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那中年女人又道:  “你能运气疗伤,功力已是不错,不过你本身功力未达炉火纯青,无法将伤势逼出体外,三天之内,难免要发作,如再一动手,一定要吐血,到时,纵是神仙下凡,也无法恢复你的武功。”停了一停,又道:  “我隐居这断魂谷已逾二十载,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来过这里,你既能来,算是有缘,等你吃饱之后,我就赠给你一颗丹葯,助你恢复功力。”  说完,也不待赵亦秋回答,向里走去。  赵亦秋刹那间对这女人疑念顿生,这中年女人不但身负绝世武功,而且还是非常神秘的人……  “断魂谷……”这名字多么奇怪?为什么她把这里叫断魂谷呢?这女人是谁?断魂谷与这女人有什么关系?  在赵亦秋思付间,那中年女人已端上一些干粮,说道:  “赵少侠!荒山之中,没有好的食物,就委屈你用一些吧!”  说完,把食物置于桌上,又道:  “不要客气,吃吧。”这声音有如母亲呼唤,是那么亲切、温柔,而且又带着慈爱的情怀。  骤然间,一种潜意识的亲切之情,从他的心扉里泛起,在人生旅程的记忆里,他没有享受过慈母的温暖。  有时候,对于母亲的容貌,他常常追忆,他想从追忆里,得到温情的安慰!  然而,那毕竟是有限的,他无法得到满足。  如今,从这女人的口中,好像对慈母升起了无限的回忆!  于是,他不再客气,低头吃着东西。  中年女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吃东西,像是母亲在欣赏着她的儿子,脸上泛着慈爱之色,口角在微笑着!  这一切使赵亦秋留下永远无法忘怀的眷恋!  吃过东西,那中年女人问道:  “吃饱了?”  赵亦秋含笑答道:  “谢谢你,再也装不下了。”  中年女人把东西收拾好之后,赵亦秋问道:  “老前辈能否见告芳讳,蒙赐食物感激非浅!”  中年女人坐落之后,含笑道:  “感激什么?至于我的名字?你又何必知道?”  一语甫毕,探手入怀,取过一颗丹葯,递给赵亦秋,说道:  “吃上这颗丹葯,糅合你真元之气,把体内伤势逼出体外,也许可恢复你的功力。”  赵亦秋感激地说道:  “谢谢老前辈关怀,晚辈没齿难忘。”  话落,接过丹葯,纳入口中,顿觉芳香扑鼻,入口生津,化痰而下,循经四肢百骸,精神为之一畅。  他把全身功力,以真元之气,将伤势逼出体外。  这一阵疗伤,约整整花去一个时辰,中年女人看赵亦秋有如此功力,心里泛起一种爱材之念!  一种奇怪的想法油然而生,她是一个不幸的女人,赵亦秋突然在断魂谷出现,使她回想到以往……  往事,在她的脑际慢慢叠出,那往事带走了她一生的幸福……  于是,她幽然发出一声叹息,回头望看窗外,夜已经降临,星星、月亮,开始出来……  她此刻,心中蕴藏了一个极大的难题,这个难题,她必须自己去克服,她不能眼看不幸的事发展下去。  她回头一望赵亦秋,黯然地叹了一口气!  这叹气声非常低沉,但赵亦秋已经发觉了。脱口问道:  “老前辈,你有什么心事么?”  中年女人摇摇头开口说道:  “赵少侠暂时在此住一夜,明日再走如何?”  赵亦秋忙道:  “不必了,蒙老前辈抬爱,赐予丹葯,使晚辈伤势得愈,此情铭感五中,他日如有机会,当报此恩!”  说完,深深一揖!  中年女人笑道:  “赵少侠太客气了,你我相逢,终是有缘,一月丹葯算不得什么,我不远送了,从这里一直走,过一个谷口,约五十多里便可到达镇南。”  赵亦秋再三感激,一展身,只见人如黄昏蝙蝠,几个纵跃,已离开这茅房几里了。  中年女人慨然一叹,倏然,她又想起那个问题,那个问题必须她去解决,于是,她在赵亦秋走后的片刻,也离开了断魂谷……  再说赵亦秋离开中年女人之后,心中突感依依不舍,这犹如多年离乡的游子,当他投进慈母怀抱时,而不忍心离去一样!  他无数次回头远顾那茅房,对那中年女人非常依恋……  回到镇南,已是三更时分。  他徘徊于街头,一片静寂,除了几个更夫的零落脚步声之外,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能够生还,已在他意料之外,对于点苍派,他已恨之入骨,当然,他是一定要报仇的!  点苍派的势力庞大,他孤掌难鸣,他想等把全部事情办完之后,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与点苍派周旋到底。  他落寞地走着……他想回到昆明城里,看看石岳再说。  然而,他也想看看石小黛,他想她一定在那里,因为他已经告诉她哥哥也来了。  然而,他怎么会知道,玉足峰上那痴心的女子,并没有离开,而在期待他呢?  他缓缓地走着……修地——  他发现远处两条人影,依偎在一棵大树之下,窃窃私语,情形十分亲热!  男的,他十分熟悉,女的他也认识,那正是武怀民与庄凌!  蓦闻庄凌幽幽说道:  “武哥哥,你真的爱我么?不会离我而去吧!”  武怀民轻笑道:  “凌妹,难道你不相信我么?我发誓:如果要死,我们一定死在一起!”  庄凌兴奋地点了点头,武怀民又道:  “凌妹,夜深了,你回去吧!”  庄凌又道。  “不,我要多站一会儿,这星夜太美了。”  武怀民沉默,一切又告静寂!  赵亦秋抬头望着天上,蔚蓝的天空,衬托着星星与月亮的光辉,他不觉念道:“这星夜的确太美了……”  话犹未毕,双足猛点,直向昆明城方向飞泻而去。  这里,只剩下武怀民与庄凌,站在这美丽的星夜之下,享受这大自然的美丽夜景……  四野依然是静静的!  突然间,远处一条极速的人影,直向武怀民与庄凌的立身处而来!  两人同时一怔,顾盼间,那人影已经伫立在他们面前。  蓦闻庄凌叫了一声“妈!”投向那人怀里。  武怀民举目观望,来者是一个身着玄装,容貌极为姣好的中年女人。  那中年女人抬头一望武怀民,淡淡一笑!然后,她抚摸着庄凌的秀发,脸上骤现痛苦之色!  孤独婆子的话没有错,庄凌已经陷入了情网,一眼前这个英俊的少年,大概就是武怀民了。  孤独婆子回断魂谷告诉她这件事,她有些不相信,此刻,她相信了,她目睹了他们亲热的情形!  这个中年女人,正是赵亦秋所遇到的、而赠他丹葯疗伤的黑蝴蝶庄慧珠。  她也有一段不幸的往事……  她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加深,向武怀民问道:  “你就是武翠莲的公子,叫武怀民吗?”  武怀民恭身一揖,答道:  “正是,伯母何以知道?”  黑蝴蝶也不回答武怀民所问,痛苦地低声说:  “凌儿,你做错了一件让人无法宽恕的事,孩子,回头吧!否则,那网一收,你便丧失了一生幸福。”  庄凌问道:  “妈!我做错了什么?你快告诉我!”  黑蝴蝶仰天一阵长叹,幽幽说道:  “孩子,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告诉你,我也不愿告诉你,那是不幸的,孩子,离开他,你们不能结合的,跟我回断魂谷去!”  庄凌滚下了两行泪水,呜咽道:  “妈!我不能离开他,我要跟他在一起,妈!你不是告诉过我牛郎织女的故事吗?我不愿像他们一样呀!”  黑蝴蝶脸色倏地一变,厉声道:  “凌儿,难道妈会害你吗?”停了一停,回头向武怀民道:  “武公子,不是你们的错,错在于命运,回去可以向你母亲说:二十年前的黑蝴蝶问她好,你可以将一切情形告诉你母亲,如果你母亲说你可以与我女儿结合,那么你可以到无量山断魂谷找凌儿,否则,这个梦也该醒了。”  武怀民一时间也不知道黑蝴蝶的含义,忙问道:  “伯母,这是为什么?”  黑蝴蝶痛苦地点头道:  “武公子,你母亲会告诉你的,回去吧!”  武怀民点了点头,看了庄凌一眼,缓缓向前移去。  庄凌纵身截在武怀民前路,幽怨地问道:  “武哥哥,你真要走吗?武哥哥不要离开我……”  说到这里,投在武怀民怀里,放声大哭!  黑蝴蝶痛苦地移开视线,抬头望着天上……  武怀民沙哑地说道:  “凌妹,伯母的话没有错,让我问过我母亲之后,我一定会到断魂谷去看你。”  一言方毕,伸手推开庄凌,向前飞奔而去——  庄凌痴痴地站在哪里,凝望武怀民远去的背影发呆!  黑蝴蝶缓缓地走到她的身侧,痛苦地说道:  “凌儿,别难过,这是孽债,这不幸的事,不应该在你们两人之间发生,否则,你们将会变成一对让人唾弃的人。”  庄凌疯狂地问道:  “妈!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我要你说。”  黑蝴蝶痛苦地低下头,她憎恨上苍对她太不公平啦!  她摇了摇头,说道:  “孩子,冷静些,回断魂谷后,我会告诉你的,乖乖听妈的话,妈不会害你的,你是妈唯一的好孩子,妈疼你、爱你,除了你之外,妈没有一个可获得安慰的人了……”  说到这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庄凌见她母亲这一哭,心里突然感到无比的难过,打从她懂事起,她就没有见过母亲在她面前哭过。  她连忙说道:  “妈!你不要难过,我听你话就是了。”  黑蝴蝶痛苦地笑着,她的脸上泛着无比的痛苦之色,眼泪滚下了她的面颊,然而,她的嘴上,在笑着……  她的心灵又遭受了一次无比沉重的打击……她几乎要昏了过去。  片刻之后,她才开始问道:  “凌儿,你看到阴阳剑客了吗?”  庄凌伸手一拭眼泪,将她碰到阴阳剑客的事说了一遍。  黑蝴蝶冷冷一笑,说道:  “我几乎使你又做出了一件错事,凌儿,你先回断魂谷好吗?”  庄凌问道:  “妈,你不回去吗?”  黑蝴蝶幽幽道:  “我杀了阴阳剑客之后,便回去。”  庄凌点了点头,说道:  “妈!那我先走了,杀了阴阳剑客之后,要马上回来呀!”  黑蝴蝶点了点头,庄凌一晃身,倩影已杳!  黑蝴蝶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走着……她的心,感到无比的沉重……痛苦之极!  那不幸的事,难道应该让这一对年轻人去承当么?  她要在镇南耽搁一天,会会阴阳剑客。  她的人影,慢慢地消失在这夜色里……  黎明的曙光,渐渐升起。  短促的一天,很快又过去了,美丽的星夜,又笼罩着大地……  在那棵大树下,又仁立着一个黑色人影——黑蝴蝶。  她举目四顾,看看天色,已是三更时分。  她想:“他也应该来了。”  她知道阴阳剑客决不会失约,他一定会来。  见面之后?会发生什么?她应该杀死他么?  正在她思忖间,摹地里,从东面,一条人影急奔而来。  她心里一震,莲足轻点,截在那人前路。  眼光过处,没有错,来人正是阴阳剑客。  她的心情激动异常,蓦闻她冷冷一声长笑,声若夜枭,刺耳之极!  阴阳剑客“咦!”了一声,退了数步——  黑蝴蝶一敛笑容,脸罩杀气,欺身三步,冷喝道:  “李逸民,还认得我么?二十年了,这时间不算短,但是二十年的岁月,你却带走了我一生幸福!”  一语甫毕,一掌劈过去!  赵亦秋大吃一惊,忙飘身让过一招。  对这突来之变,赵亦秋不觉被弄得丈二金刚。  黑蝴蝶一招走空,第二招接着攻到,掌力势若山崩海啸,卷起一片尘沙,直向赵亦秋攻去。  赵亦秋似有所悟,猛劈一掌,硬接来势,人再乘势跃开,飘退在三丈开外。  黑蝴蝶见二招落空,厉声道:  “李逸民,今夜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再接我一掌……  赵亦秋忙喝道:“停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