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以双客剑法拚攻三招,跃出庄凌的剑幕之外,口里喝道:“姑娘暂请停

手,我有话说。”

庄凌一见赵亦秋能跃出剑幕,气得粉脸发青,赵亦秋这一喝,无疑是火上加油,

她哪里肯听,叱喝声中,猛再向赵亦秋扑去,振腕一剑又直劈过去。

赵亦秋这一下真是气得火冒三千丈,暴喝一声,阴阳剑振腕也直劈过去!

赵亦秋自出江湖以来,哪曾吃过这种亏,筋斗栽在一个女孩子手里已是脸上无

光,何况自己一味求和,对方竟未当一回事。

须知赵亦秋是一个性情极为高傲之人,他向来没有求过人,如今这少女不但不

把他放在眼内,而且受她一连猛攻,他哪能忍得下这口气?

赵亦秋暴喝声中,阴阳剑法绝学“风吹骤雨”、“暴雨雷鸣”、“浪卷尘沙”,

化作漫天红黑剑影。

庄凌冷冷一笑,长剑疾出,晃身的刹那,连让赵亦秋三招绝学,娇躯微挫,猛

地劈出一剑。

闪身出招,几乎同在一个时间,长剑已经递到赵亦秋面前。

赵亦秋一咬牙,不避反进,阴阳剑一招“仙人指路”,反点庄凌“灵台”大穴

这一招赵亦秋又是以拚命的打法,如果庄凌不撒剑,势必落得两败俱伤。

哪知庄凌冷笑声中,长剑改点为扫,青锋卷起,“锵”的一声,又将赵亦秋的

阴阳剑弹震开去!

这一弹震之势奇大,赵亦秋右腕一阵酸痛,阴阳剑几乎要脱手飞出!

庄凌就在一剑震退赵亦秋之际,身子飘然而起,在赵亦秋后退的刹那,振腕一

剑“雪花盖顶”,凌空击下。

赵亦秋还未站稳,庄凌的长剑,已经点到——

赵亦秋一闭眼,他明白,这一招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闪身避过,眼看庄凌的长

剑已经劈到——

暴喝之声响起,武怀民一纵身,反手一剑,直劈庄凌面门,口里喝道:

“姑娘未免太心狠手辣了!”

庄凌一见武怀民出手,忙撤剑飘退一丈开外,赵亦秋才免去一剑之危。

庄凌本来就不愿与武怀民交手,这里面包括“情”的成份在内。

她怔了片刻,垂下手中长剑,淡淡一笑,说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管这件闲事?别以为我怕你,只是我……我……”,她“我”

字说了半天,竟无法把下面的“我不忍心杀你”这几个字说出口。

显然,她自见到武怀民之后,无形中竟掀起她心中的涟漪

如果不是武怀民在场,赵亦秋怕不早伤在她的剑下,她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一

瞬之间,心理上出现了这许多矛盾情绪?

然而,她无法解答,爱的力量,暗中在困惑着她。

武怀民冷笑道:

“我并没有说你怕我,不过,你对人也不应该如此心狠,阴阳剑客纵然有不是

之处,他既然有话说,你就让他说完话再动手不迟。”

庄凌眼光一扫赵亦秋,回眸向武怀民笑道:

“看在你的面上,我就听他有什么话说。”停了一停,又道:

“阴阳剑客,你有什么话快说。”

赵亦秋对于生死,已不放在心上,他冷笑一声,回头望了石小黛一眼,只见石

小黛出神地站在那里发怔……

他发出一声叹息,缓缓向庄凌立身处走去,口里说道:

“女娃儿,李某人与你本无过节,你母亲跟李某人既有前仇,当然,有仇不报,

何以为人?不过,我要求你把我们的比斗延期三天,三天后的二更,如果李某人不

死,自当在此候教,未悉姑娘是否能答应?”

庄凌冷冷一笑,说道:

“你不要用这缓兵之计,你阴阳剑客并非信人,你如不履约,我到哪里去找你?”

赵亦秋脸色一变,喝道:

“你未免欺人太甚,李某人说三天之后,在此恭候芳驾,难道还会失约于你……”

庄凌冷笑接道:

“谁知道会不会失约!”

赵亦秋简直气炸了肺,仰天一阵狂笑,声震云霄,四野回鸣!

武怀民突然说道:

“庄姑娘,如果三天之后,阴阳剑客不履行此约,在下愿以这颗脑袋作担保,

这总可以了吧?”

庄凌一瞪武怀民,思忖:“又是你来说话。”思忖间,说道:

“好吧,三天之后,我再来这里,如果见不到阴阳剑客,我可要使你身首分家

。”话犹未毕,一纵身,已消失不见。

武怀民狠狠地看了阴阳剑客一眼,缓缓走了开去!

他的心情,是相当沉重的。虽然,他爱他的父亲,可是。他又恨他,他恨他父

亲带给他母亲许多不幸。

此刻,他还不晓得这个阴阳剑客是赵亦秋的化身。

他走着……缓缓地走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石小黛回眸一望赵亦秋,幽幽地叫了一声:“赵哥哥。”人已向赵亦秋移去。

赵亦秋苦笑了一下,他不敢再凝望她,他移开视线,缓缓地走着……他的心里,

已经担负了无比重压。

他负了辣手仙子一笔无法偿还的感情债,石小黛又在深爱着他,然而,他想:

“三天之后,又将发生什么事呢?”

他已失去了辣手仙子,三天之后,他会再失去石小黛或王燕萍么?

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石小黛突然纵身截在他的前路,口里说道:

“赵哥哥,你又在生我的气吗?”

赵亦秋苦笑道:

“小妹,不会的,我爱你,我怎会生你的气?”

石小黛展眉一笑,投在赵亦秋怀里,赵亦秋没有拒绝她,他们互相依偎着,像

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用心灵的呼声,传达了心扉的爱恋……

然而,赵亦秋却开始在想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对他极为重要,三天之后他是

否能重到这里呢?他不敢预料。

石小黛投在他的怀里,深情款款地凝视他,说道:

“赵哥哥,取下面具吧!难看死了。”

赵亦秋伸手摸下了面具,插上阴阳剑,苦笑了一下,突然说道,

“石小妹,你为什么爱我?”

石小黛怔了怔,说道:

“我也不知我为什么爱你。”

赵亦秋又道:

“那不可能的,一个人在爱另一个人,一定有个原因,比如说你是爱我的外表、

内在或者行为?”

石小黛毫不思索地说道:

“我爱你,因为你长得让任何一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喜欢。”

赵亦秋说道:

“那么,你是爱我的外表了,如果有一天,我毁去了我今天的面目,石小妹,

到时候你会对我如何?”

石小黛不解地说道:

“赵哥哥,你是说假如你变成一个非常丑与可怕的人,我还会不会爱你?”

赵亦秋点了点头。

石小黛笑道:

“赵哥哥,不会的,你为什么变成很丑呢?纵然会,我还是一样爱你,永不变

的,赵哥哥,你相信我吗?”

赵亦秋淡淡说道:“我相信你。”

然而,他会相信她吗?当然,他不敢相信,事实上,谁敢相信世界上有不变的

爱情呢?

赵亦秋也不例外,他不敢相信爱情,如果真有一天,他失去他那俊美的脸孔,

石小黛还真会爱他?他不敢相信。

蓦地里,人影闪处,庄凌又飘身而来。

庄凌去而复返,赵亦秋与石小黛不觉暗吃一惊,赵亦秋推开石小黛,飘退数步,

蓄势待发。

石小黛粉脸骤见红霞,自己躺在赵亦秋的怀里,让庄凌看到,怎不叫她脸红?

庄凌明眸一扫周围,当她目光停留在赵亦秋脸上的刹那,蓦然,心里怦然一跳,

她震住了……

奇怪?她想不透这是为什么,武怀民使她的心扉里泛起涟漪,赵亦秋的外表,

使她震慑。

她不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美的男人,一时间,她竟无法收回自己的视线,她凝

望着他……

石小黛一望庄凌,笑着道:

“庄姑娘你要找谁?”

庄凌霍然惊醒,粉腮骤红,说道:

“他人呢?”

赵亦秋脱口叫道:“什么人?”

话毕,功运双掌,准备对方一有动静,即先下手抢攻。

庄凌被赵亦秋这种举措,弄得莫明其妙,思忖自己与这人素不相识,何以对方

气势凌人?

思忖间,一抬眼,发现赵亦秋脸罩杀机,怒视自己,她心扉里又是猛然一跳,

不期然地往后退开数步——

她的心灵深处,潜伏了一种极端复杂的感情,她无法将这分情绪说出。。_

自然,她无法知道面前这个俊美的少年,正是刚才与她交手的阴阳剑客。

她站在那里,竟说不上话来。

赵亦秋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他知道对方不识自己面民是因为他已经卸下了那

张阴阳剑客的面具。

他黯然失笑,觉得自己神经太过敏了。

思忖至此,一缓气,走向石小黛,他看也不看庄凌一眼;他恨透了这个女孩子

石小黛喊了一声:“赵哥哥,我们要走了吗?”

赵亦秋沉想片刻,心念一动,说道:

“小妹,你自己走吧,我有事待办,你哥哥也来了,你去找他吧,我要走了。”

石小黛黯然道:

“赵哥哥,你不是答应我永远不离开我吗?为什么要走呢?”

赵亦秋笑道:

“石小妹,三天之后,如果我没有意外事情发生,我一定会来看你,到那时候,

我决不离开你,现在你走吧。”

石小黛心里一酸,几乎掉泪,问道:

“赵哥哥,你要上哪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