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万天虹这一交上手,才知道阴阳剑客的阴阳剑法含有无穷威力,变幻莫测,前

一招出手,后面紧跟着一招难于揣测的杀手。

这一下,他才知道阴阳剑厉害,赵亦秋一招出手,他身形还未站稳,阴阳剑势

若奔电,已自卷到。

万天虹一咬牙,不闪不避,手中长剑反使一招“樵夫指路”向阴阳剑客当胸

“灵台”穴点去。

万天虹这一招是拚命的打法,如果阴阳剑客不撤回阴阳剑,势必被他点中,落

得两败俱伤。

但赵亦秋的阴阳剑却含有意想不到之妙用,万天虹一招“樵夫指路”递到半途,

“锵!”的一声,手中长剑竟被击中斜飞落地。

万天虹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手中已无兵刃,赵亦秋一个旋身的刹那,已向万

天虹再劈出一掌。

赵亦秋这几个动作,真是快逾电光石火,在击落万天虹的长剑时,掌力也几乎

同时推到——

万天虹的剑上功夫,得自点苍派掌门人令玄子真传,想不到竟无法在阴阳剑客

的阴阳剑下走出十招,便告落败。

他是一个江湖成名人物,在众目睽睽之下,筋斗栽在阴阳剑客手里,那才难受

思忖至此,存心拚命,赵亦秋一掌推至,他不闪不避,事实上,他根本无法闪

身,双掌平推而出,想把赵亦秋的一掌,硬接过去。

哪知他双掌推到一半,突感一阵翻涌——

蓦地,一声娇叱,人影闪处,直向万天虹扑去。

万天虹突感不支之际,身子已被人带起,飞出一丈开外。

万天虹张眼一望,原来是先前与赵亦秋动手那个少女。

只见这个少女脸色铁青,缓缓向赵亦秋走去,口里说道:

“阴阳剑客,果然好残忍的手段。”

赵亦秋心里暗暗吃惊,眼前这少女身世与武功莫测高深。就凭她纵身抱起万天

虹的动作,轻功不知要高出自己多少。

这少女也许真的气到极点,只见她粉脸铁青,在铁青的脸上带着一分夺人魂魄

的气质,使人望之生畏。

赵亦秋心知这少女身负绝世武功,自己以阴阳剑法竟无法在她手下走过三招,

武功之高,可想而知。

如果他要向自己下手,倒是一件易如反掌之事。

他见这少女向他缓缓走来,心里一面吃惊,一面着急,思忖自己跟这位少女素

不相识,何以向自己下起辣手?

突然,他想到也许是师父阴阳剑客曾跟这位少女有过什么过节,这少女认为自

己是阴阳剑客,所以前来寻仇。

思忖至此,口里喝道:

“你这女娃儿,难道真想跟李某人过不去?”

这位少女冷冷一笑,说道:

“阴阳剑客,我母亲黑蝴蝶庄慧珠二十年前几乎毁在你手里,今日一见,你阴

阳剑客果然心黑手辣,这位万前辈被你劫去镖银,你还存心把他毁在掌下不成?”

少女一番话说得赵亦秋哑口无言,怔了片刻,说道:

“你这女娃儿叫什么名字?李某几时把你母亲毁在掌下?再说,点苍三剑先向

李某人下辣手,李某人的命也几乎毁在点苍三剑的手里,你叫李某人不要报仇不成?”

这少女冷冷说道:

“阴阳剑客,你别装蒜,我母亲说二十年前她有一次在开封做案,被你碰到,

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毁在掌下?所幸我母亲以歹毒暗器——梅花针逃出你手里,我

母亲做事虽然有些地方过于毒辣,但她与你阴阳剑客素无大仇,你为什么要把我母

亲置于死地?今天,我就要跟你算算这笔帐。”

这些话说得声色俱厉,赵亦秋思忖果然不错,这些过节都是他师父生前留下来

的,这真是一件麻烦事。

他师父在江湖上不知树了多少强敌,这少女便是一个例子,何况这少女武功高

不可测,如果弄不好,说不定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了。

石小黛一看情形,她也知道事不寻常,她一个纵身,向这少女前面飘落,看了

这少女一眼,口里说道:

“这位姊姊叫什么名字,你一定要把阴阳剑客杀死吗?”

这少女一见石小黛截住前路,心里微泛怒意,口里说道:

“阴阳剑客心黑手辣,我一定要替我娘报一掌之仇。”

石小黛黯然说道:“姊姊,你就放了他吧。”

这少女冷冷一笑,说道:“放了他?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石小黛叹了一口气,说道:

“阴阳剑客纵然有不是之处,我就叫他给你赔个错算了。”

这少女冷冷哼了一声,道:

“你这姑娘是阴阳剑客的什么人?为什么替阴阳剑客说话?”

万天虹打量了一下眼前形势,知道自己若再不走,等一下便无法走得了,思忖

间,猛地一个纵身,直向前路窜去。

赵亦秋一声大喝,一点双足,人若星泻,已截在万天虹前路。口里说道:

“万天虹,等咱们的事办完之后,你再走不迟。”

万天虹一声暴喝,一剑直劈过去。

他这一剑劈出之势,快逾电闪,一缕青芒卷起,已到赵亦秋前胸一尺来远,出

手奇快绝伦。

赵亦秋冷笑声中,身影滑退半步,阴阳剑一抖,出手一剑,反攻过去——

万天虹一剑走空,接着一招“百花献媚”,只见剑影有如漫天酒花,分击赵亦

秋各处要穴。

赵亦秋阴阳剑递到一半,万天虹的“百花献媚”一招,已自攻到,百忙中,阴

阳剑使出一招“阴阳相克”,硬把万天虹一剑格开。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万天虹跄踉后退数步。

赵亦秋一声冷喝,阴阳剑再抖出,“阴气冲天”,直向万天虹劈去,出手快得

出奇。

万天虹被阴阳剑一剑震退之后,身形还未站稳,阴阳剑客——赵亦秋的凌厉剑

势,又自卷到。

就在这刹那间,只听衣袂飘风之声响起,陡觉一股掌力,来势如剪,赵亦秋心

里一惊,飘退数尺。

张眼一望,那个少女又仁立在场中,这个少女飘身立在场中的动作,真是快得

出奇,不但在场没有人看清,就连赵亦秋在内,也无法看清她的身影。

她那冰冷的眼光,瞪了赵亦秋一眼,狠狠道:

“阴阳剑客,咱们的事先算清,再算你们的吧。”

说完,又缓缓向赵亦秋迫去。

赵亦秋气极一笑,口里喝道:

“好好,李某人倒要见识见识你有什么能耐,敢在我面前卖狂。”

万天虹在这时,口里说道:

“阴阳剑客,如果你有种,三天之内,请到无量山王足峰,届时,万某自当领

教你阴阳剑客几招绝学。”

话犹未毕,一跃身形,向前路泻去。

赵亦秋大喝一声,就想追去口里喝道:

“万天虹,看你是否走得了。”

就在赵亦秋喝声未毕之际,衣袂飘风之声响起,先前那个少女又截在赵亦秋前

路,出手一掌直劈过来。

赵亦秋被这少女逗得火冒三丈,大喝一声,不闪不避,把这个少女劈出的一记

掌力,硬接过去。

万天虹就在这少女挡住赵亦秋的刹那,口里喝道:

“阴阳剑客,请别忘了在三天之内到无量山玉足峰。”

说完,人如夜枭蝙蝠,几个纵跃之间,已去得老远。

赵亦秋一见万天虹从容而去,气得几乎晕死过去,如不是这少女拦住去路,万

天虹是无论如何也走不了的。

蓦听他一声狂笑,笑声震得树叶纷纷坠落……

笑声未毕,阴阳剑一招“阳风阴旋”化作一道青芒直向那少女卷去。

这少女冷笑声中,手中长剑一招“泼风八打”不避反进,锵的一声,又将赵亦

秋的阴阳剑荡开。

这少女也在挡开赵亦秋阴阳剑的刹那,娇叱声响起,一缕银光,势如狂涛,又

攻到赵亦秋的腰际。

这少女接招出招,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便做到的事,赵亦秋阴阳剑还未撤离,狂

飙般的剑势,同时攻到。

赵亦秋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阴阳剑使出双客剑法,一招“分浪斩蛟”硬封来

势,左掌一吐,劈出一掌。

赵亦秋这一掌,其势如电,又是他全力施为,倒也不可轻视。

就在赵亦秋两招攻至的片刻,这少女在冷笑声中,极轻易的避过赵亦秋的两招

抢攻,出手一招“劲风拂草”直劈过去。

两个人动手,同时在极快的刹那,赵亦秋出手快,这少女比他更快,青芒卷处,

又自攻到。

赵亦秋的双客剑法,是千面独行客与阴阳剑客花上十几年,呕尽心血,所想的

精奥招式,还无法在这个少女手下走过十招,由此可见对方剑招的精奥与高深。

这少女一招出手,紧跟着一招令人无法揣测的剑式,出手快、准、辣、巧兼而

有之。

赵亦秋自出江湖以来,除了碰见武翠莲一个人之外,那么这个少女便是武功最

好的一个。

但阴阳剑客在江湖上声誉极高,如筋斗栽在这少女手里,他这个脸还往哪里去

放,更不必说还要在江湖称雄。

思忖至此,存心排命,双客剑法连演三绝,只见红黑两道剑影闪处,分击这少

女各处要害。

赵亦秋这一拚命,剑势如飙,这少女纵有一身出类拔萃的绝世武功,在一时间,

也无可奈何。

石小黛与武怀民凝望着两人动手,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

当然,他们两个人各带着一分不同的心事,但他们怀有同感,就是希望赵亦秋——

阴阳剑客不会死。

武怀民蓄势待发,准备在阴阳剑客不支之际,出手攻去。

石小黛心里更是惊得不得了,她希望这个少女不会把赵亦秋杀死,否则,她该

怎么办呢?

虽然赵亦秋不一定会爱她,赵亦秋曾非常寡情地离她而去,但是,她并不恨他,

反而更惦念他。

他们再次见面了,她的心上人以阴阳剑客身份出现,使她不能道破赵亦秋的面

目,否则,赵亦秋决不会再理她。

她爱赵亦秋。爱得非常深刻。

她对赵亦秋痴心,痴心得可怜。

但石小黛却乐意如此,当然,爱的本身是苦的,而石小黛却乐意尝到这个苦果

无怪有人说:“爱,迷惑了年轻人,使她(他)们忘记了一切,甚至于生命,

也不知有多少人毁在它的迷惑之下。”

又有人说:“当一个人失去爱情之后,她(他)们会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

事情。”

无可厚非,爱——的确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石小黛深爱赵亦秋,如果赵亦秋不理她,那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她宁

愿死……

爱的力量,使她变成消极颓丧,曾有些时候,她觉得人生太平淡了,也许,那

是她得不到她所喜欢的东西吧?否则,在她那纯洁的心灵深处,为什么会对人生感

到厌烦与憎恨?

赵亦秋——这个使她倾心爱慕之人,为什么会对她如此寡情呢?她无法知道。

一切事情,使她无法了解,爱,困惑着她。

十几天的邂逅,使她心里开始活跃,十几天的时间,刹那即过,难道……难道

十几天所发生的事,会带走她生命中的一切么?

她曾无数次的祈祷着,希望赵亦秋不会离开她,否则,上苍对她命运的安排,

的确太残酷了。

她要赵亦秋明白地答复她,是否爱她,如果赵亦秋再表示不理她,她便要死在

他面前,以表示自己的爱意。

唉!女人?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痴呢?

正在石小黛怔在一旁想着心事的当儿,蓦闻一声暴喝之声传来,举目一望,赵

亦秋与那少女已双双分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