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武翠莲淡淡一笑,思忖:“这笔帐也只好让他自己去算了。”

心里思忖间,口里微微笑道:

“石庄主,此事已了,海外三尊也并非大恶不赦之人,只不过受百毒夫人勾引,

我救醒了他们之后,让他们回海外去吧!”

一语甫毕,探手取过三包“九宫续命散”分别倒入三尊口中,顾盼间,三尊不

但伤势痊愈,而且功力也大增。

三尊站起之后,满脸惊疑之色,武翠莲郑重说道:

“海外三尊,念你们均是成名之人,重伤之后,赐予灵葯,现伤势已愈,请即

刻回海外去吧!”

武翠莲将“九宫续命散”赠给海外三尊服下,看得千面独行客连连点头不已。

思忖:“真不愧为一教之主,果是慈善之人,难怪教中高手如云,受武林人物敬重

。”

三尊此刻对石乾元不但敌意全消,而且,对这面蒙黑纱之人以德报怨的心境,

大为感动,三尊齐向武翠莲下跪说道:

“兄弟一时愚昧,致受百毒夫人之骗,侵犯梅山庄,既蒙女侠手下留情,再赠

灵葯,使我们兄弟三人不致横尸中原,见弟永忑不忘,如此后石庄主有事,只要片

文只字寄到海外鲳鲸岛,即使今兄弟三人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只见海外三尊跪了一半,便被武翠莲劈出一股软绵潜力托住,再也跪不下去,

她又显示了一手武林奇功。

石乾元忙拱手道:

“海外三友何必客气,这真叫做不打不相识,如不嫌气,请在这里小住几天,

再回海外如何?”

海外三尊的伏龙尊者拱手说道:

“盛情心领,因有急事,兄弟三人非要赶回去不可,来日有缘,自当打扰一番

。”说到这里,回头再向武翠莲说道:

“女侠免兄弟三人不死,终生难忘,能否赐告尊讳?”

武翠莲淡淡笑道:

“三友不必客气,我很久就不用名字了,你们知之无用,回海外之后,请好自

为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海外三尊感激一番,一展身形,纵落间已消失不见。

武翠莲见海外三尊已走,事已告一段落,向石乾元道:

“石庄主,事情已毕,我也要走了。”

石乾元正待答话,武翠莲已经走得很远了。

蓦地里,一个黑影,身形奇快,直向武翠莲追去,口里说道:

“武姊姊请等等,我有话说。”

追向武翠莲的人正是黑蝴蝶,武翠莲并没有停下,依然向前飞奔而去,直到两

里开外之后,才停下身来。

黑蝴蝶站在一丈开外,口里说道:“武姊姊……”

心里一阵难过,声音竟有些沙哑。

武翠莲取下了面纱,她的脸上,何尝不是罩着一片痛苦之色!她低声叫着:

“庄妹妹………”也不禁滚下了两行泪水。

黑蝴蝶扑了上去,抱住了武翠莲的身子,两个人竟痛哭出声。

这两个不幸的女人,同为阴阳剑容失去了一切,她们遭受到同样不幸的命运……

但黑蝴蝶跟阴阳剑客的事,除了一个武翠莲之外,江湖上可以说根本没有人知

道。

此刻她们都互相怜惜着。

片刻后,武翠莲才轻轻地推开了黑蝴蝶,说道:

“庄妹妹,往事已矣,我们也不必去想,何况他又死了。你一向住在哪里?一

切是否还好?”

黑蝴蝶点了点头,幽幽说道:

“很好,时间委实过得太快了,二十年不见,咱们已头发斑白,脸上已有无数

的皱纹,唉!断魂谷埋葬了我二十年的青春,武姊姊却创下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实是难得。”

武翠莲笑着道:

“庄妹妹,我们都是不幸的人哪!除了在这方面找些寄托之外,还有什么希望?

庄妹妹!你今天找我!是不是为了武怀民与今千金的事?”

黑蝴蝶点了点头,仰天一阵长叹,说道:

“武姊姊!想不到他们竞相爱起来,这怎么可以呢?他们是对兄妹呀!这个错

决不能再继续下去啊!”

武翠莲说道:

“这的确是件可怕的事!武怀民前些日子已回九华山问我为什么?我曾告诉他,

如果是你生的孩子,那他俩便是兄妹,决不能一错再错。当时,他精神极为痛若,

但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理智的人,一定会想开的。”

黑蝴蝶道:

“前天我们到九华山时,武怀民并不在。”

武翠莲惊问道:

“什么?他会不在九华山?上哪儿了?……”

话犹未毕,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武翠莲心里忖道:“绿面神魔已丧命在赵亦秋

之手矣。”

思付罢,忙道:

“庄妹妹,事情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当然应尽力阻止他们发展下去!庄妹妹!

你回去吧!我会劝告武怀民的。”黑蝴蝶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那我就走了!暇时,请姊姊到无量山断魂谷来玩。”

“你有空,也请到九华山来看我……”

武翠莲话犹未毕,黑影一晃,黑蝴蝶已去得老远。

她望着黑蝴蝶远去的背影,黯然一叹,随后双足一点,也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

中。

这里,静静地躺着百毒夫人与绿面神魔的尸体……

一场恐怖的杀劫,竟如此简单的收场,实出石乾元等一般人的意料……

石乾元抬头的刹那,赵亦秋已在一剑劈死绿面神魔之际,纵身向林内奔去。

此刻赵亦秋怎能在石乾元面前暴露他原来的真正面目!

赵亦秋在奔向林内刹那,一条人影飞快地踉在他背后追来。

赵亦秋回头一望,微微笑了笑,叫声:“王妹妹。”

王燕萍盈盈一笑,款步走到赵亦秋身侧,说道:

“赵哥哥,现在你已经报完了仇,该回云中山了吧?”

赵亦秋取下了面具,笑了一笑,说道:

“工妹妹,我的确该回云中山了!不过,点苍派跟我也有不共戴天之仇,我非

报复不可……”

王燕萍接道:“为什么?”

赵亦秋只得将五足峰之约和被打下危崖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王燕萍一遍。

王燕萍听后,沉思片刻,说道:

“赵哥哥,事情过去就算了,反正你没有死呀!点苍派虽有不是之处、但他们

人多势众、如果你再有不测,我们该怎么办?石小妹会如何?”

说到这里,滚下了两行泪水,又幽幽道:

“石小妹不像我们,能够承受得起一些痛苦,她是一个胸无城府之人,你能再

给她更大的不幸吗?”

提起石小黛,赵亦秋又怦然心跳!

他看了王燕萍一眼,缓缓走到她的身侧,感伤地说道:

“王妹妹!我听你的话就是啦!你别难过!”

他伸手抱住了她,她也乐意依在他怀里,接受这片刻的温存,最后的温存。他

天真地问道:

“王妹妹,你真不嫉妒石小妹跟我们在一起吗?”

王燕萍幽幽说道:

“我怎么会?石小妹是一个非常好的姑娘呀!”

他幸福地笑了!他的眼前,展现了无数美丽、幸福的花朵……

王燕萍突然抬起头,问道:

“赵哥哥,我问你,你是否真的爱我?”

赵亦秋愕了一愕,说道:

“王妹妹!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她笑了!笑得非常凄婉,幽幽道:

“能得到你的爱与情,我心里已经十分满足了,我不会不相信你。赵哥哥,请

再吻我一次。”

赵亦秋低下了头,拥抱着她的娇躯,热情的一吻落在她的chún上……

月亮,悄悄地躲回云里去了……

大地,是黝黑的一片……

晚风,拂着树叶摇曳,吹散了王燕萍的秀发,散乱在她娇美如花的脸庞上……

两棵豆大的泪珠,从她紧闭的眼眶里,消了出来……

她是太过于兴奋呢?或者还有其他的打算呢?……

四片灼热的chún瓣,两颗纯洁的灵魂,已经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久久,他们才分开,王燕萍迅速地拭去脸上泪痕,但赵亦秋已看见了,奇怪地

问道:

“王妹妹!你怎么了?你又流泪了?”

王燕萍惨然一笑,说道:

“赵哥哥!我是太兴奋呀!在很多人之中,我能得到你的爱情,这是我感到安

慰的!你别多心!”停了一停,又道:

“石小黛既然在镇南那边出现,谅不会去得太远,你总可以找得到她……

王燕萍话犹未毕,突闻衣袂飘风之声,千面独行客已飘身而来。

赵亦秋忙躬身一揖,叫道:“老前辈,您一向可好?”

千面独行客淡淡一笑,说道:

“赵少侠不必客气,江湖之事已毕,老夫此刻要回云中山去了。萍儿!你可以

陪赵少侠多玩几天再回来。”

王燕萍凄婉一笑,说道:

“爹!我要跟您一同走。”

赵亦秋说道:

“王姑娘既然要走,那你就先回吧,待我找到石小黛之后,一定会回去看你的

。”

王燕萍不再答话,看了千面独行客一眼,说道:

“爹!咱们就走吧!他们会到云中山来的。”

千面独行客微微一笑,一展身影,消失不见。

王燕萍回头凝视赵亦秋片刻,那眼光中包含着无限情意。不舍……以及痛苦的……

她沙哑地说道:

“赵哥哥!我先走了,你珍重吧……”

话犹未毕,一掉头,眼泪如泉,循腮而下……

赵亦秋没有看见王燕萍再次流泪,她的背正对着他。他痛苦地说道:“王妹妹!

你也珍重!我就会回去……”

她不再答话,娇躯一晃消失在夜色里。

赵亦秋痴痴地站在那里,飒然的夜风,吹落了叶子上的露水,滴在他的脸上。

冷!使他惊醒过来。

是的!夜深了。

原野一片静寂,除了沙沙的树叶摇曳之声外,便是赵亦秋沉重的脚步声,他向

梅山庄走去……

想到石小黛,他觉得自己必须赶快去找她,她可能还在镇南。

回到庄内,石乾元已命人将百毒夫人及绿面神魔的尸体埋葬了。一见赵亦秋落

寞地回来,忙道:

“赵少侠,夜已深了,进屋内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谈。”

赵亦秋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深深爱护他的人,他觉得心灵上好像欠了什么东西

似的……

往后,他会好好地去爱石小黛,以减少他对石乾元心灵上的欠债,否则,他又

怎能对得起这位慈祥的老人家?

一夜无语。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盥洗已毕,走进客厅,石乾元已早在那里,赵亦秋忙过去见了礼。

石乾无微微笑道:

“赵少侠真多礼,现在事情已毕,小女却仍未见回来,今天我们就开始分头去

找她,石岳与你到滇边再看一看,我去托几位江湖老友代为一访。”

赵亦秋道了声“是!”石乾元伸手取过梅花剑,递给赵亦秋道:

“赵亦秋!持有阴阳剑与梅花剑之人,原有夫妻之缘,找到石小黛之后请将梅

花剑交给她。”这话弦外之音,赵亦秋当然听得出来。

赵亦秋点了点头,接过了梅花剑。

石乾元微微一笑,说道:

“那么你们先走吧!”

于是,赵亦秋与石岳步出客厅,向庄外走去。石岳说道:

“赵兄请等等,我去牵两匹马来。”

说完,向后院马棚走去。赵亦秋回头之际,辣手仙子轻笑盈盈,缓缓走来,口

里说道:

“赵少侠!你走了,还会到梅山庄来吗?”

赵亦秋笑道:

“可能会吧!不过,也可能不会。”

辣手仙子不再伤感,而是愉快的,她又说道:

“赵少侠,希望你还会来,眼石小妹一起回来。我不远送了!请你珍重。”

说完,不待赵亦秋回答,缓步进屋内去了。

赵亦秋歉然一笑,他想:“对她,我也负了一笔心灵上的欠债。”

几天后,赵亦秋与石岳又到了镇南。

他们找了一天,依然毫无结果。石小黛的影子依然没有见到,这一下,他们两

个人更急了。

尤其是赵亦秋,石小黛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两个人一筹莫展,心事重重。

又是一天过去,依然毫无所获……

赵亦秋一想:“她会上哪儿?……”对这个问题,他不知想过多少次,始终无

法找出答案。

倏然!他想:“当初万天虹约我到玉足峰时,石小黛也在场,莫非她会到玉足

峰去?……”

心念未毕,心里怦然又跳动了一下……

他想,这大有可能,于是,他向石岳道:

“石兄!小妹芳踪沓然,你在这里等我,或在附近再找一遍,我要出去一下,

天亮之前,我便回来。”

赵亦秋离开石岳之后,直奔无量山玉足峰而来。

他一心惦念着石小黛,不知不觉他的脚步也快了不少。

断魂谷遥遥在望,他想:“黑蝴蝶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何不乘此去看她一下,

以后,我是否有机会再来,还不知道呢?”

心念至此,直向断魂谷奔去——

那熟悉的茅房,已在望了。四野一片漆黑,一种凄凉、恐怖的气氛,好像笼罩

了断魂谷的一切……

他打了一个冷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