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四十九章

作者:陈青云

石小黛眼光过处,赵亦秋脸色苍白,左臂已被那少女划破两寸长的血口,阴阳

剑飞落在一丈开外。

石小黛大吃一惊,“赵……”赵哥哥几乎脱口喊出。

这少女娇叱声中,再扑向赵亦秋,出手一剑直劈而下。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一声暴喝声中,夹着一道奇猛的掌力,人影闪处,武

怀民已出手攻向这少女。

这少女微微一愕,下意识退了数步,张目一望……

她心里一震,一种不期然的潜意识力量,竟在她的心扉里泛起,这种不寻常的

情绪,有如电光石火般地在她脑中一闪而逝。

奇怪!她自己在问自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竟有如此让人喜爱的魅

力?也许她还没有见过像武怀民这样英俊的人吧?

片刻后,她的心里开始平静,武怀民怒喝道:

“你这位姑娘年纪轻轻,为什么这般毒辣,阴阳剑客纵有不是之处,自信与你

这位姑娘还没有到不共戴天之仇的地步,你却一定要把他毁在剑下?难道你不觉得

做得有点过火?”

这少女冷冷一声长笑,瞪了武怀民一眼,说道:

“你是阴阳剑客什么人?杀死阴阳剑客是我母亲的命令,难道你想替阴阳剑客

卖命不成?不过,我……”

我字说到一半,把话停了下来,本来她想说:“我不忍心伤你。”但话到口边,

觉得不对,又把它咽了回去。

武怀民突见这少女“我”字还没说完,粉脸上陡然泛起一朵红云,他的心里一

种奇怪的想法,油然而生……

这少女美若天仙,武功高不可测,对自己好像……

想到这里,他不觉轻笑失口。他一敛笑容,口里说道:

“姑娘能否见告芳讳?为什么你母亲叫你一定要把阴阳剑客杀死?”

这少女蓦然展眉一笑,说道:

“我叫庄凌,我也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一定叫我把阴阳剑客杀死,这是我母亲

的命令,请你不要管,否则,我便对你

本来她想说:“我便对你不客气。”但她又说不出口,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

在这片刻之间,变得这么矛盾。

难道说:这也是爱的力量?

武怀民冷冷笑道:

“庄姑娘,你如果能放过阴阳剑客,在下自是感激非浅,如果你执意一定要把

阴阳剑客杀死,那么在下不才,倒要陪你先走几招。”

说完,长剑出手,凝神待敌,把眼光直逼在这少女的脸上。

武怀民何尝不知自己的武功,决非眼前这少女之敌,连他父亲阴阳剑容尚无法

在她手下走过十招,自己焉是其敌?

但是他又不能不管,阴阳剑客是他父亲,如果真死在这少女手里,自己又怎么

向母亲交待。

于是,他也不分好歹,准备与这少女一拚。

庄凌冷冷一笑,问道:

“你叫什么大名,踉阴阳剑客有什么关系?”

武怀民答道:

“在下武怀民,外号云中雁,阴阳剑客是在下……”说到这里,突然止口,他

怎能将阴阳剑客是他父亲的事说出?

他凝眼看庄凌,说道:“阴阳剑客跟我没有关系,不过,我希望你会放过他,

在下自是感激不尽。”

庄凌犹豫了一下,依然说道:

“不行,这是我母亲的命令,我虽然有意放他,可是我母亲却不肯,我怎么办?”

武怀民冷冷一笑,说道:

“那么我就舍命陪姑娘走几招,因为我不能叫姑娘把他带走。”

庄凌好似非常不愿意和武怀民交手,她开始犹豫起来,沉思了片刻,冷冷一声

长笑,口里说道:

“你既然逼我,这就不能怪我了。”

说到这里,脸上又泛起一阵寒霜,长剑一抖,口里说道:“你既然找死,请发

招吧。”

武怀民喝声“好”,手中长剑振腕一招“风摆残花”,一道青芒卷起,直向庄

凌劈击过去,这一招奇快绝伦。

武怀民第一招出手,后面紧跟着一招“神龙摆尾”的精奥剑式,如果庄凌长剑

递出,那么他这一招“神龙摆尾”便即攻出。

哪知这少女见武怀民剑走中盘,已测知他下面要出的一招,柳腰微顿,娇足轻

点,身子飘然而起,手中长剑振腕一招“骤雨闷雷”,猛向武怀民罩头凌空击下。

武怀民这一惊非同小可,庄凌出手的确快达迅雷,他“风摆残花”攻出一半,

清吟之声响起,庄凌剑势已到。

他百忙中,把“神龙摆尾”的一招,改为“卧看巧云”,长剑直向庄凌击到的

剑迎去。

庄凌冷冷一笑,思忖:“我若乘势下击,你一只右臂怕不随剑落地才怪。”思

忖间,撤右剑,左掌轻向武怀民助下点去。

武怀民心里还不知道真意,以为这少女不敢跟他硬碰,一见庄凌双指点至,他

真是无法避招了。

动手只在极快的几招之间,武怀民便告落败,眼看庄凌左手双指已经点到——

他一咬牙,左掌百忙中直向这少女抓去。

这少女好像知道武怀民有这一着,一撤手,武怀民这一抓,正好抓住她的一只

纤手。

两个人心里同时一震,庄凌粉脸上泛起一朵红霞,武怀民不觉怦然心跳,一时

间,竟忘记将这少女的手放开。

两个人在这刹那间,竟不知所措,呆呆站在那里——

庄凌心里泛起奇怪的感觉,她无法说出这感觉是什么。

僵持了片刻,庄凌一声嗔叱,急把被武怀民握住的左手撤回,长剑一抖,向武

怀民虚攻一剑。

武怀民从另一个甜蜜情绪中惊醒过来,眼看庄凌一剑劈到,他竟不闪不避,呆

站在那里向庄凌微笑着……

淡淡的笑意,使庄凌又是一震,一个潜意识的动作、她竟把递出的长剑,收了

回来。

她心里奇怪自问:“这是怎么搞的?……”

明眸一扫,武怀民依然在向她微笑着……

她一颗芳心,怦然跳个不止……

武怀民又道:

“庄姑娘,看在下的薄面,你就放过阴阳剑客如何?”

庄凌银牙一咬,说道:

“不行,我不能违背我母亲。”

话犹未毕,身子飘然而起,出手又是一剑劈去。

武怀民已经知道这少女不会向自己下手,庄凌一剑劈山,他依然不闪身进招,

口里说道:

“庄姑娘,你既然不放过他,那么我就替他死在你的剑下。”

庄凌一见他又是不闪不避,气得芳心中泛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后退了数步,

口里嗔道:

“你老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真是要找死不成?”

武怀民微微一笑,说道:

“能死在你手里,我也乐意……”

庄凌银牙一咬,口里说道:

“好,我就让你如愿以偿。”

说完,一招“玉女投梭”,直向武怀民前胸劈去。

武怀民一见她来势凶猛,难道他愿真死不成?当然,他不会那么傻,猛地一个

纵身,滑退三步,避过一剑。

庄凌并不是有意伤他,如要有意伤他的话,武怀民焉能躲过她这一招?

庄凌一见武怀民闪身避招,口里冷笑道:

“我以为你真不怕死……”话犹未毕,身影闪动的刹那,出手连攻三招,漫天

剑影,纷纷向武怀民击至。

武怀民虽是暗暗吃惊,但一见庄凌并无伤自己的意思,心里大为泰然。

再说赵亦秋被庄凌挥落阴阳剑,又中了她一剑之后,心里真是不好受,这是他

出江湖以来第一次栽了筋斗。

最使他难受的是,如果败在一个江湖成名人物手里,这个气他还可以忍受下来,

而今偏又是败在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孩子手里。

他坐地之后,屏息运气,真元之气透过华盖倒纳血海,精神畅达不少。

当他睁开眼睛之际,眼光过处,他不觉急迅速地又闹上眼睛,然而,他的血脉

却开始一百零八度的循回……

原来,当他睁开眼睛时,他发觉一个孤独的人影,向他姗姗走来——那正是石

小黛……

阑珊的脚步声,好像踩在他的心灵深处似的,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随着石小

黛的脚步声,缓缓往下沉……

一声娇滴滴的轻叫“赵哥哥……”在他耳边响起,声若夜莺轻啼,幽怨缠绵,

如泣如诉,他几乎要闭住气似的。

石小黛心里一阵痛楚,她再也无法忍住悲伤的心情,心里一酸,眼泪如泉,滚

下双颊……她又轻泣了。

幽怨的叫声,使赵亦秋睁开眼睛,他一见石小黛两眼发呆,粉颊垂泪,有如带

雨梨花,他黯然叹了一口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