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三章

作者:陈青云

武怀民思忖:“这大概是庄凌的师父了,庄凌武功既然高得不可思议,这老婆

子的武功,必然又要高出庄凌不少。”

思忖间,这老婆子已经缓缓向武怀民欺近,枯瘦而又充满皱纹的脸上,突然罩

起一片杀机,厉声道:

“你是什么人?胆子不小,竟敢动我徒弟的脑筋,哼!不管你长得如何美,我

都要把你毁去!”

话落,欺身三步,蓄势待发。

庄凌一个纵身,截在这老婆子的前路,呜咽地哀求道:

“师父,他又没有欺负我,你就放了他吧!”

那老婆子冷冷一笑,拐杖一抡,挥开庄凌,再欺身,冷笑道:

“孽徒,男人中哪有一个好东西?”

武怀民朗声道:

“老前辈尊讳能否赐告,在下与令徒并无越轨行为,纵有不是之处,也不应……”

老婆子冷笑接道:

“住口,你倒训起我来了,好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武怀民眼光一扫庄凌,只见她脸现焦急与痛苦,他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感触,冷

笑道:

“在下武怀民,老前辈要对晚辈如何,不妨明言,这与今徒无关,有什么事情,

在下一人担当。”

老婆子心里不欺然掀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下意识地一扫这位风度翩翩的年轻

人一眼,思忖:“这娃儿倒有几分血气!”

心念间,欺身向前,口里问道:

“小娃儿,来悉你师承何人,让我找你师父算帐!”

武怀民泰然答道:

“在下并未拜师,并无师号。”

老婆子脸色一变,喝道:

“你没有师父,谁教你武功?在我面前竟敢撒谎。”

武怀民怒道:

“在下从不打诳语,武功艺业均出自家母所教!”

老婆子冷喝道:

“那你告诉我你母亲叫什么?”

武怀民思忖:“这老婆子毫无人情味,为这点小事,竟动了肝火,告诉她我母

亲是谁,她也无法找到。”

心意既定,开口答道:

“家母武翠莲……”

武怀民话犹未毕,那老婆子“呀”了一声,脸上骤现杀机,缓缓向武怀民移去

。口里喝道:

“很好,既是阴阳剑客与武翠莲的后人,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别想从我的拐上逃

过性命。”

一话甫毕,拐杖一抢,呼的一拐直向武怀民抢去——

发动奇快,武怀民倏觉对方拐杖一抢的刹那,一股无形潜力已向他撞来,心里

大骇,正待避招,一阵拐风,已迅捷击至。

武怀民心知对方厉害,全力运掌,一咬牙,长剑竟使出一招“横架金梁”,硬

封来势——

庄凌大吃一惊,如果武怀民硬接她师父一拐,一条右臂,怕不当场折断才怪。

心念一起,一个纵身,人影闪处,伸手竟把武怀民抱起,纵身飘退一丈开外,

武怀民才免一拐之危!

庄凌这一手,使老婆子大吃一惊,她心里不觉暗叫怪?她这一拐击出之势奇大,

何以她徒弟能从拐杖下把武怀民抱走!

这一招武功,像是非出自她所授?

于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饶是这老婆子武功绝伦,心思极细,但也无法推揣这个原因……

她开始怔住,心里忖道:“爱情?唉!给多少人带来不幸?庄凌与武怀民的结

识怕也是一场梦吧!”

她不再向武怀民扑击,因为此刻,她的脑海正回忆着一件往事,那往事是可怕

的……不幸的……

她暗念了两声:“孽债!孽债!”

抬头一望庄凌,只见她满脸惊恐之色,莲步阑跚,向她轻移而来,她心中念头

一起,喝道:

“凌儿,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庄凌战战兢兢地走到老婆子面前,跪了下去,滚下两行泪水,哀求说道:

“师父,请你老人家放了他吧!凌儿喜欢的人,师父你忍心杀他吗?”

老婆子毫不动容,冰冷的眼光,一扫武怀民,喝道:

“小娃儿,马上离开这里,以后你若再碰我徒儿一下,你就别想活着回去!”

武怀民冷冷一笑,他不走,他是一个极为倔强之人,他没有受过别人的气,何

况又在他所爱的女人面前?

他生平没有爱过一个女孩子,除了目前的庄凌之外。

他愿为庄凌牺牲生命,他向那老婆子走去,脸上充满了愤怒之色,口里说道:

“老前辈,别折磨庄姑娘,她没有错,都是在下之错,在下愿代庄姑娘受你惩

罚。”

老婆子脸色一变,喝道:

“孽障,我是为你们好,你知道你与凌儿的关系吗?”

武怀民怔了一怔,他开始回味老婆子这句话的含义?……

老婆子倏然叹了一口气,伸手一扶跪在地上的庄凌,口里又道:

“凌儿,有很多事情,你都不懂,我先问你,你母亲叫你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庄凌伸手一拭粉脸泪痕,只得将前事说了一遍。

老婆子仰天一阵长笑,自语道:

“报仇,孩子,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这件事我迟早会告诉你。”

庄凌倏然问道:

“师父,难道还有什么原因么?”

老婆子也不回答庄凌所问,低头沉思片刻,说道:

“小娃儿,你走不走,如果你不走,我们要走了。”

武怀民忽然惊醒,老婆子的话,使他好像失去了魂一样,她的话里,分明还包

含了一件什么秘密。

他不答话,凝望着那老婆子。

老婆子长叹一声,冷冷说道:

“凌儿,人家既然不走,我们走吧。”

庄凌幽然说道:

“师父,我不走,我要跟他在一起。”

老婆子怔了一怔,怒喝道:

“孽徒,你敢违抗师令么?”

庄凌缓步向武怀民移去,幽幽问道:

“武哥哥,你真的爱我吗?”

武怀民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庄妹,我永远爱你,好吧!我就走!”

话犹未毕,一个纵身,向前窜去!

庄凌正待追去,那老婆子已经截在她的前路,喝道:

“孽徒,你找死!”

一语甫毕,一抢拐杖,呼的一拐,直劈过来。

庄凌两眼发痴,闪都不闪,眼看拐杖已经挥到——

倏然,她师父把拐杖收回,幽幽说道:

“凌儿,师父都是为着你好,忘记他吧!他不能跟你结合的。”

庄凌幽然问道:

“师父,这是为什么?”

“凌儿,回去我会告诉你的!我们走吧!”

“不不,师父,我要追他,我要跟他在一起!……”

话犹未了,一跃身形,向武怀民身后追去!

这次,老婆子不再去追她,因为她与庄凌亲逾骨肉,她知道这件事的整个原因,

她想这只好让她母亲黑蝴蝶去处理了。

思忖至此,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武怀民奔了一程,放缓了脚步,这时,庄凌已经来到他的身侧,武怀民望了她

一眼,说道:

“庄妹,你为什么不走?”

庄凌心里一酸,滚下两行泪水,反问道:

“武哥哥,你要我离开你吗?”

武怀民默然了,他真要她走么?当然不。

对于庄凌是否会放过他父亲阴阳剑客一节,他目前也不向她提起,反正三天之

后,再谈这件事不迟。

他们并肩而行,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才知道,这时已日上三竿了。

一夜未眠,两个人也感到疲倦了,庄凌侧头一望武怀民,问道:

“武哥哥,如果有一天你不理我时,该怎么办?”

武怀民答道:

“庄妹,不会的,如真会有那么一天,我愿先死在你的手里。”

庄凌点了点头,他们不再谈话,走向大街,庄凌又道:

“武哥哥,我们先吃点东西好吗?”武怀民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走进一家酒店,上楼择位坐好。

这时,生意清淡,庄凌眼光一扫坐席,发现对面的桌上,正坐着赵亦秋,他一

个人在那里独饮。

她心里怦然跳了一下,低声问道:

“武哥哥,你认识那个人吗?”

武怀民顺指瞧去,沉思片刻,说道:

“好像在哪里见过一面?我想不起来了,怎么?你觉得这个人奇怪么?”

庄凌摇了摇头,手撑下颚,好像在沉思一件事。

武怀民不去打扰她,这个纯洁的少女却在无意间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烦恼中。

赵亦秋看也不去看她一眼,其实,他已知道他们进来,他恨这个少女,为什么

会恨?他说不出来……

那是没有理由的,但他心里却开始有这么一个意念。

对于武怀民,他是感激的,至于庄凌为什么会跟武怀民在一起,这一点,他则

无法知道!

他也不愿去推测,显然,他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待办。

他站起身子,付过了帐,步下楼梯,蓦然,人影一闪,庄凌已经飘身站在他的

面前。

他冷冷一笑,功运双掌,准备庄凌一有动静,先行出手。

庄凌倏然问道:

“喂!我问你,你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还有一位姑娘呢?”

赵亦秋冷冷一笑,答也不答,绕过庄凌的身子,下楼去了。

庄凌骤然间,好像失落了什么?这种感情的升起是非常自然的,她不明白这是

为什么。

她不懂男女间的微妙关系,只是在她的意识里,她觉得她要的东西,无论如何

一定要得到。

这个意识以往她只是对物质所发生的,但对于“人”她目前也有此冲动。

武怀民她喜欢,她得到了,赵亦秋她更喜欢,她也要得到。

但那是不可能的,然而,她不懂。

她怎能同时得到两个男孩子的爱情?这是梦想,其实,她根本不懂爱情,她觉

爱情只是得对某一个人的喜欢。

赵亦秋步下楼梯,他没有再去回顾她一眼,他恨透了这个少女。

他走着……三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想:“我该去告诉石小黛一声么,我要去无量山玉足峰。”这个念头他想了

又想,终于,他决定不去告诉她。

如果这三天之间有不测的事情发生,那么,就让他随不幸而去,他知道,万天

虹在玉足峰可能埋伏了无数高手。

但他又不能失约,他是个极为高傲之人,纵然他知道自己此去会葬送性命,但

为了阴阳剑客的声誉,他也顾不了这许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