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摇了摇头,说道:

“石小妹,三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但是在三天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我不敢

预测,你走吧,如果没有意外事情发生,我会回来看你的。石小妹,希望三天后我

能回来……”

话犹未毕,人影一展,纵跃间,已消失在一里开外。

石小黛失意地喊了一声“赵哥哥!”莲步一登,追向赵亦秋身后。

这里,事情已经过去,剩下的,是庄凌站在那里发怔,她凝望着他们远去的背

影,心扉里骤然升起一片怅们……

夜风飒然,拂过她的面庞,下意识地心灵里打了一个冷颤!

在往昔,她从未感到男女间的事是那么微妙,然而,如今,她发现了,矛盾的

心理,使她联想到自己在渴求些什么。

一片寂寞的情绪升起在她的心头,她站在苍茫的夜色里,显得那么孤独。

她从未接近过任何一个男人,除了她母亲与师父之外,在深山沼泽里,她只是

与飞禽走兽为伍。她纯洁得像一朵待放的白色牡丹。

她渴望一滴露水,使这朵牡丹很快开放!她渴望会有那么一天!

她自见到武怀民之后,竟发现自己对这素昧平生的男人产生了情愫,这种情绪

的发展,她自己都无法说出。

赵亦秋的仪表,又使她怦然心动,她明白,这两个人已先后闯进了她心扉。

她的心地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如今,这张白纸已隐现了两个黑影——武怀民与

赵亦秋。

她在这两人之间,必定要选择一个,但谁在她的心扉里占着较重的分量?

她思忖片刻,她已经体会出来,在一瞥的刹那,她竟爱上了赵亦秋,于是,她

想:“我无论如何要得到他!”

思忖既罢,只见她一晃娇躯,直向赵亦秋身后追去!

这念头只不过一瞬即逝,有如电光石火一般。

她轻功已是天下无双,纵跃的刹那,白影闪处,已追上了赵亦秋,而石小黛却

落在背后数丈开外。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当她快追上赵亦秋的一瞬间,蓦然又停下了

脚步,怔在当地!她问自己:“我怎么称呼他呢?”念头一闪即逝,她无法向赵亦

秋启齿。

顾盼间,石小黛已来到她的身侧,石小黛不觉咦了一声!

庄凌一望石小黛,念头一转,问道:

“喂!刚才那个叫赵什么呀?”

石小黛柳园一颦,樱chún一动,突然,她又住口,一晃身,又向赵亦秋背后追去!

庄凌见对方不答,心里黯然一酸,她不再追他,她莲步轻移,缓缓向来路走去——

希望——她不敢苛求,她虽然在心扉里潜伏了一股无比巨大的希望,但是,她觉得

生命中,自己不应该留下痛苦。

轻移着莲步,阑珊地走着……夜风吹散了她的秀发,她伸手拂开。

蓦地里,她发现远处一条黑影,在黑黝黝的夜里,孤独地走着……

她一个纵身,扑向那黑影,眼光过处,心里不期然又是一震!

这个缓步的孤独人影,正是武怀民。

她站在那里,不觉又沉默下来。

武怀民抬头一望庄凌,微微一笑,问道:

“庄姑娘,你在找什么人吗?”

庄凌道:

“我正在找你。”

武怀民一惊,问道:“我?什么事?”

庄凌含情一睇武怀民,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哦!我想起来了,你叫武怀民是吗?”

武怀民不解地点点头。

庄凌晨眉一笑,抬头一望天上群星,自语道:

“星夜太美了,你喜欢这夜色么?”

武怀民心里不觉纳闷,这少女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多年来,他没有爱上一个女

孩子,如今,他发现了。

她正像一颗闪耀着光芒的小星星……

他在一瞥之下,心里开始动摇……

他想:“不管她会对我如何,如果能笼络她,我父亲之事,自可以少去一场不

必要的麻烦。”

心念一起,缓缓又向庄凌走来,笑着说道:

“是的,这星夜太美了,我喜欢这夜色,你呢?”

庄凌盈盈一笑,道:

“我也喜欢,我在家里的时候,每到夜晚,便倚竹窗远眺四野,以及天上的繁

星。”

武怀民笑问道:

“你喜欢牛郎与织女吗?”

庄凌高兴一笑,说道:

“我娘讲过牛郎织女的故事给我听,武……武少侠,你觉得他们二人可怜吗?

王母娘娘为什么只让他们每年才相会一次?

武怀民笑道: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便不做事,他们高兴地恋爱着,因此违反天条,所以只

准他们每年相会一次。”

庄凌笑道:

“你说他们心里难过不难过?”

武怀民笑道:

“当然难过,一对恋人,不能在一起,怎不难过?”

庄凌沉思片刻,倏又问道:

“那他们为什么要恋爱?”

武怀民几乎失笑出口,这少女的话问得太天真了,他想了一下,终于笑着说道

“因为他们一见倾心,所以便恋爱起来,他们都觉得对方长得太美了,两个人

谁都不愿离开谁。”

庄凌笑着接道:

“你谈过恋爱吗?”

武怀民轻轻一笑,道:

“没有,庄姑娘,你呢?”

庄凌答道,“没有,我不懂什么叫恋爱。”

武怀民凝望了她一眼,轻问道:

“庄姑娘,如果你在恋爱的时候,有人要把你与你男朋友分开,你怎么办?”

庄凌沉思片刻,答道:

“那要看什么人,如果是我娘与师父要我们分开,我会难过而死,如果是别人,

我会把那人杀死!”

此语一出,武怀民不觉吓了一跳,庄凌武功已臻化境,如一不慎,走上歧途,

对武林将是一件不堪设想之事。

像她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女,如被人利用于不当,武林必要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何况她此时情窦初开,在某方面有所需要时,如一旦失去,她可能做出别人所

不敢做的事!

爱!困惑着多少青年男女呀!

武怀民心念一动,他决定要笼络往她,其实他也爱她,他要借爱的力量,使他

父亲不至于丧命在她手里。

他缓缓向她移去,口角浅泛着那男性潇洒的笑容,这笑容会使无数的女孩子迷

恋,如今,他又笑了,他想迷惑她……

然而,庄凌,她不懂男女间的爱情,她只觉得对方非常讨人喜欢,虽然比不上

赵亦秋,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无法忘怀他,第一次向她笑时……那迷人的笑容,使她无法向他下手,她不

知道那是为什么?

思忖间,武怀民已经站在她的身侧,那种本能的慾念,使他伸手握住她的纤手……

一股电流似的热力,深深地冲入她的心扉,她打了一个无比兴奋的冷战,她心

里笑了,她没有缩回手。

月光,从他们背后照过去,而形成了两个影子,只见那两个影子靠在一起……

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影子……

万籁俱寂,只有夜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之声,除此,便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喘气

之声……这这喘气的声音发自武怀民与庄凌……

蓦然,一声鸡鸣,惊醒了这对青年男女,那影子又渐渐分开了……

东方泛起rǔ白的曙光,月亮、星星渐渐开始隐去……

他们互相凝望着……庄凌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樱chún,好像在她的脸上,留了一

片享受不尽的温馨……

她脸色红得像一只成熟的苹果,鲜艳已极!

他们不再开口说话,话在他们之间,也许是多余的……

庄凌第一次尝到“爱”的芳香,她看了武怀民一眼,轻声问道:

“武哥哥,我们在谈恋爱了吗?”

武怀民轻轻地笑道:

“是的,也许我们是在谈恋爱啦。”

庄凌晨眉盈盈一笑,说道:

“武哥哥,你是真喜欢我么?我们不会像牛郎织女吧?”

武怀民深情地说道:

“庄妹,放心,我永远喜欢你,我们怎会像牛郎织女呢?谁都没有办法把我们

分开,你说是吗?”

庄凌含情地凝睇着武怀民,点了点头。

武怀民又笑道:

“庄妹,如果有一天,你自动离开我时,我怎么办呢?”

庄凌说道:

“你可以把我杀掉。”

武怀民笑道:

“我打不过你呀!”

庄凌急道:

“武哥哥,不会的,我发誓永远不离开你。”说到这里,眼眶中几乎掉下了眼

泪!

武怀民满足地发出微笑。庄凌又道:

“如果要死,我们一定死在一起……”

武怀民心里已有所打算,他相信庄凌的话,他开口说道:

“庄妹,我相信你,但你会永远听我的话吗?”

庄凌点了点头,武怀民又道:

“真的永远听我的话,永不后悔?”

庄凌又点点头!

武怀民已经用爱的力量,把庄凌的心捉住,他能控制她,让她听他的话,那么

他父亲阴阳剑客必定不会死了。

蓦地里,庄凌的脸上突然泛起紧张之色,举目四顾……

武怀民不觉暗吃一惊,他不明白庄凌为什么突然有此紧张神情。

武怀民脱口问道:

“庄妹,怎么了,你看到什么吗?”

庄凌倏然说道:

“武哥哥,我师父来了,她在叫我,我要去了,她最恨男人,刚才她已经看到

我们在……她好像在生气!”

话声甫落,一个纵身的刹那,已消失不见。

武怀民怅惘若失,凝望着庄凌远去的背影,幽幽一叹!

天亮了……

他缓移脚步,向来路走去……

蓦地,眼前人影闪处,两条人影飘身截在他的前路。

武怀民心里一惊,退后数步,抬眼瞧去,只见庄凌的身侧,站着一个满脸枯黑

而又充满皱纹,头发雪白,,手握拐杖的老婆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