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章

作者:陈青云

他叫了一声“石小妹……”喉中摹觉被一颗东西塞住似的,他再也没有办法把

要说的话说出口,他只是凝望着石小黛。

他这一声。石小妹”,使石小黛心里泛起千言万语,只是有苦说不出口,同时

也激起了她的伤感。眼泪又夺眶而出……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

石小黛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纵身,投在赵亦秋怀里……

赵亦秋大吃一惊,此刻他以阴阳剑客身份出现,他不能让石小黛如此,于是双

手一推,把石小黛推开。

石小黛被赵亦秋这一推,踉踉跄跄退了数步,赵亦秋乘势跃起,看了场中武怀

民与那交手的少女一眼,又把眼光放在石小黛的脸上。

石小黛像是一个失了魂的人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

的确,爱——已把她折磨够了。

赵亦秋并不是不爱她,只是他不忍心石小黛纯洁的心灵深处,为阴阳剑客埋下

阴影……

他望着石小黛发侈的神情,他深深体会到,石小黛的心灵不知痛苦到什么程度,

但他何尝不是一样呢?

他苦涩凄凉的一笑,抑住了悲伤情绪,幽幽说道:

“石小妹,我们又碰面了,你一向很好吧?”

赵亦秋的声音放得很低,他怕武怀民与庄凌会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石小黛幽幽一叹,眼泪滚滚而下,凄婉地说道:

“赵哥哥,我有什么地方对你不好,。你竟如此忍心待我?赵哥哥,我什么地

方做错了么?纵然有,你也应该告诉我呀,你为什么用这不理不睬的手段对我,赵

哥哥我要说……”

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了……

赵亦秋被他这一说,不觉哑口无言,石小黛如泣的幽怨之声,骤然间,他也感

到心里一酸,几乎落泪。

然而,他咬着牙,把要掉下的眼泪,又吞了回去……

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动,然而,他把这激动情感,硬生生地压了回

去,惨然一笑说道:

“是的,石小妹,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我已经告诉过你,人各有志,我

们无法强迫对方做他不愿做的事,况且,我们所走道路不同,虽然你爱我,但是我

无法爱你,因为这个日子还没有到。”他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如果你不恨我,将

来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爱你,现在,我不愿你为我痛苦。”

石小黛摹地银牙一咬,伸手拭去眼泪,粉脸上罩起一阵恐怖的阴影,摹听她一

声凄婉的尖笑,猛地一个纵身,伸手抓起落在地上的阴阳剑,脸上一阵铁青,厉声

道:

“赵亦秋,请你明白地答复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说完,眼睛直盯在赵亦秋的脸上,右手阴阳剑高举过顶,准备下一个动作……

不难想象得到,她的下一个动作是可怕的……

赵亦秋大吃一惊,他明白情形的演变会到什么程度,那是在他一句话的事,石

小黛的生命也好像完全操在他手里。

他失声地叫了一声:

“石小妹,你不能那么做。”

说完,就要向石小黛扑去,想夺取她手中的阴阳剑——

石小黛冷冷一笑,厉声喝道:

“赵亦秋,请你退回去,如果你再迈进半步,我便血溅阴阳剑下!”石小黛这

一喝,赵亦秋真的稳住身形,不敢再迫进。

他只是痛苦地望着石小黛……

石小黛脸上再没有半点痛苦之色,而且一片铁青,在这刹那之间,她好像变了

一个人似的。

她又冷冷一笑,厉声问道:

“赵亦秋,我为你付出一切感情,你竟视若无睹,你乐意让我痛苦,也好,也

许是我自作多情,你的心目中根本没有我石小黛的人影,我不再苛求,只要你明白

的答复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快说!”

石小黛举剑威胁赵亦秋,他体会得到石小黛爱自己之深刻。

他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石小妹,我几时说过不爱你,你又何必对自己如此?石小妹快把剑放下,我

永远爱你就是啦。”

石小黛又厉声道:

“如果你真心爱我,请你发个誓。”

赵亦秋为难地说道:

“石小妹,你又何必如此,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石小黛冷笑道:

“你不必多说,我要你发誓。”

赵亦秋无奈,只得跪在地上,朗声道:

“在下赵亦秋立誓,永远爱石小黛,如有口是心非,天神共鉴,五雷击顶而亡

。”誓毕,立起身子。

就在赵亦秋起身的刹那,突然一声凄婉的尖笑,笑声越听越可怕,细听起来,

竟变为可怕的哭声……

赵亦秋眼光过处,石小黛哭得极为可怕,脸上一阵灰白,手中的阴阳剑锵的一

声,落在地上。

石小黛的确伤心到了极点,赵亦秋心里不忍,他缓缓走了过去,拾起地上的阴

阳剑叫声:“石小妹……”

石小黛又投进了赵亦秋的怀里,痛哭一阵,这一哭,正是发泄她心里的委屈,

哭声历久方歇。

这次赵亦秋没有推开她,石小黛哭声停后,理智又已清醒过来,她抬头望了赵

亦秋一眼,幽幽问道:

“赵哥哥、我刚才做错了什么?”

赵亦秋黯然一叹,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

“没有,你没有做错什么。”

石小黛又幽幽问道:

“赵哥哥,你真不恨我么?”

赵亦秋淡淡一笑,说道:

“我恨你做什么?我永远喜欢你。”

石小黛听赵亦秋这一说,破啼为笑,说道:

“赵哥哥,你真好,我高兴死了……”

石小黛话犹未毕,一声娇叱之声响起,赵亦秋急忙推开怀里的石小黛,循声望

去,武怀民背上又被庄凌划破两寸余长的血口,鲜血溢了出来,人也往后退了三大

步。

赵亦秋大吃一惊,脸上又抹起一阵杀机,缓缓向场中迫去。

庄凌一见刺伤了武怀民,心里突然泛起一阵不安,呐呐道:

“请原谅我,我不是故意伤你的。”

说完,探手人怀,取过一颗乌溜溜的葯丸,递给武怀民道:

“你服下这个吧。”

武怀民冷冷一笑,说道:

“好意心领,这一点伤在下还承受得起。”

说完,连看也不看她一眼,把眼皮合上。

庄凌心里一急,说道:

“你这个人怎地这般不听话,快把这葯服下。”

她这一气,几乎哭出声来,说话的声音也几乎有点颤抖,武怀民惨然一笑,接

过葯,服下了。

庄凌一见武怀民把葯服下,才放下一颗忐忑的心,她眼光过处,发现阴阳剑容

缓缓向她走来。

她心里一气,猛向赵亦秋扑去,口里说道:

“都是你害了他……”话犹未毕,身形奇快,在扑身的刹那,狂飙的剑势,已

向赵亦秋攻到。

赵亦秋阴阳剑一招“阴阳交合”硬封来势——

但庄凌此刻满腹委屈,她认为她失手伤了武怀民,都是阴阳剑客之过,否则,

她怎么会伤了武怀民?

于是,她一招出手后,在赵亦秋第一招“阴阳交合”还未攻出之际,她的第二

招“蝶戏金蕊”,已先卷到——

招式怪,出手更是奇快,青锋卷起,直逼过来,几乎使赵亦秋无法门招。

赵亦秋大吃一惊,阴阳剑疾出一招“阴风狂扫”,化作漫天剑影,锵的一声,

硬把少女的长剑荡开。

庄凌就在阴阳剑客挡开她的长剑的刹那,娇叱声响起,身形飘然而起,出手凌

厉无比,竟把赵亦秋罩在她的剑幕之下。

赵亦秋心念陡起,双客剑法拚攻三招,跃出剑幕之外,口里喝道:“姑娘暂且

停手,我有话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