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五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赵亦秋怔了一怔,黑蝴蝶苦笑道:

“赵少侠,你还年轻,你不懂这些事,虽然,我甘心下贱,爱上你师父阴阳剑

客,在开封那一夜,我献给他少女的一切……”她停了一停,又道:

“起初,他还常来看我,可是,后来,他永远走了,他又去爱上了一个叫武翠

莲的少女,我也见过她……”

心里一阵伤痛,眼泪纷纷而下。

赵亦秋恍然大悟,开封做案的事原来是假的,一夜销魂倒是真的,而她骗庄凌

说是在开封做案的话中,却暗示弦外之音。

自己刚才侃侃而谈,还以为真有其事呢!

想到这里,他几乎失笑出口,当他眼光落在黑蝴蝶痛苦的脸上时,他要笑的声

音,改变成黯然的叹息!

思忖:“又是一个不幸的女人。”

黑蝴蝶又道:

“赵少侠,当时,我恨你师父,恨武翠莲,然而,我不强求他对我怜悯而施舍

爱情,我柔肠寸断,我毅然离开了阴阳剑客,隐居在断魂谷……”

赵亦秋黯然说道:

“老前辈,你太不幸了!跟武翠莲一样……”

黑蝴蝶倏然问道:

“你见过武翠莲吗?阴阳剑客也离她而去?”

赵亦秋点了点头。

黑蝴蝶又道:

“不久,我生了庄凌,她便是我与阴阳剑客所生,我爱她,然而,一件不可思

议的事情发生了……”

赵亦秋也咦了一声,黑蝴蝶又道:

“武翠莲所生的武怀民,竟跟庄凌相爱,天啊!他们是一对同父异母兄妹啊!

这怎可以呢?

她疯狂地叫喊!显示着她是多么的伤心与痛苦!

诚然,自从她在阴阳剑客身上失去一切之后,她全部的希望便寄托在庄凌的身

上,如今庄凌会去爱上武怀民,怎不令她心痛。

难道上苍对她的折磨还不够?或者上一辈的情债还要由这代偿还?

赵亦秋也惊得呆若木鸡,他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这个为阴阳剑客而丧失一切的

伤心人。

这个女人的遭遇跟武翠莲一样,她身心的创伤也跟武翠莲完全相仿。

黑蝴蝶镇静了一下,又道:

“赵少侠,他俩是不可以结成夫妻的!否则,这将贻笑江湖,伦常也不许可,

可是上苍偏偏如此捉弄我!”

她缓缓走了开去,赵亦秋倏然叹了一口气说道:

“老前辈,所幸这幕悲剧只是刚开始,我们还来得及阻止,否则,一到既成事

实,结果将不堪设想,现在你也不必过分难过,过去之事忘掉也罢。”

黑蝴蝶沉思不语,忽然又说道:

“赵少侠,你见过武翠莲吗?她住在哪里?”

想了片刻,赵亦秋说道:

“武翠莲现在是太清教主,太清教设在九华山,你要去找她吗?”

黑蝴蝶点了点头,说道:

“对,我要去找她,我要阻止这不幸的悲剧继续下去。”

赵亦秋说道:

“老前辈……不,我应该叫你师母,武翠莲身掌太清教教主之职,没有一个人

晓得,除我之外。以后你也不要跟任何一个人谈起,也不要将我易容阴阳剑客之事,

传开江湖好吗?”

黑蝴蝶笑了笑,说道:

“好的,你放心吧,只要他们这对不幸的年轻人,不发生更不幸的事,我便心

满意足了。”

赵亦秋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走?”

黑蝴蝶想了一想,答道:

“后天吧!我们后天走!我还得回去看看庄凌。”

说完,就想纵走!但赵亦秋叫住了她,她回头问道:

“你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谈吗?”

赵亦秋想了一想,问道:

“师母,刚才您怎么知道我不是阴阳剑客?”

黑蝴蝶笑了笑,说道:

“这没有什么,凌儿说的话全部是我捏造的,你只不过把凌儿的话从头说了一

遍而已,因此我便生疑。”停了一下,又道:

“我问你的第一个问题,你竟无法回答,我跟你师父在开封那一夜,凌儿的师

父孤独婆子已经看到。”

“蝴蝶与莲花的问题,这是我时常问你师父的问题,莲花——代表武翠莲,蝴

蝶代表我,你师父的回答是这样的,他说:‘不一定,如果将是一朵快要谢的莲花,

我就不屑一顾,如果莲花正在盛开,我会把蝴蝶赶跑!否则蝶粉便会玷污了美丽的

莲瓣。’这便是你师父每次的答法。”

赵亦秋恍然大悟,心想原来如此,黑蝴蝶又道:

“后天的夜里,我们还是在这里碰头,我走了。”

黑影一晃,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赵亦秋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走着,仰望着美丽的星星、银河及朵朵被风吹驰的

白云,他发出无声的叹息。

突然,他心里一阵翻涌,心血来潮,砰砰震跳几下,打了几个冷颤!

这种陡然情绪,对于一个练武的人是不应该有的,但发生得竟是这般突兀,赵

亦秋不觉大吃一惊。

他急运足真元之气,想把这般跳跃不定的情绪压下去,但越是如此,心里越跳

跃得厉害。

顾盼间,只见他额角微微出汗,神情极为紧张。

不久,他的心情才开始平静下来。

伸手拭去了汗水,对于这刹那发生的事,他余悸犹存,他不知这是为什么?似

是象征着不祥的预兆。

他缓缓地走着,想着石小黛:“她上哪儿了?今夜怎么没有见到她?莫非回梅

山庄去了吗?”

想到石小黛,他觉得自己对她有一分内疚,这天真而又纯洁的少女,却这样深

爱着他。

王燕萍也是他深爱之人,将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选择哪一个,但他又不愿

放弃这两人中任何一个人的爱情。

石小黛迷人、天真的憨笑……又展现在他脑海,他苦笑了一下,心里又忖道:

“莫非她没有回梅山庄,还在镇南?”

他想:“我应该找找她,跟她哥哥石岳分头寻找。”

想到这里,他即刻奔回旅店,这时天已亮了。

第二天,他和石岳找了一天,并没有找到石小黛。

他急了,“她上哪儿了?”他无数次地念着。

晚上,他们又出去寻找,依然没有看到石小黛的影子。

赵亦秋开口问石岳道:

“石兄,你想小妹会到什么地方去?”

石岳摇了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她大概是回梅山庄去了吧?”

赵亦秋沉思不语,石岳又问道:

“赵兄,弟冒昧问你一句,你见到小妹时,曾否刺伤她的心?或者没有理她?”

赵亦秋略显愧然答道:

“没有,我对她很好。”

石岳自语道:“既然如此,谅不会有不测之事发生。”

赵亦秋黯然地低下了头,他想:“我对小妹不起吗?也许是吧!我为什么逃避

她,而不好好去爱她?”

“一个纯洁的心,被你刺了无数的小孔,流下了血……”他想到这句话时,也

不觉滴下了眼泪……

他会知道么?玉足峰上,有一个纯洁的少女,还在哪里永远期待着……

赵亦秋拭去了他那为石小黛而流的眼泪,他想:“以后,我会永远爱她,照顾

她,决不让她离开我,以赎我以前对她的内疚,决不再刺伤她那纯洁的心……”

是的,他应该早就想到这个问题。

然而,以往他没有想到,他自私,寡情。

他对石小黛有无法补偿的罪过,往后,他应该好好去爱她了。

他回过头望着石岳,说道:

“石兄,请你先赶回梅山庄去,我还有事,明天才能走,好好去爱辣手仙子吧!

别再刺伤她的心……”

说到这里,他又侧过头,神情是一片凄婉与痛苦,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悲伤的

情绪而黯然落泪。

辣手仙子,他跟她有缠绵难忘的邂逅,这个身世不幸的少女,终于……终于离

开了……失身给石岳。

他对她感到更大的内疚,他觉得自己永远无法偿还那笔心灵上的欠债,那笔债

是无终止的……永远的……

天意使然,他不能再叫石岳带给辣手仙子更大的痛苦,否则,他心怎么能安?

石岳苦笑道:

“赵兄既是如此关怀,弟当以诚心爱她!你可放心!我不会再自暴自弃!你还

有什么话要告诉小妹没有?”

赵亦秋摇头道:

“不必了,我不日也要到梅山庄的。”

石岳点了点头,与赵亦秋分手,先回梅山庄去了。

赵亦秋自石岳走后,心里更是惶惶不安,当夜直奔与黑蝴蝶约好之处,准备到

九华山,然后,回梅山庄,对付海外三尊及百毒夫人、绿面神魔。

到约定地点时,黑蝴蝶已先在那里等他,赵亦秋躬身一揖道:

“弟子因事晚来,致让师母久等,在此谢罪。”

黑蝴蝶含笑道:

“亦秋不必如此,我们走吧。”

“走……上哪儿了?”

赵亦秋奇怪地问谷云龙。

几天后,他与黑蝴蝶已双双来到九华山,谷云龙告诉他武翠莲已离开九华山住

地。

赵亦秋回头看了一下黑蝴蝶,说道:

“谷兄,教主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也不知道吗?”

谷云龙沉思片刻,说道:

“这次教主外出,有点突然,这是十几年来的第一次,而且带了教内开堂三老、

杨堂主等一同走,将教内全部大事授于小弟,前天监堂云中雁回来时,她刚好走了

半个时辰。”

赵亦秋倏然心有所悟,思忖:“莫非已经到梅山庄去了?”

思付间,口里问道:

“那么云中雁武怀民呢?”

谷云龙答道:

“当时他一听教主走了,马上追了出去。”

赵亦秋想了一想,觉得自己应该马上赶到梅山庄,武翠莲可能已到梅山庄去了

心念一动,立即拱手道:

“小弟一再打扰,心实不安,以后自当登门请罪,现在就此告辞了。”

谷云龙也不再挽留,送他们离开了九华山。

赵亦秋与黑蝴蝶离开了九华山之后,黑蝴蝶奇怪地问道:

“亦秋,九华山你好像很熟?”

赵亦秋取下了面具,将大闹九华山太清教的事说了一遍。

黑蝴蝶又问道:

“那武翠莲上哪儿去了,我们怎么找她?”

赵亦秋说道:

“她可能到梅山庄去了!四蝶帮百毒夫人勾引海外三尊及绿面神魔往梅山庄寻

仇,我求她助一臂之力。”

黑蝴蝶点了点头,道:

“那么咱们就即刻到梅山庄去吧!”

赵亦秋道声“是!”两个人影,急速如电,直奔梅山庄而去。

两个人各带着一分不同的心情,在路上没有耽搁,赵亦毛心里在惦念着石小黛,

而黑蝴蝶却急着要找武翠莲。

两天之后,他们已经来到梅山庄了。

那正是百毒夫人走后的第十天。

赵亦秋来到梅山庄之后,门里已迎出来石岳,说道:

“赵兄何以今日才到?”

说到这里,眼光一扫黑蝴蝶,问道:

“赵兄,这位老前辈是……”

赵亦秋答道:

“石兄,这位是小弟师母。”

石岳忙下跪道:

“原来是伯母,在下石岳有礼了。”

黑蝴蝶忙扶起他,道:

“石少侠这怎么使得,我承受不起这大礼。”

石岳站起,引入前院,赵亦秋倏然想起石小黛,忙问道:

“石兄,小妹是否回来了?”

石岳摇了摇头,赵亦秋不觉大吃一惊!石岳说道:“还没有回来!我们正着急

她不知到哪里去了呢?”

有如晴天霹雳,赵亦秋只觉脑中一阵晕眩,几乎仆倒。

“她上哪儿了?怎么没有回到梅山庄?”他痴痴地想着。

石岳一见赵亦秋怔在那儿,忙说道:

“赵兄,回到屋里再谈吧。”

然而,他没有听到,怔怔地在想着,眼前一片模糊,脑中一片空洞,好像一切

都在飘渺之中……

不祥的预兆又倏然泛起,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