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三章

作者:陈青云

一种无名的痛苦情绪涌上黑蝴蝶的心头,豆大的泪水,又滚下她那瘦削的面颊,

显得非常可怜。

她拭去了眼泪,说道:

“她也许上了九华山,找你去了!”

武怀民怔了一怔,他缓缓侧过头,他不敢看到黑蝴蝶的眼光,他感到心里一阵

难过,也滚下了两行泪水。

他知道这不幸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他们以往都不知道其中的情形,如今知道了,

他应该永远离开她,以免这不幸的事真的会发生。

他微微一叹,说道:

“伯母,我们都没有错,往昔,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一对兄妹,上苍捉弄我们,

使我们相爱,这是事实,但现在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当初,我已经答应她到断

魂谷来看她,所以我不能不来,我要让她知道,虽然,这事情是不幸的,但不是我

们造成的,伯母,你说是么?”

这番话,给了黑蝴蝶不少的安慰,她想不到武怀民竟是一个明智之人,她慰然

而笑,说道:

“武公子,只要你知道这件事,不要造成可怕的后果,我与你母亲,心里就会

感到安慰了。”

武怀民痛苦地点点头,说道:

“伯母,我们之间不会演成悲剧,我们都是有理智的人。”

武怀民感到心里一酸,他侧过了头,泪水,使他视线模糊

黑蝴蝶在情场上是一个过来人,她能体会此刻武怀民的心!

他钟情于庄凌,庄凌也深深地爱着他,如果不是兄妹,他们将是多么幸福的一

对啊!

黑蝴蝶想到这里,有点黯然神伤,说道:

“武公子,事情没有发展下去那就好了,同时,我相信你也不会那样做。”

武怀民不再说什么,仰望着美丽星夜,幽幽而叹!

在这美丽的星夜下,他与庄凌在镇南曾有过美丽的邂逅一相爱,但在那里,他

却种下了痛苦的种子!

如今,面对着美丽的星夜,怎不令他追忆往昔的温柔!

他黯然一叹,说道:

“伯母,我今天会到断魂谷,是实践诺言而来,我没有其他念头,如果凌妹妹

在的话,我会好好劝她,现在她既然到九华山,我不愿再说什么,其实,我也没有

什么好说的。”

“……”黑蝴蝶慾启齿又止,她能体会得到武怀民此刻心情,是极端痛苦的,

也是极为伤心的。

武怀民又道:

“伯母,我要走了,你不必告诉她我来过断魂谷,我将远不再见她,免得我们

都会痛若!”

黑蝴蝶问道:

“那么你是要回九华山太清教吗?”

武怀民摇了摇头,说道:

“不,我不会立即返回九华山,我要在镇南小住几天,我要弄明白以往我做了

些什么。”

黑蝴蝶说道:

“天亮之后,我要上九华山找凌儿,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武怀民黯然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必了,你也不必告诉我母亲这件事,几天之后,我会回去的,我只是要看

看,想想,那已经过去的往事。”

一阵沉默,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两个人,都在想着这不幸的事。

久久,武怀民才开口说道:

“伯母,我要走了,请你保重。”

话犹未毕,已向断魂谷谷口奔去!

黑蝴蝶凝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朦胧夜色之中,才重回屋内。

武怀民带着一颗怅惘的心,离开了断魂谷,他的心情,跟赵亦秋离开断魂谷是

一样的。

他回头凝望断魂谷内,默默地念着:“这里有一个我毕生所惦念的女孩子,她

永远住在这里,断魂谷——也象征了她一切的不幸……”

他缓缓回过了头,他的脸上,是无限痛苦的神色,这不幸的年轻人啊!上苍为

什么偏偏要捉弄他呢?

是的,他将终生无法忘记庄凌,虽然,他们是一对兄妹,但是在不知道是兄妹

之前,他们有一段不平凡的爱啊!

这一段不平凡的恋情将永远烙印在他的心灵深处,而无法消逝,也无法忘怀,

那是永远的……

低沉的叹息,难以忘怀的往事,都在此刻涌上他的心头……

是的,他是一个不幸的年轻人!

镇南——在这个小镇上,他认识了她,他要在那里住上几日的时间,看看那棵

大树,回忆过去……

他知道睹物思人会引起伤感,然而,他无法忘记那一段时光,不管回忆将带给

他幸福与痛苦,他将以忍耐去承受这些痛苦往事的回忆。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得非常惨然……

他移动着蹒跚的脚步,依依不舍地遥望着断魂谷内,他终于走了……走向镇南,

也走向那棵大树之下……

断魂谷——依然被漆黑。恐怖的气氛所包围。

两个年轻人——赵亦秋与武怀民,他们相继地离开断魂谷,他们离开断魂谷都

有着同样感觉,那是:怅惘若失,断魂慾泣之感!

一个走向玉足峰!

一个走向镇南小镇!

他们都在寻找过去,一个期待幸福,一个决心失去幸福。

赵亦秋怀念石小黛……

武怀民怀念庄凌,也怀念那昙花一现的初恋。

人生是戏,但他们在人生舞台上,扮演了两个不同的角色!

相同的,他们均是一个不幸的人……

武怀民离开了断魂谷之后,奔向镇南……

天还没有亮,四周一片浓雾,寒意袭人。

那棵大树下,一个孤独人影,蹒跚而来………那正是武怀民。

景物如昔,但伊人芳踪已杏……

诚如他自己所说,他要在这里寻找过去。

在那个美丽的星夜,他与庄凌曾在这棵大树之下,遥望着蓝空皓月,说着牛郎

织女……

往事,无法追回的往事,都在他脑际叠出……

大树之下,他孤独的人影,久久没有移动。

寒意袭人,但他一无所觉,他麻木了……痴了……

庄凌的笑容,泛在眼帘,那一颦一笑使他终生无法忘怀。

庄凌的声音似是在他的耳边响起:

“……星夜太美了,你喜欢这夜色么?……”

“是的,这夜色太美了,我喜欢这夜色,你呢?”

“……我也喜欢,我在家里的时候,每到夜晚,从竹窗远眺四野以及天上的繁

星……”

“你喜欢牛郎织女星吗?”

“……我娘讲过牛郎织女的故事给我听,武……武少侠,你觉得他们可怜不可

怜,王母娘娘为什么每年只让他们相会一次……”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便不做事,他们高兴地恋爱着,因此违反天条,所以只

准他们每年相会一次。”

“……武少使,你说他们心里难过不难过?……”

“当然难过,一对恋人,不能在一起,怎不难过?”

“………他们为什么要恋爱?……”

“因为他们一见倾心,所以便谈起恋爱,他们都觉得对方太美了,两个人谁都

离不开谁……”

“……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庄姑娘你呢?”

“……没有,我不懂什么叫恋爱……”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往事历历如绘,仍记忆犹新……

于是,他吻了她,第一次在这里吻了她,他记得,当时庄凌又说道:

“武哥哥……我们在谈恋爱了么?

“是的,我们在谈恋爱……”

无法追回的往事,在他的脑际—一叠出,他们在这里相识,也在这里分别,别

时依然是那美丽的星夜。

在这里,他们曾有过山盟海誓,他在她的面前曾说:“如果要死,我们一定死

在一起……”

往事如梦,只留下了痛苦的回忆……

想到这里,他胸前的衣襟,已经湿了一大片,他不知道那是被露水滴湿的,还

是被自己的眼泪滴湿的……

徘徊在这棵大树之下,追忆往事倍增凄凉……

他怀念她,永远的。他将在这里小住几日,也要在这棵大树之下追忆几日。

但是庄凌呢?她是否也在怀念他呢?……

是的,她比他怀念她更甚,她不能失去他。

纯洁的心灵,武怀民给她滴上了墨汁,那是无法洗去的,她毕生将无法忘怀这

个她初恋的情人……

她不能失去他,于是,几天前她离开了断魂谷上九华山去了。

她不知道她与武怀民是兄妹,纵然她知道了,恐怕也一样要占有他,她不懂人

世间的一切。

她只认为她需要的东西,她就一定要得到,不能失去。

九华山上,一个孤独人影,姗姗而来。

暗卡守卫王全,见来了一个少女,乃飘身而出,眼光过处,只见她憨直的小脸

蛋,一片迷惘。

王全微一拱手,说道:

“姑娘请了,莅临敝教总堂,不知有何贵事?”

庄凌说道:

“这是太清教总堂?”

王全答声:“正是。”

庄凌心里一喜,说道:

“这里有个武怀民吧?”

王全心里一震,说道:

“原来姑娘是找我们监堂,不错,本教有这个人,不过,好几天以前,他便离

开了九华山,至今来归。”

这晴天霹雳几乎使庄凌昏了过去,心里一酸,沙哑说道:“什么?他不在?他

上什么地方去了?”

庄凌的举措,使王全疑窦丛生,当下说道:

“这就不知道了,本教教主也传令找他呢!”

庄凌一阵失望,两颗晶莹的泪水,滚下面颊。

这情景看得王全心里一动,开口问道:

“姑娘莫非有什么重大之事找我们监堂?”

庄凌久久没有回答,她只觉脑海一片空洞,几乎晕了过去……

从断魂谷到九华山,遥达数千里,想不到她赶到这里之后,武怀民却没有在,

这怎不叫她难过呢?

几日之间,她开始懂得烦恼,也消瘦了不少。

她望着王全,久久不语,她觉得似是有很多人要把她与武怀民分开来!

这里面,包括她母亲在内,为什么?她不知道!

心念及此,她好像觉得王全在骗她,而不让她见武怀民。

心念一起,又问道:

“武怀民真的不在吗?”

王全答道:“在下向来不打班语。”

庄凌心里忖道:“我既然来了,我必须找找他,说不定他们在骗我。”心里思

忖间,说道:

“我不相信他不在你们总堂,我非要上去看看不可。”

说话声中,就待纵身跃去,王全忙截在她的前路,说道:

“姑娘且慢,武怀民确实不在总堂。”

庄凌倏然冷声一笑,说道:

“不管他在不在总堂,我上去看看就会明白。”

王全心里暗吃一惊,心里忖道:“莫非此人与我们监堂有什么不对,而到九华

山来寻过节?”

王全心念间开口问道:

“姑娘与我们武监堂莫非有什么过节?”

庄凌双眼一瞪,说道:

“什么过节我不懂,只是我非找到他不可。”

说话声中,已向总堂山上跃去——

王全心里大吃一惊,心里忖道:“又是一个冒闯九华山之人。”

心念之中,开口喝道:

“姑娘既然跟我们监堂没有过节,就不能冒闯本教重地。”

庄凌一停脚,说道:

“我只是要见武怀民,什么冒闯不冒闯!”

王全一见她举措,以为这少女跟当初阴阳剑客一样,是到九华山来寻过节的,

当下脸色一变,说道:

“姑娘未免欺人大甚,我说我们监堂不在九华山,难道还会骗你不成,再说,

本教总堂,没得教主许可之前,决不能冒闯,否则便是蔑视本教,本教不会与你干

休。”

庄凌倏然把满肚子幽怨,化作怒火,当下说道:

“难道我上去找一个人也不行,什么太清教不太清教,我一样要找,如果你不

骗我,一定会让我去找。”

王全见她辱骂太清教,脸色一变,九节连环鞭出手,喝道:

“那姑娘是有意到九华山来寻过节了?”

庄凌怒道:

“我说我不懂什么叫过节,我只是要找人。”

王全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他以为对方有意卖傻,气极地纵声一笑,立在庄凌

前路,说道:

“姑娘也未免太不把本教放在眼内,念你无知,请即退出九华山,否则,纵是

武监堂已在本教,你在没得到准许之前,也不能上去找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