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死!他并不怕,怕的,只是恐辜负了王燕萍与石小黛。  如果他在玉足峰不死,三天之后,庄凌也不会放过他。  对于这些,他已不放在心上,生死听其自然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上哪儿?目前也没有一定打算。  很快地,夕阳又要西下了。  他漫步走了一天,看看天色已晚,乃喂饱了肚子,带上面具,直奔玉足峰而来。  镇南距无量山玉足峰不过一百多公里,玉足峰位于无量山北麓。  无量山绵亘云南中部,长达数百公里,山势雄伟,海拔三千五百多公尺,为云南省一大山脉。  赵亦秋在天交初更已来到五足峰了。  玉足峰真是名符其实,两座山头形若女人两个玉足,相距约一公里,四面绝壁,极为险要。  赵亦秋举目四顾,四野静荡荡的,他心里忖道:“莫非有诈?”思忖间,一个纵身,直向右边的玉足峰飞落。  就在赵亦秋向峰上飘落的刹那,蓦闻一声哈哈大笑之声夹着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阴阳剑客真是信人,果然来到这里,本派已恭候大驾多时了。”  赵亦秋举目望去,五足峰下,突然飘落下十几个人来。  这十几个人都是道士打扮,除了一个万天虹之外。  这十几个道士均年逾古稀,精神奕奕,目露杀机,其中一个头发斑白,面如满月的道士说道:  “阴阳剑客,本派与你素无过节,你竟使本派声誉一败涂地,劫走犬徒全部镖银不算,还剑伤我几位师弟。阴阳剑客,有胆来到这里,令玄子少不得要讨教你几招绝学。”  赵亦秋飘身下峰,落在一丈开外,喝道:  “好说,好说,你令当家身掌点苍派掌门,点苍派剑术为武林一绝,李某人能与你今当家一较武学,倒是生平一大快事。”  话落,欺身上前,阴阳剑“锵”的一声,已经出鞘!  红黑光芒,使点苍派人物为之一愕。  令玄子不愧是一派掌门,心里虽然紧张,外表依然强作镇静,回头用眼一扫门下之人,冷冷说道:  “阴阳剑容既然肯赏脸来到这里,我们不能叫这位天下奇人扫兴而返,否则,必定让他说本派太不够意思了。”  令玄于这句话的含义,赵亦秋何尝听不出来,他冷冷一笑,说道:  “令当家的,很好,李某人如能讨教几招点苍派不传之秘,死于玉足峰,又有何憾?”说完,一阵狂笑!  令玄子眼光一扫派下高手,从背后取出金刚剑,口里说道:“阴阳剑客,不必客气了,谁不知道你阴阳剑法独步武林,三十年来未逢敌手。本派恐怕没有能力把你置于死地吧?”  话声甫落,赵亦秋接着道:  “令当家的,你既然有这个雅兴,李某人恭敬不如从命,是要一齐上呢?还是车轮战?听随尊便。”  令玄子冷笑道:  “阴阳剑客,这都不必,咱们就开始吧!”  赵亦秋一扫在场点苍派高手一眼,神色间极为不屑,他思忖:“令玄子身为点苍派掌门,剑术领袖群伦,如斗到身疲力尽,其余之人出手抢攻,自己纵是身负绝世武功,也抵挡不了。”  心里思忖间,他已经知道事情非常严重,点苍派计引他至玉足峰,全力施为,准备把他除去,用心之毒,可想而知。  点苍派在场十几个除了万天虹之外,其余均是点苍派杰出人选,赵亦秋所料不差,令玄子心知阴阳剑客武功厉害,如不用下流手段,想除去阴阳剑客,倒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  于是令玄子思忖自己在阴阳剑客手里走出百招,当不会有问题,斗到他筋疲力尽,其余十几个派下门人,便可围攻,阴阳剑客必定无法逃脱性命。  赵亦秋虽感事态严重,但目前他已是孤掌难鸣,处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也只好走到哪里算到哪里了,自然,他恨自己失算。  思忖间,杀机倏起,欺进三步,冷笑道:  “令掌门,请赐招吧!”一言甫毕,横剑而立,蓄势待发。  令玄子神色泰然,暗喝“好”,一纵身,一剑直劈赵亦秋。  赵亦秋见令玄子一出手,剑走偏锋,心知有诈,冷笑之下,不闪不避,阴阳剑一抖,硬封来势。  赵亦秋这次出手,第一招既用“阴风狂扫”,如果令玄子一撤剑,他既攻出双客剑法的一招“风吹骤雨”。  但令玄子身为点苦派掌门,武功自有独到之处,赵亦秋阴阳剑一出手,他手中长剑微微一抖,化劈为扫。  令玄子出手奇怪绝伦,在赵亦秋出手的刹那,金刚剑卷起一缕白光,势若闪电!来势极猛。  赵亦秋“阴风狂扫”攻出一半,令玄子的凌厉剑势已经卷到,这一下,赵亦秋才知道厉害,“鲤鱼倒穿波”,往后窜出五尺开外。  名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赵亦秋这一交手,才知道碰上劲敌,对方不但出手奇快,而且剑势凌厉无比。  他飘身后退的刹那,轻敌之念一敛,猛地回身扑进,阴阳剑使出双客剑法,反攻三剑。  这三剑为“云断巫山”、“雨扫梨花”、“雷贯双耳”,这三剑“云”“雨”“雷”为双客剑法中最精奥杀手,清吟之声响处,化作漫天剑影,分袭令玄子“期门”、“将台”、“太阳”三大要穴。  令玄子纵是身负绝世武功,在赵亦秋抢攻三招之下,也不觉被逼得只有勉强招架之力!一连后退两步!  在场十几位点苍派门人,大吃一惊,动手还没有五招,令玄子即被对方迫得节节后退。  于是十几个点苍派高手,蓄势待发,准备在令玄子一有败势,即时出手,同时围攻阴阳剑客。  几十只充满着杀机的眼光,同集在两人的身上,连眨也不敢眨一下,深恐在一眨眼的刹那,阴阳剑客便会把他们掌门人制下。  一声暴喝,赵亦秋阴阳剑疾出如飚,红黑剑影闪闪,朵朵剑花,攻向令玄子周身各大要穴。  在这一刹那间,彼此已交攻三十招左右,令玄子先机被制,处于下风,迫得额角微微出汗。  出手均是极快,赵亦秋心里明白,如果他不速战速决,夜长梦多,一到筋疲力尽,哪能承受得起十几个人围攻?  心念一起,阴阳剑又疾出三剑“暴雨狂风”、“风卷残花”。“举火燎天”,劈、扫、挥兼而有之。  令玄子被对方一连猛攻,迫得毫无还手余地,不觉火冒三丈,自己身为点苍掌门,如果走不出百招即被阴阳剑客所伤,这不但有失掌门之尊,而且点苍派武学也难免被江湖人物所轻视。  心念一起,一咬牙,拚命之心油然而生,赵亦秋疾攻三剑,他竟不避反进,金刚剑急出“飞钹朝海”、“天外来云”。“穿云取月”,三招竟都是以招接招。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两人同时分开,赵亦秋也不觉被震得一条右臂发麻。  令玄子一振剑,暴喝一声,身子腾空飞起,金刚剑疾演一招“雪花盖顶”,暗藏一招“雷霆万钧”杀手。  这一招“雪花盖顶”是诱敌,如赵亦秋振剑接招,或以“横架金梁”打出,他的“雷霆万钧”即可乘势攻出。  “雷霆万钧”是点苍派的镇山绝招之一,内藏无穷变化,一剑出手,其势如电,巨力万钧,端的是奇奥武学。  赵亦秋一见对方“雪花盖顶”缓慢无力,心念一动,阴阳剑反出一招“阴气冲天”,随即撤手,竟又改使一招“天动地摇”。  几乎同在一个时间内,令.玄子的“雪花盖顶”、“雷霆万钧”攻到、赵亦秋的“阴气冲天”、“天动地摇”也告打出。  以身手快捷而论,赵亦秋当不是令玄子之敌,但赵亦秋所使的剑招,却是令玄子所不及的。  于是各有所长,但在剑式上,赵亦秋却占了绝大便宜,双客剑法是干面独行客与阴阳剑客花了十几年所想的精奥招式。  在同时攻出两剑的刹那,一声惊呼,令玄子的一只右臂,连道袍竟被赵亦秋挥去三寸来长,鲜血开始溢出……  赵亦秋决不怠慢,一纵身,又向令玄子扑去,出手一剑.凌空劈击而下,这一剑出得奇快绝伦。  令玄子脚步还未站稳,赵亦秋一剑已经迅猛攻到——  一声暴喝,夹着一股奇猛掌力,击向赵亦秋,一个苍老的声音道:  “赵亦秋,先接我一掌试试!”  赵亦秋一撤剑,飘退一丈来远,横剑笑道:  “点苍派的武学也不过如此,李某人已经领教过,今夜无暇,改日再重领教益吧!”  一言甫毕,一展身,猛向山崖泻去——  赵亦秋心里清楚,此刻如不走,再过片刻,他便无法走得了,于是他打了一个场面话,便想走。  哪知他一展身的刹那,人影闪处,点苍派十几个人已经同时截住他的前路!  赵亦秋冷笑一声,杀机倏起,暴喝声中,阴阳剑一挥,连演三绝招。  这三剑威猛无比,他想乘势迫开众人之后,即打算逸去,哪知他三剑出手,十几个点苍派高手除少数人被迫开之外,其余又急攻而上,掌力势若山崩海啸,疾速卷至。  这一来,对于赵亦秋打算逃走一节,倒是难上加难。  走,既然走不了,也只好全力一拚了。  心念一动,杀机倏起,暴喝之下,双客剑法连演杀手,分击十几个围攻他的点苍派门人。  赵亦秋既存拚命,对于生死,已不放在心上,只要把这十几个尽诛剑下,他亦心满意足了。  令玄子中赵亦秋一剑,坐地运气一阵,精神畅达不少,蓦闻几声惨叫之声响起,转脸一望,阴阳剑客已剑毙他三个门下。  这只是在一瞬间的事,令玄子不觉暗暗吃惊,今夜如不将阴阳剑客除去,必将留下更大后患。  心念一动,再度扑向赵亦秋,出手猛劈一掌。  令玄子再度扑击,赵亦秋心里暗吃一惊,心愕的极短刹那,气血一阵上涌,竟中了点苍派门人一掌。  他打了一个踉跄,一阵黯然涌上心头,他对于自己的生命已存下极微小的希望。  他不是一个铁铸之人,先前与令玄子交手时,已消耗不少精力,此刻他又怎能禁得起十几个人同时围攻?  但他仍不放过求生的机会,暴喝一声,全力施招。  此刻,他像一只疯狂的老虎,出招均是全力施为,没有剑式,也没有章法,而是一连串狂打。  他连声虎吼,然而,这只是代表着一个垂死人的呻吟。  他的声音,是那么悲壮、激昂!  几声惨叫,点苍派又躺下了三四个人。  赵亦秋一阵乱挥,根本没有招式,只是一鼓作气,在作最后的挣扎!  顾盼间,他的额角已汗如豆大,滚滚而下,他再也忍不住翻涌于心中的血气,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脑海里一阵晕眩,他几乎仆倒下去,然而,他没有,他强行支住,眼前,是一片模糊的人影……  那人影接踵而来……  石小黛的天真憨笑……是她……他黯然地想着……  “三天之后……石小妹不要期待了……短促的时间中……它会发生任何一个人意料不到的事……我先前不敢告诉你三天之内的事……但那是在我意料之中……”  他泛着那惨然的苦笑,又想道:  “我不愿告诉你……我怕你知道之后……会难过……石小妹……无声息的离别……不也能减少心灵的痛苦么?现在,也许……我将要悄悄离开你……”  于是,他又想到了王燕萍……  “王姑娘,我不会忘记你是第一个闯进我心扉的人……你第一次给我爱情……黄泉之下,我会永远感激你……别了,永远忘记我这么不幸的人……”  一股狂飚的掌力卷起,他又着着实实挨了一掌,跄踉退了五六大步,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  他神智尚清,他对生命已经没有希望了,他能从这十几个人手中,逃过生命么?那是不可能的。  嘴角上泛起那惨然的苦笑,脑中,却在怀想着每一个他所深爱的女孩子……王燕萍……石小黛……  月亮、星星都被乌云遮住了,大地,是一片黝黑,月亮与星星也不忍心看见这朵武林奇葩的殒落……  是吧?否则,它们为什么隐去,使大地变得如此恐怖与阴森?……  一掌……二掌……三掌……他一连挨了五掌,吐出五口鲜血。  点苍派的门人,一点也不放过他,依然在一连猛攻……  蓦闻令玄子一声暴喝,全力推出一掌内力修为,这一推之力聚令玄子毕生功力所发,势若山崩海啸,一片狂飚卷处,砰的一声,赵亦秋的身子随掌风过处,被震落在玉足峰危崖之下。  这危崖深不见底,崖下,是一片阴森气氛,然而,这里却葬送了一个不幸的人……赵亦秋死了吗?阴阳剑的故事结束了吗?……  玉足峰上,静躺着五六个点苍派的门人,令玄子的嘴上,泛起胜利的微笑,虽然他损伤了几个门人,但阴阳剑客却被他除去。  寒风刺骨,四野一片死寂,树叶片片地坠落……  一代江湖奇材,难道也跟他师父阴阳剑客一样?  赵亦秋的命运真是如此吗?上苍对于持握阴阳剑的人是否太不公平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