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这种感觉,是赵亦秋以往所没有的,如今这阴森、恐怖的气氛,使他打了一个

无名的冷战!

茅屋之内,空无一人,只是一片漆黑……

赵亦秋喊了一遍……两遍……没有回声……

他咽一口唾沫,张眼四望——依然没有发现一个人。

他缓缓退出茅屋,心里忖道:“莫非她还没有回到断魂谷吗?”

心念之间,他决定先到玉足峰,然后再回来看看。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断魂谷口,一个人影阑珊而来。

举目望去,赵亦秋惊喜地叫了一声“师母!”

黑蝴蝶没有回答,赵亦秋不由一愕,奔了上去,眼光过处,使他大吃一惊,只

见黑蝴蝶脸上挂满泪痕……

赵亦秋吃惊地叫道:

“师每,你怎么了?”

两颗豆大的珠泪,滚下了面腮,眼泪,代表她的回答!

“师母,莫非凌姑娘已经走了吗?”

她痴痴地点了点头,喃喃念道:

“是的,走了,永远走了,我失去了一切,凌儿别我而去,天啊!我还有什么

呢?没有……我失去了一切……”

沙哑、疯狂的叫喊声,划破了这漆黑的宇宙,赵亦秋缓缓地侧过了头,对于这

个从阴阳剑客身上失去一切的不幸女人,她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庄凌的身上,如今庄

凌不告而走,怎不令她柔肠寸断!

赵亦秋眼眶一酸,泪水几乎滚下了他的面颊。

他黯然一叹,说道:

“师母,凌姑娘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黑蝴蝶似是受此打击,神经麻木,喃喃念道:

“不幸的事发生了!也许还没有发生?然而凌儿已经去找武怀民了。天啊……

这怎么办啊?……”

赵亦秋默默念道:“情——疯狂了年轻人,使他们忘了一切。”

庄凌与武怀民原属一对兄妹,造化为什么偏偏如此捉弄他们?

黑蝴蝶伤心,势所难免,多年来断魂谷埋葬了她的一切,她与庄凌相依为命,

如今庄凌一走,也就等于失去一切。

赵亦秋黯然一叹,安慰说道:

“师母,你也不必过分伤心,她到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黑蝴蝶摇了摇头,说道:

“可能到九华山,她留字说要去找武公子。”

说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赵亦秋,赵亦秋展开一看,上面写着:

“妈!原谅我不告而别,我悄悄地走了!

他走后,我没有一刻安静下来,我永远地怀念

他、想他,我觉得,他是我生命中一件不可缺少的

东西啊!妈!你是知道我不忍心离开你的,然而,

我不得不走。

我必须找到他,让他跟我到断魂谷!

我凝望着美丽的星夜,看着牛郎与织女星,他

们是多么可怜啊!

妈!你不是说,王母娘娘为什么用那残忍的手

段把他们分开来么?我爱武哥哥,所以我必须去找

他,妈!你不会反对吧?我会再回来的,妈!请你

不必难过!

你的凌儿留”

赵亦秋看完了留字,深深一叹,说道:

“师母,难道凌姑娘还不知道她与武公子是一对兄妹吗?”

黑蝴蝶摇了摇头,说道:

“她不会知道的,我没有告诉她。”

赵亦秋道:

“师母,你为什么不将这件事告诉她呢?她知道了,也许就不会发生像现在这

种事了。”

黑蝴蝶幽幽说道:

“是的,我该告诉她,然而我怕她会承受不起这种打击,我想只要我与武翠莲

阻止这件事便行了,想不到……”

到字说到一半,又滚下两行泪水……

赵亦秋侧过了头,他不敢凝望黑蝴蝶的脸,她那脸上所呈露的,是一片令人掩

鼻的凄婉与痛苦之色。

赵亦秋沉思了一下,说道:

“那么武怀民该会知道他们是一对兄妹了?”

黑蝴蝶道:

“是的,武怀民知道,他母亲已经告诉过他。”

赵亦秋道:

“这样说来,事情倒好办一点,武怀民既然知道他们是一对兄妹,就自然不会

发生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黑蝴蝶凄婉道:

“不,这事情更见麻烦,如果凌儿知道这件事,可能会发生一件令人不可思议

的事来。”

赵亦秋沉思俄顷,说道:

“那么,你该去找她,我们不能眼看悲剧发生。”

黑蝴蝶说道:

“是的,我必须赶快去追她,如果凌儿有不测的事情发生,我也不想活了。”

赵亦秋把那张字条递给黑蝴蝶,说道:

“师母,我也有要事待办,我必须赶到玉足峰,否则,我一定跟你到太清教一

行。”

黑蝴蝶痴痴地望着蓝空皓月,突然问道:

“赵少侠,你认为他们会有不幸的事发生吗?”

赵亦秋心里一震,愕了一愕,才说道:

“不会的,上苍不会叫这两个美丽的生命……”

说到这里,他倏然止日,以下的话他说不出口,只是报给黑蝴蝶一个歉意的苦

笑!

黑蝴蝶喃喃自语,道:

“是的,他们是美好的,纯洁的,如果他们有不幸的话,上苍对我实在太苛刻

了,我在人生的旅程上得到了什么,阴阳剑客夺去了我一生幸福,凌儿,难道也要

葬送我唯一的希望?……”

她缓缓地移了开去,赵亦秋看到了她的神情……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黑蝴蝶是世界上一个最不幸的女人。

他寻不出适当的话去安慰这极度伤心的人。

黑蝴蝶缓缓走向茅屋,孤独而又窈窕的影子,衬托着她那沉重的脚步声,象征

着她的人生旅程是多么坎坷!

赵亦秋黯然一叹,说道:

“师母,你什么时候到九华山?”

黑蝴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道:

“明天,现在,天也快亮了。”

赵亦秋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一望黑蝴蝶的背影道:

“师母,我也要走了,我必须赶到玉足峰。”

黑蝴蝶问道:

“你到玉足峰做什么?这深夜?”

赵亦秋被黑蝴蝶这一问,心里一酸,石小黛的影子,倏然映进他的脑海……

那憨直的笑容,似一把刀,刺着赵亦秋的心……

他惨然而笑,说道:

“玉足峰上,一个纯洁的少女,也许在那里期待着我。”

“谁?”

赵亦秋凄婉地笑了笑,幽幽说道:

“石小黛,她是石乾元的女儿。”

黑蝴蝶哦了一声,说道:

“赵亦秋,你们都还年轻,然而,你们都在恋爱了,少女的心,是痴的、美的,

别辜负了别人对你的感情……”

说到这里,她回头一望赵亦秋,说道:

“阴言剑客,虽然他剥夺了我的一切,但是,我没恨他,有时,我还在怀念他,

女人的心是最痴的,痴的可怜,希望你不会辜负别人对你的爱与情,像你师父一样!……”

赵亦秋喃喃自语道:

“不会的,我不会辜负她,我找到她之后,我会永远爱她。”

黑蝴蝶凄然而笑,说道:

“这是对的,人生被爱是幸福的,但有些人却宁愿放弃被爱。”

“……”赵亦秋默默无语!

黑蝴蝶又道:

“在情海里,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我以少女的贞操向阴阳剑客作了一次赌注,

但我输得很惨,他葬送了我一生的幸福

她停了一停,又道:

“所以,我不愿天下的女性都跟我有着同样的命运,希望她们都有幸福的归宿,

连凌儿在内……”凝望着赵亦秋片刻,又道:

“但是凌儿会如何?我不愿上苍会捉弄我……唉,不谈吧,你找到石姑娘后,

祝你们幸福。”

赵亦秋苦笑道:

“师母,我似有了预兆,似是石姑娘已不在我的身边……”

“她不是在玉足峰么?”

赵亦秋苦笑道:

“我是说她好像已不在人世间,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为什么?”

“只是冥冥之中,我有这个感觉。”

赵亦秋说这句话时,心神一阵不宁,全身冒着冷汗。

他咽了一口唾沫,他似看到了石小黛粉脸挂着泪痕,缓缓向他走来……

他打了一个冷颤,失意地叫了一声:“石小妹……”

黑蝴蝶的苦笑之声,使他惊醒过来,他下意识退了数步,望着黑蝴蝶,说道:

“师母,石小黛会不会死呢?”

这无头无脑的一问,不觉使黑蝴蝶怔在当场!

赵亦秋说道:

“师母,你告诉我,我好像知道只有你才知道石小黛有没有死?”

黑蝴蝶望着赵亦秋这紧张神色,说道:

“赵亦秋,你紧张什么?我没有见过石小黛,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感情如何?你

为什么说她会死,难道你辜负了她么?”

赵亦秋一缓神色,黯然说道:

“是的,我辜负了她,冷落了她,她爱我,但是,我把她对我的感情视若无睹,

我欺骗了一个纯洁的少女……”

黑蝴蝶心里一震,说道:

“那么,她为什么在玉足峰等你?”

赵亦秋答道:

“这是我的推想,她是不是在玉足峰,我还不知道,如果她不在玉足峰,她将

已走向另外一个世界。”

黑蝴蝶说道:

“赵亦秋,也许她不会死,上苍,不会剥夺一个美丽而又纯洁的少女的将来,

也许她在那里等你。”

赵亦秋痛苦说道:

“但愿她会在五足峰,找到她之后,我会永远爱她,让她幸福。”

黑蝴蝶一望天色,说道:

“去吧,别让她等得太久。”

赵亦秋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我应该去,天亮后,你也应该上九华山,不要让这悲剧发生。”

黑蝴蝶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各带着一分痛苦的心情,默默无语!

星夜,拥裹着这两个伤心的人……

月光,照着他们孤独的身影……

一切都在沉寂之中……

没有言语,他们都在担心未来可怕的事……

断魂谷——此刻的情景的确令人有断魂之感。

两个人影慢慢拉开了距离,赵亦秋缓缓向谷口走去,黑蝴蝶也缓步走向茅屋之

内……

漆黑,恐怖的黑夜,依然笼罩着断魂谷的一切,在这漆黑、恐怖之中,似是还

包含了一分幽怨断魂的气氛……

赵亦秋离开了断魂谷,一片怅惘,脑中空空洞洞的……

他一展身,向玉足峰飞奔而去——

就在赵亦秋离开断魂谷的片刻,断魂谷又来了一个黑影。

这条人影急速如风,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断魂谷内。

此人似是对断魂谷内的一切情形,不大了然,他常停下脚步,凝望着四周,似

是在找寻些什么?

到了断魂谷内,他张眼四望,思忖道:“莫非是这里吗?”

心念之间,见他向茅房飞奔而去!

探头一望屋内,口里说道:

“屋内有人在吗?”

“什么人?”喝问声中,黑蝴蝶飘身而出。

眼光过处,黑蝴蝶大吃一惊,呐呐说道:

“武公子你……你……”她你了半天,依然你不出一些什么,的确,武怀民突

然来访,确实令他吃惊!

武怀民凄苦一笑,说道:

“伯母,我该说些什么呢?凌妹妹呢?”

黑蝴蝶暗吃一惊,说道:

“怎么?你没有碰见她么?”

武怀民不解地摇摇头,说道:

“没有,她去哪儿了?”

黑蝴蝶望着阴阳剑客的后人,她的心里泛起一阵感慨。

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到里边坐下再谈吧!”

武怀民摇了摇头,凄苦地说道:

“不,伯母,我应该走,离开这里,凌妹妹去了哪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