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这一喝,黑蝴蝶并没有停手,她伤心到了极点,也把阴阳剑客恨到了极

点。

二十年前在开封,她为阴阳剑容而丧失贞操,她付给他少女的一切……然而,

他走了,永远走了。

断魂谷——这个幽伤的名字,是她取的,她在那里度过了漫长的二十年,生下

了她与阴阳剑客的结晶——庄凌。

她恨阴阳剑客,恨他弃她而去,于是,她命庄凌如遇到阴阳剑客即把他杀死,

当然,这是极不合理的。

现在见面之下,往事一涌而起,怎不叫她柔肠寸断?

事实上,她也想不到,面前这个阴阳剑客,正是他的徒弟赵亦秋,也就是她在

断魂谷所救的少年。

剑势如飙,在赵亦秋喝声之后,她长剑舞成朵朵剑花,连演三绝招“薰风拂草”、

“分花拂柳”、“穿云拿月”。

三招出手,赵亦秋被迫得接连后退,阴阳剑法与双客剑法虽威力无穷,无奈黑

蝴蝶招式也奥妙至极,何况赵亦秋感于她有救命之恩,不敢与她全力对敌。

顾盼间,赵亦秋与黑蝴蝶已交攻了二十招以上,赵亦秋暴喝一声,双客剑法拚

攻三招,身形一跃而起,飘落在一丈开外,口里喝道:“停手!”

黑蝴蝶冷冷一笑,喝道:

“阴阳剑客,你还有什么话快说!”

赵亦秋横剑而立,说道:

“你说二十年前,你在开封做案,我几乎毁了你?……”

提起往事,黑蝴蝶心里不觉一酸,喝道:

“阴阳剑客果然是健忘之人!难道你真忘了二十年前在开封的那一夜……”

说到这里,她倏然滚下了两行泪水,然后,她很快就拭去了。

赵亦秋对于眼前这位伤心人的往事,也不全盘了然,他还认为师父跟黑蝴蝶真

有一掌之仇呢!

赵亦秋思忖:“既是有仇,只要自己低声下气向她道歉,事情总会一了百了,

何况她对自己还有救命之恩!”

心念间,口里竟学庄凌的口吻说道:

“当初李某人在开封,并非真有意向你下手,你利用五毒梅花针逃走,我并不

存心追赶,你,否则以你那区区毒针,便能吓得了我吗?现已事过境迁,李某人向

你道歉就是了。”

这番话本来是黑蝴蝶在庄凌临走之前,撒谎而说,哪里会有这回事,只不过骗

骗庄凌罢了。

赵亦秋这话一出口,黑蝴蝶不觉睁大了眼睛,这使她莫名其妙,而赵亦秋却说

得若有其事。

这一下,黑蝴蝶反倒糊涂起来。

赵亦秋以为黑蝴蝶愿意接受他的道歉,又道:

“你黑蝴蝶不愧有脸人物,既原谅李某人当时之过,那我在此谢谢了。”

说完,真的拱手一揖!

黑蝴蝶心念陡起,感觉事情有怪,乃反问道:

“阴阳剑客,请你说一说在开封那一夜的情形。”

这句话问得赵亦秋怔在当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阴阳剑客如何与黑蝴蝶结仇,他并未听他师父谈起过,前面编造的话只是他听

庄凌所说而推测到的一点头绪。

哪知庄凌的话,均是黑蝴蝶所编造,根本没有其事。

赵亦秋那知就里,怔了片刻之后,也反问道:

“那一夜在开封做什么?难道还要我说?”

黑蝴蝶喝道:

“就是要你说,才问你!快说!”

赵亦秋故作镇静,冷冷一笑道:

“那是一个夜晚!”赵亦秋想了一想,他想怎样把话说得好听以及真实,终于

又说道。

“你在开封作案,黑蝴蝶是有名的心黑手辣人物……”

说到这里,又倏觉不妥,乃改口道:

“恰好我从那里经过,当时,李某人曾一再劝你,你竟毫不动容,用黑蝴蝶的

大名来压我……你说对不对?”

黑蝴蝶冷冷一笑,说道:

“还有呢?说下去!”

赵亦秋心想:这个谎可得撒得天衣无缝。但他哪知根本没有这回事,他还暗地

自喜呢。他看了黑蝴蝶一眼,又道:

“于是,便动起手来,黑蝴蝶武功果然不弱,我后来一气之下,连演阴阳剑法

绝招,才把你制服,正想把你一掌击毙,不料竟被你使用成名暗器——梅花针逃了

性命,对不对?”

黑蝴蝶怒道:“还有没有?”

赵亦秋笑了笑,又道:

“当时,李某人并没有追赶,以为逼你走就算了,否则你想:你那区区梅花针

能吓得了我?唉!想不到李某人当时网开一面,饶你一命不死,却弄得今日恩将仇

报!真是不识好人心!”

赵亦秋这番话说得好像真有其事,说完,还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黑蝴蝶心里恍然大悟,眼前这个阴阳剑客决不会是真的阴阳剑客,而是冒牌货——

眼光一扫赵亦秋,心里又忖道:“没有错,脸一点没有变,只是苍老多了,而

且他那把阴阳剑也不能假呀!”

她心里又想:“他所说的,怎地跟我撒谎向凌儿说的一样?这证明他非真正的

阴阳剑客,否则,这些话决不会出自他口里。”

一时间,黑蝴蝶竟怔在那里。

即使她机警过人,也不觉被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赵亦秋见黑蝴蝶怔在一旁,还以为自己说的没有错,乃又说道:

“黑蝴蝶,你也是一个成名人物,理该恩怨分明……”

赵亦秋话还没有说完,黑蝴蝶又冷笑道:

“阴阳剑客,我再问你一句,当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这一问,又使赵亦秋怔在当地,久久答不上话。

黑蝴蝶越想越奇,对面这个阴阳剑客如是真的阴阳剑客,决不会将那一夜在开

封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最低限度也可以说出一点往事,哪知对方竟是只字未提,

而且全是谎言。

心念一动,她决定试试这人阴阳剑客是否真的!她想了一个问题,只要这个问

题一出,便可分辨出这个阴阳剑客是否真的。

思忖甫罢,欺身上前三步,口里问道:

“阴阳剑客,我问你一个问题,一只蝴蝶,想停在一朵莲花之上,那朵莲花,

是你心爱之物,你正要去采它时,那只蝴蝶刚好飞来停留在那朵莲花上,你是要把

莲花采下呢?还是把蝴蝶赶跑?或者你让蝴蝶停在花上,你也不去采那朵莲花?”

这个问题一出,赵亦秋怎么回答?

黑蝴蝶这个问题,是以前与阴阳剑客常谈的,现在她又重说一遍,只要赵亦秋

一出口,她便可以断定他是否真的阴阳剑客?

赵亦秋想了片刻,依然不知怎么回答。

黑蝴蝶道:

“阴阳剑客,只要你能答复这两个问题:当时什么人在场看到?或者蝴蝶与莲

花这个问题!我立即就走。”

赵亦秋这一下势成骑虎,下不了台,当时什么人在场,他怎么能知道?还是后

面这个问题比较容易。

心念一动,又反说道:

“我不知你问这个问题为的是什么?”

黑蝴蝶怒喝道:

“我就是要你说才问你!快说!”

赵亦秋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说道:

“莲花是可爱的,蝴蝶也是美丽的,莲花衬托着蝴蝶,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画

面,有莲花没有蝴蝶,这便显得单调了,莲花与蝴蝶是一个对比,不能失去其一,

我不去采下那朵莲花,也不赶跑那只蝴蝶,我要它永远停留在那朵莲花上。”

一语甫毕,蓦闻黑蝴蝶庄慧珠一声叱喝,长剑一抖,振腕一招“秋风扫叶”,

直向赵亦秋劈击过来。

这一招发动得非常突然,赵亦秋大吃一惊,本能地一闪身,跃开五尺,阴阳剑

出手,蓄势待发!

黑蝴蝶已从这句话里,探知对方这个阴阳剑客一定是个冒牌货,真正的阴阳剑

客决不是这个答法。

一剑走空,叱喝声起,猛抖长剑,刷刷刷又连攻三剑。

三剑出手,势如狂飙,朵朵剑花直向阴阳剑客周身击至。

赵亦秋不觉逼得不能不还手,阴阳剑一招“阴风狂扫”,硬封来势——

“锵”的一声,两人同时退后三步——

赵亦秋一剑架开黑蝴蝶一剑之后,忙道:

“黑蝴蝶,你如再出手相逼,可别怪我阴阳剑客心黑手辣了。”

黑蝴蝶突然喝道:

“你是什么人,敢冒充阴阳剑客!快说!”

一语甫出,赵亦秋不由大吃一惊,他入江湖以来,还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指说

阴阳剑客是假的。

黑蝴蝶竟能当面指出,不由心里一惊,脱口说道:

“难道阴阳剑客还能假冒不成?何况我有阴阳剑。”

黑蝴蝶冷笑道:

“告诉你,你绝对不是阴阳剑客,你所说的全是谎言,想不到竟有如此胆大之

徒,冒充阴阳剑客之名,为非作歹。”

话落,又缓缓向赵亦秋欺进,准备出手攻击。

赵亦秋说道:

“你说说看,我哪曾说过谎言?”

黑蝴蝶冷笑声中,也不回答赵亦秋所问,一声叱喝,人又扑向赵亦秋,剑势如

虹,猛刺一剑。

赵亦秋一声暴喝道:

“你苦苦相逼,那就怨不得我阴阳剑客心狠手辣了。”

暴喝声中,阴阳剑客连演三绝招“阴阳交合”、“阴风狂扫”、“阳风阴旋”

化作两道红黑光芒,反击过去。

黑蝴蝶武功自是不弱,身形有如蝴蝶穿花,连让赵亦秋三剑,乘隙出手反攻三

招。

黑蝴蝶是一个伤心人,当她从阴阳剑客身上失去一切后,断魂谷又埋葬了她二

十几年青春,她曾恨不得将阴阳剑客一剑劈死。

她心碎、失望,然而谁叫她爱上了他呢?

她在二十年的岁月中,除了抚养庄凌成人之外,她便把其余的时间全部演练武

功,准备报阴阳剑客之辱。

谁知今日遇上的这个阴阳剑客竟是冒牌货,因此她把满肚子的幽怨,发泄在赵

亦秋的身上。

这一出剑,招招杀手,恨不得一剑就把赵亦秋劈死,方大快芳心。

赵亦秋觉得对方出手疾如流星,连绵剑势,犹如江河倒泻,直逼过来,他心里

也暗自吃惊不已!

阴阳剑法威力无穷,但无法将黑蝴蝶制下,由此可见黑蝴蝶并非弱者,暴喝声

中,他只得使出双客剑法。

赵亦秋剑法一变,黑蝴蝶的剑法也随之一变,白、红、黑三道剑芒,上下翻飞,

好看已极。

赵亦秋一见双客剑法还是无法将对方制下,不觉大为焦急。

心里倏然忖道:“黑蝴蝶有恩于我,尚未言报,今与她对敌,赵亦秋啊赵亦秋!

你还配称七尺之躯吗?”

念头一起,心里倏然泛起了无限愧意,一剑迫开黑蝴蝶攻势,飘出一丈二三,

阴阳剑入鞘,说道:

“老前辈暂请停手。”

这一声老前辈叫得黑蝴蝶怔了一怔,随即一声冷笑道:

“你不是阴阳剑客么?怎地称呼我老前辈?”

赵亦秋轻轻笑了一笑,伸手取下了面具,还他本来面目。

黑蝴蝶眼光一扫赵亦秋,呐呐道:“你……你……”

赵亦秋躬身一揖,说道:

“赠取灵葯,晚辈铭感五中,与老前辈交手,实是出于无奈,在下恩师既跟老

前辈有这段过节,晚辈愿代受罚。”

糊涂了!黑蝴蝶糊涂了!她睁大眼睛,不知所以然。

她虽知眼前这个阴阳剑客是假的,但是她不会想到,被她救了性命的赵亦秋,

竟是阴阳剑客的徒弟。

她的脑海中,有如车轮般转了一百转,依然无法想出一点头绪:“为什么?”

她只是想到这个问题。

赵亦秋又道:

“在下恩师与老前辈如何结仇?晚辈不得而知,恩师死时,并未跟在下谈起……”

黑蝴蝶惊问道:

“怎么?阴阳剑客死了么?”

赵亦秋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死了!我为了要替他报仇!所以,冒我师父之名。”

黑蝴蝶缓缓地侧过头,眼眶一红,滚下两行泪水……

月光,拖着她修长的身影,显得那么孤独……

断魂谷——她将一生幸福埋葬在那里,而阴阳剑客却死了。

对于这个使他丧失一切的人,她虽然恨之入骨,但,她却无法忘记那一夜——

那缠绵的一夜。

她喃喃自语道:“死了,是的,他应该死,毫不可惜。”

于是,她伸手拭去了眼泪,脸上泛起无限凄婉之色。

这些都逃不过赵亦秋的眼光,他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从这些小动作中,他好

像倏然又想到什么……

黑蝴蝶苦笑问道:

“赵少侠,你说阴阳剑客是你师父吗?”

赵亦秋黯然一叹,点了点头。

黑蝴蝶又道:

“你师父怎么死的?”

赵亦秋只得将阴阳剑客的死告诉黑蝴蝶一遍。

黑蝴蝶仰望着美丽的星夜,沉思不语。啊!美丽的星夜,是与伤心人永远分不

开的!

赵亦秋倏然问道:

“老前辈,你为什么问了那个问题,便知道我不是真的阴阳剑客?能否一并见

告?”

黑蝴蝶久久不语,幽幽说道:

“赵少侠,你以为我跟你师父,只是有一掌之仇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