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章

作者:陈青云

再说千面独行客与伏龙尊者,以内力互相拚斗,只见两人汗涔涔下,脸色转为

苍白。

千面独行客较伏龙尊者脸色苍白得多,汗水也比伏龙尊者要多,如以此时情况

看来,千面独行客的内力,似乎要比伏龙尊者略逊一筹。

王燕萍看得神色紧张异常,她想她父亲不出半个时辰,必定会丧命在伏龙尊者

的手里。

哪知事实大为不然,此刻千面独行客内力还没有全力使出,十成内力,他只用

了六成,而伏龙尊者已全力施为。

他要出其不意,等伏龙尊者内力施完时,才全部施为。

暴喝声响起,千面独行客在喝声中,内力以排山倒海之势,全部推出。

这一推,是千面独行客聚毕生功力所发。

伏龙尊者估不到对方此刻还有如此雄厚与刚猛的掌力,暴喝声过后,偌大一个

身躯,被千面独行客的内力,震出一丈开外,嘴角溢出阵阵鲜血,晕死过去——

千面独行客虽一掌震开伏龙尊者,但他内力也消耗过巨,而这一推又是全力施

为,一掌推出之后,也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眼前金星直冒,身形晃了两晃,摇摇慾

坠,王燕萍纵身技住了他。

这一下是两败俱伤,但伏龙尊者要伤得比千面独行客沉重得多。

千面独行客赶忙取出一颗丹葯,纳入口中,运气疗伤。

伏狮尊者一见伏龙尊者伤在对方一个中年书生手里,大吼一声,直扑千面独行

客,一掌劈到。

蓦地——

一声冷冷的笑声传来,人影闪处,一个面蒙黑纱的人,飘身而来,伸手把伏狮

尊者的一掌接下。

一股反弹潜力,把伏狮尊者震退两步——

伏狮尊者不觉大吃一惊,须知海外三尊武功极高,自负过人,全力一掌被人接

下,怎不令他为之一惊?

这脸蒙黑纱之人,正是太清教主武翠莲,其余开堂三者及杨百川,也都隐在那

片树林之内。

武翠莲冷冷一笑,回头一望百毒夫人,说道:

“崔帮主,你身为四蝶帮帮主,不好自为之,竟兴风作浪,贻害武林,自作孽,

不可活。百毒夫人,念在武林同道分上,饶你一次,赶快滚吧!”

百毒夫人冷冷一笑,说道:

“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我面前卖狂?”

武翠莲冷笑道:

“百毒夫人,你再不听劝告,十招之内,叫你血溅梅山庄。如十招之内,我无

法胜你,在场之人全由你处置。”

这口气大得惊人,梅山庄主石乾元、点苍三剑、峻山一笔、萧堂、石岳、辣手

仙子都觉得来人口气太过狂傲。

但干面独行客、王燕萍、赵亦秋都认为是事实。

武翠莲一身武功高不可测,百毒夫人在十招之内,必定非要丧身不可。

百毒夫人尖声一笑,说道:

“我就先接你十招试试!”

一语甫毕,飘身扑进,出手一掌劈去。

武翠莲一身武功得自上古奇书所载,身形轻如鸿毛,快逾闪电,百毒夫人一掌

攻出,她一展身,已问到百毒夫人背后,出手反拍一掌。

这动作真是快得出奇,百毒夫人一掌递空,心里一愕,忽觉背后掌风袭来,猛

一旋身,出手一招“回风打浪”。

这一招百毒夫人出手奇快,而武翠莲也顺手轻挥一招“歌姬拂裳”,击向百毒

夫人前胸。

这一招看似软绵无力,但武翠莲是以毕生功力,糅合至高内功绝学打出。

百毒夫人哪知就里,冷笑声中,出手一掌想把对方一掌接下。哪知掌力刚一推

出,一股绵绵不绝的掌力,已迫得她心里一震,赶快凝神全力运掌。

她只觉对方掌力越来越雄厚,似是一把刀,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叱喝声起,百

毒夫人被武翠莲一掌震退三步,喷出一口鲜血,娇躯晃了两晃,但她顺手扣了一把

毒砂。

当武翠莲猛扑过去时,百毒夫人的“七步追命砂”已告脱手掷出。

漫天寒星分向武翠莲周身击至,武翠莲冷笑道:

“百毒夫人,这小砂子留着你自己用吧!”

说完,双袖一拂,那毒砂反向百毒夫人飞了回去。

百毒夫人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自她出江湖以来,哪曾碰到过这种手法,对方

只双袖一拂,竟能将毒砂震飞回去!

通常之人,最多只不过能把毒砂震落,而对方竟有如此至高武学。吃惊之下,

毒砂已向她回身击至。

身上一麻,已被震回来的毒砂击中数处——

叱喝声起,武翠莲已在这刹那之间,呼的一掌劈去——

惨叫声起,百毒夫人已随掌力过后,脑血飞溅,死了!

一代江湖女魔,终于如此下场。

武翠莲一掌击毙百毒夫人之后,不但海外其余二尊及绿面神魔大吃一惊,就是

石乾元等,也吃一惊。

这个脸蒙黑纱之人,武功竟高到如此地步!

武翠莲冷冷一笑,眼光一扫赵亦秋。倏然,一声叱喝之声传来,放眼瞧去,她

心里不觉一震——

她看到了黑蝴蝶。

为什么分别了二十年,她会突然在梅山庄出现,莫非牵涉到武怀民几天前所问

的事吗?……

心念间,黑蝴蝶已与伏虎尊者交上了几十回合,黑蝴蝶武功不在伏虎尊者之下,

只是先天资质所限,无法持久,顾盼间,已斗得香汗淋漓。

如以武功而论,黑蝴蝶武功招式怪异,每出手一招,均是奇奥绝伦,当不难将

伏虎尊者制下,无奈伏虎尊者掌力雄厚过人,一时之间,也无可奈何。

黑蝴蝶心里忖道:“如以这种打法,要打到什么时候?”心念一起,刹那间,

连劈三掌。

这三掌是黑蝴蝶全力施出,掌力夹着雷霆万均之势,狂飙掌风,直逼过去。

黑蝴蝶这三掌出手,想把伏虎尊者先迫得手忙脚乱,然后,后面跟着两招“风

卷残荷”、“飞绳缚妖”,便即打出。

果然,伏虎尊者被攻三掌之后,身形连退三步,叱喝声起,黑蝴蝶右手一招

“风卷残荷”,左手一招“飞绳缚妖”,即告攻出。

招式快得如电光石火,伏虎尊者方自避过三掌,黑蝴蝶二招杀手已迅厉攻到。

伏虎尊者一咬牙,反手一招“云雾金光”硬封来势——

黑蝴蝶这二招变化无穷,伏虎尊者“云雾金光”一施出,黑蝴蝶“风卷残荷”

即改为“乌龙捣海”。

掌风过后,伏虎尊者闷哼声中,被震退五大步。

黑蝴蝶叱喝声中,又猛扑过去——

伏狮尊者暴喝之下,一掌向黑蝴蝶劈来。

伏虎尊者中了黑蝴蝶一掌,伤势不轻,忙坐地运气疗伤。

伏狮尊者一掌劈向黑蝴蝶,救了伏虎尊者一命,但三尊之中,已去了二尊,余

下的只有绿面神魔与伏狮尊者了。

黑蝴蝶正待扑身,人影闪处,武翠莲纵身截在她的前路,口里说道:“庄妹,

请你退下。”

黑蝴蝶被人这一喝,忙退后三步,放眼瞧去,她心里震了一下,心忖:“莫非

这女人就是武翠莲吗?”

心里思忖间,武翠莲已向前欺进两步,口里冷冷说道:

“伏狮尊者,你身居海外,与中原武林,原无过节,竟听凭百毒夫人指使,侵

入中原武林,念你等均是极负声望的成名人物,赶快回海外去吧,否则,哼!到时

后悔恐怕已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回头一望绿面神魔,说道:

“毛宗泰,你与石庄主原是知交,何以今天竟跟百毒夫人勾通一气,侵扰梅山

庄?这是对朋友应有的作为吗?”

绿面神魔被武翠莲这一说,满面鲜红,伏狮尊者一见二位哥哥均身受重伤,他

哪里还听武翠莲的话。

暴喝一声,呼的一掌劈向武翠莲,口里喝道:

“今日如不将梅山庄夷为平地,枉为人也!”

武翠莲冷冷一笑,不闪不避,玉腕轻挥,硬把伏狮尊者一掌接下,伏狮尊者竟

被震得退了两步——

武翠莲这轻描淡写的一掌,竟把伏狮尊者震退两步,看得在场之人,无不暗吃

一惊。

武翠莲冷冷笑道:

“伏狮尊者,如再不听劝告,可别怨我心狠手辣。”

伏狮尊者气得连声虎吼,猛扑过去,出掌如飙,疾攻而上。

武翠莲冷冷笑道:

“既然如此,我倒要领教海外几招绝学了。”

说话间,人影一晃,欺身向伏狮尊者攻去。

这当儿,蓦闻一声暴喝,两缕红黑光芒,刺向绿面神魔。

赵亦秋是在伏狮尊者扑向武翠莲之际,迅速地带上了面具,一剑刺向绿面神魔

的。

刹那之变,绿面神魔不觉暗吃一惊,飘身后退,避过一剑,放眼瞧去,脸色大

变,呐呐说道:“你!你!你是阴阳剑客?”

“不错,十几年不见,想不到你毛宗泰还健在,一掌之赐,永记不忘,今晚,

咱们总该算算了。”

赵亦秋说完,欺进三步,抖了抖阴阳剑,蓄势待发。

绿面神魔做梦也想不到阴阳剑客会突然出现,吃惊之下,一种不祥的预兆泛自

心中,他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他强作镇静,纵声一笑,张口喝道:

“很好,阴阳剑客,当初你既然没有死,今日就非得在手下见个真章不可了,

毛宗泰也想再领教几招。”

说话之间,功力运贯双臂,蓄势以待。

绿面神魔何尝不心里恐惧,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自己显得惧怕,难免被

人讥笑,倒不如大方一些。

赵亦秋哈哈一笑道:

“真不愧是有脸人物,就凭这句话,李某人就心眼了。”

阴阳剑客突然在梅山庄又出现,不但石乾元、崂山一笔、萧堂等大为震惊,尤

其是点苍三剑更惊得脸无血色。

据其掌门人今玄子告称,阴阳剑客赴约玉足峰,已被打下几百丈的危崖之下,

何以竟又未死?

点苍三剑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额角上冷汗直冒,阴阳剑客两次不死,点苍派

将隐下一片恐怖杀机。

一声暴喝传来,转脸一望,阴阳剑客已向绿面神魔扑去,阴阳剑疾出如狂,分

击而下。

石乾元对阴阳剑客是恨到了极点,阴阳剑客的倏然出现,他除了吃惊之外,还

显露了愤怒之色。

千面独行客微微一笑,缓缓向石乾元走去,口里说道:

“石庄主,我问你,你是否把阴阳剑客恨之入骨?”

石乾元回头一望千面独行客,说道:

“不错,阴阳剑客曾给梅山庄带来一片杀机,使我名誉一败涂地,我与阴阳剑

客有不共戴天之仇。”

千面独行客沉思俄顷,说道:

“此话果是不错,不过阴阳剑客对你倒是个恩人。”

石乾元冷笑道:

“恩人?笑话!阴阳剑客几时施恩于我。”

千面独行客低声道:

“石庄主,现在我不得不据实相告,这个阴阳剑客就是赵亦秋。”

石乾元惊叫出口,呐呐问道:

“什么,这话当真?”

干面独行客点了点头,说道:

“老夫一向不打诳语,赵亦秋就是阴阳剑客的徒弟……”随后将事实与全盘经

过告诉石乾元一遍。又道:

“赵亦秋替师父报仇,原无可厚非,现赵亦秋报仇之事即将结束,老夫可劝他

改过前为,况他对令公子石岳有救命之恩。”

石乾元这一下真是怔得说不出话来,他万想不到赵亦秋就是阴阳剑客的化身。

他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罢了罢了,凡事都有天意。”说到这里,心有所悟,问道:

“阁下莫非就是千面独行客前辈?”

千面独行客点头道:

“前辈这两个字可担当不起,老夫正是千面独行客。”

石乾元忙含笑拱手道:

“原来是前辈大驾,恕石某人眼拙,在此谢罪。”

千面独行客哈哈一笑说道:

“石庄主不必客气,赵亦秋虽有不是之处,石庄主能否见谅。”

石乾元毫不犹豫地答道:

“当然,当然!年轻人嘛,焉能无过?老夫决不计较。”

千面独行客与石乾元心里清楚,他们的女儿王燕萍与石小黛同时爱上了这个假

的阴阳剑客,他们也不能不委屈一下。

叱喝与闷哼声传来,转脸瞧去,伏狮尊者已躺了下来,口吐鲜血!

伏狮尊者已中了武翠莲一掌,坐地不起。

石乾元回头向千面独行客问道:

“前辈,未悉这位脸蒙黑纱之人是谁?”

千面独行客低声道:

“此人是为协助赵亦秋而来,是太清教教主,但你只能感谢她一声,决不能当

面指出她是教主。”

石乾元又是一惊,想不到名震大江南北的太清教主,已来到梅山庄,如此人不

来,对于三尊之袭,将是不堪设想的。

心念至此,缓步上前,拱手说道:

“石乾元感谢女侠相助一臂之力,使梅山庄免受劫杀之灾,石某人感激万分,

在此先谢。”

说完,深深一揖。

武翠莲轻轻笑道:

“石庄主德高望重,受武林人物敬仰,实非偶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

辈应有本色,石庄主何必挂齿?”

回头一望赵亦秋已与绿面神魔斗到二十招以上,只见赵亦秋额角微微出汗,绿

面神魔更是一片惊恐之色,招式零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