒙面人的声音又道:

“少罗嗦,我阴阳剑客难道还怕什么王法,如果你再不交出来,我阴阳剑下绝

不留情。”

一阵寂静,也许对方慑于阴阳剑客的声威,把钥匙交给了这个蒙面人。

一阵金铁磨擦声……停了,再听那蒙面人一阵狂笑,笑声历久方歇。

蓦地,这个蒙面人一个纵身,掠至窗外,直向前路泻去……

就在蒙面人向前跃去的刹那,一声冷笑之声响起,一个人影直向那蒙面人前路

截去。

这蒙面人对这刹那之变,微微一愕,下意识退了数步。

放眼望去,他的对面已经立着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女。

他冷冷笑了一声喝道:

“你这女娃儿胆子不小,竟敢拦阻去路,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这少女冷冷一笑,说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黑夜抢劫民宅。”

那蒙面人纵声一笑,说道:

“我阴阳剑客爱怎么样便怎么样,难道你也想管?”

这少女淡淡一笑,说道:

“你是阴阳剑客?很好,我总算找到你了。”

这自称阴阳剑客的蒙面人说道:

“你找我干什么?”

那少女冷冷一声尖笑,笑声划破长空,历久方歇,娇叱喝道:

“阴阳剑客,你记得在二十年前,几乎毁去一个叫黑蝴蝶庄慧珠的女人吗?我

娘做事虽然有点妄为,但你也不应该对她下狠手,我娘中了你一掌,几乎丧命,从

那时起我娘便叫我一定替她报仇。现在既然找到了你,纳命来。”

话犹未落,一声娇叱,银芒过处,一剑直向那蒙面人刺去。

就在这少女长剑卷向那蒙面人的刹那,又一声暴喝响起,一个人直向场内飘落

这个人影动作奇快,蒙面人与少女不觉一怔,两人同时飘退数步,放眼望去,

眼前已经站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

这蒙面人一见来人,心里不觉大吃一惊。阴阳剑客几乎脱口喊出。这来人正是

带着面具的赵亦秋。

他冷冷一声长笑,强作镇静问道:

“老丈是什么人?难道你老人家也想过这趟混水不成?”

赵亦秋冷冷一笑,喝道:

“你就是阴阳剑客吗?”

那蒙面人冷笑道:

“正是,老支既知阴阳剑客厉害,还是走开为妙。”

赵亦秋纵声一笑,笑声极为冷蔑,随后一沉脸色,喝道:

“看谁敢冒阴阳剑客之名,做些不法之事,真正的阴阳剑客在此。”说完,锵

的一声,阴阳剑已经出手。

那两道慑人魂魄的红黑光芒,使对面那个蒙面人心里一愣,下意识地退了三大

步。

赵亦秋冷冷一笑,直向那蒙面人走去,口里说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冒李某人之名,妄做不法之事,请把真正原因说明,李某

人可能还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那蒙面人哈哈一笑,说道:“阴阳剑客,你别佛口蛇心,我万天虹找你多时了……”

万天虹话犹未完,娇叱之声响起,一缕剑光,直向赵亦秋背部刺去。

这个少女出招奇快,骤然出手刺剑,赵亦秋也不觉暗吃一惊,猛地一个纵身,

横里跨出三尺——

这个少女一剑走空,第二招“风卷残云”又自攻到,出手快准狠,长剑势苦奔

电,迅捷无比。

赵亦秋第一招还未躲过,第二招又告击到,他不觉被逼得无明火起,阴阳剑一

招“阴阳相克”,直向那少女长剑封去

这少女冷冷一笑,娇叱一声,身形飘然而起,由“风卷残云”改变为“天外来

云”,猛向赵亦秋罩头击下。

这少女招不但快,而且招式诡异莫测,她一连攻出三剑,只不过在极短的刹那

之间,身形之快,不但赵亦秋大为惊骇,就是站在一旁的万天虹,也为之一骇。

这少女会突然向阴阳剑客——赵亦秋出手,赵亦秋不觉弄得莫明其妙,思忖:

“我跟她素昧平生,何以突然向我下手?”思忖间,这少女的第三招“天外来云”

已自攻到——

赵亦秋估不到她出手如此迅捷,阴阳剑“阴阳相克”还未递出,他只觉头顶冷

风袭到,这少女的一招“天外来云”,势如银星下泻,已到赵亦秋的头顶三寸来远——

眼见赵亦秋已经无法避招,蓦地,一声惊呼之声夹着一声暴喝,一道掌风,直

向那少女卷去——

眼前人影闪处,两条人影,已飘落在场内一丈开外。

这少女正要得手,突觉背后一道奇猛的掌力卷到,不得不一缓手势,左腕轻挥,

顿有一股绵软的掌力推出。

赵亦秋也在这少女一缓的刹那,飘开二支来远。

只见这少女左掌轻挥的刹那,刚才飘落的两条人影,随着掌力过处,堪堪被震

退五大步。

这少女一见阴阳剑客正要被自己毁在剑下,却被别人一掌所救,气得一声娇叱,

又向赵亦秋扑去,出手一剑直劈过来。

这个少女挥剑扑身,只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她的武功使在场的人为之震惊,眼

看她弱不禁风,而竟有如此雄厚功力。

三招之内,几乎使赵亦秋丧命在她剑下,左掌轻挥,竟能把后面飘落之人,震

退五大步。

她的这身武功,真是匪夷所思。

她在扑向赵亦秋的刹那,长剑振腕一招“金针定海”猛劈赵亦秋下路,口里说

道:“阴阳剑客,拿命来。”

叱喝声中,长剑势逾奔电,点袭赵亦秋“气海”穴。

赵亦秋吃过她的亏,心知这个少女的一身武功,高不可测,也是他生平所见的

第一个武功最高之人。

须知赵亦秋的阴阳剑法,打遍天下,朱逢敌手,被江湖人物称为“百剑之尊”,

名满江湖,竟无法在这少女手下走过三招,由此可见这少女武功之高。

赵亦秋见这少女一招“金针定海”递到,他急忙中,身子滑退半步,振腕一招

“扫尘清谈”直向这少女长剑截去。

赵亦秋这一招是双客剑法的奥妙招式,后面跟着一招难以揣测的“风吹骤雨”,

他这一招出手,暗藏内家真力,想硬把少女一剑荡开。

这少女并不撤剑,长剑依然递出。

这一下出乎赵亦秋意料之外,他思忖这少女一定不敢跟他硬碰接招,如果这少

女一撤剑,赵亦秋的“风吹骤雨”一招便可乘势攻出,虽非一定能取胜,最低限度

也可以占到上风。

哪知道这少女创势如诗,直刺过来——

“锵啷”一声,赵亦秋的一只右臂,竟被这少女用内家真力的反弹潜力,震得

酸痛,人也退了数步。

赵亦秋这一惊非同小可,自他出江湖以来,哪曾碰过如此高手?不但出手快,

掌力也雄浑无比。

赵亦秋一愣之间、只见这少女一脸铁青之色,银牙咬得格格作响,一声娇叱,

一剑又向赵亦秋劈下。

赵亦秋暴喝一声,猛地劈出一掌,这一掌是赵亦秋挟怒而发,聚他毕生功力,

在此击出,力道奇猛,掌力卷起一团飞沙。势如狂飙,直向这少女滚滚击到。。

赵亦秋突觉在他掌力发出之后,一股软绵潜力,反通过,来,心头一阵重压,

心血几乎上冲。

他心里大骇,强忍心头气血,一跃而起,飘退到两丈开外,脸色一阵苍白,口

里喝道:

“你这女娃儿是什么人?李某人用你素无仇恨,你何以对李某人连施辣手?”

这少女眼见自己连施杀手,均无法伤得对方分毫,气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

泪滚滚而下。

须知这少女闻她师父所言,以她武功,可以打遍天下,哪知今天阴阳剑客竟毫

无所伤,怎么不叫她气煞?

她这一哭,倒把赵亦秋弄得丈二金刚,不知怎么回事。

他屏息运气,使血液循回一周天之后,精神为之畅达。

他环顾了四周一眼,眼光过处,他心里一震,一颗心几乎掉出口来,他发现石

小黛正在凝视着他。

没有出乎他意料之外,他们终于又碰面了。

石小黛的身侧,正站着那个武怀民。

于是在这片刻间,每一个人都带着一分不同的心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赵亦秋从石小黛那期待与痛苦的脸上,收回视线,他感到自己要闭住了气似的

石小黛一见赵亦秋,在惊喜之下,心里突然感到一酸,豆大泪水,滚下双腮……

她恨不得马上扑到他怀里,但她没有,只是痴痴地凝望着他……

万天虹自天虹镖局被阴阳剑客劫去镖银之后,决心与阴阳剑客周旋到底,他约

请了无数高手,准备对付阴阳剑客。

他连续以阴阳剑客的身份在滇边做案,使阴阳剑客到滇边来,好把阴阳剑客毁

去。

万天虹心知如不用这个手段,阴阳剑客必定不会赴约,前车之鉴,他焉会重蹈

覆辙?

赵亦秋当然不知是计,他的性命也几乎毁在万天虹的手里

万天虹一见怔在一旁的阴阳剑客,冷笑一声,身影一跃而起,直向前路泻去——

万天虹突地一走,赵亦秋霍然惊醒,暴喝一声,猛向万天虹前路截去,口里喝

道:“万天虹,你往哪里走?”

暴喝间,已纵身截在万天虹的前路。

万天虹长剑出手,在赵亦秋还没有站稳身形之际,振腕一招“夜扫八方”,猛

向赵亦秋中盘扫去。

万天虹骤然出手,疾若流星,赵亦秋微微一惊,拔起五尺来高,避过万天虹骤

然一击。

但万天虹一招递出,第二招“回风拂柳”又自卷到。

这二招快捷无比,青芒卷起,已到赵亦秋足下。

赵亦秋身悬空中,阴阳剑使出一招“阳光普照”,反向万天虹罩头凌空击下。

万天虹出手虽快,赵亦秋比他更快,万天虹一惊,右手撤剑,左手一扬,迎面

向赵亦秋劈出一掌。”

赵亦秋见万天虹出手奇快,心里未免暗赞一声“好身手”,万天虹一掌劈到,

他也左掌一挥,硬把万天虹一掌接下。

两个人这一发动,其势如电,万天虹虽说抢到先机,无奈其武功非赵亦秋之敌,

五招过后,不觉迫退十来步。

赵亦秋迫退万天虹之后,横里飘开五尺,横剑而立,口里喝道:

“万天虹,想不到你是有脸面人物,也敢假冒李某人之名,到处做案,使李某

人声誉扫地,今天若让你退出,也枉称阴阳剑客,不过,阁下是点苍派掌门人的衣

钵传人,武功谅有独到之处,李某人倒要看看点苍派有什么不传之秘。”

说完,哈哈一阵狂笑。

万天虹被阴阳剑客这一激,脸色一变,喝道:

“阴阳剑客,万某与你素无过节。你为何劫走我全部镖银,害得我几乎毁在你

手里?有伙不报,何为丈夫?你阴阳剑客先使我声誉一败涂地,万某不得不以牙还

牙……”

赵亦秋冷笑接道:

“万天虹,点苍三剑先向李某人下手,我没有把点苍山踏为平地,已是格外施

恩,想不到你万天虹倒敢假冒李某人之名,胡作非为,李某人若不把你教训一顿,

你也不知道阴阳剑客是何许人也。”

万天虹冷笑道:

“阴阳剑客,你先别得意,三天之内,你是否敢到无量山玉足峰?”

赵亦秋冷笑说道:

“万天虹,你别用这缓兵之计,李某人不会上你的当,还是亮家伙动手吧,何

必多费口舌?”

赵亦秋这话说得万天虹火冒三丈,阴阳剑客不但没有把他放在眼内,而且连点

苍派也蔑视在内。

这不要说万天虹是个有血气的人,就是一个平常人,被赵亦秋这一激,也会被

逼出三分火气来。

万天虹纵声一笑,声若龙吟,响彻云霄,四野回鸣,由这笑声,可判断他是气

极而发。

笑声历久方歇,随即一沉脸,口里喝道:

“阴阳剑客,你既然看得起万某,万某自当舍命奉陪。”

赵亦秋冷笑道:“这才是名门正派所为。”

万天虹怒不可遏,大喝一声,出手一剑劈出。

赵亦秋冷笑声中,阴阳剑振腕一招“阴阳相克”,直朝万天虹劈出的长剑迎会——

硬接万天虹出手骤然一击。

万天虹心知阴阳剑客武功高强,不敢与阴阳剑客的阴阳剑相碰,只得撤剑,左

手双指骄进,点袭赵亦秋“章台”穴。

赵亦秋就在万天虹撤剑时,阴阳剑疾出如电,振腕一招“阳风阴旋”,红黑光

芒过处,卷袭万天虹上中下三路。

万天虹陡觉满天红黑剑芒分别击至,心里大骇,身形暴退数步,手中长剑拚攻

三剑,跃出剑幕之外。

赵亦秋在万天虹拚攻三剑之后,阴阳剑一抖,暴喝声中,再度扑向万天虹,

“阴风狂扫”直向万天虹劈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